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65章 重生
  聽到我的壽命不足一個月,青木萬分震驚地看著我。

  “你……”

  “怎么會搞成這樣?”

  我抓著青木的肩膀,無奈道:“我從來都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我想自己選擇一次,以后不要相信道協的人,馬上帶陳雪走。”

  說完,我借用墨家令牌的法力,一掌打了出去,將結界打開一個豁口。

  “走,不要猶豫!”

  “李木……”

  青木突然抓著我,也嚴肅起來:“道家法門里面,其實有不少續命的方法,我們道宗是當今最強盛的道家門派,未必沒辦法幫你續命,跟我一起走!”

  我淡淡一笑:“如果我能活著出來,我一定去找你,謝謝。”

  我不再跟他多說,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直到那道豁口關閉,我也淚流滿面。

  我知道有不少續命的辦法,可我早就換過一次鬼心了,老宋說過,當我鬼心停止跳動的時候,我的死期便不遠,并且沒有辦法逆轉。

  “張凌霄,如果你覺得我能阻止公輸正鴻重生,那你就太高看我了,我知道你一定留下了什么東西……”

  帶著這個想法,我心中稍微有了些底氣,連忙去尋找宋飛和項龍他們。

  今晚十分慘烈,跟上次一樣,死了不少人,地上全是尸體。

  我很怕在這些尸體里面看到項龍他們,但好在我沒有看到,而且最終我跟他們匯合了。

  馮寶月和一些同道也跟項龍他們在一起,只是所有人都負了傷,并且已經到了極限,要是再遇到敵人,只有死路一條。

  我偷偷把墨家令牌塞給項龍,這估計是我最后一次給他了。

  “你要干什么?”

  項龍瞪著我:“你又要一個人留下來?”

  我說:“我已經沒有力氣再使用它了,你用吧,我跟你們一起出去,這次任務已經算是失敗了,沒必要把命搭上。”

  人群里沒有齊衛東和八部金剛的身影,不是我不想帶他們一起離開,而是這種情況根本不允許我們再去找他們,萬一中途遇到鄭巖庭,所有人都走不了。

  項龍點點頭,很快借用墨家令牌的法力,再次將結界打出一個豁口。

  “快走,結界開了!”

  所有人狂喜交加,一個接一個出去,但項龍始終盯著我,生怕我一個人留下來。

  最后只剩項龍和宋飛還沒走,我出其不意地想推他們出去,但沒想到,這二人直接就反制了我。

  宋飛怒道:“你想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這幾天我一直覺得你不對勁,你到底怎么了?”

  我眼淚奪眶而出,哽咽道:“飛哥,我來到這世上,除了飽受苦難,我還想看一看這個世界所有的美好,跟你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已經看完了,我不瞞你,我想自己替自己做一次選擇,真正替我自己做一次選擇。”

  “我不想死也是死在命運的捉弄下,如果你們拿我當兄弟,就尊重我的選擇,讓我做完我想做的事。”

  宋飛和項龍聞言,眼睛也紅了起來,漸漸松開了我。

  我也不再多說,猛地將他們推了出去。

  結界再一次合攏,我來不及難過,剛轉頭,便看到鄭巖庭站在不遠處,面無表情地望著我。

  “你究竟,和張凌霄有什么關系?”

  他冷冷問道:“早在文化宮的時候,我就查看過監控,當那具古尸的面貌被復原的時候,你的反應很強烈,你認識張凌霄。”

  這話問得我有些詫異。

  原來不光我看過監控,他竟然也去看過。

  “那你跟張凌霄又是什么關系?”我皺眉反問道。

  “你好像搞不清楚狀況,現在是我在問你。”鄭巖庭瞇起眼睛:“我隨時能夠讓你命喪黃泉,讓你魂飛魄散。”

  我冷笑起來:“你們一直在威脅我,逼迫我,為了我身邊的人,我忍了,但現在我不想忍了,死算什么?魂飛魄散算什么?”

  “我李木只活一世,有本事你就當著你爹的面把你爹弄死!”

  鄭巖庭抬手一掌劈來,我瞬間飛了出去,狂吐鮮血。

  眨眼間,他就已經到了我跟前,提著我脖子,將我拖去北塔。

  到了北塔我才發現,齊衛東和八部金剛已經被抓了,齊唰唰地跪在地上,而且現場竟然還有四五十人。

  有些人我甚至還認得,是這家商場的保安!

  鄭巖庭這混蛋……他竟然復制了這么多的人!

  很快我也被扔在地上,就在齊衛東旁邊,但老子就是不跪。

  鄭巖庭也懶得管我,走到北塔正中央,抬手道:“知道為什么不殺你們幾個嗎,是因為偉大的一幕,必須要有人見證。”

  “一個偉大的人即將重生于此,他的重生,會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不止于此,是你們想象不到的偉大。”

  “而你們,都將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我滿臉絕望,內心極度地不甘心。

  難道公輸正鴻,真的要重生了……

  如果是這樣,東方無道入魔值得嗎?張凌霄布的這些局,值得嗎?我承受的這么多苦痛磨難,又值得嗎?

  這么多人被改變了命運,難道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就換來一個讓公輸正鴻重生的機會?

  齊衛東淬了口血沫,鄙夷道:“去精神科看過嗎?我只相信邪不壓正,即便你說的人能夠重生,總會有收拾他的人出現,不要高興太早,你們的結局早就注定了,只是早晚的問題。”

  鄭巖庭被反駁,也不生氣,指著齊衛東道:“夏蟲不可語冰,你會見證神跡的,你會臣服在他的腳下,你們都會。”

  說完,鄭巖庭虛空一抓,我被扔在一邊的背包突然憑空打開,里面的法杖飛了出來,直接飛到了鄭巖庭手里。

  我想阻止,但根本沒辦法阻止。

  公輸正鴻恐怕真的要重生了,我只能無力地當一個見證者,見證完便死去。

  “哈!”

  只見鄭巖庭雙臂一振,那頭蛟影再次重現,直接飛到商場頂部凌空盤旋。

  隨著一聲怪異的嘶吼,整個玻璃材質的圓形拱頂,直接被震得粉碎。

  粉末飄灑下來,我卻不敢閉一下眼睛,只見四道閃電猶如鎖鏈一般,擊打在那頭蛟影身上,與此同時,鄭巖庭手上的法杖也飛向了半空中。

  他甚至取下了臉上的黃金面具,朝那頭蛟影扔了出去。

  “去吧,去找你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