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27章 chapter27
    一個月之后。

    那時正是布桑一年最冷的時候,外面已經結了一層霜,早上的陽光都似乎帶著濕氣。盛泱在家里賴著不肯動,小嘴巴撅著:“我不要上學。”

    別墅里的老阿姨千哄萬哄:“乖,送完你上學,爸爸才能工作啊。”

    盛泱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個頭,大眼睛滴溜滴溜地轉,只可惜上了年紀的老阿姨并不吃她這一套,只是好脾氣地拿著衣服等在她床邊,一個勁地看著她,意思就是趕緊起來穿衣服。

    小朋友磨磨蹭蹭穿個衣服都花了二十分鐘,下樓的時候爸爸盛從肅早就坐在一邊就等這個小祖宗了。

    “快點吃飯。”

    “其實可以在車上吃的呀,我可以再睡十五分鐘的。”

    “周唯一也像你這么懶么?”

    “切。”盛泱表示不屑,但是還得乖乖吃完飯。

    小姑娘吃飯跟打仗一樣,老阿姨看著小祖宗狼吞虎咽,在旁邊不由得一笑,小姑娘總算知道不好意思了,抹了抹嘴巴故作正經地說道:“我吃飽了。”

    盛從肅聽了這話就從衣架上拿了外套,將盛泱招呼過來,給她裹了個嚴嚴實實,只留下一雙烏黑大眼。他摸了摸小朋友的頭說道:“走吧,今天要乖一點。”

    長年不曾下雪的布桑,昨天下了一場大雪,深夜時分突然而至的雪花使得整座城市一片銀裝素裹。盛泱牽著盛從肅的手,兩個人踩著雪“咯吱咯吱”地往車庫走。

    盛泱想了想,抬起頭問:“爸爸,我們今天什么時候搬家?”

    “送完你就搬家。”

    “記得把我的玩具帶上,還有最重要的是老師獎勵的小紅花。”

    “嗯。”

    盛泱滿意地到達學校,坐在了周唯一的旁邊,盛從肅再一次囑咐她不要淘氣,小姑娘撇撇手說知道啦,轉過頭就跟同伴去玩了。

    在這一個大雪天,盛從肅舉家搬遷到江蘇路的香江別墅,這是布桑所有房產開發商手上最為奇葩的一處所在。江蘇路相較于布桑其他的別墅區可謂是偏僻得不得了。從外面看整個別墅區,只能看見小山脈和溪流樹林,連人影都看不到。

    據說這里建得跟古代的私家王府一樣,整個別墅區就兩幢樓。更為讓人嘖嘖稱奇的是,當初開發商不知哪里來的信心,下了大力氣拍下地皮之后移植建造了這里所有的樹木,挖了人工湖,造了假山,真是煞費苦心。當然,也使得別墅的價格高的離譜。

    城中權貴對這里倒是興致缺缺,因為出門實在太不方便,進了別墅區后到家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并且無法開車,勢必要走很長一段距離。太累。

    于是,到現在,還只有盛從肅一家入住。盛從肅搬家也是輕裝上陣,統共就兩輛車,幾個人,除了盛泱的那些不離身的東西,其他的都交由盛泉重新置辦。

    兩輛車開到了別墅區外就真的如同傳聞所說進不去了,傭人們只好下車步行。盛從肅也下了車,從管家手里接過了一直放在后備箱里的輪椅,利索地展開,然后才打開車門,輕輕對著里面的人說:“小我,醒一醒。”

    白雪掩映之下,車內人臉居然更加蒼白,如同一張紙,她輕輕揉了揉腦袋,嘴里“哦”了一聲,就把手遞給了盛從肅。

    盛從肅一把將她抱了出來,正準備放在輪椅上時,看到地面濕滑,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一瞇,對著管家就說:“把輪椅推進去,我抱夫人進去,你先到家里把地暖和中央空調打開。”

    接著,盛從肅又吩咐老阿姨將宋如我裹得嚴嚴實實,跟今早出門的盛泱一樣,也只剩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之后,他就跟囑咐小孩子一樣囑咐宋如我:“抱緊了啊。”

    “嗯。”宋如我還是有些困,便乖乖地抱緊盛從肅,然后將頭擱在他的肩上,重新睡了過去。

    她熟悉的氣味縈繞在他的鼻尖,恍惚間就像是三月春風里帶著的淡淡青草香,盛從肅緊了緊宋如我的身子,看著她舒服地找了一個位置又重新睡過去之后,就一深一淺地踩著雪往里面走。

    這個別墅區本來就安靜,四季常青的松柏將林間小路圍得嚴嚴實實。傭人們都先蓋著去家里按照吩咐準備茶點,路上就只剩下了盛從肅和宋如我。

    四下真是特別安靜,盛從肅走過的路都留下了他深深淺淺的腳印。 的腳印。一時間,天地之間,只剩下宋如我的呼吸聲。

    歲月流長,枝頭的雪花悄悄地落到兩人的肩上,宋如我臉上有些癢,稍許動了動,朦朦朧朧間睜開了眼。他們離得那樣子近,盛從肅狹長的眼眸上微翹的睫毛,落在宋如我的眼里,清晰得根根分明。

    她語氣輕微,又小聲咳了一會兒,緩過來后問盛從肅:“累不累?”

    盛從肅停下腳步,轉過頭,一手托著宋如我的身子,一手空出來,拍掉了她身上的雪花,他的眼中漾出一絲笑意,慢慢道:“不累。”

    他向來不是多話的人,立刻又背著宋如我前行,一直走到了家門口。老管家早就候在了門口,一看人來了,立刻招呼熱茶端上來,屋子里室溫回到二十七攝氏度,盛從肅將人放下來,又蹲在沙發前替她摘掉帽子、圍巾,脫掉外套,然后朝手心里呵著熱氣,將手捂暖之后才脫掉宋如我的手套,暖了人手心之后才放心端了管家的茶坐在宋如我身邊。

    宋如我氣色依舊不好,神色懨懨,倚在沙發上,手里雖然端著一杯熱茶,可是卻也只是捧著,沒什么興致嘗一口。

    管家又來問夫人今天想吃點什么,說要吩咐廚房去做。

    宋如我腦子昏昏沉沉,擺了擺手:“隨便。”

    盛從肅知道她坐車累得不輕,氣色比昨天差了不止一點,輕聲商量道:“待會兒隨便吃點就睡覺,好不好?”

    宋如我終于點點頭,管家拿著隨便這個菜單又開始琢磨怎么做好今天的晚飯。

    下午時候,盛泉將一些文件送過來給盛從肅簽字,宋如我就待在客廳里。她睡睡醒醒,終于是把別墅內部的構造給摸清楚了。客廳很大,也不知道是誰的意思,偌大的客廳里樹了一排排書架,大書架幾乎頂著屋頂,放眼望去就是一個小型的圖書館。

    宋如我自己推著輪椅,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書架上的書,發現這一排排書架擺放整齊的都是推理偵探類書籍。作者真是從古至今,從海外到國內。柯南道爾、阿加莎甚至還有些聽都沒通過的名字。

    搜羅出來這些事,也真是煞費苦心。

    宋如我隨手抽了一本,還是英文原文書籍。她歪頭問了問家里的幫傭:“羅阿姨,盛七很喜歡看推理小說么?這里怎么都是這類書。”

    羅阿姨愣了愣:“先生很少看推理小說。”

    宋如我皺了皺眉,喃喃自語:“那是誰,這么喜歡呢?”

    她將書放回原處,有些意興闌珊。正巧快到四點鐘,家里司機出發去接盛泱。她想還是等到小朋友回來,于是便又回到沙發那邊,打開了電視機。

    正巧播到財經頻道,里面的主持人輕聲笑笑問著對面穿著深灰色西裝的男人:“李總,聽說您又重新恢復單身,我替廣大女性觀眾問一句,李總的擇偶標準是什么呢?”

    宋如我頭有些發昏,電視里的男人笑了笑,對著鏡頭說道:“很簡單,就三個字。”

    女主持人顯然沒想到他會這樣回答,立刻追問:“那是哪三個字呢?”

    男人輕輕一笑:“這是個秘密。”

    主持人不得辦法,只好結束節目,她向觀眾鞠一躬:“感謝各位觀眾收看今天的焦點人物節目,感謝李木白總裁的經驗分享,我們明天再見。”

    宋如我定睛看著這個風度翩翩的男人朝著電視鏡頭一笑,然后就消失了。

    宋如我轉過了臉,又有些發困,不小心就睡倒在了沙發上。

    盛泱被接回來,就看到這樣一副情景,她嘰嘰喳喳的聲音在看到宋如我的睡相之后就立刻回到了肚子里。小姑娘被父親耳提面命過很多次,不準打擾媽媽睡覺。于是她輕手輕腳走過去,確信宋如我真的睡得很香之后,“蹭”一下子溜到廚房,檢查一遍飯菜快要做完了,于是又乖乖待在宋如我的身邊等媽媽醒過來。

    在盛泱的認知里,媽媽生了一場大病,需要保護,不僅盛七要保護她,身為女兒的盛泱也要保護她。

    盛泱不愿意再一次看到母親病重的樣子,小姑娘心思特別單純,只是希望親愛的媽媽能快一點兒好,所以她這會兒出奇地特別有耐性,靜悄悄地就待在宋如我身邊,一點兒聲音也沒有。

    作者有話要說:此為今天第一更,我今天一定要雙更,待會兒去洗澡,洗完澡就來寫二更,我寫到十二點我也更~巴扎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