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19章 chapter19
    小朋友盛泱早上起床的時候,看見自己爸爸媽媽一齊出現在餐桌面前等她,甚至爸爸媽媽都笑瞇瞇地問她:“昨天晚上睡得還好么?”

    盛泱一下子覺得自己今年生日的愿望可能實現,小姑娘難得盼到這樣和樂融融的景象,吃完早餐連嘴巴都沒有抹就開心地吧唧一下親了一口盛從肅。

    然后,到了今天晚上,等她放學回家的時候,就看到管家給她準備了一個小行李箱,媽媽宋如我蹲下來仰著頭跟她說:“泱泱,你愿不愿意跟媽媽回外公家看看?”

    “那爸爸去么?”

    她眨著大眼睛,天真無邪地問。宋如我看到這樣子的情形,微微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就我和你,好么?”

    盛泱不清楚的是,既然媽媽已經回到家里,為什么還要單獨行動。她想不通這個問題,而宋如我也沒有讓她想通,很快就拎著行李箱將她來的時候開的車從車庫中駛出來。

    深秋的夕陽已經漸漸落下,盛從肅就站在別墅的門口,門廊里有些昏黃的燈光慢慢打在他有些沉默的臉上,他狹長的利眼微微瞇著,似乎在看著眼前的一切。

    宋如我將車廂門關上,走出來的時候已經將小朋友的衣服拿在手上,布桑的天氣已經漸漸冷起來,盛泱縮著脖子站在門口,往前看是自己的媽媽,往后看是自己的爸爸。

    小姑娘對著走上前來的宋如我低低地問了一句:“真的不帶爸爸一起去么?”

    宋如我對她笑笑,給小朋友添了一件衣服,然后就將她抱了起來。小姑娘將頭靠在宋如我的肩上,對著不遠處的爸爸撇撇嘴,用嘴型說:“我走了啊。”

    盛從肅冷淡的臉上終于露出來一絲笑容,目送母女倆的車揚長而去。

    布桑到東吳的車程不過兩個半小時,晚上高速路上車輛也很少,小姑娘安安靜靜地坐在后座上,好半天小聲地說道:“媽媽,你們今天吵架了么?”

    單親家庭的小女孩,哪怕父親寵愛她到無法無天,表面上也天真快樂,也終究骨子里還是敏感多些。

    宋如我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她,盛泱這時候正將頭靠在她帶來的小熊上,看著有些可憐。

    “我們沒有吵架。”宋如我說著話,心里卻有些發酸,慢慢道:“以后我們都不吵架,媽媽也過來跟你住在一起好么?”

    聽到這樣的保證,盛泱頓時開心起來,一下子就將頭抬了起來,清脆的聲音說道:“真的哦,媽媽那我們這次去外公家是看外公么?”

    滿腔酸楚無處說,一腔怨恨往里吞。宋如我微微扯了扯嘴角:“嗯”了一聲。

    她其實完全可以在明天再將盛泱帶出去,可是她連這一晚上都等不了或者說是一晚上都在盛家別墅待不住。于是她便拖著小姑娘出來,如果擱在往常,盛泱這會兒應該吃飯洗澡睡覺了,可是因為她,小姑娘就要打亂生活節奏。

    她怨恨自己自私卑鄙,也怨恨不得不這樣做的自己。因為宋如我知道,她再在盛從肅眼底下待一秒鐘,恐怕她會忍不住做出一些令所有人都難堪的事情。

    隨著時間一分一分過去,小姑娘也漸漸在后座上睡著了,兩個小時過后,宋如我的車從高速上下來,過了收費站之后,她一路疾馳在鄉間小路。

    半個鐘頭過去,她時隔七年,再一次回到東吳小鎮。夜色已深,鄉下人家都歇得早,這會兒已經快要晚上八點鐘,整個村落里面,燈火已經沒有幾家。

    車子的探照燈一閃一閃,停留在一間久未有人住的平房外。

    宋如我的手擱在自己的包中,指尖處是一串有些年頭的牛頭牌鑰匙。盛泱此時此刻已經睡熟,寂靜的夜里,只有小姑娘平穩的呼吸聲。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這一分鐘,宋如我覺得自己尤其脆弱。特別是,車頭燈光照亮的地方是房子的東邊一架木質秋千。

    即便是再艱難再艱難的一刻鐘,宋如我都沒有這一瞬間難受,心就像是被人掐出了一滴滴血一樣,喘不過氣兒又難受。

    她這小半生終究還是過得太辛苦,所以將過去的所有平淡溫暖小心翼翼藏在心底最柔軟的一層。她很少拿出來緬懷,因為越是想念就越是顯得凄慘。

    雖然清貧,但是袁朗待她很好,年少時看電視節目,總想要一架秋千,于是難得對著木訥的書生父親提要求。教書育人手無縛雞之力的父親就卷起了袖子足足弄了半個月。

  &nbs sp;  所有愛她的人,都離開了她。袁朗是這樣子,李木白也是這樣。

    宋如我將車停在路邊好些會兒,盯著后座熟睡的盛泱出神。直到有人敲了敲她的車窗。

    宋如我腦袋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別人拿著手電筒照了照車子,她才微微搖下了車窗。

    “宋如我!怎么是你?! 你怎么這么晚了還回來?!”

    是楚瑜,宋如我愣了愣:“我回來看看,你怎么也在這?”

    “哦……”楚瑜忽然面露難色,她看了眼宋如我的眼色:“那個,李木白也來了,他前兩天找到我,聽說我回家了,就那個……”

    宋如我臉色一僵:“他現在在哪里?”

    “在你家……”

    宋如我眼色一黯,很多年前宋如我便將東吳房子的鑰匙給了鄰居一套,拜托人家照應一下。楚瑜是宋如我的老同學,都是一個鎮上的人,彼此認識,李木白肯定是托楚瑜拿到了鑰匙。

    “他一直在跟我念叨這件事,只說就住兩天,是給你爸爸來掃墓的,我不知道你要過來……”楚瑜有些內疚:“小我,讓你尷尬了吧?”

    “現在也晚了,要不你就睡在我家里吧,我家前兩年剛搬家,就在你家后面兩三幢。大晚上的,小孩子也冷了,你不嫌棄的話,就去我家吧。”

    楚瑜面上有些難堪和慚愧,她知道是自己一時心軟,辦了壞事。她從零零碎碎的細節中也隱約有些感受,宋如我早早嫁人甚至生孩子都是有隱情的,而她跟李木白當初那樣好的兩個人現在搞成這幅模樣,再見面恐怕兩人心里都不好受。

    東吳的天氣比布桑稍稍冷一些,楚瑜站在車窗外,縮了縮身子。

    宋如我終于將車停好,抱了后座的盛泱從車里出來。

    可是世界上總有那么巧的事情,這個時候,李木白大概也是聽到了東京,他顯然沒有睡,披著一件外套朝著燈光走來。

    宋如我和他正好撞見,楚瑜嚇得拍了一下額頭,直嘆這下完了。

    歲月這種東西,簡直是一把最好的雕刻刀,它將所有人的模樣漸漸地悄無聲息地改變。宋如我看著眼前的李木白,有些刺眼的探照燈光下,他徐徐走來。

    經過時間、世事和心酸,他甚至朝宋如我笑了笑。

    楚瑜十分尷尬,只能退到一邊給他們一個空間。

    宋如我懷里的盛泱扭了扭身子,嘴里呢喃了一句:“爸爸。”

    李木白的眼神微黯,其實這么多年,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盛泱,看見這個宋如我的女兒。即便知道宋如我嫁給盛從肅,并且剩下小孩子,但是從沒有這一刻令他感到無所適從。

    親眼所見,他與宋如我之間的距離,他一手造成的鴻溝。

    兩個人許久沒有說話,過來好一會兒,李木白才微微扯了扯嘴角:“小朋友應該要冷了,去家里睡覺吧。”

    他想了想補充道:“我這幾天收拾了一下,趁著天氣好還曬了曬被子。跟從前沒什么兩樣。”

    大少爺有一天也會人間煙火做起家務,宋如我有些怔忪。小姑娘又在她懷里不安穩了,李木白連忙要接過盛泱。

    接著燈光和月色,李木白看清楚了小姑娘的臉,和宋如我一模一樣的演講,然后和盛從肅一模一樣的高聳鼻梁。

    他胸中便有悔恨襲來,抱著孩子就慢慢往前走,宋如我沉默地跟著他一齊回到了袁家。

    是還是老樣子,老舊的家具,有年頭的被子,好在剛剛曬過,暖和并且厚實。盛泱沾到被窩,她就一咕嚕滾了進去。

    日光燈下,宋如我掖好盛泱的被角,然后她去了客廳,李木白給她倒了一杯熱茶,遞到她手上。

    宋如我抿了一口,然后她說道:“李木白,你知道么,這一分鐘,我最恨你了。”

    李木白頓時僵住,臉色煞白。

    “六年之前,我懷著盛泱,站在雨里等了你一晚上,已經耗光了我所有的心頭血。”

    “既然當年你做過選擇,就不要再回頭。”

    “小我……我只是……”

    宋如我垂了垂頭:“很多事,當年你選擇不問,那就永遠也不要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