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戰略級強者(第一卷終章)
  下三區。

  深邃幽深的黑暗從天際灑落,人們抬頭望去,就像是天穹被撕開了一般,黑漆漆的裂縫讓人心底發毛。

  下三區的人們,在這短短一天里見證了歷史。

  郝孟遙遙望著白虹遠去的南方。

  他靜默一會,隨后望向那道橫貫天際的漆黑裂縫,純粹而濃厚的異力源源不斷的涌入其中,緩慢而漸漸的充斥替代著原本的空氣,下三區的凡人們此刻還沒有覺察,可凡是異人,此刻都能感受到體內開始涌動澎湃的能量。

  下三區因常年封禁,開啟保護罩的原因,小天地內異力稀少,所以人類和動植物的變異進化也極少!

  此刻,天穹一破,異力入侵,下三區的人們會以極快的速度迎來蛻變和進化。

  天官戚望這一劍,不僅威力驚世駭俗,帶來的后果也無比嚴重!

  下三區的覆滅已成定局!這種情況,即使是最高戰略部也不可能再掩蓋真相!這意味著3億假人將迎來異人時代!迎來極夜降臨!

  郝孟第一次知道,原來人力能強到這種程度!

  無拘無束的強者,能這么強!能這么可怕!

  仰望天穹的人,不止郝孟一個。

  第三議長探出右手,有無數肉眼不可見的異力迅速朝他手心凝聚,這比之正常狀態的天地異力含量已經超出幾十倍!按這種侵入速度,只需要三天時間,下三區就能變得和荒野一樣。

  屆時人類和動植物將瘋狂變異進化。

  第四議長頹然倒退,一屁股坐在身后石頭上,喃喃道:“下三區……沒了。”

  人類高層苦心維持百年的世外桃源,在這一刻煙消云散。

  佝僂老人在此刻緩緩轉頭,望向遠處的白膚男子,后者面色已經變得極端暗沉,他就像是一只受到重傷的絕望野獸,眼中閃爍著令人害怕的寒光。

  這下三區,尤其是這第九區,是他百年前一手創建的!他在這里付出了無數的心血,現在卻毀于一旦!

  “天官!戚望!”商九生死死咬著后槽牙。

  這個人為什么會這么強?

  他怎么能強到這種地步?

  商九生這輩子只見過一個人有這樣的戰力!

  可那個人,是天賜,是噩夢,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為超然離譜的存在!

  人類能出一個已經是不敢置信的幻夢了,現在難道還要出第二個?

  商九生此刻泛起無邊后悔。

  早知如此,他當時就不該針對郝孟的,雙方相安無事,任他成長又如何?未來的事情誰說得好?

  即使假以時日,郝孟真的成了柱石級強者又能怎樣?商九生同樣擁有超絕天賦,且有無數資源人脈,難道還懼一個白手起家的天才嗎?

  可商九生向來小心翼翼,斬草除根的性子就決定了他不會輕易放過郝孟!這才招來今日之禍。

  一環扣一環!

  在郝孟失心瘋的闖進商州集團的時候,商九生還覺得是意外之喜,畢竟能順手除之,何樂而不為?

  可當他真的斬殺了商令的時候,商九生就憤怒了,但內心深處向來冷酷的他,將兩者作對比后,除了怒火外并沒有后悔、惋惜。

  后面賈仁的出現,楊鳴的支援,都在他預料或者說接受范圍內。

  這些都在他的可控范圍內!

  直到那年輕女子的出現!

  羅嫣和炎魔吳術對峙的時候,商九生就有了事情超出掌控的感覺,事情鬧得越來越大了。

  再然后就是屠魔令。

  這讓他措手不及!以他目前的資格,這是他無法觸及和插手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的走勢。

  最后便是這石破天驚的一劍。

  在天官戚望露面的時候,商九生就有一縷后悔之念了,在天官一劍開天之后,他整個人都懵了。

  百年布局,均化為泡影。

  起因只是因為自己兒子的手下,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凡人。

  這么一根細小的導火索,引爆了這一顆驚天炸彈!

  商九生雙手覆面,五指如鉤,咬牙切齒,悔不當初。

  第三議長和第四議長身旁出現了兩道身影,他們站在那里,光線卻詭異的扭曲,除了兩人外,無人能看得見他們。

  “老三,老四。”一人開口說道:“抽調中三區的所有軍隊和高階異人回防下三區,杜絕百年前的暴.亂再現。”

  當人類的世界觀受到無與倫比的沖擊后,會出現很多匪夷所思,難以想象的災難,人性的劣根和恐怖展露無遺,一樁樁一件件都血淋淋的上演過了。

  第四議長連忙道:“那天穹防護罩的修補怎么辦?”

  扭曲光影里的另外一人冷哼道:“還修什么修?戚望這一劍不僅是破開了整個防護罩,他連固地陣法都一并斬斷了!”???.

  第四議長微微張嘴,嘴唇顫抖。

  為什么……

  這一劍,能有這么恐怖啊。

  第三議長沉默一會,聲音沙啞,“我們把中三區的軍隊和異人都抽回來了,邊境前線怎么辦?一旦城墻破滅,中三區就等同白送給異族了!屆時我們只有下三區這一座孤城了。”

  天際之上,光影里的第三人搖搖頭,說道:“你們到現在都沒有明白天官戚望,究竟走到什么地步了,不過也是,畢竟是沒有觸摸到極限門檻的人,”

  被冷嘲熱諷的第三議長面色難看,但礙于此人的柱石級實力,只能說道:“根據戰略部收到的情報,此次共有九大妖異和兩大邪魔領主聯袂而來!我人類只有九位柱石,即使你們三人此刻趕去也無濟于事!更別提被碾壓的中層戰力了!這次戰斗,邊境九成會失守!”

  正因為最高戰略部知道這一點,所以干脆就作了最壞打算!后拉防線!

  這也正是為什么迄今為止,最高戰略部都還沒有大規模的派出支援力量!

  一邊說著,他一邊看向自己邊上的兩位,但他很快就心中一跳,因為這兩位竟然一言不發,沉默以對!

  天上的那人望向南方,喃喃道:“九大柱石?別搞錯了,從今日起,就只有八大柱石了。”

  第三議長心頭升起顫栗之感,“難道……”

  另外兩人似乎長吐一氣,“行了,老三,老四,趕緊去吧,其他事不用你們操心了。”

  兩人不再猶豫多言,拔地而起,迅速離去。

  這一地的爛攤子,會是無比繁雜艱巨的收尾工作,下三區將和世界重新接軌,無數人們的心態、生活、工作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所有一切的起源點。

  此刻正站在大坑中間,沐浴著直射而下的深邃黑暗,恍若重生。

  即使是三大柱石也沒有發現,在青年的對面,還站著一個仿佛處于另外一個維度,一模一樣的虛幻鏡中人。

  有一只大袖飄搖的石妖從虛幻青年的左眼中沖出,飄浮半空。

  一人一妖,遙遙對視。

  大妖石姬氣焰囂張,“八十年前,人類有黃粱,八十年后,人類有天官。”

  石姬的龐大身子突然貼近,碧綠色的眼眸幾乎和郝孟雙眸緊貼,“郝孟!再給這世間萬族一個驚喜吧!有史以來,除黃粱外第二個覺醒天賦的藍星異人!”

  虛幻戚望低頭望著自己靈魂出竅的身體,平靜問道:“此天賦為何名?”

  天賦天賦,上天賦予。

  大妖石姬狂笑道:“世間最強天賦:分身!”

  ……

  上三區,人類邊境。

  無數異人山呼海嘯,怒吼咆哮,明明處于劣勢,此刻卻爆發出比對方更勝一籌的氣勢,硬是逼退了兇猛撲來的無數妖魔。

  縱然天官銷聲匿跡許久,可很多異人都還記得曾經的一幕幕,那個帶著他們血灑墻頭,一往無前的背影!

  天官戚望,是九大柱石當中滯留城頭最久的一個!

  他的每一場戰斗,每一次戰績,都是和邊境的無數異人一起打出來的!

  在人氣這一方面,沒有任何人,沒有柱石,能與之相比!

  對這些異人們來說,有天官戚望在,戰局就不會輸!場場如此!

  荒野大坑之中。

  漢子落地后便將手上的黑劍一把插在地上,然后不緊不慢的拍拍身上灰塵。

  一道道人影脫離戰斗,漢子身邊出現了整整五人。

  五道沖天氣息恐怖無比,浩瀚如海,和郝孟并肩而立的洪壽更是如一柄鋒銳的出鞘之劍,余下四人各有千秋,盡皆是站在扭曲的虛幻光影里。

  無數妖魔圍而不攻,重重疊疊,洶涌如潮。

  很快,六人的對面,一道道恐怖氣息像是蘇醒的洪荒猛獸,整整十一道,絲毫不遜色人類這邊,半邊天空皆被占據,威勢滔天。

  “天官戚望,好久不見。”像是一團蕩漾黑水,有著生命的黑影夢魘溫和道。

  黑暗之中,一只龐然大物鉆出,蒼勁有力的軀體層層盤起,帶著無邊的暴虐氣息,這只頭生雙角的黑蛇吐著芯子,“天官!天官!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這筆債,你該還我了!”

  天空之中,無數黑鳥撲騰,有一只怪物出現,顯露在外的是一張徹底歪斜、扭曲的粗麻布臉,它揮舞著破舊的鐮刀,尖聲大笑,“天官!怎么就來了你一個?還有三個老東西呢?這場鮮血盛宴可不容缺席!”

  妖氣沖天,魔焰無窮。

  漢子不慌不忙的擼起袖子,咧嘴笑道:“諸位!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洪壽輕聲說道:“里面怎么回事?”

  戚望隨意說道:“我把下三區毀了。”

  周圍五人明顯一滯。

  “戚柱石!”一道女聲響起,不滿質問道:“如今正是人類生死存亡關頭!你豈可這般任性啊!”

  一道蒼老聲音嘆氣道:“天官!你太意氣用事了!”

  洪壽緊緊皺眉,問道:“你在下三區和他們交手了?他們三個人呢?”

  漢子笑道:“放心吧,我們沒動手。”

  聞言,眾人頓時松了一口氣,沒動手就好,天官實力神秘莫測,真是傾力出手,即便是那三人也討不了好,尤其是洪壽,他是真怕啊,這家伙借了劍后一通亂砍,把那三人砍傷砍廢了,今天這仗還怎么打?

  洪壽繼續道:“那他們何時到?這里戰局已經很危險了!我們八人至多能各拖住一人,剩下的三個,戚望你有把握嗎?”

  天官領域的強大,匪夷所思!這也是其他柱石級別對他忌憚的最大原因,每一位柱石級別的,無論妖魔還是人類,戰力或有些許差距和高低,但若是想斬殺對方,難如登天!

  但在天官領域中,這未必不能實現!

  同樣的!能拖住三大同級別對手的,也只有天官戚望能一試!

  五人都是緊張望著他。

  今日戰局,且看他一人了!

  “三個么?”戚望笑了笑,“我想問題是不大的。”

  “好!”

  “不愧是天官!”

  “戚柱石!今天人類的生死存亡,就全系于你身上了!”

  五人皆是流露出一絲喜色。

  郝孟隨后攤攤手,解釋道:“不過那三人不會來了,各位不用等了。”

  熱烈氣氛詭異的一滯。

  洪壽瞪大眼睛,“你……你什么意思?”

  “呵呵……戚柱石,這個時候就莫要開玩笑了。”

  漢子微微一笑,卻是直接拔出黑劍,身形拔高,言語如雷炸響,“開戰!”

  底下五人錯愕不已。

  人都還沒到齊呢!

  怎么開戰?

  而且他剛才說的什么意思?

  “洪壽!”女聲惱怒質問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從先前時候那三人就都聯系不上了!你究竟把劍借給他做什么了?”

  “荒唐!荒唐啊!”

  “糟了啊,難不成今日真要放棄邊境,退守中三區嗎?”

  不同于五人的震怒,戰場的無數異人此刻卻是嘶吼咆哮,熱血上頭,“開戰!開戰!開戰!”

  洪壽用力咬牙,“這個時候也管不了其他的了!先打!打完再說!”

  半空之中。

  漢子和對面的十一道恐怖氣息對峙。

  “哈哈哈!天官!我承認單打獨斗不是你的對手!可今日我們足有九大妖異,兩大王座!”

  “縱使你們人類柱石齊出也無濟于事!”

  “來戰!來戰!”

  十一道魔影兇焰肆虐。

  漢子雙指并攏抹過劍身,一抹燦爛光芒在其上顯現。

  “這氣息……好刺眼啊!”

  “有點不對!虺龍!末日!結陣!”

  恐懼夢魘的黑影狀身體在此刻劇烈波動,語調不復溫和,急促說道。

  正準備升空的洪壽面色一變,他滿臉難以置信,“那是……”

  十一道魔影此刻略顯不安,手段齊出,全神戒備。

  漢子收斂神色,神色平靜,他雙手抓著劍柄,劍尖朝下,隨后重重的往下一刺。

  劍尖刺在半空中,像是碰見了什么有阻礙的物體。

  “叮……”

  一道細微白圈出現,隨后便如湖中漣漪一般迅速擴開。

  漢子淡然說道:“天官賜福。”

  無數浴血奮戰的異人在此刻皆是激動無比,咆哮出聲,“百無禁忌!”

  白圈瞬間覆蓋整個戰場!

  夢魘大吼道:“妖魔領域!開!”

  十一道魔影在此刻皆是站在滾滾黑霧中,十一道領域重重疊加,迎向擴來的白圈。

  勢如破竹的白圈和翻滾黑霧劇烈碰撞,陷入僵直。

  “哈哈哈!”揮舞著破舊鐮刀的末日刺耳囂笑,“天官領域再強!也只是一重領域!我們這里有十一重!”

  漢子笑道:“是這樣嗎?”

  半空中的戚望,松開一只手,隨后右手五指擰轉劍柄,緩緩道:“天官敕令。”

  無論人類還是妖魔都為之一怔?

  敕令?

  漢子用力一轉,整把黑劍原地轉圈,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瘋狂擴散。

  “萬族來朝!”

  一瞬之間,漣漪層層疊加,又何止千百重,勢如破竹,所有黑霧眨眼便煙消云散。

  白圈籠罩了方圓千里之地。

  范圍之大,威力之強,讓人目瞪口呆。

  甲級以下的所有妖魔,此刻都如背負山岳,身形被壓,艱難抗拒,卻還是忍不住雙膝跪地,重重的匍匐在地,寥寥一片還能站著的,也是大汗淋漓,神色恐懼,天官領域從來都是削弱異力,但是這一次,竟然還有死亡威脅!

  慘嚎尖叫不絕于耳!

  半空之上的十一道魔影在此刻也發出驚懼咆哮!

  這一次的天官領域,怎么會這么強!?

  即使是他們,都如深陷泥沼!難以動彈!要知道這可不是單打獨斗!而是整整十一位柱石級別的大妖魔!

  再然后。

  漢子提劍,輕描淡寫的開始遞劍。

  一劍又一劍。

  劍氣漫天。

  “撤!撤!”

  “逃!趕緊逃!”

  “大軍回撤!撤出領域!”

  十一位大妖魔在此刻變得無比瘋狂!

  他們嗅到了久違的死亡氣息!

  地上的五位柱石級強者呆呆的望著這一幕。

  勢不可敵的妖魔大軍,竟然在一剎那就土崩瓦解,妖焰囂張的十一位大妖魔,此刻正瘋了一樣的逃竄!

  一道道劍氣橫貫天際,美麗如畫,但卻收割著一條條妖魔性命。

  隕落的并不是普通妖魔!而是那些站在各族頂端的柱石級妖魔!

  一人之力,匹敵萬族!

  那一日,人類邊境,血流成河,尸山無數。

  ————

  后世記載。

  極夜歷101年,原下三區A市發生史稱孫勝事件的異人大戰,天官戚望一劍開天,終結下三區百年傳承,億萬井底之蛙得見新世界。

  同日。

  十一妖魔攜大軍攻城,人類六大柱石迎戰,天官戚望劍斬七大妖異,一大邪魔,威震萬族!

  同日。

  繼黃粱后,人類再現第二位戰略級強者。

  戰略命名:天神!

  (啊,這一章碼了三天,刪刪改改,終于出爐了,第一卷《井底蛙》就此結束!第二卷《降妖除魔》正式啟程,中三區的荒野歷練開始!

  感謝各位書友們的支持,愛你們,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