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18章 出乎意料
  霍文寧的話,問得我有些尷尬,連道協都鏟除不掉的東西,我能解決?

  我們全部加一塊,都沒那一成的把握可以解決。

  但我知道,霍文寧不可能是為了譏諷我才問出這種話,所以我也如實答道:“不能,沒那個可能性。”

  霍文寧點點頭:“那就對了,老板的原話是,解決這里發生的事,但他沒有明說,也許是他根本不明白這里的源頭有多兇猛,又也許,他有其他的原因,但這個原因我也不知道。”

  “總之不管他說的解決到底是解決什么,咱說句交心的話,你是小秋的救命恩人,雖然老板讓我來跟你們洽談,但你們即便是磨洋工,啥也不干我都不會說什么,咱說白了,保命要緊,哪怕你們回去挨頓罵,都好過把命丟在這兒。”

  這真是交心的話了,霍文寧也知道這里有多兇險。

  也許有那八棟樓在這里鎮壓著,出事的頻率沒有那么高,但如果我們驚動了這里的東西,那就未必了,我們全都交待在這里都有可能。

  而且我們臨行前,老宋也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們拖延時間,拖延到道協那邊知道有人在插手龍灣廣場的事。只要讓道協收到了風聲,我們的插手肯定是要被叫停的。

  所以霍文寧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

  “明白,謝謝霍經理點撥。”

  我忙遞上煙去:“說白了我們也只是打工的,盡力就行,沒必要拼命,而且我們真的沒那個實力,就是不知道會不會給你帶來什么麻煩。”

  霍文寧灑然一笑:“無所謂,大不了被訓斥一頓,你是小秋的救命恩人,我如果這點忙都不幫,那就沒道義了。”

  “幾位就當來我們花城旅旅游,玩一圈吧。”

  和霍文寧又聊了一會兒,我們便起身告辭。

  從龍灣廣場離開,我們已經不打算再來龍灣廣場了,反正那個劉炳強劉老板也不現身,我們也根本不可能去解決龍灣廣場的源頭,就當游玩幾天,等道協知道這件事,去罵雷兆明一頓,我們自然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接下來我們先訂了一家酒店,把行李放好。

  原本這一趟是極其叫人緊張的,但現在大家全都放松了下來,準備大玩特玩。

  宋飛和項龍很有眼力見,沒有打擾我和陳雪去約會,自己跑去玩了。

  不過說是約會,但我和陳雪誰都沒捅破那層窗戶紙,我倆的約會,那估計是史上最單純的約會。

  但我還是算漏了一個人,我怎么都沒想到藍武會跟我們一起。

  這哥們估計是在山上待久了,沒談過戀愛,也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種叫‘電燈泡’的可惡角色,他非要和我在一起,我去哪他就跟到哪。

  這也就算了,他還一路都讓我給他買吃的。

  “李木,我想吃烤串。”

  “李木,我想吃那個。”

  “李木,我有點想喝可樂……”

  我給他買了一路,我嚴重懷疑元清道長是讓我給他帶兒子來了。

  甚至就連我和陳雪去看電影,他都要跟著一起,還直接坐我和陳雪的中間。

  “李木,我還想吃爆米花……”

  “給!”

  我又買了兩大桶回來,差點沒跟他急眼。

  接下來這三天,我差不多都是這樣度過的,雖然有點不爽,但總比我們去涉險拼命要強。

  就這樣,我們度過了無憂無慮的三天,在第四天的下午,我終于接到了雷兆明的電話。

  我興奮得不得了,知道他肯定讓道協給罵了,現在是要叫我們打道回府。

  我差點笑出聲來,連忙接聽了電話:“雷董,啥事?”

  電話里,雷兆明的語氣有些沉重,我頓時更開心了。

  “李木,給你說個不好的消息,道協知道這件事了……”

  “啥?”

  我裝傻充愣道:“那我們是要給道協打報告嗎?”

  “不是。”雷兆明嘆氣道:“道協一直不許圈子里的人插手龍灣廣場的事,但這次有點不同,他們打算徹底解決龍灣廣場怪事頻發的‘源頭’,他們認為我們沒有這個實力,甚至可能會引發更嚴重的后果。”

  “所以他們的意思,是要派更多的人來,甚至還有道宗的人,打算和我們一起聯手解決那里發生的事,徹底把源頭都解決掉。”

  我聽到這話,直接傻眼了。

  這他媽……

  我想了無數種可能,但偏偏就沒想到有這種可能。

  搞了半天,我們還是要去解決龍灣廣場怪事頻發的源頭,而且這一次似乎還要來很多圈子里的人,沒準我們直接成打醬油的了,要給人家做嫁衣,還沒啥功勞。

  來的都有誰我自然不清楚,但道宗也會來人,那可是名門大派,是十個青云觀才能比得上的大派,他們要是來人,還有我們啥事?

  可我的地位就已經決定我沒什么話語權,只能聽令行事。

  雷兆明長嘆一聲,也是很不高興,很無奈:“我猜這一次應該會來很多人,而且有不少是高人,你怕是沒那個希望在這群人里面脫穎而出。”

  “功勞也別想了,你們自己隨機應變吧,別沖在前頭,能保住命就行了。”

  掛了電話,我顯得很沉重,而且有些頹廢。

  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想跟那些人打交道。

  想當初,我還在跟蘇梅肖陽他們打交道的時候,沒人看得起我,處處貶低我,我覺得要去應付這些人,我很累。

  而且我沒有當初那種耐心,可我還必須要忍耐。

  我把雷兆明的話也傳達給了宋飛他們,原本他們還玩得不亦樂乎,一聽完我這話,全都沉默了。

  宋飛站在窗邊,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夾著煙的手都在微微發抖:“這都是命……”

  聽雷兆明的意思,其他人很快就會過來,連道協那邊都派了個領導過來。

  大概也就是一個小時之后,果真有人聯系我了,這個人自稱是道協的人,讓我叫他賀主任就行。

  這個賀主任說,讓我們去龍灣區的某家休閑會所,在那里集合。

  等開完一個大會,大家一起吃頓飯,然后等龍灣廣場的商場閉門之后,我們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掛了電話,我們也不敢耽擱,生怕遲到,立刻就動身去那個會所。

  但悲劇的是,我們出門沒多久就堵車了,還是大堵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