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世家 > 第3章 chapter03
    宋如我從夢里面醒過來,冷汗涔涔。她無意識地去拿床頭柜上的手機,終于摸到,屏幕刺眼的光照上來,不知怎么的,許久沒有流過淚的眼眶突然濕潤。

    凌晨三點十分。

    腦子里一片空白,她起身走到客廳,為自己倒了一杯水,站在碩大的落地窗邊。這個城市已經處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路邊的燈還在孤單地站崗。宋如我握著水杯的手緊緊地拽著,幾秒鐘之后她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

    她家樓下,停著一輛頗有年頭白色吉普。有時候就是神奇,明明從十八層看下去,那就是一個小小的點而已。可是宋如我就是在第一時間認出來那是一輛,白色的,有年頭的,吉普。

    那輛車,即便燒成灰,宋如我也認得出來。因為車的主人名字叫:盛從肅。

    宋如我很快地就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水,立刻重新走回了臥室。她此時此刻腦袋無比清醒,已經睡不著了。索性打開了電腦,在查閱完郵件之后,她坐在電腦面前呆了一會兒,轉到了文檔頁面。

    《倫敦街角的謎底》,署名:浴室殺手。

    這是宋如我的第三本推理小說。她是推理小說發燒友,并且已經成為簡直作家一枚。在倫敦凄冷陰寒的日子里,她包裹著一層層厚厚的衣服,坐在海德公園里,構思出她第一個故事。

    也正是因為這一個故事,曾經饑寒交迫的她搬出了地下室,能夠有能力租一套小房子,能夠溫暖地過冬,能夠在超市里大采購。

    后來她寫了第二個故事,浴室殺手這個名字靜悄悄地登上了暢銷書排行榜。雖然排在比較末尾的位置,但無疑更好地改善她的生活。宋如我有時候會想,就這樣子吧,已然走到這個份上,就待在倫敦吧。

    可是,后來,紀凡死了,他死在她的面前,前一秒還活生生的人,下一秒腦袋就被人壓過,鮮血被雨水沖刷幾乎將整條街染紅。

    于是,恨意一層又一層,冒上來。她終于想,她宋如我不能夠就這樣子算了。不能。

    于是,她回來了,回到她厭恨無比的布桑,回到了令她窒息的布桑。

    屏幕下方的MSN突然動了動,遠在國外的編輯給她留言:親愛的,加這個QQ,給你聯系了國內的出版商,另外,稿子到底什么時候能寫完?

    來自編輯Lola,華裔,能說極為正宗的京片子。當初是她慧眼識珠,賞識宋如我的第一篇小說,也是她盡心盡力幫宋如我爭取到了比較優渥的稿費,可以說Lola給了當時的宋如我一份希望。

    那時候,宋如我來倫敦第二年,積蓄已經用完,打工賺的錢交不起下一學年的年費,房子到期,住進了地下室,吃不起一頓像樣的早餐。

    又說:“親愛的,在不在?”

    宋如我從過去的記憶里出來,手指上下翻飛:“我知道啦。稿子已經寫到結尾了,明天就交稿!”

    “這!才!像!樣!”

    宋如我打了個笑臉:“滾去碼字。”

    Lola媽媽心泛濫,再一次提醒她:不要忘了加人家!

    宋如我啪嗒樹邊一點,一個吐血的表情過去。

    “哼!再也不要管你了!”

    宋如我笑,但是她知道即便這樣說,Lola還是會管她,而且會管到底。

    凌晨四點鐘,宋如我將文檔頁面拉倒了最后,開始打上“結局章”這三個字。

    早上六點鐘,她寫完最后一章,兩敗俱傷的結局,兇手被女主角親手開槍殺死,警察破門而入,女主角反手被綁,接受審判。倫敦街角的謎底被解開,以鮮血為代價。

    即便結局慘烈,宋天真的心情依舊好起來。大概是歷經心血之后,終于完成一件事情,心里面的一塊石頭終于是落到了實地。

    她臉上還有濃重的黑眼圈,卻精神抖擻,心里面也忽然有了做某些事情的底氣。她慢條斯理地給自己做早餐,飯桌就在落地窗前,窗簾一拉開,深秋輕柔的早間陽光徐徐灑進來,一絲絲照在宋如我小巧精致的鼻尖,最后落下來落下來,到她唇邊一閃即逝的笑。

    她喝完最后一滴牛奶,隨便套了一雙鞋,梳了一個簡單的馬尾家居服外披了一件外套就出門。

    她站在電梯里,心里面默默地在數數,一下兩下,十八層的高度,電梯每下降一層大概15秒,一共十八層,四分半鐘的時間。

    這四分半鐘,平 鐘,平常白駒過隙一樣的時間,在這一刻那么慢。時間像鋸齒,一點一點切割著她的神經。最后當電梯咯噔一下到達底層的時候,迎面而來的風使得宋如我眼眶霎紅。

    那輛吉普車還在那邊,盛從肅沒有走。他那種人,幾乎把人捏在手里玩。他知道她半夜起來看見他在樓下,他也肯定她一定會下來。

    宋如我知道,這就是盛從肅,大名鼎鼎不擇手段的盛七公子。

    一步又一步,宋如我終于站在了車邊,這個時候她已然恢復了常態,絲毫沒有任何哭過的痕跡。

    她敲了敲車窗,盛從肅就打開了車門,示意她進來。

    他精神奕奕,絲毫沒有看出來昨天熬夜的樣子。宋如我和他眼睛對視的時候,幾乎能看見他雙眸之中神采奕奕的光。

    車廂里安靜了幾秒鐘,盛從肅終于開口:“開價吧。”

    “兩千萬。”

    “僅僅過了一夜,身價立馬翻番,你倒是算盤打得很好。”

    “不想談,我可以下車。”宋如我立馬手就握住了門把。

    盛從肅一把將她拽了回來,只說了一個字“好。”

    宋如我笑了笑:“我會原路返還,大可叫你拍賣行的人來取便是。書稿還在城中的保險柜,當然你也大可以叫人再次鑒定。我希望你把錢打到這個賬戶上。”

    她很快地就寫了一竄數字,盛從速認出來這是蘇黎世銀行的一個賬戶。

    “書稿的事情談完了,我想跟你談談離婚的事情。”

    盛從肅好像極不耐煩:“我已經說過跟我助理聯系。”

    “跟你的助理能夠談盛泱的監護權?”

    盛從肅終于轉過臉來,眼里那些神采奕奕或者是譏諷的光終于慢慢變淡。他臉色沉下去,漸漸變成如同數九寒冬的臉。

    他只是哼了一聲:“是什么讓你改變了主意?”

    宋如我知道他已經耐心耗盡,賞她一個問句已經是最大的禮貌。她沉默了一會兒,也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車廂又陷入沉默之中,盛從肅似乎有些煩躁,可是過來一會兒又低低的笑,像是笑她也像是在笑自己。

    “一夜之前,你還對她避之不及,她叫你媽媽,你連一下都不敢承認。你現在要來跟我談監護權?我真是好奇,當初你早就信誓旦旦,這輩子都不會回到布桑,這輩子也不會做那個小姑娘的母親。是什么原因?讓你出爾反爾?”

    “或者?”盛從肅忽然間捏住宋如我的下巴,一把就將她的頭給扭過來,他怒極反笑,可是手勁兒卻如同鋼鐵。

    宋如我皺了皺眉,盛從肅立刻撇開了她,在看到她白皙的臉上一道紅色的掐痕之后,語氣愈加冷淡:“或者,你是想引起我什么注意?”

    “先是買下阿加莎的書稿,然后再來和我談監護權。可真是抱歉呢,你即便在我面前耍猴戲,我也還是沒有時間奉陪。”

    宋如我的身子抵著車窗,她能清晰地看見自己的臉龐,被怨恨扭曲的丑陋的臉。她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來,五年之前,她躺在手術臺上大出血,孩子已經平安出生,可是她卻出現產后血崩。

    她在昏迷之前只看過盛泱一眼,皺巴巴紅彤彤,她就那么看過一眼,直到現在。

    宋如我心里開始微微地疼,就像是小蟲子在咬她。她吸了一口氣,反問道:“你難道沒看過盛泱現在的樣子?”

    還沒等盛從肅回答,宋如我就先一步說道:“五歲就已經無法無天,隨隨便便就因為別人長得漂亮就能拉別人走。她只要想要,就什么都有,她理所當然認為一切都是她的。”

    宋如我回過頭,雙眼直視盛從肅:“我不希望她變成你那樣。”

    “這就是我出爾反爾的原因。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姓盛的敗類已經足夠,所以,我希望我來養盛泱。”

    宋如我說完這句話,立刻打開了車門,眼看著就要走開,手腕卻被盛從肅死命地抓住。

    依然是傷人的力道,他臉色陰沉地可怕,扔下幾個字“你試試。”就立刻甩開她的手,開著車揚長而去。

    你試試,你試試和盛七公子爭一個小孩。宋如我微微扯了扯嘴角,看著絕塵而去的汽車,她終于松開了從頭至尾一直緊緊拽著的手心,果不其然,昨晚剛剛貼好的創可貼再一次被鮮血染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