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一十章 仗劍開天!
  四十九位甲級強者,此刻只剩下十七位還在。

  戚望目送諸多白虹望去,隨后掃了一圈余下的人,大多數是最高戰略部的人,也有一些不愿去邊境之人,能修煉到這等境界,心性早已固化,有自己的想法和理解,并非一言就能動搖。

  漢子沒有再出言譏諷或嘲笑,他同樣肅容抱拳,道:“至少今日的屠魔令下,我見到了各位,這一點我覺得還是沒問題的。”

  余下眾多的甲級強者默不作聲。

  如果連屠魔令都叫不動他們了,那才是真正的自私自利了。

  這是異人最低的底限!

  下三區內,難道就真的沒有甲級了?不見得!那些枉顧人類大義的,才是真正的拋棄者!

  戚望沉聲說道:“屠魔令已解,諸位無事且退!”

  一位位甲級強者紛紛行禮,“遵命!”

  “天官大人,告退!”

  “告退!”

  ……

  眨眼之間,場上只剩下寥寥幾人。

  漢子背著手,慢慢走到兩位議長面前,笑呵呵道:“第三,第四議長,現在是我們聊聊了?”

  第三議長冷淡道:“天官有何指教?”

  世間權力之巔,莫非六芒議會為尊,這六位議長乃是最高戰略部的頂層,同樣也是人類頂層!

  戚望說道:“指教不敢當,只想和兩位議長聊點大的!”

  性子向來火爆的第四議長雖然忌憚眼前人,但畢竟是人類最高權力之一,當即冷喝道:“戚望!這里是下三區!你知道……”

  漢子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行了,不用一直強調了,我會不知道?我現在還可以告訴你,現在有這里三雙眼睛在盯著我!兩個是你們議會的柱石,還有一人估摸著是來看戲的,這下好了,前線五個,這里算我四個,人類九大柱石齊全了!”

  第三議長抬頭望向漢子,緩緩道:“天官,今日事已經鬧得夠大了,你的意思我已經看出來了,想保那小子對嗎?”

  這位佝僂老人抬頭望了一眼陰霾天穹,隨后緩緩低下頭,“天官出面,今日就給你這個面子,今日犯禁的所有異人,罪責一筆勾銷!此事翻篇!但涉事人員,一律驅逐出境,不得再回下三區內!”

  第四議長眼睛睜大,異常不滿,剛想呵斥,天際之上突然炸響一道冷哼,如雷聲轟隆,第四議長面色變化,最后只能咬牙退下,再不言語。

  漢子依舊沒有說話。

  第三議長神色逐漸暗沉,“天官?”

  戚望沒有在這方面說話,而是突然抬頭望天,拋出了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問題,“敢問各位議長,下三區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下方的兩位議長在這一刻面色劇變。

  什么意思?

  他們已經做出了這么大的退步!甚至連犯禁異人的罪責都不再追究了!這是最高戰略部從未有過的退步!只因為他是天官!

  他是戚望!

  所有給了這個面子!

  但是他還想怎么樣?!

  “戚望!”

  第三議長忍不住怒喝。

  戚望掏了掏耳朵,淡淡道:“我在,不用喊得這么響,我聽得見。”

  陰霾天際一片寂靜。

  漢子笑了笑,“看來你們給不了答案,那我就問問其他人。”

  隨著漢子打了個響指,有三人只覺得眼前突然一模糊,視線聚焦時已經站在了漢子旁邊,他席地而坐,笑道:“那我們來聊聊這個問題。”

  郝孟、楊鳴以及羅嫣共三人。

  漢子笑道:“哥幾個,局勢看明白了嗎?簡單來說,就是今天鬧得很大,然后最高戰略部重新修補謊言,覆蓋真相會很難,花費很多精力財力,所以他們很不開心,很生氣,但即使這樣,他們都想息事寧人,放過我們,此事一筆勾銷。”

  郝孟和楊鳴默不作聲。

  羅嫣雙手抱胸,皺眉道:“你還想怎樣?”

  漢子搖搖頭,“不是我想怎樣,也不是你們想怎樣,是這下三區,到底想怎樣!”

  “羅嫣,當年下三區的創立,你也是發起者!”

  漢子突然轉頭,望向遠處角落的白膚青年,“還有一個一手構建的參與者!”

  商九生喉嚨上下滾動了一下,任他如此心智堅定,突然被一位柱石級強者盯上,也覺得如芒在背,坐立難安,好在戚望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移開視線。

  年輕女子沉默些許,終于是緩緩說道:“戚望,這是他的觀道之地,人世虛妄,陰陽混沌,他要借這截然不同的雙重世界來鞏固本心,以求真解。”

  戚望咂嘴道,“好大的手筆,借眾生萬象來觀道。”

  戚望看向楊鳴,“楊鳴,那你呢?怎么看?”

  楊鳴對眼前這位畢恭畢敬的行禮,而后沉聲回答道:“天官大人,腐敗樂園早有定論。”

  漢子點點頭,“好!你的看法是腐敗樂園!那我們就聽聽最后一位!”

  青年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紋路清晰。

  過了一會,青年喃喃道:“好夢雖好,終有一醒,現實殘酷,終須面對。”

  漢子拍拍屁股站起身,咧嘴道:“那就是好夢易醒了。”

  戚望目光掃過三人臉龐,哈哈大笑。

  “觀道之地,觀道之人都已不在了。”

  “腐敗樂園,人人得而誅之。”

  “好夢易醒,終是現實。”

  漢子朝向南方,嘴唇微動,聲音平靜,但卻在出口的時候,如千卷浪潮,不停重疊翻滾,越來越響。

  上三區。

  城頭邊境。

  怪物攻城!

  無數妖異邪魔前赴后繼,遼闊大地上是烏泱泱的黑潮,異力澎湃,地動山搖,炮火連天,戰斗瘋狂。

  戰場左邊。

  一只幾乎掩蓋天空的巨大黑影泛著水波,目光冷峻,這團有生命的黑影的面前此刻正對峙著一位背劍男子。

  人類最強殺傷力的柱石——洪壽!

  幻術往復,兇險萬分,一人一物沒有實質性的戰斗,卻是整片戰場最危險的一處!

  天際有滾滾驚雷而來。

  是聲音!

  是從后方傳來的聲音!

  洪壽破除重重幻境,霍然睜眼,愕然望向后方。

  清晰聲音在天空炸開,引得無數異人和妖魔邪異都不知情況,抬頭望去。

  “洪壽!”

  “借劍一用!”

  男子緊皺眉頭,但還是一拍劍柄,劍匣之劍霍然出鞘,如一道白光沖天而起,隨后以一種極其可怕的速度瞬間消失在眾人視線內。

  夢魘的身子漆黑如午夜,它沒有臉龐,聲音出奇的溫和,“那是……天官嗎?真是好久沒見他了。”

  洪壽冷笑一聲,“你也敢見他?”

  夢魘一笑置之。

  戰場慘烈萬分。

  洪壽深吸一口氣,右手在左手手背一抹,無數信息在同一時間發出,這是他今日第三次下發的戰爭求援召集令了。

  目前的局勢并不好。

  天地之間,人類有五道氣息尤為強大,可對方陣營,足有十一道!

  妖異邪魔,萬族攻城,這一次是人類又一次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了。

  “這幫家伙,竟然到現在都還沒來!”洪壽瞇眼看著戰場,“戚望此次于周夏深處借劍,莫非還要在這節骨眼上內斗嗎?”

  他已然有了些許猜測,可多年交情,此劍必須得借。

  因為他是天官,是戚望!

  ……

  第九區。

  一抹白線,轉瞬即至。

  漢子面前,懸浮著一把漆黑長劍,劍身古樸,劍柄有龍頭大張,如龍口吐劍。

  漢子右手握住劍柄。

  天地在此刻仿若震怒,雷聲大作,狂風呼嘯,翻滾的陰霾云層中,露出一雙凌厲視線。

  戚望視若不見,望向郝孟,微笑道:“你說過,這條沒走完的路,終會有人接替你們前行,也一定會有走到頭的一天。”

  “今天,我,戚望,接替你們!”

  漢子雙手抱拳,朝向郝孟和楊鳴,微微彎腰,“敬兩位,敬所有在此路上的先驅者!”

  年輕人怔怔不言。

  楊鳴緊張慌亂,不敢受其禮。

  戚望劍尖斜指大地,身形緩緩上升。

  第三、第四議長在此時皆是難以置信,心頭終于升起一絲驚懼。

  難道……

  “戚望!”天空之中怒雷咆哮,有厲喝炸響,“人族正危!你當真要置人類于不顧,在此時和我等言戰嗎?!”

  在這一刻。

  終日陰霾的下三區天空,所有人,無論異人、凡人,在此刻都不約而同的抬起頭,即使相隔千里,視線都無視了距離,清晰的見到了那站在半空中的漢子。

  天際之中又有一道怒吼響起,“天官戚望!三思而行!”

  又有一道飄渺聲音傳來,嘆息道:“罷了,戚望,先隨我等去邊境,待退外敵,再論此事。”

  與此同時,劍身之上也終于響起洪壽的千里傳音。

  “望,國危,速歸。”

  漢子橫劍身前,神色平靜。

  “腐敗樂園,我覺得不對。”

  “我的兄弟,孫勝,就這樣死了,我覺得也不對。”

  “下三區的茫茫眾生,至死活在假象中,不知身前有無數異人為了他們在死戰,這更不對!”

  漢子屈指一彈劍身,清脆劍鳴幽幽回蕩,他低頭望向下方的年輕人,沉聲說道:“善就是善,惡就是惡,并不會因為身份、實力、境界大小而改變。”

  “強者在沒有什么能束縛自己的時候,自加枷鎖,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他人。”

  “因什么打破這枷鎖,才是最重要的,總有些東西,會超出規則和律法,認知與感性。”

  漢子整個人綻放一絲絲耀眼光華,他的氣息開始飛快攀升。

  漆黑極夜之下,萬物如一盞盞細小燈火,邊境之處,有許多大小不一的火球,還有十六道尤為巨大的光團。

  此時此刻。

  凡境界足夠,無論妖異邪魔還是人類,皆是駭然望向周夏深處。

  極夜之中,像是有一輪大日,冉冉升起。

  下三區內。

  漢子平靜說道,“郝孟,我曾與此劍主人說過,若是你越來越強大,沒有規矩和人能束縛壓制你,那就由我來做你最后的約束。”

  “截至目前為止,我對你非常滿意。”

  “各自努力,頂峰相見!”

  郝孟緩緩抬起頭,望著那如神明般璀璨的男人,抱拳輕聲道:“各自努力,頂峰相見。”

  漢子露出一絲笑意。

  他手指抹過劍身。

  “無拘無束的強者究竟有多自由,多強大,你且看好了。”

  “身前無人能勝我,萬般困苦皆掃盡!

  “我有一劍,要示天下。”

  古樸黑劍在此刻耀眼的像是極夜百年未曾見過的真正烈日。

  天穹之上,陰霾黑云被驅散,有三道人影露出驚駭神色,他怎么會……這么強大?!

  再然后。

  漢子劈出了一劍。

  這一劍,沒有砍向任何人,純粹向著這千里天地,遞出了這一劍。

  清風拂面,毫無狀況。

  然而三位柱石級強者都在此刻面色大變,霍然抬頭望去。

  黑暗深夜。

  有更純粹,深邃的黑暗透進來了。

  那是……

  極夜的黑暗。新筆趣閣

  籠罩下三區,天圓地方,數千里遼闊的倒扣型防護罩,在這一刻被立切而開。

  下三區的天,被劈開了!

  他原來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著開啟一場柱石級的戰斗!

  天官戚望,他結束了百年的腐敗樂園!

  這一劍,人間巔峰!

  一人之力,顛覆世界!

  三位柱石級強者愣愣的看著半空中的漢子,強如他們,此刻心頭都升起一種仰望感,這已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力量了!

  他們上一次見到這種力量,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大地之上的年輕女子按下鴨舌帽,轉身走向遠處,喃喃道:“八十年了,終于有人能望見你的背影了,人類當興!”

  漢子隨手一拋長劍,踩在劍身上,他看了天邊三人,沒有言語,沒有表情,很平靜,也很淡漠。

  下一瞬,白線轉瞬即逝。

  上三區,城頭,人類邊境。

  膠著的火熱戰場,突然有一道白線從天而降,落在妖魔大軍最密集的中心之處!

  “轟!”

  大地之上被炸開一個大坑,地面龜裂數百丈,無數妖異邪魔粉身碎骨,煙消云散。

  人類陣容一靜,隨后突然爆發驚天動地的歡呼海嘯,浴血搏戰的異人們激動無比,熱淚盈眶,看見了希望的曙光,“天官!”

  “戚柱石來了!”

  “天官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