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64章 下不為例
  青木和陳雪陷入險境,能見陳雪沒受什么傷害,但青木好像受了很多傷。

  我一看他把陳雪保護得這么好,也十分欣慰,這哥們還是很靠譜的,還是有擔當和責任心的。

  我正要出去幫他們一把,青木似乎有些不敵了,沖陳雪吼道:“陳雪,你先走!”

  陳雪毫不猶豫,扭頭就跑了,逃命的速度僅次于我。

  “誒,你真走啊!”

  青木傻眼了:“我覺得你還可以使用一下陰眼的!”

  陳雪仿佛沒聽見,不一會兒就跑沒影了。

  眼見青木越來越不敵了,他要是不保護陳雪的話,應該不會這么狼狽的。

  我當然不能見他出事,立刻掏出一張黃符。

  “赤練!”

  一道火舌猛地噴出,當場帶走兩個人,將其他人嚇得連連后退。

  我趁著這個時機急忙沖了出去,拉著青木便跑。

  “李木?”

  他看到我有些驚訝。

  我拉著他一邊跑一邊關切地問道:“青木道長,沒什么大礙吧?”

  他渾身都是傷,疼得倒吸一口涼氣:“我還行……”

  還行……那就是不行了。

  我看他傷得也很重,連忙拉著他躲到一個角落里。

  “你就別出來了,我去找陳雪,找到再過來跟你匯合。”

  說完,我使出吃奶的勁,將一塊大石板搬了過來,把他隱藏起來。

  我正欲去尋找陳雪,后面幾個復制人已經追了過來。

  “在那兒!”

  “他在那兒!”

  又是一番追逐,這回我不跑了,實在跑不動了,拼盡全力反殺了回去。

  我從來沒想過我能以一敵四,雖然我也負了傷,并且受傷不輕,但我反殺了四個人。

  看來最近我的實力,提升了不少,要是早這么厲害,想必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現在就算再厲害,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拖著這一身殘軀,我四處尋找陳雪的身影。

  原本我沒能找到她,但她自己走了出來,握著一把刀,十分恐懼。

  她以為來的是敵人,結果是我,頓時一怔,直接朝我皺起秀眉。

  我看到她拿著刀,還以為她是復制人,但看到她那傲嬌的模樣,我就知道她不是了。

  上次就因為蘇梅的事,她許久沒搭理我,這次因為我兇了她,她又不打算搭理我,但看到我受傷了,她還是將背包里的藥箱取了出來,給我處理傷口。

  “以后……不許兇我。”

  她一邊給我包扎,一邊訓斥道。

  我點點頭,笑了笑,沒有說話。

  以后就算想兇她,恐怕都沒那個機會。

  “你說下不為例。”

  包扎完,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哭笑不得:“下不為例。”

  她不依不撓:“你要認真地說下不為例!”

  我愣了兩秒,又重復一遍:“行,我認真地說,下不為例。”

  她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我旁邊。

  我打開自己的背包,從里面拿出來一包薯片,撕開遞給她:“餓了吧。”

  陳雪一看到零食,立刻眼冒精光,嘿嘿笑著,連忙接了過去。

  突然有那么一瞬間,我想撲過去,把她緊緊抱在懷里,但我忍住了。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

  我對她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喜歡……

  這種時候,我必須要克制自己的情感。

  “你覺得青木這個人怎么樣?”我問陳雪。

  陳雪頭也不抬地吃著,回答道:“還行,就是人有點呆傻。”

  這個回答給我樂著了,要是讓青木聽到,他估計得氣死吧。

  “陳雪,你知道什么是真誠嗎?”

  陳雪頓時一愣,不解地看著我。

  “真誠就是一個人愿意豁出性命去保護另一個人。”我說道:“這世上少有真誠的人,青木道長很真誠。”

  聽完我的話,陳雪若有所思起來:“哦,那我不說他就是了。”

  我:“……”

  她好像沒明白我的意思。

  唉,算了,還是讓她自己去體會吧。

  我實在邁不過心里那道坎,我實在做不到當著自己愛的人的面,說讓她去喜歡別人這種話。

  太特么難過了!

  “好了,我們去找宋飛他們吧。”我拉著陳雪起身。

  她扔掉手中的零食袋,正背上自己的背包,我指著一個方向叫道:“誒,大師兄!”

  陳雪下意識地轉頭看去,我咬著牙,一掌刀砍向她后脖子。

  她猛地一顫,不可思議地回過頭,眼睛瞪得渾圓,似乎不明白我為什么要打她。

  “對不起……”

  我連忙接住她,看著她緊閉的雙眼,還有清秀的面容,心里難受至極:“我不想死,可我救不了我自己。”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為什么會這樣,我想讓你活下去,不要像我和陳小妍一樣。”

  “不管你今后會不會跟青木在一起,至少……李木跟你無緣了。”

  我抱著暈過去的陳雪,連忙跑回到藏青木的地方。

  青木聽到我的說話聲,連忙從里面灰頭土臉地爬了出來。

  看到陳雪昏迷不醒,他嚇了一跳:“怎么了,她沒事吧?”

  “沒事,只是被我打暈了。”

  “你打她干什么?”

  青木瞪大眼睛。

  我把陳雪遞給他,認真道:“青木道長,能得到我李木認可的人不多,你是一個,保護好陳雪,帶她出去,我有辦法送你們出去。”

  青木怔怔地望著我:“這……這不好吧,其他人怎么辦,這不是臨陣脫逃嗎?”

  我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揪著他衣領質問道:“你喜不喜歡陳雪?”

  青木瞪大眼睛,老臉變得通紅。

  他愣了許久,沒有正面回答我,也沒點頭,但他的反應已經說明一切了。

  “既然你喜歡她,就不要管其他人,什么大是大非,黑白正義,通通都是扯淡!”

  我怒道:“只要能保護自己喜歡的人,就算其他人都死絕了,跟你又有個屁的關系!”

  青木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我懷疑他根本沒談過戀愛。

  但他還是怔怔地點了點頭,不過很快就推開了我,皺眉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陳雪喜歡你,我可以跟你公平競爭,你這算什么?”

  我吸了口氣,眼眶泛紅:“青木道長,我的壽命不足一個月了,也許今晚我都熬不下去,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愿意這么做。”

  “希望你不要跟一個快死的人計較,不管將來陳雪會不會跟你在一起,這是你們兩個的事,至少現在,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