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25章 怨靈合體
  眼看宋飛真的快抓不住了,我心都涼了半截。

  直到現在我才反應過來,剛才我看到的那道黑影,不是要試探我,他是故意引我到五樓來自殺。

  可現在才明白過來,已經晚了。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一道輕喝聲猛地從五樓響起。

  “收!”

  話音剛落,站在宋飛旁邊的那兩只死鬼,瞬間就不見了。

  不一會兒,腳步聲響起,藍武和項龍的腦袋探了出來。

  “我去,李木你干什么?”

  “你撒尿怎么撒到這兒來了?”

  宋飛差點哭出來:“兩位大哥,救人啊,不然老子真的要松手了!”

  很快,陳雪被拉了上去,我也被拉了上去。

  當我從窗臺跨進去,踩實地面后,我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嚇出一身冷汗。

  這一次要不是陳雪和宋飛來得及時,賀主任已經在樓下瞻仰我的遺容了。

  陳雪也嚇得不輕,緩過來后對著我一頓暴打。

  藍武也過來抱著我肩膀,皺眉道:“你怎么這么想不開呢,難道是因為我吃你吃得太多了,你怕破產?”

  “你放心,我以后少吃點就是了。”

  我忙道:“不是,大師兄,你想多了,你繼續吃吧。”

  此時我也緩了過來,忙將那個黑影的事告訴他們。

  眾人聽完,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這幫人里面,有人有問題。”

  宋飛壓低聲音說道:“難道現在就已經有人想害你了……”

  我搖搖頭:“如果我有張凌霄這么厲害,他們要害我,倒說得過去,但我如果真有這么厲害,他們也不敢這么明目張膽地針對我。”

  “這說不過去……”

  “除非這些人里面,有組織的人。”

  以我表現出來的‘窩囊’,他們根本不會把我當回事,更別提暗算我。

  現在唯一跟我有大仇的,就是那個組織。

  顯然,已經有組織的人混進了這支隊伍里面。

  大家的表情又凝重了許多,畢竟我們現在要應付的,是大兇之地,如果同時還有組織的人在暗中作梗,形勢對我們十分不利。

  “小心點吧……”

  我嘆了口氣,連忙領著眾人準備離開五樓。

  這五樓也太他媽邪門了,我要是老板,我就把這五樓給封了。

  正當我們從五樓下到四樓,對講機突然傳來了聲音。

  “有人嗎!快來服裝區這邊!出事了!”

  “這邊有很多怨靈,我們快撐不……啊!”

  對講機里的人,話還沒說完,就傳來了慘叫聲。

  青木的聲音也很快傳來:“撐住!我們馬上過來,其他人也馬上去服裝區支援!”

  我們幾個對視一眼,連忙朝服裝區那邊趕去。

  但剛等我們跑下樓,周邊的一切,忽然就發生了巨變。

  這家商場雖然已經修建有很多年了,但畢竟是這附近最大的商場,日常也會做保養,可就在那一瞬間,周邊的墻壁,連同地面,都仿佛被大火烤了一遍,到處是焦黑一片,空氣中更是彌漫著燒焦的味道。

  不光是周圍,似乎整個商場都如同被燒了一遍,有的地方甚至被燒成了殘檐斷壁。

  “怎么……怎么會這樣……”

  我們放慢了腳步,一臉愕然。

  “糟了,應該是這里的怨靈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藍武的語氣也凝重起來:“商場內部煞氣很重,煞氣加上陰氣,它們改變了整個商場的磁場,所以才有我們看到的這一幕,估計我們已經被困在這些怨靈的結界里面了。”

  聞言,我們心頭全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得多強大啊,才能將整個商場都變成這樣。

  很快,我們趕到了事發地,青木他們也已經過來了,眼前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有些膽寒起來。

  差不多有二十只怨靈聚集在一起,這些怨靈仿佛合體了一般,組成了一副強大的軀體,這副強大的軀體有幾十雙手,二十顆腦袋,那恐怖的樣子,比怪獸都磕磣。

  很快就是好幾個道友被陰氣給震飛了出去,有人甚至差點被震到樓下去,好在被人給拉住了。

  看得出來這些人全都不是一般人,無論是道術還是身手都有一定實力,可即便是如此,竟然都奈何不了這些合體的怨靈。

  “破殺令!”

  青木掏出一張黃符,輕喝一聲,虛空射了出去。

  那只巨大的‘怪物’,瞬間便發出一聲慘叫,倒退好幾步。

  那凄厲的聲音,震得我們心臟都發疼,而離得最近的青木,竟直接被震得飛了出去。

  “青木道長!”

  幾個人連忙跑去接住青木,隊伍里面唯一的那個女的,更是跑得殷勤,好似他老公受傷了似的,一臉心疼起來:“青木道長,你沒事吧?”

  青木吐了一口血,臉色有些難看:“這些怨靈太強大了,如果沒聚集在一起還好,現在連我都難以應付。”

  他想了想,忙道:“我布陣,大家一起施法,合力收服這些怨靈。”

  說吧,他竟然掏出了一張紅符,隨手一扔,立刻結陣:“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道氣長存,開陣!”

  眾人頓時瞪大了眼睛,連我們都有些驚訝。

  這青木道長,竟然不用做陣前準備,一張紅符就布起了一個可以看得見的九宮八卦陣。

  “有了陣法的加持,大家的法術會得到增強,請盡快將其收服,我撐不了太久!”

  說完,青木盤腿坐在陣法中央,用法力維持陣法的運轉。

  這時候誰都不敢留手了,一旦怨靈發怒,我們恐怕都逃不脫厄運。

  我盡管還想再隱藏,但此刻也不敢偷奸耍滑,不過我又想到了辦法,立刻掏出兩張黃符,一張偷偷塞進宋飛兜里,一張偷偷塞進項龍兜里。

  “我把我所有的法力暫時借給你們兩個,全力擊殺,別留手。”

  我說完,宋飛立刻彈出短棍沖了上去,項龍也掐動卦字訣迎戰而上。

  盡管我現在已經沒有法力了,但我也裝模作樣地沖了上去,不過很快我就被震飛了回來,摔得十分狼狽。

  “我靠,你個廢物!你有沒有點用啊!”

  兩個人從我身邊跑過,忍不住回頭罵了我一句。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