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612章 非去不可
  聽到這兒,宋飛又有些聽不下去了。

  他剛想起身開溜,又被項龍拉了回來。

  許磊繼續講道:“這第五任老板回去以后,他以為這樣就可以避開禍端,可沒想到,他的老婆和他的情人,在不久之后就通通死于非命,包括他的兩個兒女,還有那個布下法陣的風水先生,最終全都沒能逃脫厄運。”

  “而這個富商,也因為其他的事情鋃鐺入獄,在入獄的一年后也自殺了。”

  “以上講的,就是龍灣廣場成為兇宅之首的兩個原因,而最后一個原因,就是龍灣廣場的風水問題,毫無疑問,那地方的風水肯定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

  聽完,我也深吸一口氣,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我之前之所以被龍灣廣場嚇成這樣,就是因為這些離奇死亡事件,關鍵這些事件還都是真的。

  至于那幾任老板的死是不是真的,我也很快就可以知曉。

  雷兆明已經讓馮經理去搜集有關龍灣廣場的一切信息,以馮經理收集情報的能力,他能夠辨別這些信息的真假。

  以上許磊所講的那五任老板的事,我覺得真實性很大,而且這五任老板過后,又接手的人便沒有再出過什么大事。

  這個人算是第六任老板,這個老板在接手之后同樣也請了一個陰陽先生來看風水,但這個陰陽先生告訴他,龍灣廣場的血債已經還清了,所以之后不會再出什么事情。

  而之后也確實如這陰陽先生所說,后續的工程進展得很順利,龍灣廣場也終于建成,但建成之后也發生了一些事,便是跳樓事件。

  第六任老板估計是覺得邪門,有點承受不住壓力,最后還是將龍灣廣場轉手了出去,而之后接手的人,就是龍灣廣場的現任老板,也就是一直跟鄭巖庭保持聯系的那個人,那個老板叫劉柄強。

  “我的親娘啊……”

  宋飛蜷縮在沙發上,瑟瑟發抖道:“這特么到底啥地方,我爸去了都得被人抬回來,就我們幾個去,去送死嗎?”

  “李木,要不你趕緊推了,我還沒活夠呢。”

  我白了他一眼:“這是我能推的?”

  我要是能推,我不早推了。

  而且現在我們也不一定就會去,萬一那個劉炳強取消了委托呢?

  “這地方……為什么沒被拆除?”項龍也忍不住好奇心問道。

  我說這不是想拆就能拆的,首先這地方占地30多萬平方米,那棟六層樓的商場就占地14萬平方米,多達2000多家商鋪,而且還有八棟高層住宅,多達1600多套。

  這么大一個地方,誰有那財力來拆?誰來安置那些商鋪的戶主以及那些住宅區的戶主?

  我在想,這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原因,這么大的一個地方拆了,不可能就這么空著吧?

  花城那個地方,房價高達三萬多一個平方,雖然說不上寸土寸金,但不可能留出來這么大一片空地,還是在繁華地段。

  而且即便是拆了,再建其他的建筑,未必就不會再發生邪門的事。

  我想這也許就是道協一直沒強拆這個地方的原因。

  而更深層的原因,或許不一定真實的原因:道協倒是想拆除那個地方,但即便是道協都沒那個實力去拆除,也許龍灣廣場能成為十大兇宅之首,確實已經兇到了一定程度。

  ……

  當天,馮經理就把龍灣廣場的所有信息,全都整理了出來,做成了厚厚一疊資料讓人拿過來給我。

  我看完那些資料,心情又沉重不少。

  網上所敘述的有關龍灣廣場的事件,的確完全都是真實的,包括那幾任老板出事,都有據可查。

  而且讓我有些驚訝的是,那個第五任港島富商,最初從港島請來的那個老法師,我居然認識,是空見!

  當然,空見應該和這些事情沒關系,畢竟第五任富商接手的時候,那是很早之前了,當時空見的女兒還沒有被黃永孝害死,他還是個好人。

  馮經理讓人把資料給我過后,同時還給了我幾張機票,是明天一早去往花城的機票。

  這個龍灣廣場,我們似乎是非去不可了,因為馮經理已經跟龍灣廣場那邊進行了洽談,那個劉炳強并沒有取消委托。

  而且他這一次之所以要委托鄭巖庭的公司,是因為又有人跳樓了。

  我對此很頭疼,也很無奈,先和宋飛還有項龍去往青云觀,準備見一見元修道長。

  我們去的時候,正好趕上道觀吃晚飯,我們也蹭了個飯。

  老宋最近在這里養傷,聽說我們要去龍灣廣場,臉色頓時就變了。

  “龍灣廣場……”

  他和幾位道長對視了一眼,凝重道:“那地方還有個別稱,叫龍灣尸場,就是因為死的人太多。而且那地方只要不拆除,就會一直死人,是不會停的。”

  宋飛嚇得差點噴飯,滿臉驚恐道:“爸,你別說了,我害怕……”

  老宋瞪了他一眼:“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你看人家李木,多鎮定。”

  我咽了口唾沫。

  其實我也在抖,不過我是腿在抖,飯桌給我擋住了,老宋沒看到。

  “唉,那地方真是去不得啊。”

  元清道長也說道:“我記得那個地方,從開始拆遷的時候,就一直在死人,直到兩年前都還在死人,那是大兇之地。”

  我忙問道:“元清道長,你們是不是去過那個地方,那地方到底有什么說頭?”

  元清道長擺擺手:“根本沒機會去,因為那地方自從徹底建成以后,道協就明令禁止,不許圈子里的任何人去插手。”

  “而且也太遠了,我沒時間去,但老師好像去過。”

  老宋很快接過話說道:“那地方風水確實有問題,你們在網上看過的解釋,也完全正確,但我覺得光是一個風水,不至于會死那么多人。”

  “我記得傳得最廣的一個說法,就是說第一任老板燒死的那二十幾條冤魂在作祟,之后死的那些人,都是在償還這些冤魂的血債。”

  “可我認為沒這么簡單,因為在那二十幾條冤魂被燒死之前,底下就埋了八口棺材,那八口棺材,其實是很有說頭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