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17章 靈魂磁場
  藍武仿佛給我們上了一堂風水學大課。

  我真是不得不承認,元清道長太屌了,教出來的徒弟也這么屌。

  此時我們又乘坐自動扶梯,來到南塔商場的五樓。

  五樓這地方,邪門得不是一點,19起跳樓事件,加上最近的兩起跳樓事件,起碼有十多個人都是從五樓這地方跳下去的。

  正是由于這里出事的人太多,這一層樓的商家,全都已經搬空了,走廊上堆了不少雜物。

  這種蕭條冷清的局面,無疑給人一種莫名而來的失落感,再加上南塔的色調,對于生活絕望的人來說,這樣的氛圍無疑會加重內心的沮喪和絕望,應該說是放大了沮喪和絕望這種負面情緒。

  當我剛踏上五樓的時候,我竟然也有類似的感覺,加上我又是做這一行的,那種自然而來的暗示,在我心中不斷強化,我感覺到很失落,像是走到了黃泉路一樣……

  說實話,這種地方拍鬼片的話,都不用再布置什么了。

  “大師兄,這地方是發生跳樓最多的,這個你怎么看?”我問藍武。

  藍武微微皺著眉頭,觀察了一下,說:“這要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是玄學的角度,二是科學的角度。”

  “從玄學角度來看,我記得這里有一起比較特殊的跳樓事件,當事人雖然跳下去了,但掉在了消防隊提前鋪好的氣墊上,所以這個人只是受了傷,并沒有生命危險,后來他說自己當時只是站在了護欄邊上,沒有想過要跳下去,是身后出現了一雙冰冷的手,把他給推下去了。”

  “后來警方調取監控,可并未發現他墜樓時身后還有人,也就是說,他當時身后確實沒人,推他的其實是鬼,鬼找替身這種事并不少見。”

  藍武頓了頓,又繼續說道:“然后我們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這其實是一種羊群效應,或者說是靈魂磁場在作祟。”

  所謂的羊群效應,也就是一種從眾心理,盲從心理。

  “如果一個地方多次出現自殺現象,或者是意外事故發生,這個地方的磁場就會發生改變,很多原本就有輕生念頭的人到了這個地方,就會受這個磁場的影響,或者是知道有很多人在這里自殺過,從而加重他的自殺傾向。”

  “再加上五樓的環境,很容易放大輕生之人內心的那種絕望感,所以他會毫不猶豫地從這里跳下去。”

  聽完藍武的解釋,我們恍然大悟。

  “也就是說,本來沒有輕生念頭的人,是不會想從這里跳下去的,而之前跳下去的那些人,也都不是無緣無故跳下去,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有輕生的念頭?”

  我很認真地又問了一遍。

  藍武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

  很快,我們便離開了五樓,又重新回到一樓。

  我讓他們等我一下,我去一趟廁所。

  等我到了廁所,我渾身都止不住地顫抖起來,連忙打開水龍頭,用冷水澆在自己臉上,讓自己清醒一點。

  剛才在五樓……我有很強烈,很強烈想要跳下去的念頭。

  如果今天是我一個人去了五樓,我估計……我真會跳下去。

  我不停地用冷水拍打我的臉,不去想那些念頭,我不停地自我暗示,告訴我自己不能有自殺的念頭,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跳下去!

  在廁所平復了很久,我才松了口氣,出去跟宋飛他們匯合。

  “我靠,拉屎拉這么久,你便秘了啊?”宋飛他們等得有些久了。

  我笑了笑:“走吧,去北塔見那個霍經理。”

  這個霍經理叫霍文寧,就是陸子秋口中那個大哥。

  原本我們見的應該是龍灣廣場的現任老板劉炳強,但聯系我們的不是劉炳強,是霍文寧。這個劉炳強既不取消委托,也不見我們,我也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不舒服么?”陳雪似乎發現了我的異樣,關切地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沒事,可能是這里面的空氣不流通吧。”

  很快,我們從南塔商場到了北塔商場。

  北塔商場的客流量比南塔那邊多了不是一點半點,雖然同在龍灣廣場,但北塔這邊從來沒出過事,而且這邊的色調明顯要比南塔那邊明亮很多,我想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這邊的生意也比那邊要好很多。

  到了北塔商場,我們直接乘坐扶梯上了這邊的五樓,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我們見到了霍文寧,其實在之前,我就已經和霍文寧通過電話了,他也知道我和陸子秋之間的一些糾葛,自然也知道我是陸子秋的救命恩人,所以他對我很是客氣。

  “聞名不如見面,李先生果然年輕有為,不過……”

  他看了一眼我這半黑半白的頭發,笑道:“這平日里壓力是大了些。”

  我看這霍文寧也很隨和,便無奈地笑道:“整天跟那些東西打交道,壓力能不大么?”

  一番寒暄之后,我們才進入正題。

  “霍經理,我想知道你們這兒的劉老板,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是外人,我也就不跟霍文寧拐彎抹角:“他身為老板,應該知道龍灣廣場的歷史,既然請我們來,為什么不現身來跟我們好好商談一下解決問題的事宜呢?”

  霍文寧一臉尷尬,嘆氣道:“兄弟,你也知道,這劉老板原本找的是你們玉龍集團的鄭董事長,結果被你們雷董事長把這筆單子給搶過去了,加上劉老板和這鄭董事長的私交,他可能是有些不爽吧,但老板的心思,我這個做下屬的也猜不透。”

  我點點頭,也能理解,便又問:“那這劉老板的意思是,打算讓我們徹底解決龍灣廣場的怪異源頭?還是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霍文寧意味深長地望著我,居然將了我一軍,笑道:“其實我以前也是你們這個圈子里的,龍灣廣場的歷史,我想你們也都知道。”

  “兄弟,你覺得,如果是讓你們從源頭上解決,你們能解決嗎?”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