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62章 情人節番外
    情人節特別番外:在這個世界盡頭的你

    時間過得那樣子快,盛泱小朋友已經和青梅竹馬的周唯一上了小學一年級。宋如我的書稿出版,在暢銷小說榜單上一直高居不下。而這個心酸并且難忘的故事終于要被搬上大熒幕,由國內知名的電影制作團隊親自操刀,《倫敦街角的故事》勢必要成為新一代的催淚神器。

    宋如我結束簽名售書活動,由申城回到布桑。影視制作方的程久日就立刻致電給她敲定見面時間。影視公司還是希望能夠得到原作者的意見以便參考選角。

    這是四月中旬,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時候,宋如我剛從火車站出來打算轉乘地鐵就看到一個小姑娘舉著一塊牌子在東張西望,而牌子上的名字就是她宋如我。

    宋如我今日穿藕荷色衣服,襯得膚白如瓷,整個人幾乎都在發亮。程久日看到這樣的人,年紀輕輕立刻就被折服得五體投地。連忙上來說道:“小我姐,總算是見到真人了,我是程久日,新城影視項目部的,之前一直跟你聯系著。你看,這次是不是方便直接去公司?劇本已經給了國內的幾個演員了,現在正在挑人呢。”

    宋如我十分配合的點點頭:“好的,我也沒有什么行李。現在就過去吧。”

    新城影視其實是霍瑜手下一個十分重要的產業,他做事雖然手段厲害但是為人義氣,所以也有很多人跟著他替他賣命。因此短短數年內,新城影視已經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影視制作公司,成功推出過很多叫好又叫座的電影。

    宋如我剛一進新城辦公大樓,就有項目部負責人迎接她,看得出來,他們對于這次的合作十分重視。到了八層影視層,就看到整整一層的視鏡房間,每一個房間都是不同的影視場景,做得是相當精致和專業。宋如我對他們的好感度頓時上升一個層級。

    負責這次電影的項目部的一個看上去將近四十歲的中年女人,她剛從國外回來,是正宗的abc,性格熱情開朗。待人接物真是讓人如沐春風。

    本次甄選的是《倫敦街角的秘密》的男主角。國內當紅的一線小生吳響以及從海選上來的素人前十都一同上來面試。

    試鏡的場景是男主角的一場哭戲。他知道自己已經全無希望,再也得不到愛人的一點心意之后的一場哭戲。

    宋如我被拉著看完整場,所有人都表現得很好,尤其是吳響,十分專業并且充滿感情。

    可是宋如我總是覺得哪里不夠,他們都哭得那么深切,眼淚在眼眶里面一直打轉,甚至一滴滴落下來。可是宋如我還是覺得有些說不出來的不對勁。

    abc問她的想法,她只能說先吃飯吧。

    下午兩點鐘繼續。而盛從肅與霍瑜談論合作事宜也來到了新城影視。盛七公子撇下了合作伙伴,竟然也到了八層。

    八層一間間試鏡間的外面是一條極其長的走廊,一路到頭,將近四百米。盛從肅在走廊的這一頭,而宋如我在走廊的那一頭。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幾乎在第一時間,兩個人就互相看見了對方。

    他人高馬大,肩寬腿長,雙手插在口袋中,只是那么一站,就氣勢驚人,猶如一株挺拔的白楊。背著光,距離遠,宋如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就是知道那就是盛從肅。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宋如我終于知道不對勁的是什么了。那些演員演技再好,再情深意切,哪怕流淚流到驚心動魄,也沒有用。 有用。因為人物真正的原型盛從肅,他不會哭。哪怕再艱難,再沒有希望,即便置之死地,他也不會哭。最深切的感情不是悲傷,而是束手無策,滿眼疲累。而他,總會置之死地而后生。

    盛從肅很快就到了她面前,他低下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若有所思的宋如我立刻笑了笑,他問:“什么時候回家?”

    一幫新城影視的人很快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就是投資電影的大股東?這幫人精一看原來這是總裁大人討老婆歡心的又一個新招。

    宋如我想了想給了他一個具體時間:“下班之后吧,五點鐘。”

    盛從肅好脾氣地又笑:“好的,那我先回家去買菜還是我待會兒接你一起去買?今天管家和幫傭都回老宅了,家里就我們和泱泱。”

    人精們一聽這話,回味了過來。我去,這就是那位當年甩了大佬,大佬又死命追回來的女貴族啊!跟在一大群人之后的程久日兩眼立刻冒出無數八卦的火花。

    宋如我整張臉突然紅得像喝了酒,幾乎是把他趕走的樣子:“喂。你先回去吧,什么事情等回家再說。”

    盛從肅沒辦法,只得“哦”一聲,蔫蔫地走了。

    下午的視鏡繼續,吳響是最接近角色的演員,最后被確定下來。程久日高興得在宋如我面前說:“真好,吳響長得那么帥,是我理想中的人選呢。”

    宋如我笑了笑,也點頭說道:“是真的挺帥的。”

    而這話被傳到了盛從肅的耳朵里,要知道這是宋如我第一次夸一個人長得帥。盛從肅站在穿衣鏡前好一會兒,想了半天也還是不明白,要說帥,自己分分鐘甩哪個什么吳響的一條街好么?!怎么從來沒有聽過宋如我夸自己呢?

    盛從肅下樓的時候盛泱在看電視,里面正好在播放一個由吳響主演的電視劇。看著穿著寒酸的男主角,盛從肅不經意地敲敲小姑娘的肩膀問道:“誒,泱泱,那個叔叔怎么樣?”

    “很帥呀!”

    “什么話?哪里帥?”盛從肅不服。

    “老七你不懂,你沒看見他笑起來的時候呢,可帥了,比你還帥。”

    女兒大了,盡瞎說。盛從肅依舊表示不服。

    盛泱說:“你這是什么表情。你一年到頭,都冷冰冰的。有本事你笑一個我看看。”

    盛從肅于是笑了一個,盛泱頓時轉過了臉,十分嫌棄:“你能正常點么。你在媽媽面前笑得很自然啊。”

    盛從肅表示無法溝通,于是跑到廚房跟宋如我一起做飯。宋如我知道他在女兒面前吃了癟,想了想安慰他:“小孩子的審美觀還沒有很好地形成呢,你不用當真。”

    盛從肅默默地“哦”了一聲。

    廚房的抽油煙機“嗡嗡嗡”地響著,宋如我接下來的話十分地輕,有一個瞬間,盛從肅幾乎覺得他聽錯了。

    “我覺得你比他帥。”她這樣子說。

    “比很多很多人,比所有人都要帥。”

    盛從肅愣在當場,差一點菜刀就要切到手。他看了宋如我一眼,平常如初。

    總有那么一瞬間,讓他覺得,翻山越嶺,我終于在世界的盡頭,將你找回到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