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37章 番外一
    很久之前的番外:那些沒有媽媽的日子

    小朋友盛泱三歲的時候,爸爸盛從肅就將她送到了幼兒園。小朋友盛泱那個難受呀,寵愛自己的爸爸竟然要把她送走,小姑娘一大清早就在別墅里哭,本來空空落落的家這會兒更顯得凄涼。

    盛泱哭得撕心裂肺,盛從肅揉著眉心也不知道怎么哄她。宇宙第一大助理盛泉都趴在地上做小狗了,也沒將小公主逗笑。

    “爸爸,你不要我了!不要我了!”小孩子牙還沒張齊,但是對于送她走這樣的行為卻極為敏感。

    “我為什么沒有媽媽!媽媽什么時候回來!”哭喊著的盛泱第一次對盛從肅提這個讓他極其為難的問題。

    盛泉靈機一動,對著小姑娘說道:“泱泱,你不是看過外星人史可么?你媽媽跟史可的爸爸一樣,也是一個星際維和官,她現在在執行星際任務呢,很快就能回來了。”

    盛泱留著像男孩子一樣的短頭發,小時候的喜好也跟男孩子一樣,對于外星、ufo好奇得不得了。她聽到這樣子一個解釋,頓時覺得自己是所有人中最特殊的小孩,連周唯一都沒有她厲害。

    盛泱止住了哭聲:“爸爸,真的么?”

    盛泉生怕自己老大說錯話,一個勁地朝著他擠眉弄眼,大佬終于默認。小姑娘很快就歡快地上學去了,仿佛一萬個不愿意的她從來沒有存在過。

    老管家看到這樣子的情景,想起來幾年前的那個盛泱媽媽,微微嘆了一口氣。

    盛泱倒了幼兒園,居然發現好朋友周唯一也在,他們兩個認識還是因為兩個小朋友在公園里搶一個木馬。

    從小被寵慣了的小公主見到有人要搶她的專屬座位,差點炸毛,后來結局是盛從肅給她剪了一個小型的專屬游樂場,才將這件事情擺平。

    可倒是不打不相識,兩個小家伙突然就變得熟路起來。當然大人們不知道,這全是因為,兩個小朋友都是沒媽的孩子。

    盛泱在上幼兒園的第一天十分興奮地對著周唯一說:“一一,我知道我媽媽是誰了。”她笑聲清脆,又透著濃濃的自豪感:“我媽媽去執行星際任務了!今天早上我爸爸剛剛跟我說的!”

    而相較于周唯一的媽媽在國外這一個事實,盛泱完全覺得可以秒殺他。

    果然,周唯一露出一副很羨慕的樣子,嘴里說道:“泱泱,那你媽媽是不是很快就能回來啦?”

    “當然!執行完任務肯定回家啦!”

    盛泱興奮地說著,可是說著說著她發現對面的好朋友反而沒有了聲音。周唯一也是一個好看的小朋友,所以可憐的樣子就真的格外讓人難受。盛泱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啊,一一。”

    周唯一的媽媽在國外,他爸爸從來沒有提過媽媽會回來,其實小朋友隱隱就覺得他們已經離婚。雖然他不知道離婚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一個好詞兒。

    革命友誼也有打破的一天,盛泱再安慰也于事無補。

    并且周 ;并且周唯一因為乖巧和聰明時常得到幼兒園老師的表揚,而盛泱因為調皮搗蛋就常常拿不到小紅花。

    家里的寶貝又開始排斥上學,盛從肅一點也搞不懂原因,盛泉義正言辭地說道:“七公子,您真是一點都不懂女人!”

    被下屬這樣一番批評,盛從肅臉色微僵,決定致電給周恪初。

    對方剛剛哄完兒子睡覺,語氣低沉而平緩,可是聽到來意之后,竟然明目張膽地嘲笑了一聲盛從肅,他說:“你女兒不會早戀喜歡上我兒子吧?”

    盛從肅“啪”一聲就將電話撂下了。

    第二天,盛從肅給盛泱買了一房間的玩具。盛泉鼻孔朝天,心里默默嘀咕:這是什么土豪做派?

    不過盛從肅的電話倒還真的起了作用,周唯一第二天在學校的時候邀請盛泱跟他一起玩過家家的游戲。兩個小朋友幾乎和好如初。

    周唯一有時候老成無比,低頭沉思,再嘆一口氣:“泱泱,有時候我覺得我們不是一路人。”

    “什么叫一路人?”

    “你看,你這都不懂,怎么叫一路人。”

    盛泱小姑娘脾氣上來,不服輸:“周唯一,你現在在看什么故事書?!我也去看!”

    “這不是看故事書的問題,這是一路人的問題!”

    “那我問你,你知道什么叫一路人么?!”

    周唯一解釋道:“就是放學一起回家的人。”

    切,盛泱立刻說道:“我現在就讓爸爸不要來接我,我坐你們家的車回去。那這樣我們就是一路人啦!”

    盛從肅接到小姑娘的吩咐電話,直到晚上才解開謎底。盛泱被盛從肅嚴肅地叫到書房里叮囑道:“在幼兒園不要調皮。你以后不要跟周唯一說你媽媽在執行星際任務,你們就是一路人。”

    “真的嗎?”

    “爸爸哪一次騙過你?”

    聽信盛從肅話的盛泱果然一直跟周唯一成為一路人,哪怕兩年后周唯一的媽媽從國外回來,周唯一哭成一個淚人,盛泱依舊是他的好伙伴。

    周唯一那時候心情很不好,盛泱更加堅持不能提自己媽媽的事情,堅決和周唯一站在同一邊。

    盛泉告訴她說:“革命同志需要堅持!”

    盛泱一個詞都沒有聽懂,不過轉過身就將自己最心愛的芭比娃娃限量版送給了周唯一,即便周唯一十分嫌棄,她都沒有傷心。

    周唯一都這么傷心了,她再傷心,是不是很不好?

    盛泱回家后將這件事報告給盛從肅聽,她一邊磕磕絆絆地敘述,一邊堅定地說:“我堅決不會拋棄一一。”

    盛從肅摸摸她的頭:“你真的把芭比娃娃送出去了?”

    “是的!”

    盛從肅一聲嘆息,養女兒真是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