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4章 chapter04
    盛從肅開著車在高架上疾馳,還沒有到上班高峰期,一路暢通。他依舊一語不發,車廂里一貫沉默,連音樂都沒有開。其實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開這輛車了,倒是家里司機每天給他洗車保養,洗車洗得勤快地有些變態。

    于是,他便神經病一樣把這輛車開了出來。

    在回憶開始之前,盛泉的電話十分適時地打了進來,盛從肅早已經氣過了頭,這會兒反倒心平氣和:“喂”了一聲。

    盛泉跟在盛從肅身邊多年,兩人幾乎一起長大,對他和宋如我那些事看在眼里,他也知道盛從肅連夜開車過去找宋如我,這下聽得他電話里聲音親和,還以為有好事發生。

    于是盛泉不由得心里高興,語調親快地說道:“七公子,小小姐已經醒過來了,吵著要您送她去學校,她還說要昨天的姐姐一起,您看我是不是將太太接回家?”

    所有人都以為他盛七只要一出馬,宋如我即便鬧性子就應該很快回來。但他們也不想想,有誰鬧性子一鬧就鬧五年,甚至連孩子都不要。

    沒人知道他們之間那些齷齪,所以所有人都覺得輕松無比。

    盛從肅嘴角扯了一絲譏諷的弧度。一路將車開到家,路邊的樹丫還將這輛車刮了好幾下,他心里忽然有些出氣,停完車之后竟狠狠踹了一腳車身。車子立馬想起報警的聲音,他看到自己作弄出來的一個凹痕,呵呵笑了幾下。

    司機老王聽到這個聲音,緊張得不得了。卻又不敢這時候去觸大爺的霉頭。只好等他上了電梯之后,立刻趕過去,一眼望過去,平常好好的車這下可受了苦,真是,哎。

    平常一向安靜的家里面這會兒已經傳來嘰嘰喳喳的說話聲,盛泱已經起來,并且聽上去精神很好,不知道在和誰說話,聲音輕快而高興。

    盛從肅從電梯里出來,在走廊口站定了一會兒,就聽見里面清脆的聲音在喊:“老七,你終于回來啦!”

    盛從肅剛到了門口,盛泱就已經蹦蹦跳跳地撲到他身上,她自發自覺地張開雙手,盛從肅立刻蹲下來,一把就將她扛在了肩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盛泱咯咯咯的聲音立刻響起來,碩大的別墅里都是她銀鈴一般的笑聲。盛從肅早上陰冷的面龐終于緩和過來,他拍了拍盛泱的小屁股:“早飯吃了沒?”

    “阿姨弄好我就吃了,一直在等你,老七你去哪了?”

    盛從肅沒有回答她,將她扛到沙發上,對著屋子里另一個人說:“你怎么來了?”

    端坐在沙發一邊的女孩子立刻站了起來,她看上去好像才剛剛大學畢業,一身日韓范兒的衣服。頭發還扎成兩股垂在兩側,都是稚氣未脫的樣子。

    可是她對著生氣說話語氣倒是熟稔無比,并且無奈地指了指盛泱:“還不是被小公主召喚,只好屁顛屁顛地就跑過來啦。”

    “你再不回來,我就讓傅雨阿姨送我去上學了!”盛泱揪了揪盛從肅的耳朵,熱乎乎的小手還真的是下了老大的勁兒去揪。

    盛從肅被她這樣翻來覆去地玩,耳朵紅得跟充了血一樣。可是他卻看上去猶自不知,只是稍稍勾了勾唇角:“皮癢了,是不是?”

    “哈哈哈哈。”盛泱笑得跟這清晨的陽光一樣:“老七你要是打我,我就告訴媽媽!反正現在媽媽從外星球回來了!她不會不管我的!”

    小姑娘覺得自己有一個大靠山,并且是一個厲害的靠山。她覺得老七都不在話下,再加一個媽媽,相比同班同學周唯一的生活,她簡直是幸福得如同童話里一樣。

    可是她這句話成功使得在場的兩個成年人臉色一變,盛從肅難得壓制著的情緒又一次顯現在臉上,而傅雨則稍稍笑了笑就立刻臉色暗淡了下來。

    原來,那個只在別人隱晦的談話中出現過的盛泱媽媽是真的存在的。而時隔那么多年,她也終于要回來了。

    “你先回畫廊吧。”盛從肅在下逐客令。

    傅雨從來沒有見過盛泱的媽媽,那位傳說中拋夫棄女的人物。只是聽傳聞中說起來,那位與盛家的七公子結婚甚早,兩個人都是半大的小孩,都沒有達到法定婚齡,還是改了戶口本才結成的婚。婚后就立刻有了盛泱。而有了盛泱之后,那位立刻遠走他鄉。

    這些年來,傅雨甚至有錯覺,盛從肅從來沒有結過婚一樣,盛泱只不過是他哪里撿來的心肝寶貝。她剛上大學就認識了這對父女,幾乎看著盛泱長大,一直到她大學畢業,她從來沒有聽過盛從肅提過一句盛泱媽媽的事情。

    一次都沒有,就像是這個人早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然而,盛從肅此刻冷淡沉默甚至陰沉的表情,讓傅雨知道,事情怎么可能 么可能那么簡單。

    她收拾了衣服和包,拍了拍盛泱的小腦袋,很識相地知道這會兒不要在忤逆他,很快就走了。

    盛泱立刻覺察出不對勁兒,往常她爸爸嫌棄她太吵,又不能直說,于是十分喜歡傅雨阿姨能陪她玩,這會兒竟然主動讓人家走……真的太不尋常了。

    盛從肅卻不再跟盛泱這鬼精靈鬧了,很快就先到書房取出了她的小書包,他變臉跟翻書一樣,這會兒已然恢復到平常模樣,一點差別都沒有。

    “走吧,送你去上學。”

    盛泱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爸爸,大眼睛眨巴眨巴忽然間有了主意,笑瞇瞇地就張開了手:“老七,抱抱。”

    盛從肅幾乎條件反射,立刻蹲了下去,將孩子抱在懷里,讓盛泱靠在肩上。他親了親小姑娘的側臉,囑咐道:“在幼兒園里不要跟同學打架。”

    “我不會的。”

    “不會么?老師都找我多少次了。泱泱,下次爸爸就讓泉叔叔去了。”

    “切,老七,那是老師看你太帥,找借口跟你見面而已。”

    “你又懂?”

    “我就是懂。”

    “好了。別鬧。”盛從肅無奈地拍了拍一直在扭動著身子的女兒,總算是抱到了車邊,又將扭來扭去的小姑娘面前的安全帶扣好,這才上路。

    盛泱在幼兒園里幾乎沒什么朋友,她一向囂張跋扈,又不知是哪里來的習慣,喜歡用武力解決事情。一般和小朋友吵架,她吵不過人家,就拿指甲蓋掐人家,直掐得人家小朋友回家哭著找媽媽。

    盛從肅說過很多遍,她卻還是這樣子。盛泱吃定了他這個爸爸,所以,有恃無恐。

    車緩緩地開出去,盛從肅的腦海里又回旋著那些話。

    “我不希望她變成你那樣。”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姓盛的敗類已經足夠,所以,我希望我來養盛泱。”

    真的是那樣子么?他把盛泱教壞了?

    盛從肅嘴邊忽然間溢出一絲苦笑,他轉臉看了看盛泱問道:“泱泱,以后能不能不要調皮?”

    盛泱小臉寫滿了驚訝:“老七……你怎么啦?”

    盛從肅搖了搖頭,盛泱覺得:切,真是那什么,高深莫測。

    臨下車的時候,一向走得很歡快的盛泱忽然回了頭,扒拉著車門對著盛從肅眼巴巴地問:“老七,那個漂亮姐姐到底是不是從外星回來的媽媽?”

    小姑娘沒等到回答,就自言自語地說道:“算啦,問你你也不會說。”

    她一副極其了解她爸爸的樣子,連回答都沒有聽,就甩甩手直接走了。

    盛從肅看著她鬼靈精怪甚至無憂無慮的樣子,臉上終于露出了今天一來的第一個笑容。

    然而令盛從肅不知道的是,一向寵慣了的女兒已經密謀和小伙伴一起踏上小蝌蚪找媽媽的旅程了。

    這一天,布桑城終于迎來了新的篇章。清晨的霞光散去,日頭漸漸上來,上班族高峰期很快來臨。盛泱牽著幼兒園好朋友周唯一的手,認認真真地問道:“一一,我媽媽好像結束星際任務了,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找她?”

    同樣沒媽的孩子周唯一立即應援,點頭點得跟撥浪鼓一樣:“真的么?那我們今天不要上學了吧。”

    于是早上八點多鐘,兩個小朋友跟一群大人去擠地鐵。周唯一背著鋼鐵俠書包想了想:“你的書包好像有點重,要不要我幫你拿?”

    盛泱立刻“哦”了一聲,很快就把書包自然而然地給了周唯一。

    離開學校,真正坐上地鐵之后,周唯一問了一個關鍵問題:“盛泱,你知道你媽媽在哪里么?”

    盛泱想了好一會兒,望著周唯一小臉垮了下來:“好像不知道啊……”

    “你……”周唯一腦袋疼,女人真是麻煩啊!他鎮定地拉了拉盛泱的手:“我們待會兒先下來,制定以下計劃再走。”

    “你要把前因后果都告訴我,一點都不能漏!”

    盛泱忽然間覺得周唯一好聰明,由衷地贊嘆道:“一一,你好像黑貓警長啊……”

    周唯一吐血:“誰……給你看那么老的動畫片的……”

    “可是黑貓警長很聰明的啊!”

    周唯一學他爸爸一樣揉了揉眉心:“哦……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