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47章 chapter48
    陽春三月,布桑的天氣越來越好,街邊的柳條都抽出了新芽,滿城都是生機勃勃的模樣。然而,小姑娘盛泱的心情卻一天比一天差,明明是她最喜歡的周六,她卻一點兒也提不起精神。

    吃早飯的時候,盛泱默默地低著頭喝粥,看著自家媽媽一直十分平淡的臉,忽然間有些難受,她于是便問道:“媽媽,我爸爸到底什么時候回來?你難道不想念他么?”

    對于缺席已久的父親,盛泱再小再遲鈍也知道有些不對勁,因為盛從肅從來不會離開她那么久。

    “吃飯吧。”杯盞相撞,宋如我稍稍頓了頓,卻不給一個答案。

    好好的一個早晨,盛泱忽然間大哭。“哇”的一聲,扔下了手里的勺子就立馬哭出來。她已經六歲了,已然能夠明白一向寵愛自己的爸爸消失這么久的原因。幼兒園里又不是沒有單親家庭的小孩,而她自己曾經也是沒有媽媽的人,沒想到現在有可能沒有爸爸。

    “我不要!我要爸爸!我爸爸在哪里!老七在哪里?!”盛泱“啪”一下就狠狠地就推掉了自己面前的飯碗。

    小孩子蠻力倒也挺大,一下就推翻了桌上的飯菜,湯湯水水頃刻間就倒了一地,粘稠的湯汁順著桌布“啪嗒啪嗒”往下掉。

    一向乖巧可愛的女兒在她面前發起脾氣,宋如我一時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這是盛從肅教出來的女兒,怎么可能不會向著他。他寵她寵到天上去,小姑娘脾氣向來也大,只不過因為愛著媽媽從來都是嬌憨可愛。宋如我差點忘了,盛泱無法無天的性格。

    她頓時感覺頭疼,眉頭深鎖,宋如我微微低了低頭:“泱泱,不能好好吃飯了?”

    小姑娘的哭聲將別墅里的一眾仆人都引了過來。大家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模樣,不由得面面相覷。誰都沒有出聲,直到老管家過來一把抱住小姑娘,看著哭得一臉淚的盛泱他連忙就哄道:“哎呦,小祖宗,泱泱別哭別哭。”

    “嗚……”盛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嗯嗯”地直點頭,然后不停地就問:“爺爺,我爸爸呢?他人在哪里?他為什么不回來?!”

    “我們泱泱想他了?”

    “嗯!”盛泱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哭得更大聲了,抽抽噎噎地就問:“老七……是不是……不要泱泱了?”

    說到這里,盛泱哭得更厲害了,她小臉點啊點,小手也不停地在抹眼淚,她說:“我以后保證乖,我一定會好好做作業,也不跟幼兒園的小朋友吵架。爺爺,你讓老七趕緊回來好不好?”

    這時候,宋如我感受到幾道刺骨的目光直直地往自己身上射。這里都是盛從肅的人,事到如今,誰又真的能給她好臉色?尤其是,這個時候,小朋友哭得那么樣子厲害,一向謹言慎行的老管家也十分明顯地瞪了她一眼。

    旁人都以為,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子被她親手毀掉。她是狠心的妻子同時也是一個狠心的母親。

    “不要哭了。”宋如我苦笑了一聲:“泱泱到媽媽這邊來。” 來。”

    “宋小姐,泱泱現在還是由我來抱著吧。”管家抱著小朋友后退了幾步,又指了指旁邊的人:“把餐桌收拾一下。”

    當天下午,別墅里走了兩個傭人,他們離開的時候甚至沒有跟宋如我打招呼,連薪水都沒有要,就直接離開了。盛泱苦累了,直接睡在了傭人房里。

    宋如我坐在書房里,接到了一個很久沒有聯系的人的電話。電話里楚瑜小心翼翼地問:“小我,你現在還好么?”

    電話那頭措辭委婉,又吞吞吐吐:“我聽說,嗯……盛先生好像遇上一些問題?”

    “他現在已經被警方控制。”

    “嗯……你看了網上的消息了么?”楚瑜想了想又道:“當然了不可能曝光得很厲害,但是論壇上蓋了一個高樓。這個……盛先生是得罪了哪位人士么?像他這樣的人得得罪誰啊能弄成這樣……”

    “你沒聽盛泉說起過么?”

    楚瑜尷尬地笑了笑:“我已經很久沒有和他聯系過了。”

    宋如我沉默,然后她又聽到楚瑜說道:“你之前身體狀態很差,也不認得我們。”

    “楚瑜……”宋如我出聲打斷。

    “嗯?”

    “你想說什么?”

    被這樣直接了當地一問,楚瑜當下一愣,然后才十分艱難地開口:“那個帖子上說你離婚了,小我,我知道這時候說這個不是很合適,但是李木白拜托了我很多次,他說無論如何都想再見你一面。他不相信你真的忘記了他。”

    “他跟我說,你是在報復盛從肅。我……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小我,你們好好聊聊,就算是做個了斷吧。”

    “這么多年了。大家都不容易。我替他帶個話,他自己開不了這個口。”

    宋如我站起來,午后的別墅沉悶地就像是一個碩大的牢籠,放眼望去是日復一日的景色。

    盛從肅被警察帶走,這樣的結果,她應該要高興的。即便他被帶走不久之后又被保釋出來。但是最起碼,她做到了,她讓他付出了代價。

    可是到了今天,她竟然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她也不敢跟盛泱說以后你就跟著媽媽吧。

    紀凡的死亡在大半年之后被立案調查,盛從肅成為犯罪嫌疑人。

    袁朗過勞死,撫養費落在袁敏手里,她是推動自己親哥哥死亡的有力推手。

    她回國的目的好像都達成了,這樣不是很好么,可是還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盛從肅給了她那么多錢,多到她可以砸死那些曾經看清她或者利用她的人。

    可是,她卻想哭。

    風吹葉動,湖面漾開無數波紋。微風吹起窗簾,吹動墻角的君子蘭。

    吹落了宋如我臉上的一滴滴淚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