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29章 chapter29
    積雪終于消融,路面開始變得潮濕,盛泱牽著盛從肅的手,又是因為早上上學的事情開始犯脾氣。

    “好冷好冷,為什么要上學?”

    “地上好滑好滑,為什么要上學?”

    “不能走路不能走路,為什么要上學?”

    小姑娘牽著爸爸的手,穿著防滑鞋,走路還像一個小企鵝。盛從肅光聽著她抱怨,就是不松口說那好吧,今天不用去幼兒園了。盛泱等了好半天,他爸爸依舊一點反應也沒有。

    于是,她只好嘆了一口氣,然后說:“爸爸,你今天還是不要讓媽媽出來了吧。又冷又濕。”

    盛從肅一直將盛泱送出了別墅區,拍賣行派來的車已經停在了外面,小姑娘蔫蔫地跟她爸爸說了再見,想了想居然囑咐道:“好好照顧媽媽,我放學就回家啦。”

    “好,再見。”盛從肅終于回答她。

    盛泱終于揮手再見,盛從肅才返回。現在是早上七點一刻,宋如我還沒有醒過來,烏發輕輕撲在雪白的枕頭之上,她睡得很熟,嘴唇微微張著,濃密纖長的睫毛輕輕覆在蒼白的臉頰之上。觸目驚心,她睡衣里露出來的一截細瘦胳膊,是病態的干白。

    夜深人靜或者是午夜夢回的時候,盛從肅一直知道這樣多沒意思,宋如我都快要死了,真的是快要死了,生命脆弱地每一分鐘每一秒鐘都像是拼命想抓在手心里的沙,越是想抓住卻流失地越快。

    即便到最后一刻,還要瞞著她么?讓她就這樣以為,她活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有玉雪可愛的女兒,有愛他的丈夫,錦衣玉食,任何人或者事都可以招手即來。

    真相太殘酷,瞞著她又卑鄙。盛從肅定定地看著宋如我,就在這個時候,她居然醒了過來。

    她現在身體不方便,醒過來翻個身也困難,腦子又沉,忽然間紅了眼眶。生病的人總是脆弱,尤其是對于現在的宋如我來說,面對她目前最信任的盛從肅,她無法強裝堅強。

    “怎么了?”盛從肅摸摸她的腦袋:“哪里不舒服么?”

    宋如我拿下他的手,盛從肅的手溫暖潮濕,手心里是微微的剝繭,是常年拿毛筆留下的痕跡。她將自己的手擱上面去,忽然間問了一個問題:“盛七,我們為什么沒有結婚戒指?”

    其實怎么可能沒有結婚戒指?明明是有的。二十歲的盛從肅拿著祖上傳下來的金首飾找工匠重新打了一對戒指,戒指里面他還親自刻字:S&W,七和我。可是那對戒指,他最終也沒有敢戴在宋如我的手上,至今還躺在老舊紅盒子里,躺在他書房的抽屜里。

    盛從肅語氣輕微,十分耐心:“你喜歡什么戒指?明天讓人送過來給你挑,好不好?”

    宋如我一直看著他,她對于自己的身體難道還不清楚?連小朋友都要遷就她,嚴重到什么地步,真是顯而易見。

    她醒過來之后看見盛從肅,總覺得心里面壓著一口氣,難受的同時又感覺心酸。大抵知道他們關系匪淺,后來便被告知他們是夫妻,還有了一個女兒。

    這些天來,他百般細心,拳拳愛意,眼瞎的人都能感受到。

    看上去,他真的很愛很愛她。夜里面有時候醒一醒,他都能立馬察覺到,親親她的額頭,像哄小孩一樣哄她。

    宋如我能看出來,盛從肅不是多話和張揚的人,多數的時候他總是沉默和面無表情,可是狹長的眸子在看到她的時候總能漾出絲絲柔情,連笑都是見到她才笑。

    宋如我愣了幾秒鐘,終于松開了盛從肅的手,她十分清楚明白地表達自己的意圖:“盛七,我們離婚吧。”

    盛從肅定了片刻,然后問:“為什么要這么想?”

    宋如我轉過了臉,眼眶更加紅,幾乎要落淚,她低微的語氣隨著早上窗口撲進來的冬日陽光一齊到達盛從肅身邊。

    “我不想再連累你。你這樣好的條件,應該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盛泱現在還小,我只希望你以后的太太能夠待她好。”

    “你會長命百歲,而我知道自己大限已至。”

    她的眼淚終于落下來,從腮邊滑下,像一顆珍珠。

    盛從肅在長久的沉默之后,心里面最后留下的是心酸與難堪。

    你看,這對夫妻多恩愛,就像是無數患難家庭一樣,跟電視新聞一樣一樣的,妻子為了丈夫主動提出離婚。

    可是盛從肅心底有無數聲音冒出頭來,這些聲音交織著通通到達他的腦海里。這些令人心酸的溫馨和愛惜滋生于欺騙與隱瞞的土壤。

    盛 nbsp;盛七,你不過就是利用別人病情的騙子。

    騙子,騙過所有人,你能騙過自己么?

    宋如我得不到盛從肅的回答,終于轉過頭來,她睜著通紅的眼睛,用著商量和些微祈求的語氣還是對盛從肅說:“離婚吧,好不好?”

    盛從肅很快就站了起來,腳下一晃,留了一句:“你不要胡思亂想。”就匆匆離開。

    后來老阿姨上來端來早餐,又幫忙宋如我起床洗漱,又推她去二樓的影音室打發時間。盛從肅則一直待在書房內。

    他和宋如我認識已經將近十年,她無數次逃離他身邊,是因為她恨他,只有這一次,她離開他是因為憐惜。

    盛從肅高興不起來,到了中午的時候,他接到專家組牽頭人的電話,詢問他方便做手術的時間。當初保守治療是因為還沒有拿出比較理想的方案,而宋如我的身體狀態也不佳。但是顱腦中壓迫神經的血塊必須去除,不然宋如我的性命也不會長久。

    血塊的位置不佳,牽頭人的意思是大概要做兩次開顱手術,最后叮囑到要最好萬全準備。是拿命搏一搏呢還是等死呢?醫生讓盛從肅做決定。

    就在不久前,宋如我曾經問過他:“后悔么?”

    盛從肅記得自己當時說不后悔,宋如我諷刺和冷淡的笑聲還在耳邊。但是到了現在,他后悔。

    淺笑低眉的鄉下少女,是水中之月。他站在岸邊,非得要摘下來,怎么可能呢?抽干了河水,月亮也就沒有了。

    宋如我還是多年前那個溫溫和和平靜淡然的小姑娘么?她不是了,她現在滿腔恨意,到頭來卻忘記所有,對著他這個仇人感到心疼。

    真是屈辱,這屈辱是他盛七給她的。

    而到了現在,他還要決定她的死活。她三十歲都不到,就要這樣子耗光自己的生命。

    盛從肅身處的書房,是二樓最好的位置,金黃色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別墅區終于放晴,天空就像是剛剛洗過一樣,碧藍一片。

    他心口發疼,眼眶微紅,竟流下一滴淚。

    “讓我想一想。”盛從肅對著電話說。

    “您需要盡快,手術時間不能拖。”

    “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的盛從肅,去了影音室,宋如我正窩在沙發上看電影。她心思也不在電影上,喜劇片的情節她也笑不出來。最后電影結尾,字幕放出來,她依舊有些呆呆的,只是嘆了一口氣。

    盛從肅走過去,站在柜子邊替她挑電影。老管家一向喜歡井井有條,電影都是分門別類每一格都是不同風格和不同類型。

    昏暗的房間里,只有電影放映機上面的光,盛從肅寬闊的背脊影影倬倬,宋如我看著他仔仔細細甚至蹲在一邊的樣子,嘴角苦笑。

    “開燈吧,我不想看了,應該到飯點了吧?我們下去吧。”

    盛從肅翻著影碟的手一停,點點頭說:“好。”他很快就過來將宋如我抱在懷里,然后熟門熟路將她抱在輪椅上,然后推到樓梯邊,再將她抱在懷里。

    他沉穩的心跳聲,穩重的步伐,小心翼翼的姿勢,卻不再提“離婚”一事。

    兩人吃飯,宋如我看著一桌子菜和長長的飯桌,想了想對管家說:“麻煩你把菜端到偏廳的小桌子上吧。”

    她笑笑對盛從肅說:“吃飯不要離那么遠,我想跟你說說話。”

    “好。”

    他們相識近十年來,宋如我第二次給盛從肅夾菜。第一次還是剛認識的時候,她還沒有恨他,將他當做朋友招待。已經過了那么多年了,還是像昨天一樣。

    “今天醫生那邊來電話了么?”

    盛從肅吃了一口飯,點了點頭:“來了。”

    “做手術吧。”宋如我喝了一口湯,就像是平常無比的事,她笑了笑對盛從肅說:“我現在這樣子還不如搏一搏。”

    她又問:“幾率是多少?”

    盛從肅拿著筷子的手有些微微發抖,他沒有看宋如我,閣下了筷子轉而去拿勺子去盛湯。

    “二十。”

    宋如我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個字:“好。”

    作者有話要說:大家說虐不虐,作者反正是覺得寫了這么多文,這篇最虐了……

    我去睡了,看來又要寫暖心小番外了,這么虐,你們還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