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46章 chapter47
    布桑城在第二天天氣忽然變冷,氣溫一直降到零下。盛泱窩在宋如我的懷里,對于上學這件事又開始發懶,抬著小臉問道:“爸爸什么時候回來呀?”

    宋如我對她的脾氣摸得一清二楚,回答小姑娘的是利索的起床動作,她甚至催促道:“快一點,馬上要遲到了。你……爸爸回來,他也一定會要求你上學的。”

    “啊?哦……”小姑娘慢慢吞吞地從被窩里起來,看著窗外模糊一片的水汽小小年紀一直在嘆氣。

    這一天,宋如我給盛泱翻出了年前常穿的毛領的羽絨服,又給她裹上嚴嚴實實的圍巾。小姑娘只剩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轉,她眨巴眨巴盯著宋如我細聲細氣地說:“媽媽,我有點想爸爸了耶。”

    這次這些天來小姑娘第一次說這些話,在盛從肅出國的時候,小姑娘時時刻刻黏在她身邊,整天笑得跟一朵太陽花一樣。

    可是時間太久,她總歸要想起他。他們度過漫長的五年,盛從肅又將小姑娘捧在手心里,論心里地位,宋如我知道她是比不過小姑娘的親愛爸爸的。

    老管家站在一旁,聽到這樣子的對話,臉立刻撇了過去。昨天夕陽如血,盛家的盛七居然被便衣警察帶走。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往前推幾百年,盛家的掌權人何曾有過這樣子的時刻。

    如此一來,老管家的態度巨變。在眼看著宋如我不聲不響掩蓋盛從肅已經回來的事實將盛泱送走之后,他連一眼都沒有看這個女人,立刻回了屋里。

    別墅里依舊是常年二十七攝氏度的恒溫,宋如我待在里面卻感覺熱得發昏。什么都沒有變,早起就能看見宅子里傭人早就準備好的蜂蜜水,早起也能看見傭人上上下下打掃的身影。這個地方,沒有盛從肅照舊運轉如初。

    宋如我知道,這是盛從肅早就安排好的。他即便走了,也要將她們母女的生活安排妥當。

    這樣子,真是讓人……難受。宋如我腦袋疼得像是要裂開來,這個宅子就像是一個無形的大口,一點一點地將她吞進去,直到連骨頭都不剩。

    她坐在客廳里,碩大的落地窗錢一片迷茫,什么都看不見。她的眼前是一團接著一團的霧氣,白茫茫一片,將她阻隔在這巨大的牢籠里。

    宋如我忽然間又回想起那天的場景。老管家吩咐司機開著車將她一路送到了城西的山邊。

    那天也是這樣,因為是早上,山上的霧氣還沒有散去,她一路拾級而上,也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堪堪穩住自己的腳步。

    盛家老宅坐落在西山的半山腰,獨獨一戶,與山水相伴。宅子是仿古建筑,撲面而來的都是絲絲歷史味道。

    進來之后才發現,里面有小型的歷史陳列館,也有供奉祖先的祠堂。當然也有無數眼花繚亂的名貴家私和私家收藏,數目之大幾乎秒殺當前盛家名下的藝術展覽館。

    當然這里任何一件藏品都是旁人一生的薪水,所以這里有無數的安保人員,嚴密的進出系統和審查制度,讓宋如我覺得自己是身處的是國家級的機密要地。

    接待她的是一個叫小盧的年輕人,大概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看上去十分嚴謹。因為看到老管家跟在后頭,這才正眼看了宋如我。

    老管家介紹到:“這是小七的前妻。”

    那人看她的眼神里立刻帶了一絲復雜的神色。宋如我皺了皺眉頭,就聽到他說:“這邊請。”

    小盧將她迎到一棟小洋樓的客廳里,他解釋到:“盛家的各房現在都不住在這里了。盛家的其他親眷好多都在國外,這里主要是留個念想。”

    盛從肅分家產的時候,這里還是保留在了自己手中。但是他給的大半身家數額已經龐大到宋如我想都不敢想。宋如我也有些明白小盧看她的眼神了,想必盛家的人都認為她不僅傷人并且還傷財。

    一直到了客廳,老管家等在面外,只留下了他們兩個人,這樣子磊落,倒使得宋如我在嘴邊的話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說出來。

    “李叔說您今天是專程有事問我,不知道我能幫上什么忙?”小盧一邊上茶一邊問道。

    功夫茶具,頂尖普洱的香氣立刻縈繞四周。宋如我捧過茶杯,想了想終于說道:“我想知道你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調查我的身份的?”

    小盧不瞞她,很是爽快地就說:“您出國之后,七公子一直派家族的人跟著。后來您家族人聯系上來,我們自然知道了,所以很快就查到了。”

   &nb bsp; “那么,跟蹤紀凡的也是你們了?”

    “是的。”

    宋如我嘴角勾起了一絲嘲諷的弧度,胸口壓著的一口氣一直躥一直躥,直到一直到達頂峰。她盤旋至今的問題終于問了出來:“那么,當初紀凡的死跟你們到底什么關系?盛七并未否認。”

    小盧看她臉色變差,一張精致小臉冷若寒霜。斟酌了一下只是說道:“當初跟蹤紀凡的是終點車隊的隊長李強,李隊長后來已經離職,但是據當時接收這件事的人事后回憶,紀凡應該是死于車禍,肇事司機是倫敦當地人。”

    “是么?”這個版本可是跟傅雨提供的有極大的差別,肇事司機直接換了一個人。宋如我想了想便說道:“我想見李強,請你安排一下。”

    小盧面有難色,他說:“李隊長已經離開很久了,據說已經出國,恐怕比較麻煩。”

    宋如我心里冷哼一聲,她擱下了茶杯,站了起來:“那我需要當年你們調查到的一切資料,這個可以么?”

    “可以。”

    太過堂堂正正,讓人覺得反而不對勁兒。事情是有疑點,關鍵人物就是當年的車隊隊長李強。

    回到香江別墅的宋如我第一次動用國外的家族關系,頭一次打電話給家族律師。而在她等待的時間里,事情第一次出現了轉機。當年和李強一起負責跟蹤的另一個人找到了。宋如我那時候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一個人就出門了。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擁有一雙粗糙大手和爬滿皺紋的眉梢。一看就是被生活艱辛。宋如我有些不明白,照例來說盛從肅的手下應該不至于活成這樣子。

    那人一見到宋如我就說:“宋小姐,我知道你想問什么。我的價錢是一百萬。”

    “為什么?”

    “當年那件事情之后,我和隊長都離職了。我現在站出來,是因為我需要錢,我小孩已經上大學,但是被診斷出胃癌,需要大筆錢來治療,不然我不會背叛盛先生的。”

    宋如我瞇了瞇眼:“那你完全可以再去找盛七,想必他一定會幫你,你何必來找我?”

    那個中年男子一笑:“宋小姐一定不知道窮人的感受。我們這些活在底層的人怎么向盛先生開口?更何況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一百萬,你若是需要我開口,就是這個價錢。”

    宋如我想了想,從包里掏出了一直錄音筆,然后簽了一張支票,說道:“我怎么相信你說的?”

    那男人一笑:“我當初留了個心眼,李隊長跟我說動手的時候,我故意讓他重復了一遍,那段錄音我一直留著。”

    宋如我眼睛一閉:“這么說,是你們殺了紀凡。”

    “是,我是肇事司機。李隊長駕車將紀凡逼到街角,然后我接到命令動手。后來是盛家出面找了當地一個白人做替死鬼。”

    “是誰指使你們的?”

    “您覺得呢?”

    宋如我一字一句,就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一樣:“說出他的名字!”

    那男人輕笑一聲:“盛從肅,盛先生。”

    宋如我一口氣沖到胸口,她怒極反笑,然后問道:“你的那段錄音,要多少錢?”

    那男人又擺出一根手指:“還是一百萬。”

    “好。”宋如我關掉了錄音筆:“什么時候能拿到那段錄音?”

    很快的,男人就寫了一個銀行賬號給她:“錢打到這里,一收到錢,我就會把東西放在某個地方,你去找便是。”

    “我怎么相信你會把東西給我。”

    “這就看你自己了。”

    最終宋如我還是付出了一百萬的代價,她是在一家超市的儲物柜里找到的那個簡單的陳舊的錄音筆。音質依然清晰,果然是兩個男人的對話,十分明確地說要殺死紀凡。

    宋如我想起來,倫敦街角的鮮血,紀凡倒在熙攘人群之中,從此再見。

    她將那兩樣東西交給了警方,并且將一大堆當年盛從肅派人跟蹤她日日匯報的內容都交了上去。

    她說:“盛從肅買兇殺人,并且偷窺騷擾他人生活。”

    這一切,僅僅發生在幾天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