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45章 chapter46
    盛從肅搭乘晚上的飛機回布桑,布雷島連綿的小雨終于變成了滂潑大雨,冰冷的大雨如同冰雹一樣砸在機身上。漆黑的夜空,一點兒星光都沒有,只剩下機廂里可憐的閱讀燈。

    旁人都在睡覺,只有盛從肅還在看書,一個機廂都那么安靜,只剩下他翻書的輕微響聲。

    已經到了后半夜,他卻一點兒睡意也沒有。眼前的書也看的七七八八。《白王后》菲莉帕·格里高利所著,英國著名的“玫瑰戰爭”,三個女人被卷入沖突。盛從肅忽然想起來,著名的龐大的金雀花王朝,旁支之一就是蘭開斯特王朝,亨利四世、亨利五世和亨利六世代表蘭開斯特王室統治英格蘭60多年,這就是宋如我表親口中曾經出過的歷任國王。

    有誰能想到鄉下里一個清貧的家里,那個漂亮的小姑娘其實是貴族之后?她因為錢財受過無數屈辱,到頭來才知道她才是真正的貴族世家。

    袁朗在國王學院念天體物理,他的同學里包括蘭開斯特的瑪麗和華裔趙馬克。枯燥的學院生活和風景如畫的校園使得很多年輕人奔赴戀愛的梁超。而瑪麗很快和趙馬克相戀,兩個人都是正當好的年紀,難分難舍,瑪麗為了華裔趙馬克甚至脫離了家族,她最終與戀人浪跡天涯。他們大學畢業之后很快就生下女兒,取名莉莉,在一次旅行之前,夫婦倆將孩子交給了同學兼好友袁朗。而就是這一次旅行,小莉莉失去了她的父母。

    袁朗正式收養這個無父無母的小孩,脫離家族的瑪麗留給小莉莉足以她長大成人的信托基金。而趙馬克的家人則杳無音信,從此之后小莉莉變成了如我,跟著袁朗生活在東吳小鎮,長大成人。

    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天空從黑變亮。偌大的航站樓里,盛從肅穿著一身黑色風衣式大衣,衣襟敞開,里面帶一條經典巴寶莉圍巾。人高腿長,一臉冷硬,臉上帶著一副黑超墨鏡。

    盛泉看到他,簡直覺得自己看到了救星,立刻狗腿地跑上前去,接過他的行李立刻笑瞇瞇說道:“七公子,你可算是回來了。”

    盛從肅依舊冷言冷語,一直到上了車上,才問了一句:“泱泱呢?”

    盛泉不知道怎么告訴眼前這位寵女兒成魔的人,小小姐已經叛變,沒有爸爸的日子不要太開心。

    一個小時之后,終于到達江蘇路香江別墅。這座房產如今已經在宋如我的名下,盛泉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偷偷地從后視鏡里面看現在還十分淡定地坐在后座上的盛從肅。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窗邊風景漸漸熟悉,他千挑萬選的地方。在這里,盛從肅曾經一次又一次抱著宋如我從小區門口一直走到家里。她難受不堪的時候,反倒是離他最近的一次。

    盛從肅下了車,布桑已經到了陽春三月,天氣漸漸回暖,林蔭道旁的柳條開始抽出嫩芽。這里是與萬里之外的蘇格蘭完全不一樣的景象。

    終于到達別墅外,宋如我大概不知道別墅內部的裝修是他親手設計。到如今,沒有說出來的話和說不出來的話都已經為時晚矣。

    今天不是雙休,盛泱已經開學。宋如我還待在二樓的放映室里看電影。這座房子又空又靜,有時候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宋如我還沒有開口跟女兒說,她已經和盛從肅離婚,而小孩子的撫養權已經歸她。

    樓下傳來聲響,接著是一聲聲皮鞋和樓梯相撞的聲音。昏暗的放映室忽然間傳來一束光,然后這束光越來越強烈,最后門大開。

    宋如我回過頭,她就看見盛從肅逆著光站在光源盡頭。他面容沉靜,臉龐堅硬,狹長雙眼里透漏一身貴氣。

    “有時間么?我們談談。”

    他說完這句話之后,關上了門。這個房間又重新陷入黑暗里,宋如我沒有說話,靜得很。只剩下不遠處黑白老電影里,女主角對著自己說:herday.

    手工皮鞋踩在地毯上,沒有絲毫響聲。盛從肅就這樣子靜悄悄來到宋如我的面前,他甚至坐在了宋如我的旁邊,和她一同共享著一座沙發。

    宋如我神情忽然冷淡下來,她甚至起身都想離開。盛從肅看到這種苗頭,一把就把她的手抓住。

    她沒有動,渾身僵硬。只聽到一聲輕輕的嘆息。然后就是盛從肅似乎極其疲憊的聲音慢慢道:“小我,我也乏了。”

    “我們一 “我們一起看場電影吧。現在談戀愛是不是都要看電影?”

    盛從肅說完,便立刻起身走到影碟機旁邊挑電影。他邊挑邊說話,好像是在叮囑:“我今天去接泱泱就跟她談以后的事情。你不用擔心,不過這幾天你需注意安全,你身體好像還沒有大好。”

    他挑來挑去,終于挑中了一部英國電影。由小說改編的《別讓我走》。青春靚麗的演員陣容背后卻是沉痛而悲哀的故事情節。

    早知道結局,早已被設定生命軌跡,再掙扎也是徒勞。

    就像是他數十年如一日汲汲以求的愛情。

    風景如畫的英國鄉下,小伙伴慢慢成長。盛從肅輕輕拉過宋如我的手。他緊緊握住,一點兒都不容許她逃脫。

    “最后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哭呢?為什么呢?”

    宋如我忽然間就想起那個夜晚,那張素描畫,那張照片。她發現的那個羞恥而丑惡的秘密。盛從肅震怒的臉龐下,是什么樣子的感情呢?

    盛從肅嘆了一口氣,他說:“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告訴我答案也無妨了,小我。”

    宋如我依舊沒有回話,她感受到他靜靜握住的手正慢慢松開。電影已經走到最后,真是演繹片頭的那句話:從未想到我們的人生,一直緊緊纏繞相依,會一下子離散開來,要是早知道,也許我會將他們抓得更緊,不讓無形的力量拆散我們go。

    盛從肅終于松開了她。

    他似乎自嘲了一下,然后帶著些笑意說道:“你要是不說,我還以為你大概也許也有一點愛我。不然你為什么要哭,而且哭得那么傷心。你看,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們真可悲?如果可以,回到七年前,我就能告訴你其實我也喜歡你,你要不要考慮。”

    盛從肅站了起來,放映室里已經開始響起電影的片尾曲,沉靜悲緩的曲調里,盛從肅點頭致意,然后離開。

    宋如我感覺到心里面有一塊地方忽然一下子就空了。她明明那么恨他,那么多年,恨到一刀子捅進他心窩里面。可是這一個瞬間,她居然感覺到失落和迷茫。

    而這個迷茫和失落,嚴重到她感到心痛。

    片尾曲結束,放映室里只剩下她的呼吸聲。一聲又一聲。宋如我想起來,七年之前,盛從肅對于她而言還是一個矜貴的客人。可是這一個穿著不菲的客人會幫她一起做飯,也會幫她掃地拖地。他會說女孩子不應該做這些粗活的,而不像李木白只會大爺地坐在一邊看她。

    為什么,為什么要變成現在這樣子呢?明明很好很好的人,終究以錯誤的方式在彼此的生命里刻上帶血的痕跡,到最后傷痕累累。

    盛從肅走出放映室的門,到了書房收拾東西,盛泉站在一邊幫忙,連大氣都不敢出,然后他也跟著盛從肅到衣帽間里面收拾他的衣物。

    老管家上了樓,他就聽到盛從肅吩咐他:“這些東西我稍微帶走一些,其他的你都扔掉吧。”

    “小七。我……我想要退休了。”

    盛從肅終于停下了手里的動作,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老管家,這個在盛家服務念書都比自己大的人。盛從肅冷淡的側臉終于裂開了一條縫。

    “這里還需要你。泱泱也還需要你。”

    老管家搖搖頭,嘆一口氣:“小七,是我糊涂了。有些事情,她太狠心了。”

    這個“她”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盛從肅閉了閉眼:“不用再說了。”

    他一路下樓,后面跟著老管家跟盛泉。從未有陌生人來到的別墅頭一次被兩個人陌生人敲響門鈴。

    他們自我介紹是布桑刑警,穿著便衣,說有一樁買兇殺人案需要盛從肅配合調查。

    盛從肅點點頭,就跟著他們走了,甚至沒有看一眼。他一路跟著警察走出門,依舊是那條林蔭小道。在這一條道路上,他曾經無數次抱過宋如我,而他們一家三口也曾經安安靜靜在這里散過步。

    宋如我站在二樓的陽臺上,這個時候太陽已經落山,滿目的火紅色夕陽,天邊一線的晚霞。卻是滴血一樣的顏色。

    她看著他離開,一路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