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28章 誰在布陣
  南塔和北塔雖然在風水布局上有些差異,但差異并不大。

  北塔這邊只是改變了玻璃的色調,沒有遮擋住白天的陽氣,讓陽氣擋住了一些煞氣。

  可北塔依舊也在龍灣廣場這個大的風水格局之中,所以磁場跟南塔的磁場是相通的,只要有人在北塔這邊做法,布下這個邪陣,將死門開向南塔,他就能操控南塔的磁場。

  理論上雖然可行,但這十分考驗布陣之人的修為,如果他沒有高深的修為,是操控不了南塔那邊的磁場的。

  難怪我之前在南塔救那個人的時候,當時就察覺到那只跳樓鬼的磁場在不斷增強,原來真的是有人在背后操控。

  還有布陣所需的殘肢,這些殘肢的主人到底是誰?

  布陣的那個人,故意將頭顱隱藏起來,看樣子就是不希望我們查出這些殘肢到底是誰的。

  難道是我們隊伍中的人?可是剛才清點人數的時候,所有人都在,雖然有人受了重傷,但并沒有人死亡。

  除非……除非已經有人死了,但怨靈化成了這個人的樣子……

  雖然只是猜測,但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青木一開始就讓我們分組行動,一個組里面大概五六個人,難保沒人中途離開隊伍,誰又知道這個人出事了呢?

  之前我被人引去自殺,但最開始我只是想去上個廁所,陳雪和宋飛之所以能趕來救我,是因為陳雪一早就發現我去五樓時候的異樣。

  她的心思很細膩,似乎早就看出來我有自殺的傾向,所以見我撒尿遲遲未歸,立刻就和宋飛去了五樓,這才把我從跳樓的邊緣拉了回來。

  那其他人,誰會有和陳雪一樣細膩的心思?

  所以我們這個隊伍里面,極有可能已經有一個人已經死了,他的尸體現在就在這兒,怨靈已經化為了他的樣子,混進了我們隊伍里面。

  這個人,要么隨剛才的人出去了,要么就在我們這些人當中……

  想到這兒,我頓時有些不安起來。

  “到底是誰干的,難道我們當中有內鬼?”

  此時有人有些害怕起來,畢竟誰都不愿意被隊友捅刀子。

  “不一定是我們的人。”

  青木皺眉道:“這個人知道我們一開始要去南塔,所以他在北塔這邊提前刻好了這些符號,然后等我們分組搜尋的時候,挑選了一個落單的人,將其殺害分尸,完成這個邪陣,之后他操控了南塔那邊的磁場,包括那些怨靈,所以才有了我們遇險的情況。”

  “只是這個人沒想到,我們當中有人懷有億分之一概率的陰眼,讓所有人都逃了出來。”

  “而之后……”

  青木臉色一變,喃喃道:“如果那些怨靈是有人在操控的話,那怨靈散開,就是有人出手將其打散的,到底是誰有這個本事?”

  說完,青木連忙掃視著在場眾人。

  “青木道長,你別看我啊,我要有這本事,我巴不得在所有人面前露兩手呢。”

  “對對,也不是我,我當時逃命都來不及。”

  此時青木的目光,突然落到了我身上。

  我一臉淡定:“青木道長,你覺得我像嗎?”

  青木很實誠:“不像。”

  我:“……”

  算了,不像就不像吧,瞧不上我就瞧不上吧。

  實際上也并不是我干的,是墨家老祖宗出的手。

  青木的推測也許不全對,但有一點他說對了,布這個邪陣的人,沒有預料到我們當中的陳雪有陰眼。

  而且,他沒有預料到我身上有墨家令牌,可以請老祖宗上身打散那些怨靈。

  我現在有些懷疑,這個布邪陣的人,會不會就是引我去自殺的那個人?

  “看來我們當中,有深藏不露的高手。”

  青木笑了起來,但他笑得顯然有些不悅,畢竟身在一個團隊,即便只是暫時的,但這么隱藏自己,也讓其他人感覺到不爽。

  “這里的事情,太復雜了。”

  青木沉著臉道:“我最初以為是這里的風水問題,滋養了什么了不得的邪祟,但現在看來,還有人為的因素插手進來,我們要如實向道協匯報北塔的情況。”

  “大家用手機把那些符號拍下來,然后將殘肢找東西裝起來吧,一并交給道協。”

  這個青木,他所表現出來的風度以及臨危不亂的沉穩,處處都透著大門大派的風范。

  除了喜歡跟陳雪搭訕以外,我也十分佩服這個人。

  不過他老實,不代表我也老實,我偷偷把所有的符號都拍了下來,連同那些殘肢,準備全都發給老宋和元清道長,讓他們幫忙分析。

  拎著這些東西,我們又回到南塔,從南塔進來時的大門走了出去。

  其他人還在外面休息,賀主任也還在,見我們出來,忙問我們有什么發現沒有。

  青木連忙將我們在北塔的發現告訴給賀主任,然后將那些殘肢向他展示了一下。

  大晚上的,賀主任嚇得臉都白了,看了一眼就不愿再看,臉色頓時很難看:“怎么會這樣……難道龍灣廣場發生的這些事,還有人為因素在插手?”

  “唉,先回去再說吧,治傷要緊。”

  他們全都開車回會所了,我們還是攔的出租車回去。

  不過我們沒回酒店,也去了會所,今晚這一趟,賀主任必然又要開個大會,總結一下今晚獲取的信息。新筆趣閣

  到了會所,在那個大房間里面,治傷的治傷,休息的休息,我才知道道協不止派了賀主任一個人來,還有其他的工作人員。

  這些工作人員應該是打下手的,負責給其他人治傷,還有處理帶回來的東西,進行分析和整理。

  賀主任先詢問了一下我們在商場里面遇到的事,聽說了陳雪有陰眼后,他顯得有些驚訝。

  等青木匯報完,他便一直在走廊上接聽和撥打電話,估計是在向上級匯報。

  過了很久,他才回到房間里,看著我們所有人:“勞煩諸位,把手腕伸出來我看看。”

  眾人頓時有些茫然,不明白這是何意。

  但我們卻是知道,丁算天的曝光,已經讓道協知道了組織的存在,也知道組織成員所特有的標志,那就是蛇形紋身。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