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零四章 炎魔吳術
  甲級!

  所有異人窮盡一生,夢寐以求的境界!

  每一位甲級強者,都是當之無愧的定海神針,他們決定著人類的生死存亡,左右著每一場種族戰爭。

  “有甲級強者現身了!”

  “那一位是……不會吧!”

  “我的天哪,這一位怎么會在下三區的?!”

  “百強榜第76名,吳術!封號炎魔!”

  “這種巔峰強者,竟然也出面了?!”

  下三區的所有異人在此刻皆是驚愕不已。

  甲級之中也是有強弱的!而這一位封號炎魔的強者,在甲級中也有赫赫威名!

  能夠躋身百強榜,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征!

  “竟然是封號強者。”楊鳴身邊,已經退回的賈仁抹抹嘴角血跡,盯著上空的男人。

  在他出現的一瞬間,賈仁就已經撤退了,只要再給他五分鐘,不,兩分鐘,他就能斬殺商七圖!

  但是有一名甲級強者插手戰局,別說賈仁,在場所有人的生死,都只在他一念之間!

  “炎魔吳術。”楊鳴目光灼灼。

  封號和外號是截然不同的!

  像馮寇的暴熊,秦考的風刀,這些都是人們對他們的外號!這一類外號隨時都會變化,只在一部分里中有公信力,但封號就不一樣了,只有在甲級之中有紀錄在冊的輝煌戰績者,才能有資格被贈其封號!

  這是極夜組織公開冊封的!

  他們已經站在了全人類巔峰!

  巨坑的邊緣,車蓋上的青年緩緩站起身。

  “郝孟!”寧清神色一變,緊咬紅唇,用力攥著他的手。

  郝孟右手按在她的白嫩手背上,慢慢抹下,寧清紅著眼眶,眼睜睜的望著青年一步步往前走去,淚如雨下。

  青年頭也不回,擺了擺手,隨后縱身一躍。

  三人齊聚。

  郝孟同樣抬頭望著那道恍若神明般的身影,輕聲道:“炎魔吳術,斬大妖有三,除巨魔有兩,甲級中等強者,名列人類百強榜第76位。”

  百強榜的每一位強者,都是萬千人類歌頌敬仰的英雄!

  賈仁對著楊鳴低聲問道:“楊部長,有什么后手嗎?”

  楊鳴瞥了他一眼。

  漢子聳了聳肩,灑脫一笑,“那就是沒有了。”

  既然沒有,那就只有等死了。

  半空中的男人身形下落,站在坐在地上喘息的白膚男人面前,一旁是默默站著的馮寇。

  吳術平靜說道:“議長對你很失望。”

  商九生吐掉嘴里鮮血,撐著邊上石塊站起身,神色漠然,“今日事的后續掃尾,我會一手操辦解決的。”

  “希望如此。”吳術轉過身,身形微微一顫,卻是瞬間出現在了楊鳴三人面前。

  他就這么站在三人面前,可楊鳴他們無論怎么感知,眼前都一片空蕩,肉眼卻清晰的告訴他們,這個人就在這里!

  吳術目光一掃。

  初等搜查官,賈仁。

  柱石級培養人才,郝孟。

  原第九區最高戰略部部長,百戰軍團大隊長,乙級高等,楊鳴。

  這三人無論身份地位,都遠超尋常異人。

  吳術望向面前渾身浴血的男人,平靜道:“楊鳴,下三區內,異人犯法,罪不容誅。”

  這些頭銜對尋常異人是極大震懾,可對吳術而言,無非一串文字罷了。

  炎魔吳術,封號級強者,站在人類之巔的男人!

  楊鳴一笑置之,“一死而已。”

  “很好。”吳術轉而望向另外兩人,“想必你們也已經做好準備了吧?”

  賈仁和郝孟對視一眼。

  “坐以待斃從來不是我的風格。”賈仁咧嘴一笑,“縱使身前是那皇天厚土,我也有一拳要遞!”

  漢子后撤一步,擺出拳架。

  青年抖了抖手腕,輕聲說道:“死戰,不退!”

  炎魔吳術點點頭,道:“勇氣可嘉。”

  不是什么人在面對他時還能有戰斗之心的,這已經無關勝負,純粹是意志。

  不過徒勞無功罷了。

  楊鳴手掌一握,閃雷刀重新回到他手上,他手指在胸口連點,止住鮮血,隨后凝目望向面前男人,緩緩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組織和戰略部早已在一月之前就發布召集令,命令所有甲級強者趕赴邊境,對抗妖異邪魔大軍,我知道會有一些人會罔顧命令,不去邊境,但我沒有想到,甚至連封號級強者至今都逗留在下三區。”

  吳術拍了拍衣袖,漫不經心,“這些就是你最后的遺言了嗎?”

  楊鳴雙手握刀,沉聲說道:“吳術!你!你們!還有議會,難道就不怕邊境淪陷,人類覆滅嗎??”

  “怕?”吳術淡淡道:“有什么好怕的,你告訴我,什么才算覆滅?死一批無足輕重的廢人們嗎?”

  楊鳴十指暴起青筋。

  吳術隨意道:“優勝劣汰,萬古法則,強者無論去哪都能生存下來,只能龜縮在保護圈里的,都是廢人,這些人死與不死又何妨?人類會因為他們的死而覆滅?”

  “別開玩笑了,活躍在故土上的一位位強者,這些無論去哪都有自保之力的異人,才是人類的最終希望!”

  “比死的人?極夜降臨,全球百億人口,一死就死三分之二,怎么比?”

  吳術眼神憐憫,“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人,所以整整百年人類都深受拖累,但凡這些分給廢人們的資源集中起來,未必不能制造出千百位甲級強者!到時候橫掃故土也只是彈指之間!”

  “先殘酷,再平穩!等掃除外患,人類何愁不能恢復到巔峰時期?三五百年的繁衍,百億人口的盛況回不來?”

  “我們只是罪在當代,但功在千秋!”

  楊鳴搖頭說道,“你們這些久居巔峰的,已然把自己視作了神靈,漠然一切,可誰又不是從弱小崛起?人有貴賤,性命何辜?誰又能決定誰該活下去,誰就必須去死?”

  賈仁淡漠說道:“把自己視若神明,終會迎來弒神者。”

  郝孟輕聲道:“人之所以區別于牲畜草木,無非一個情字,失去七情六欲的,枉為一世人。”

  男人哈哈大笑,“我竟天真到與夏蟲語冰,算了,時間差不多了,我送你們上路吧!”

  下一瞬。

  賈仁和郝孟沖到吳術兩側,楊鳴在正中間揮刀。

  三人夾擊!

  出其不意!動若雷霆!

  被圍攻的吳術嘴角掀起不屑的嗤笑弧度,

  三人的動作詭異的停滯,如果細看,可以發現他們的手腳上都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圈圈細小火焰,猶如繩索。

  強如楊鳴,此刻也動彈不得!

  這是純粹碾壓的戰力!

  沒有任何機會!

  “失敗了……”郝孟神色平常,這早就在預料之中了。

  賈仁和楊鳴也沒有意外。

  三人都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了!

  吳術掌心一握,一把燃燒著的火焰刃出現,他隔空對著三人的喉嚨輕輕一劃。

  三顆頭顱滾落在地,鮮血淋漓。

  鬧劇,落幕了。

  吳術轉身,走到白膚男人面前,“這里就留給你了,如果處理不好,你應該明白后果。”

  商九生失神的望著前方。

  “嗯?”吳術皺皺眉。

  一側的馮寇咬緊牙關,低聲道:“大人!”

  吳術終于有所覺察,他霍然轉頭望去,在三具尸體的邊上,有個戴著鴨舌帽的年輕女子不知何時站在了那里。

  炎魔吳術的面色瞬間陰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