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61章 Thefinalchapter
    最好的三月,是布桑一年中最美的時候,草長鶯飛,拂堤楊柳,空氣中是甜蜜芬芳的滋味。不遠處,都是小孩子嬉笑玩鬧的聲音,快要到下午五點鐘,游樂園還是一派熱鬧的模樣。

    “六點鐘閉園,還有一個鐘頭。小朋友卻不管這一些。”

    成年人大多自制和擁有苛刻的時間觀念,反而沒有小朋友要玩得盡興。而人這一輩子,只有年少時才能無憂無慮,恣意飛揚。

    盛從肅看到不遠處有賣棉花糖的攤頭,淡粉色、淺綠色、米黃色五彩繽紛插在小車上,足足吸引了一群小家伙圍在面前。科技越發進步,條件越來越好,很多他小時候見過的東西,這會兒已經找不到蹤影了,但是這棉花糖卻十年如一日在游樂場存在,滿足一個又一個美好的童年。

    盛從肅轉過頭來看了眼宋如我,夕陽很好,還帶著寫暖意,她兀自坐在長椅上,目光溫柔地看著盛泱嘰嘰喳喳在那邊玩游戲。

    盛從肅偷偷跑開,耐心等在一群小朋友身后,去買棉花糖。他身高腿長,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更何況,這一個個小家伙都只堪堪到他腰部甚至腿中央,他儼然就成了游樂場里極為獨特的孩子王。

    而這時候,宋如我接到了一個國際長途。電話那頭是一個極為正宗的京片子,口氣也火爆無比,一上來就劈頭蓋臉地問:“寫完沒有?什么時候交稿兒啊?”

    宋如我下意識就將手機移開自己,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口氣慢吞吞地說道:“馬上,還有一千字就給你。”

    “馬上是什么時候?”

    宋如我心想,這會兒倫敦真是上班時間中精力充沛的時候,難怪lola又成為了神勇女金剛。她只能對女王大人求饒:“北京時間晚上七點鐘前。”

    lola滿意地收了線。

    《倫敦街角的謎底》重新撰寫了新的故事走向,原先悲慘壓抑,同歸于盡的結局終于被宋如我改掉。她曾經以為,恨亦難當,唯有鮮血才能以慰傷痕累累的心。后來,時間以其強大的魔力使得滄海桑田,世事變遷,人心再也難以為繼。也終于知道,放過,是一條最后的生路。

    她獲得平靜和安心,便重新撰寫已經幾乎放棄的書籍,《倫敦街角的謎底》也成了她最為真實的寫照。宋如我拿出隨身的筆記本,這還是當初在倫敦她時常使用的一個本子,帶著老舊的書卷氣,就如同老日子和舊朋友,給予她安心和妥帖。

    她開始寫道:碧空如洗,倫敦終于放晴,lily如同像往常一樣到街角的面包店采購長棍面包,她路過幾條街,都是與平常一樣的模樣,街頭藝人還是唱著那首《hey,jude》,她照慣例朝他微笑,并且給了一英鎊。

    ……

    宋如我寫得十分快,幾乎是文如泉涌,等盛從肅排完隊走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在寫最后一句話了。

    世界是一派舊模樣,又都是一派新模樣。

    她合上了筆記本,就看到盛從肅朝著她笑了笑,頭一次有些傻氣地舉了舉手里的棉花糖。宋如我有些恍惚,看到他一步一步走進,然后坐在自己身邊,語氣有些寵溺地就像是對小孩子一樣對著她說道:“你要么?”

    宋如我接了過來,舔了一口,真是甜蜜得如同這個世界上最棒的糖。

    天色終于一點一點暗下來,游樂場開始閉園,玩瘋的一群孩子終于也一個個歸巢。宋如我在清點人數,保證一個都沒有少之后,這才讓他們上車,打算一個個送回家。

    盛泱跟宋如我還有盛從肅一輛車,她們坐的是盛從肅自己開的一輛白色雷克塞斯,盛泱自己自覺就坐在后座上,并且從另一輛車里搬來了一大包小禮物,振振有詞地說道:“這是要給同學的,我得親自送到他們手上。”

    這會兒連周唯一她都沒拉到一起,宋如我再一次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盛從肅開車很穩,從來不搶車道也不隨意加速,車上有孩子他更加小心翼翼。

    盛泱將一個個同學送回家里,每一個她都拿著一份禮物遞到人家手里,站在人家家門口,十分有禮貌地和同學的爸爸媽媽道別,都不用盛從肅和宋如我提醒。

    將所有同學包括周唯一送回家之后,已經到了晚上七點半,玩了一天的盛泱終于肚子咕咕叫起來,她趴在后座上哼哼唧唧地說:“爸爸媽媽,我要吃蛋糕。”

    盛從肅問她:“難道今天中午你沒吃蛋糕么?”

 &nb bsp;   “吃了呀。”

    “那晚上就不要吃了。這樣子容易長胖。”

    盛泱蔫蔫地答應:“好吧。”

    宋如我笑了笑,她于是安慰小朋友:“那這樣子,媽媽回去給你做飯吃好不好?”

    “好耶!”盛泱一骨碌就爬了起來,眨巴著一雙大眼,真是靈氣逼人。

    宋如我轉過頭拍了拍她的頭:“好啦,坐好。”

    盛泱便乖乖坐好,盛從肅也笑:“泱泱,看來還是你媽媽能制住你。”

    盛泱吐了吐舌頭,倒還真在座位上坐好了。

    很快就開到了江蘇路,其余車隊已經開回了拍賣行。這到了別墅門口,已然只剩下了他們一家三口。

    盛泱先一步歡呼一聲就打開了車門跑出去,宋如我卻在下車的時候沒看清楚一下子扭到了腳。她身體痊愈時間也沒有多久,其實已然脆弱,這一下,當即她疼得沒有直起身來。小朋友聽到后面沒有動靜,便轉過身來,“哎呀”一聲忙叫道:“媽媽,你怎么了?!”

    宋如我一邊安慰她:“沒有事。”一邊將自己靠在車上。

    而這個時候,她就看到盛從肅在自己面前蹲了下來,他沉默地拍了拍自己的背示意要背她。

    天已經黑了下來,只有路燈昏黃的光輕輕地照著這一條寧靜的道路。眼前的盛從肅,他寬闊的背脊,帶著令人信服的力量。

    夜風帶著微微花香,輕輕吹拂到她的臉上。宋如我聽到盛從肅過了一會兒跟自己很是平和地說道:“上來吧。我背你回去。”

    她終于想起來,很久很久之前了,盛從肅在她旁邊看她寫作業,她冥思苦想,實在還是解不出一道代數題。柔和的臺燈打在盛從肅臉上,那時候他好像也說:“筆拿來吧,我教你。”

    宋如我確信那時候,她也認為盛從肅是很好很好的一個人。而這幅場景壓在她最深最深的腦海里,幾乎遺忘。也大概是因為,后來寫著作業,盛從肅無緣無故就親了她一口。

    驚懼慌亂,她于是永遠記得他逾矩的令人難堪的行為,卻忘了他可靠的令人信賴的一面。

    見宋如我沒有反應,盛從肅還是耐心地蹲在那里,等著她。

    盛泱捂著嘴在偷笑,躲到一旁不要當電燈泡。

    宋如我終于靠在了盛從肅的背上,輕輕的,幾乎沒什么分量。盛從肅很快就托住她的雙腿,往上一抬,十分穩妥地就往前走。

    還是那一條林蔭小道,很長也很短,數十分鐘,一晃而過,盛從肅連一口氣都沒有喘,一氣兒就將宋如我背到了家門口。

    路途中,盛從肅還要分出一只手來牽住盛泱,于是宋如我就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

    一路很安靜,沒有誰說話,只有風沙沙吹響樹葉的聲音和他們時而貼近時而遠離的呼吸聲。

    到了家里,宋如我很快準備晚飯,盛從肅也鉆進了廚房,跟著打下手,流理臺前的水流聲,抽油煙機的鼓鼓風聲,油鍋與蔬菜相碰撞的聲音終于聯合起來,一同構成了這最為平常的家庭。

    盛從肅沒說什么話,表白的話或者自己的期望都已經說過,其實這樣很好。起碼宋如我還能朝他笑。

    他們認識到今天,盛泱六歲生日,已經整整八年了,從年少輕狂到如今,已經很長很長時間了。有時候,盛從肅想,要是那時候他沒有遇見宋如我,他會怎么樣。后來想,他會娶一個平凡面貌溫柔體貼的女人,可是到老的那一天他會后悔。他寧愿遇見她,哪怕被傷害也不曾得到回應,他至少遇見過。

    晚飯過后,盛從肅拿出來游樂場的設計稿給盛泱看,他親了親小姑娘的額頭:“這是給你的生日禮物。”

    “爸爸我永遠愛你。”

    “我也是。”

    游樂場將會在四月份動工,它將伴隨著盛泱成長,成為她童年記憶里永遠的閃光點。

    宋如我將稿件發給倫敦的lola,盡管她還是罵她為什么不遵守時間約定,但她依舊還是說:“親愛的,我喜歡你這個結局。”

    時間已經很晚,宋如我開車回家,一路布桑夜景璀璨,星空閃爍,布滿繁星的夜晚一如當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