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57章 chapter58
    耗了這么久,盛從肅已經耐心耗盡,要不是對手是傅家,換城中隨便哪一家,他肯定不會這會兒還陪著耗。而如今,宋如我已經飛往大洋彼岸。

    連事主都已經放過了,盛從肅做這些事也不知道給誰看。可是很多時候,我們做些事情,并不是給誰看,更多的是為了自己。

    為了自己那一顆曾經愛過的心,也為了讓自己不留遺憾。

    三月中旬的時候,住了十天icu的傅雨終于轉進了普通病房。她醒過來的那一天,傅家琪在布桑開展的巡回演奏會第一場上座率凄慘,在演奏會之前的宣傳活動上,有媒體直接施壓尋問關于傅家電影公司被爆出洗黑錢與女明星不正當交易的黑幕。傅家琪是搞音樂的,向來十分清高,當即黑臉,于是直接導致了之后宣傳活動無人報道,最后票房慘敗,這對于一個正直年輕氣盛并且年少成名的音樂家來說真是奇恥大辱。

    太子爺一生氣,傅太太很快就做了決定,將人送到了傅雨的病房,并且邀請了盛從肅,意圖當面說清,兩家也有商有量,誰的錯誰來承擔。

    三月中旬的天氣已經漸漸回暖,布桑城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盛泉打電話來匯報傅家行動和邀約的時候,盛從肅正在哄盛泱吃中飯。小姑娘近來性情變得越發有主張和叛逆,連吃中飯這種事情都開始自己有主見,并且為了證明自己長大意圖制定自己的用餐時間,當然肯定是與父親錯開。

    小姑娘皺皺眉頭:“你先去辦正事吧。”

    可過了一會兒,她又問道:“泉叔叔有沒有說我媽媽的事情?”

    “你媽媽這兩天比較忙。”

    盛泱戳了戳碗里的蛋羹,她支著蘋果一樣的臉蛋:“這我知道,媽媽這兩天去美國總部開會了,要下一個星期天才能回倫敦。”

    宋如我回到英國之后,常常和女兒保持通話,并且很多時候都會報備行蹤。只不過,每一次通話,盛從肅無法參與罷了,也不知道他們母女聊了什么。

    盛泱也不知道發什么小脾氣,愈發看自家爸爸不順眼,有時候竟然還不理他。真是學了她媽媽那副高冷樣子十成十。

    “那你還問。”盛從肅心氣兒不順,冷冷地沖著盛泱說道。

    盛泱對她爸爸光火倒也不當回事,繼續戳著碗里的雞蛋羹,一小勺一小勺地往嘴里送。

    過來一會兒她終于說道:“老七,連周唯一他媽媽都回來了。”她語氣不無帶著些許羨慕和難過。

    盛從肅怎么可能不明白?

    接著小姑娘有些賭氣地說道:“爸爸你就不能主動去找媽媽嘛?!她讓你走你也不要走啊!待在她門口她也不會趕你走啊!”

    盛從肅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道:“我出門了,你在家里不要調皮。”

    剛被叮囑完的盛泱就“噔噔噔”地跑上樓,再也不管盛從 管盛從肅了。

    從香江別墅到附一院是三十分鐘的車程,一路暢通無阻。盛從肅在附一院特殊病房內見到了醒過來的傅雨和站在一旁的一個中年男人。而傅家派出來的僅僅只是一個老管家而且。很明顯,他們兩個人已經被傅家放棄,現在交到盛從肅手上任由他處置。

    中年男人一直微微低著頭,他向盛從肅承認自己收過傅家碧的錢并且是他推宋如我下山,目的本來是殺死宋如我,沒想到宋如我福大命大竟然被救活。

    盛從肅坐在病房向陽的地方,手指輕輕地敲擊著,聽著這個男人不聲不響地回答。他便想起來,不久之前,宋如我雙腿癱瘓意識不清的樣子。

    然后他再一次承認,宋如我拿到的那個所謂的錄音筆,記錄著撞死紀凡命令的錄音筆屬于偽造。

    事實的真相是,紀凡當初確實是事故身亡,肇事司機亦是當地白人。而盛從肅,確實是派了人跟蹤宋如我和紀凡,這也是引起紀凡緊張懷疑的原因,并且導致了在紀凡死后,宋如我意圖調查車禍事件的原動力。

    而那個曾經為盛從肅服務的司機早已經拿到大筆錢財遠走高飛,也沒有給他病重的兒子留下醫藥費。

    盛從肅一直在聽他說,一直到他說完,然后傅雨拔掉了手上的靜脈針,從床上直直地翻滾下來,居然硬生生地對著盛從肅跪了下來!傅雨一直低著頭,嘴里喃喃著:“七公子,七公子,您放我一條生路。”

    其實傅雨做的手段說不上很高明,只不過她得到了一定的助力,而她的對象宋如我又對于盛從肅充滿著恨意。所以,傅雨得手很快,快到她得意忘形,居然敢在艾雷島主動見面盛從肅,自然要成為傅家一顆棄子。

    而盛從肅,當然對她厭煩無比,尤其是當他看著這個女人居然還跪在他面前求饒的那一刻,真是覺得惡心。

    做了就要承擔后果,求饒算是什么回事?他盛從肅在一生中唯一的宋如我身上跌過多少次跤,也還是承擔后果。

    盛從肅皺了皺眉頭:“你不用求我,求我也沒用。”

    他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病房,再也沒有看傅雨一眼。而當天下午,警方介入,動手的那個中年男人在半夜里自殺,用的是藏在貼身衣物里的一把瑞士軍刀,十分快狠準地割斷了自己的頸動脈,血濺了一地,死得很快,沒有救活。

    而傅雨被保外就醫,但是已經錄完口供,她對于所犯罪行供認不諱。警方很快就決定對她提起公訴,她將面臨法律的制裁。

    盛傅兩家恩怨到此結束,盛從肅也沒有追著他們打,媒體對于傅雨只是零星報道一下,也沒有大肆宣揚,畢竟傅太太多年情面不好不照拂。

    3月16日,宋家的二女兒宋天真即將嫁給布桑城中沈家的兒子沈溥。而這一天,沈宋兩家為此聯姻將舉行盛大的宴會,袁敏安排妥當之后終于想起來宋如我。

    那一天,宋如我將再一次回到布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