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71章 立遺囑
  再次來到墓園。

  給陳小妍掃了掃墓,獻上一捧花,還有她最喜歡吃的奶油蛋糕。

  原本不是太累的活,我已經累得坐在了地上。

  似乎每過一天,我的身體機能都在急速下降,可能到最后一天,我的身體已經不如八十歲的老翁了吧。

  “小妍,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來看你了。”

  我望著墓碑,喘了幾口氣:“不知道這是道別,還是重逢前的打招呼,不過你好像已經去投胎了,現在可能在哪個富豪家庭當千金小姐吧。”

  我笑了起來:“人有輪回真的很好,你上輩子過得這么苦,這輩子一定能平平安安,幸福安康,我想我也是。”

  “你的仇已經報了,丁算天付出了應有的代價,只是這個仇,不是我報的,我姥姥沒了……”

  我哽咽起來:“我真沒用,一心想幫你報仇,卻又害死我唯一的親人,現在我連我自己也救不了,我這輩子太窩囊了,希望你長大以后遇到的男人,不要像我這樣。”

  說完,我取下背上的吉他,喃喃道:“最后一次彈給你聽了……”

  熟悉的旋律,還是她喜歡的那首歌。

  可彈著彈著,我腦海里浮現的身影,全是陳雪的身影。

  一曲彈完,我苦笑起來:“當年在一起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個癡情的人,這輩子只會愛上一個女人。”

  “我還是高看自己了,對不起,我腦海里全是陳雪,我真放心不下她。”

  “我答應你的事,一件都沒有做到,我沒辦法再保護她了,不知道青木道長……”

  我嘆了口氣,重新背上吉他,揮手道:“走了,保重。”

  當晚。

  我難得地回一趟我那棟豪宅別墅。

  這別墅是我用來藏錢的,以后也打算住在這兒。

  不過我肯定是住不上了,這輩子就沒有享福的命,趁著死前回來立個遺囑,把財產分割一下。

  這幾千萬的錢,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我曾答應過老宋,宋飛娶媳婦的錢我得包了,不管怎么說,既為兄弟,定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我得給宋飛和項龍,一人留個兩百萬,不管他們以后要干什么,有點存款總是好的。

  現在這房價,這娶媳婦,這養孩子,都得花不少錢。

  落筆時,我將兩百萬又更改成了三百萬,畢竟兩百萬還是太少。

  許磊跟我,也算兄弟,處處都支持我,我也給他留一百萬吧。

  至于陳賀那牲口,我就不必給他留了,這個人有錢就會墮落,我給他留錢是害了他。再說他畢竟是陳雪的娘家人,以后陳雪要是被夫家給欺負了,他要是幫著陳雪,陳雪應該也會給他錢花。

  最后是陳雪……

  我打算給陳雪留五百萬,將來不管她嫁給誰,要是在夫家受了欺負,離家出走好歹也有些存款,不用擔心生活上的困難。

  這棟豪宅我也打算過戶給陳雪,將來無論發生了什么事,她至少有個落腳的地方。

  藍武我就不打算給他留錢了,他是正統道士,我留錢等于亂他道心,將來他肯定是青云觀的繼承人,也不會差錢。

  以后他要是還跟宋飛他們有聯系,宋飛他們也不會虧待他。

  至少剩下的錢,大概還有個兩千萬左右,我打算全部捐給青云觀。

  一部分錢用來感謝元清道長他們多次的幫助,一部分錢讓元清道長他們拿去做善事,還有一部分錢,定向捐助給左小燕。

  這么多的錢捐出去,我心里很坦然,也沒有半點舍不得,反正也用不上,就當死前再積點德吧,到時候陰間那邊讓我投個好胎。

  下輩子不說別的,我至少我得當個富二代,不然對得起我積的德嗎?

  至于我的身后事,我相信宋飛他們會幫我辦好的。

  我特意在遺囑上注明,我希望我死后能夠風光大葬,畢竟死前沒趕得上風光,我想死后能夠風光一點。

  我都想好了,頭七那晚我得去找雷兆明一趟,生前我不敢抽他,死后我得好好抽他一頓。

  立完遺囑,一件大事算是辦完了。

  還剩最后一件事,就是回趟老家,看望一下村長他們,接下來便安心等死吧。

  ……

  次日一早。

  我從臥室里面出來,陳雪睡在我客廳的沙發上。

  這幾天,她一直睡我客廳的沙發,我也沒趕她走。

  這次回望月村,我什么也沒帶,主要是身體不好,背點東西,我也背不上山去。

  看到陳雪睡得四仰八叉的樣子,我笑了笑,走過去給她蓋好被子。

  站在原地半天,好幾次我忍不住想湊上去,親吻那張臉,可最終我還是忍住了。

  將死之人,還是不要奢求太多。

  從公寓里面出來,宋飛已經把車開來了,他知道我要回望月村一趟。

  藍武和項龍也在車上,他們最近什么事都不干,就陪著我。

  車子駛向平縣松陽鎮,路途上,大家都很沉默。

  要是以前,車上不是宋飛吹牛逼的聲音,就是我們吵鬧斗嘴的聲音。

  盡管我們都表現得很平常的樣子,但生離死別總是讓人感到悲傷。

  “李木,沒想過給自己留個后嗎?”

  宋飛打破了沉悶的氣氛,忍不住問道。

  我愣了兩秒,笑道:“借孕生子那可是違法的,再說我這身體,一盒偉哥也拯救不了。”

  宋飛又道:“你應該知道陳雪……”

  不等他說完,我打斷他的話:“不用了,她還要嫁人吶。”

  沒留個后,確實是我的遺憾。

  可能沒人知道我一直想成家,雖然我年紀不大,但我很喜歡小孩,可一想到小孩生下來,無父無母,豈不要承受跟我一樣的命運。

  我至少還有個姥姥,還有望月村的一眾長輩將我帶大,可我的下一代,沒個親人,多可憐。

  我更不能自私到去拖累陳雪。

  見我態度堅定,宋飛也不再多說。

  接下來又是很長的沉悶,幾個小時后,宋飛把我送到了山腳下。

  估計是見我半死不活的樣子,他想背我回村,但被我拒絕了。

  “你們在鎮子上等我吧,我最多待兩天就要下山來。”

  我就拿著一瓶水,轉身朝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