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56章 chapter57
    宋如我的飛機在布桑的陽春三月里起飛,湛藍的天空之下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盛從肅將人送走之后,就接到了傅太太親自打過來的電話。她開口問道,很是妥帖委婉地叫道:“七公司什么時候賞臉來我這寒舍吃飯?”

    盛從肅笑了笑,手機貼合著有些冷峻的側臉,他發出來的話一點兒笑意都沒有,只是冷冷地道:“傅太太說什么笑話,有些事我們正好需要談談。這樣,我讓助理聯系你。”

    很快就掛了電話,惹得電話那頭的傅太太眉頭深皺,精致雍容的臉龐很快就沉了下來。她立刻側了頭,對著旁邊的管家說道:“讓二小姐下來一趟。”

    傅雨收到召喚,哪里敢怠慢半分?這家里,她父親風流成性,對底下這些子女半點耐心都沒有,管教事宜一律尊重妻子。傅雨身為一個私生女,自然不敢作亂。

    傅太太見了她先是一笑,點點頭示意她坐在面前,又吩咐傭人給她遞了杯茶,良久她才開口:“盛七心情很差,半點面子都未給,還讓我聯系人助理。你這幾年給他做手下,這點成績,怎么叫家里放心?”

    傅雨心中一凜,面上又不得不保持鎮定,省得顯得太過小家子氣。

    傅太太吹了吹杯中的茶,抿了一口之后又道:“你不滿意家里的安排,覺得嫁給李家孩子跌份。你自謀出路可以,只是我們傅家沒有這么沒家教的孩子。”

    聽到這話,傅雨終于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也是,當初她就想怎么可能讓她這么容易就離婚了呢?

    “小雨啊,做人不要高看自己。盛七豈是你能招惹的?”

    傅雨聽到這里,眼睛一閉,心中冷笑已經哼了出來。傅太太這一聽,臉上也沒了笑意,擱下了茶杯冷淡了聲音,問道:“怎么,我還說錯了?”

    怎么才能給自己找一條生路?傅雨冷笑道:“這是要把我推出去任人處置么?傅家就這點能耐?況且,我當初接近盛七難道家里不知道?那時候你們怎么不制止,到了今天說這些話難聽點就叫過河拆橋。”

    傅太太聽著她這話覺得好笑,她想了想似乎是有些提點地說道:“小雨,這個家里的小輩,家琪可以按照自己心意學音樂,家碧也可以按照自己心意學化學。但是你,你不行,你得按照家里規矩來,你知道為什么么?”

    這話簡直當場扇了傅雨一巴掌,叫她難堪地絲毫下不來臺,她突然站了起來,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為什么?!就因為我是一個私生女么?!所以……”傅雨笑:“所以,我就是你們手里的一顆棋子?!沒用了就可以丟掉,是不是?!”

    傅太太終于露出欣慰的神色,她淡淡地道:“小雨,我你做出來的事情家里沒必要為你收拾。盛七的太太也是你能碰的?急功近利,只會愚蠢行事。你好自為之,我反正是管不了你了。”

    話說得冠冕堂皇,其實傅雨知道說難聽點就是,她已經成為傅家的棄卒。一顆說扔就扔的棄卒。

    傅太太提點完畢,很快就上樓休息。傅雨留在空曠的客廳里,渾身僵硬,傅家擺明了已經不再救她。那么她現在該怎么辦?

    踢踏踢踏的腳步聲傳來,傅雨回過頭望過去,居然是傅家碧。她下來似乎憐憫地看了傅雨一眼,就轉身進了廚房。

    傅雨不死心,立刻跟了過去,傅家碧在吃泡面,面上和善地問她要不要也來一份。

    “家碧,家里到底怎么回事?”傅雨心急,拒絕了泡面,立刻問道。

    傅家碧小口小口地喝著湯,一雙濃黑雙目忽然掃了傅雨一眼,繼而笑了笑:“是出了些事情,堂叔的電影公司被檢察院查了,堂叔被指控洗黑錢。我哥前一陣子還給這家公司的電影配了樂,媒體被授意寫了好些捕風捉影的報道。你知道,我們傅家做的事實業,對于這些倒是不相熟。我哥哥脾氣大,最是討厭這些齷齪事,媽媽自然不會不管。”

    “周銳聲是檢察院的一把手,霍瑜又掌控了城中很多的媒體資源。照例來說,不會跟我們家過不去,除非是有人存心要整我們。當然,誰有這個能力,你也清楚。”

    傅雨手中的拳頭越握越緊,就又聽到傅家碧說道:“小雨,你躲在國外也挺好的,怎么非得要回那份帖子呢?盛家都幾乎到門口來說,瞧瞧,盛家太太前陣子從山上滾下來的賬到底該怎么算?這罪魁禍首可在拉斯維加斯呢?你不把她弄回來,我們就有得算計了。”

    “所以就把我交出去了?!”傅雨心里發寒,又覺得背脊生涼,驚出一聲冷汗。
    她在蘇格蘭被盛從肅掐了一把落荒而逃到拉斯維加斯,沒想到還是被盛從肅的那個帖子給釣了出來。他倒是很絕,帖子上用自己和盛泱作餌。盛泱啊,那可是他寶貝了多少年的女兒,這一來,傅雨腦子以昏頭就被人查了地址。

    而盛從肅立刻采取了行動,逼迫就范,傅家太子爺發怒,傅太太肯定是要棄她這顆棋子。

    傅雨想到了什么,臉色煞白,連傅家碧都顧不著,立刻狂奔至三樓自己臥室。到了就隨手抓了幾件衣服,胡亂拿了卡和鈔票,幾乎沖到了地下室開著自己的車就要出去。

    傅家碧看她一臉驚慌模樣,搖了搖頭,又拆了一盒泡面。

    傅雨越想越心驚,盛從肅這樣的人,決絕狠戾,傷了他的人,他會怎么做?傅雨不由得想起那日在艾雷島,被盛從肅死死掐住無法呼吸的自己,那種致命的感覺,她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毛骨悚然。

    然而,就在她將車開出去的五分鐘,她這一輛性能極好的雷克薩斯被人從橫切面一記撞飛。

    安全氣囊彈出來,傅雨在昏迷之前看見了一張臉。

    那是傅家最陰暗的存在,也是當初她授意動手推宋如我下山的那個人。這些人只對,傅家,甚至是“傅”這個姓氏忠心耿耿,而并不是她傅雨。所以到頭來,她指派的兇手殺了她。

    已經入夜,盛從肅的車終于駛入了傅家的老宅子。這一次依舊是傅太太舉辦的小型派對,名目是為留守兒童送關愛的活動。

    這一場慈善派對,照舊感天動地。傅家碧的那個洋鬼子同學又一次哭紅了眼眶,再次甩手給了一張支票。

    派對的重心人物,大財主盛從肅倒是意思意思給了十萬塊。宴會結束之后,傅太太派管家送走一大批賓客,自己拐到偏廳休息室里與盛從肅見面。

    盛從肅在喝酒,有些微醺,夜空中群星璀璨,夜風又帶著些清淡的花香飄進來。

    此情此景,他忽然想起來,大概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幾分燥熱的暑假,東吳小鎮的夜風里的夜來花香。他躺在藤椅上,宋如我正在昏黃的燈光下寫作業,她是不敢怠慢這位貴客,又不知道有哪些話題可以聊,于是只能陪著他,正好也寫一寫自己的家庭作業。

    他那時候想,這姑娘倒也不怕傷眼睛。然后他就看見,夜風里,她額前輕輕飄起的碎發,她時而皺起的小眉頭,她忍無可忍地趕著蚊子。

    一晃,那么多年過去了。而他,也竟然愛了她這么些年。

    這個世界上面的愛情有很多很多種,有些人平平淡淡順順遂遂,有些人轟轟烈烈跌宕起伏。而他,選擇了最為艱難的一種。

    浮光掠影,往事如滾滾潮水。他們分別多次,至今未曾有過好的結局。

    傅太太前來搭腔,語氣真是誠懇無比,她首先感謝盛從肅為留守兒童慷慨解囊。后來又垂垂頭說道:“七公子,真是抱歉,家里小輩給你添了麻煩。”

    盛從肅倒是不接腔。傅太太這輩子哪里這樣的時刻?真是胸中郁悶,不知這氣向誰撒。

    都是聰明熱,都是上位者。今日傅雨出車禍的消息,還是傅家放出去的,擺明了媒體可以隨便拍,為的就是眼前這位公子心里能平衡些。而傅雨,至今還在icu沒出來。

    已經做到這份上了,傅太太想這已經是傅家最大的讓步了。

    盛從肅終于回了頭,一張冷漠的臉加之一雙墨黑利眼,真是深不可測。

    他懶得煩,姿態就是明人不說暗話,只是問:“傅雨現在在哪家醫院?”

    “附一院。”

    送的是公立醫院,沒有送到自家醫院,倒是給了誠意。

    盛從肅接著問:“誰對我太太動的手?這個人什么時候送到我跟前來?”

    這是傅家人才能觸碰的陰暗面,卻被眼前的人一語道破,傅太太整了整心神。但是這些人,對于傅家而言,是幫手也是永遠的傷疤。他們注定不能面對世人,只能活在黑暗中。如果擱到臺前,就意味著放棄。

    且不說這些人會有什么反應,單單傅家的其他人,又怎么會同意?

    傅太太頓了頓:“七公子,容我商量。”

    盛從肅扯了扯嘴角:“那便三天。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