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五章 老孫?
  這里是黃江基地市,這里是極夜俱樂部。

  一雙雙錯愕吃驚的視線皆是望向了三樓的樓梯。

  動手了?!

  俱樂部很久沒發生這種事情了。

  尤其雙方都還是實力不俗的高階異人!

  一者是洪華小隊的初等搜查官柴程,另外一人更是現在風頭正勁,如日中天的新晉強者。

  “那家伙是……哇塞,原來是平頭哥,我說是誰這么狠,敢跟洪華小隊干仗。”

  “故土平頭哥,666!”

  “不是在干仗,就是在干仗的路上!不僅是荒野,俱樂部也是我平頭哥的戰場!”

  “行了行了,別擱這搗亂口嗨了,那個甄申要倒霉了。”

  “可不,洪華小隊的都是什么貨色,睚眥必報,今天這事麻煩咯。”

  人群眼神各異,議論紛紛。

  一張桌子前,徐青和宋史顏皆是一呆。

  “這……”

  宋史顏怎么也沒料到,郝孟居然在這里跟洪華小隊干上了!

  要知道,即使是他對這只小隊都得客氣相待!這種全員初等搜查官的丁級小隊,完全可視作丙級小隊!而且一旦他們突破,在丙級中都會是非常強的戰力!

  “壞了!”徐青叫了聲不好,“甄申這回攤上事了!”

  樓梯轉角的平臺。

  柴程撐著地面站起身,他解開背包,手背擦了擦嘴角,整張臉在此刻已經是極端陰沉,他一步步的走向樓梯中間的男子,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東西!老子今天宰了你!”

  “鏗……”

  郝孟霍然拔刀,笑容可怖,“就憑你?”

  兩道身影突然加速暴起!

  “砰砰砰!”

  樓梯之上,兩人在狹窄范圍內瘋狂交戰!

  “老大。”小隊中的一個黑框眼鏡的男子望向前方的魁梧漢子。

  身負隊長之職的洪華頭也不回,繼續往上走,淡淡道:“打壞的公家東西和醫藥費,讓柴程自己出。”

  其余幾人聳肩撇嘴,跟了上去,一隊人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下。

  隊伍中的矮小男人瞥了一眼樓梯處,摸著下巴說道:“那家伙什么來頭?瞅著臉生,實力勉強夠看。”

  以郝孟現在展露的丁級高等極限水準,在這些人眼中也只是勉強能看!

  不過也是,丁級高等極限是參加初等搜查官考核的門檻!而這一群人,在初等搜查官中都是佼佼者!當然有資格俯視!

  黑眼睛男子在面前的3D投影上劃了劃,笑道:“哦,原來他就是最近傳的風風火火的故土平頭哥啊,難怪脖子這么硬。”

  矮小男人隨意道:“這里是第四區,不是故土,既然來了,是虎得臥著,龍得盤著,讓柴程給他上一課也挺好。”

  在幾人說話間,樓梯處的戰斗卻迅速接近白熱化。

  “砰砰砰!”

  強者對戰,戰局轉瞬即變。

  能夠在座的都是高階異人,眼力不俗,當然能看出大概。

  “甄申實力雖然不弱,但和柴程這種老搜查官還是有距離的。”

  “雖有距離,但差距并未大到可以分出勝負的地步,除非在這里分生死。”

  “這可說不好,柴程那種,腦子一熱誰管得了他?”

  一雙雙視線的注目下。

  郝孟腳踩步法,或劈或砍,對手如附骨之疽,緊追不舍,到了這個境界的異人,哪個沒有六式中的三二式傍身,作為重中之重的基礎,身法紙繪是很多強者必備的!

  “初等搜查官的境界果然很強。”郝孟處于下風,但心頭卻波瀾不驚,他有自知之明,但并不會懼怕!

  初等搜查官又怎樣?

  他在丁級中等的時候,就敢叫板毫不弱于眼前人的商九生

  甚至連甲級強者他都對峙過!

  “現在的我還是他的對手,但同樣的,他也奈何不了我!”

  郝孟嘴角流露嗤笑。

  對面的柴程面色鐵青,咬牙切齒,“該死!沒想到這小子的實力這么強!不分生死的情況下,我還真拿他沒辦法!”???.

  男子眼中流露出一絲瘋狂!

  常年行走荒野,沾染無數異獸甚至同階異人鮮血的這些人,全然不是下三區的人可比擬的!

  基地市里有律法,俱樂部里有規定,但是這些束縛對高階異人的影響是很小的!

  這是個亂世!能活下去,就是硬道理!拳頭,就是法律!

  “既然如此!那就分生死!”

  柴程身子猛地一震,氣勢陡然飆升,澎湃異力一瞬炸開,惹得無數人瞳孔一凝。

  “果然!”

  “我就猜到了!洪華小隊這種天天呆荒野的,骨子里都侵染了暴力血腥,哪是肯善罷甘休的人!”

  “平頭哥要倒大霉了!”

  桌前的兩人頓時站起身。

  “徐青!”宋史顏低沉道:“我去找主管,你千萬別出手幫甄申!否則容易把自己搭進去!”

  徐青自嘲苦笑,他哪里敢出手幫忙?沒看到洪華小隊全員都在嗎?

  這場戰斗,現在還只是兩人的,一旦有外人插手,那以洪華小隊的脾氣會坐視不管?

  給他徐青十個膽子,現在也不敢上去啊!

  這個時候,只有俱樂部的主事主管來維持秩序!否則再打下去今天就真要出事了!

  宋史顏不敢逗留,匆匆離開。

  “彭!”

  柴程一拳轟在郝孟胸口之上,后者反手劈下一刀,刀鋒深入其肩膀半寸,肉芽迅速糾纏,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兩人身形拉開,但才穩住便又重重撞在一起!

  隨著柴程的爆發,戰局立馬由僵持變成一面倒的情況!在分生死的情況下,很多招式索性都是以傷換傷了!

  “分生死?”郝孟眼中同樣升起暴戾之色。

  這具分身,容納了自異人覺醒以來所有的負面情緒!

  這是分身!

  他更不懼死!

  鮮血開始迸濺!

  不少圍觀異人變得動容,神色震驚,即使是洪華小隊的幾人都投來詫異神色。

  “到底是故土來的,殺氣之重,難以想象!”

  “這家伙莫不是個戰斗瘋子吧?明知不敵,竟然還要跟柴程玩命!”

  “沒錯!很可能!否則也干不出單槍匹馬荒野獵殺的事情!”

  三樓的角落。

  一隊人神色懶散,對樓梯發生的動靜有關注,但并沒怎么在意,躺在沙發上的小丫頭身著黑袍,抱著一塊平板電腦,瞥了一眼樓梯處。

  打架廝殺?

  這太常見了!

  流血死人都正常!基地市明里暗中的,每天要死多少人?無非就是今天的事情影響會惡劣一些唄,估摸著就算是洪華小隊怕都逃不了上頭制裁,但總的來說,不痛不癢罷了。

  青卷收回視線,懶得再看。

  可她才回過頭,卻望到其中一人的側臉,驚鴻一瞥。

  小丫頭眼睛瞪得滾圓。

  下一瞬,平板電腦掉落在地,屏幕摔得粉碎,沙發上的嬌小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其余四人神色猛地一變。

  “青卷!”隊長唐文德低喝一聲。

  樓梯處,瘋狂交戰的兩人之中霍然出現了一道嬌小身影,一拳轟出!

  “彭!”

  男人的身子連連倒退,后腳跟砸在臺階上,整一階樓梯都變得粉碎。

  柴程死死盯著面前長發飄舞的少女!

  兩處位置,原本漫不經心的雙方立馬進入戰斗狀態!

  一瞬之間。

  人影交錯,兩只小隊的全員在此刻剎那對峙!

  “青卷?”唐文德站在青卷身后,他瞥了一眼對面眉頭緊皺的洪華,低聲道:“怎么回事?”

  少女側身,微微張嘴,呆呆的看著不遠處站著的家伙,喉嚨都變得有些艱澀,喃喃說道。

  “老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