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且以深情共此生 > 第485章 她是便宜后媽。
  王珍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

  當年沈聽肆的爸爸死的時候沒有,扁妖妖死的時候,也沒有。

  如今,確實扎扎實實的怕了。

  路遙太恐怖了。

  就這么當面就能直接催眠,她甚至都毫無知覺,就這么……

  被催眠著回來了。

  并且,路遙連她到家的時間都計算好了。

  王珍實在不愿意回憶,當她清醒過來,渾身破爛一身細碎的傷口癱坐在林家門口時,那種震驚的程度——

  不亞于天空突然劈下一道雷,恰好劈中了她。

  王珍整個人都在發抖,進門前連林決問她話都沒有聽見。

  這一天,王珍得出一個結論,路遙是她萬萬惹不起的人。

  王珍洗了個澡出來后,還是恍惚的,她走到了林決的面前。

  林決此時正拿著手機,手機頁面上是她滾著回家,被路人拍下的畫面。

  “王珍,你究竟現在是怎么了?”林決覺得自己都要看不懂王珍了,“你到底要讓林家丟臉到什么樣的程度才開心?”

  “當街滾回來?你現在不僅僅在名媛圈,你在整個a城都出名了你知道嗎?”

  王珍滾回家的圖片下,赫然標著幾個大字:林氏集團前總裁夫人王珍疑似神經失常,當街失態。

  “你到底是不是有什么潛在的神經病?”

  林決煩躁的很,他這幾天所經歷的丟臉事件,比他前半輩子加起來的都多!

  “是路遙。”王珍還沒有從北催眠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她吶吶的回答著林決。

  “誰?”

  “路遙?”

  林決蹙眉,“什么意思?”

  王珍抬眸,神色驚恐的看向林決,“是路遙,他,催眠了我。”

  “老林,咱們別跟路遙牽扯了,”想到路遙說的,他手里還有她犯罪的證據,王珍就十分坐立不安,“咱們,惹不起他。”

  路遙一看就是那種,表面斯文,內里壞透的人。

  他不像扁梔,也不像周歲淮會遵守基本的道德跟法律底線,王珍有一種預感,路遙這個人,是壞進了骨子里的。

  他還會催眠,神不知鬼不覺,這種被催眠的感覺太糟糕了。

  就好像,生命中的某一個時刻被平白抽走,她變成了沒有靈魂的木乃伊。

  她到現在都不敢想象,若是在滾回來的途中,她當真遭遇了什么意外,那路遙大概率上也不會受到什么制裁,畢竟催眠這種東西,看不清摸不著。

  王珍發著抖,林決卻像看傻子一般的看著王珍,“你瘋了么,我看你現在真的應該去看看腦子,路遙好好的催眠你做什么?”

  說話間,林決收到了路遙的信息。

  “看,路遙現在還約我見面,要是真的催眠了你,還敢約我見面嗎?”

  林決說話間,便上樓去換衣服了。

  剩下王珍站在原地,身體抖的像個篩子。

  太恐怖!

  這個人太恐怖了!

  他一定是算準了她回來會告訴林決被催眠的事情,所以,直接約了見面。

  就像林決說的。

  若是催眠了她,讓她丑態盡顯,又怎么會主動找上她的先生呢。

  路遙不愧是心理學層面上的大師,拿捏人心這一塊,確實算無遺策。

  會面的地點還是約在中醫院對面的咖啡館。

  王珍簡直無語了,這人敢更明目張膽一點嗎。

  是當真一點都不害怕扁梔知道他們私底下有往來?

  王珍看著路遙慢條斯理喝咖啡的姿態,仿若無聲在說:任由別人看到什么,我都有辦法合理解釋。

  “路遙啊,”林決打著一副寒暄的口吻,“你想清楚了么?”

  王珍就這么坐在林決的旁邊,路遙的對面。

  看見他淺淺的喝了一口咖啡后,推了推鼻梁上高深莫測的眼鏡,然后,笑瞇瞇的,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十分為難,切淡定的說:“林叔叔,我什么心意,其實你是一直知道的,但是——”

  路遙拖著尾調,帶了點欲情故縱的意味,“我不愿意勉強師妹,所以,我看還是算了吧,我覺得,萬事,師妹開心就好。”

  王珍聞言,直接在心里翻了個大白眼.

  去你姥姥的師妹開心就好!

  若真是這樣,電話婉拒林決就行了,何必約出來多此一舉。

  以退為進,算是被路遙玩的明明白白!

  這會兒,在林決的心里,路遙卻還是當年的小伙子。

  因為一腦子的沖動,放下國內的一切,去了國外。

  單純又執拗。

  “路遙啊,人呢,有的時候,是要多為自己考慮的,再說了,梔梔看人方面,從來都是差勁的,你看看那個歐墨淵,當初,她執意要嫁,后來聽說分開之后,人家找她復合,她也都是拒絕的。”

  “你說,這能看出來什么?”林決眼巴巴的看著路遙,渴望這個實誠的孩子,能夠頓悟。

  路遙輕輕一笑,反問,“什么呢?”

  林決對于路遙的遲鈍痛心疾首,匆匆補充,“說明梔梔這孩子,并不長情,也不固執,要放手的時候,頭也是不回的,你別看如今她跟周歲淮看著感情還不錯,那若是當真到了分手那一天,周歲淮指定怎么求都沒用,所以啊,你可別輕易放棄。”

  王珍坐在一旁,聽著林決苦口婆心的勸說路遙。

  心里無限鄙夷。

  這路遙,心里估計早就有了盤算,他這樣子哪里像是要放棄的樣子,分明就是心里端著,面上示弱,心里頭的那點小九九,還叫別人說出來。

  林決也不是這男人的對手,王珍心里得出結論。

  路遙這會兒完完全全的影帝姿態,面上略苦惱,眼神也恍惚著往中醫院的方向掃。

  一副愛而不得的模樣,讓不知情的林決都怒氣不爭。

  “哎呀,就這么說定了,萬事林叔叔替你籌謀,你只要心里有梔梔就好,林叔叔還是那句話,最屬意你做我的女婿。”

  王珍無語的扯了扯唇。

  這路遙可不比周家好對付,若回頭路遙當真跟扁梔在一起,那路遙拿捏她,還不比拿捏死一只螞蟻簡單?

  那,這么想來,還不如讓周歲淮跟扁梔在一起,她還比較有想頭呢。

  王珍覺得,提議林決來找路遙,就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慘到家了!

  這里路遙一副盛情難卻的樣子。

  嗯……了半天后,才猶疑著說:“那,如果林叔叔支持的話,那,我試試?”

  “對!”林決一聽,立馬大腿一拍,“試試!”

  “放心,有我這個做岳父的幫你,你這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錯不了、”

  王珍忽然明白了,路遙說自己不配跟他站在一個戰線,但是,他卻主動找上林決。

  說白了,她是便宜后媽。

  可林決卻是實打實的親生父親,不說別的,為了日后嫁入周家,扁梔也一定會顧忌名聲,不跟林決搞的太僵的。

  果然,王珍想通這一點后。

  路遙啟唇,向林決提了第一個要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