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零二章 曠世大戰!
  漢子拍了拍郝孟身上的塵土,笑道:“不賴么,原來這么強啊。”

  郝孟笑了笑。

  對面的商九生神色陰沉,他是親手把賈仁的腦袋送到郝孟面前的!馮寇也是派出了十名丙級強者在邊境圍殺他的!這是萬無一失的!不可能出紕漏!

  可是眼前人又活蹦亂跳的出來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初等搜查官,賈仁,死而復生!

  賈仁朝遠處一棟樓努努嘴,郝孟目光隨之望去,樓層之間,洞悉看到了靠窗坐著的兩人。

  “潭汐,還有……艾木森?”郝孟一愣,隨后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念體符?!”

  賈仁微微一笑,“沒錯!”

  賈仁隨即轉向面色變化的白膚男人,用力按著指節,嗤笑道:“老子在上三區呆了二十多年,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沒見過?就你們那點小心思,還想瞞過爺的眼睛?”

  商九生面色極端陰沉。

  從這只言片語和零碎情報里,他頓時推斷出了全過程。

  賈仁事先有預感自己會出事,所以找上潭汐,聯系到了艾木森,這也就能解釋為什么艾木森的月石礦在近期突然能恢復開采了,定然是賈仁想辦法,用月石礦的開采權和艾木森換取他們祖傳的念體符的使用機會!

  “大意了!”商九生恨恨咬牙,“艾木森的先祖是黑妖賽格!他留下的念體符,品秩極高!艾木森那些凡夫俗子不識貨,可賈仁這種初等搜查官見多識廣,可以完美發揮念體符的作用,制造了一個和本尊實力相差不大的分身,而派出去的全是丙級殺手,根本覺察不出這細微察覺,事成之后就回來復命!”

  “沒想到這一次居然被一個初等搜查官耍的團團轉!”

  商九生無比憤怒!

  很久沒吃過這種虧了,看來在下三區的這么多年,已經讓他變得遲鈍,連這種錯誤都會發生!

  “但是連極夜組織都確定他已經戰死了,他是怎么做到瞞天過海的?”商九生對這一點耿耿于懷,每一個搜查官都是組織精英,這種級別的人隕落,定是要再三翻查確認的,所以被組織尋回去的尸體,只要一經勘察,就能發現是念體符制造的!

  “能夠隱瞞或者說偽造這一信息,肯定有高層插手了!賈仁是沒有這種關系的,那就又是郝孟身后的大能了!”

  商九生深吸一口氣。

  不過沒事,那就讓他再死一次好了!

  白膚青年隨手一招,溢散的火焰異力迅速匯聚,重新形成了一根火焰長棍。

  “郝孟!”賈仁揉著手腕,聳動肩膀,大笑道:“看好了!真正的超人系戰斗是什么樣的!我當初和你說過,三系之內,超人系強者一枝獨秀,修超人系準沒錯!”

  賈仁就這么赤手空拳沖了出去!

  兩者交錯。

  初一交手,商九生就覺察不對,眼前之人,恐怕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初等搜查官都要強!

  即使是自己巔峰狀態,都不敢說能穩勝他!更何況此刻還斷了一條右臂的情況下!

  “糟了!這個人強的夸張!”商九生抓著火棍的左手劇烈發麻,險些握不住棍子。

  “郝孟!”

  賈仁如餓虎撲食,咆哮聲在郝孟耳旁炸響,“純粹的肉體戰斗!只憑戰斗直覺!只憑身體本能!只憑一場場的生死廝殺!從血與火中磨練而出的意志和戰斗技巧,是最有力,最鋒利的武器!”

  郝孟凝目看著。

  瘋狂!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賈仁戰斗!

  暴力美學!

  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多余的弧度,每一拳,每一腳都恰到好處,力量的迸發,肌肉的使用,招式的精確,就像是一臺殺戮機器,招招都是殺招!

  商九生全面潰敗!

  完全不是對手!

  “砰砰砰!”

  地面不斷被打穿!兩道光影從高空飛速下墜,每一層的水泥地面都被打出一個大洞,商九生從最開始還想反擊,到最后只能被動防守,盡可能的減少傷害。

  “不對!這個人!”

  “太強了!”

  “我的異力層次能和他比肩,但是他的戰斗技巧!戰斗素質!甚至比很多丙級都還要強!”

  “怎么可能?!丁級之中,怎么會有這種怪物?!”

  “我居然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是我剛才的全盛時期,恐怕都不行!”

  商九生被打蒙了!

  那疾風暴雨般的攻擊,縱然他六式齊開,可仍舊沒有絲毫作用!對方并沒有什么特別厲害的招式,甚至連六式都沒有施展或者說沒有學會,但他就是能憑借極端恐怖的反應速度,一次次的攻擊!

  這種人就像是天生的,無比完美的戰斗機器!

  這就是上三區那座魔窟鍛煉出來的人嗎?

  這種異人,和商九生這段時間來在下三區碰見的異人截然不同!

  “這種感覺……”商九生骨子里的記憶被喚醒,“是了,當年極夜降臨的時候,一個個被逼到絕境的人類,在生死之間掙扎,無一不都是這樣的人,他們發掘著人類極限的潛力,然后超越極限!”

  “匪夷所思!人類已經固守于九區內這么久了,怎么可能還有這種人!”

  不單純是生死之間的潛力,更是人類退無可退,被逼著激發的力量!

  因為那時候,人類不強大,就不僅僅是死亡,而是種族滅亡!

  在那種背景,那種壓下之力,催生出來的,就是這種人!

  不僅是商九生,郝孟也看呆了,屏幕外的無數人都看呆了。

  碾壓!

  純粹的碾壓!

  普通人只知道這個第三個出現的超人,把先前那魔神一樣的家伙按在地上猛錘猛打,后者毫無還手之力!

  而異人們此刻都心驚膽戰。

  這個后來的,絕對是一名初等搜查官!

  而且是一位非同凡響,甚至在全人類都應該赫赫有名的初等搜查官!因為他的實力太強大了!

  這種強大,并非泛指力量,而是在同階層次的無敵!

  觀看的異人們都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進戰斗,如果是他們,如果是他們以同樣的實力水準,能否扛得住?如果不能,那要將實力提升到什么樣的層次才能穩住,甚至于打得過他?

  當這么一想后,這些人都膽寒了。

  這個人的強大,已經超出理解范圍了!

  隨著一聲滔天巨響,最后一層水泥被打穿!

  兩人落在了商州集團的一層大堂里,煙塵四起,往上看去,一排通透的大坑直通天頂,整座商州集團的大廈,在此刻變得無比殘破,就像是被無數炸彈轟過一樣,傷痕累累。

  如果細算,從商九生現身,到現在戰斗結束。

  總共沒有超過十分鐘!

  就是這么十分鐘,讓下三區的人們見識到了一場戰斗盛宴,異力狂歡!

  實力越強之人,此刻就越發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能以丁級中等之身,爆發如此可怕力量的,還有丁級高等極限,掌握六式,站在巔峰,以及最后現身,力壓一切,勢不可擋的。

  這三人。

  無論哪一個,挑出來都是全人類級別的天才!

  但現在,卻在下三區里打翻了天!

  在無數普通人面前!

  煙塵散去。

  漢子拍拍手掌,出現在眾人視線里,而在地面廢墟之上,七竅淌血的白膚男人背靠碎石,氣息微弱。

  青年從高空一躍而下,落在賈仁身側。

  賈仁咧嘴一笑,“猛不猛?”

  青年由衷的豎起大拇指。

  賈仁難得說了句謙讓話,“主要還是你砍斷了他一只手,又耗費他這么多體力,否則我也不能打出這么摧枯拉朽的局面。”

  這是句實話!

  如果商九生是全盛狀態,賈仁也許能和他分出生死,但會極其艱難,并耗時許久!

  他們同為丁級高等極限,同為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人,本身差距已經很小了,賈仁能勝,主要還是因為這二十多年來,他一直在下三區瘋狂對戰!

  商九生空有眼界,可畢竟在接手白牛軀體前,都只是一個普通人!

  郝孟還想說什么,面色一白,嘴角溢血,他鼓脹的身體在回縮后形成了一條條刺眼血痕,體內更是被摧殘的一塌糊涂,如果不是超越常人的堅韌軀體,此刻他就已經暴斃了。

  可即便如此,也只是瀕死之軀。

  百萬級別的月石能量,足以炸穿任何一個丁級的身體!

  郝孟的身體,已然油盡燈枯。

  “賈仁。”郝孟沉聲說道:“斬草除根,不留后患。”

  賈仁點點頭,接過郝孟遞過來的珞銀刀,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商九生面前,漠然揮刀。

  精疲力盡的商九生沒有任何表情,平淡如水,他已經經歷過兩次死亡了,對這些常人而言再恐懼不過的東西,于他只不過是一場又一場的幻夢。

  他從不懼死。

  他也不覺得自己會死。

  他是商九生,他將會成為這世界的王!

  區區兩個螻蟻,也配拿走他的命?

  商九生嘴角掀起譏嘲弧度。

  一只干枯手掌抓住了賈仁揮落的珞銀刀,再然后,這把堅不可摧的珞銀刀,瞬間裂開蛛網般的紋路,化作碎鐵。

  賈仁喉嚨上下滾動。

  拄著拐杖的老人,臉上的疤痕微微蠕動,像是一條猙獰的蜈蚣,他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如臨深淵,為之一滯,縱然是那些不在現場的諸多異人,此刻都屏住呼吸。

  中等搜查官,第八區最高戰略部部長,暴熊馮寇!

  大人物,出場了!

  馮寇手上的拐杖閃電般一揮,只見那漢子遠飛數百米,砸穿街道上一輛又一輛的車子,最后沒入一棟住宅樓里,了無生息。

  先前還如戰神一般的漢子,此刻卻不堪一擊!

  馮寇轉而望向那青年,眼神冷漠。

  商九生艱難的站起身,低聲道:“殺了他,我們趕緊走!”

  馮寇屈指一彈,一道極端凝實的細小光線飛速沖向青年眉心。

  青年嘴角的譏嘲笑容刺眼,面對一位乙級的超級強者,他除了坦然赴死,并沒有任何辦法。

  異力光線在距離郝孟還有半米的時候突然詭異停滯,隨后爆裂成漫天光點。

  馮寇瞇眼,拐杖龍頭之上的手掌青筋暴起,死死盯著青年身后出現的男人。

  全場嘩然。

  無數屏幕后的異人在此刻霍然起身,只感覺一股血液直沖腦門。

  第九區最高戰略部部長,楊鳴!

  兩位超級強者,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峙!

  馮寇壓制怒氣,陰沉質問道:“楊鳴,我勸你最好不要再輕舉妄動,這里的事情究竟有多嚴重,你不會不知道!我們現在最好趕緊掃尾,否則上頭的雷霆之怒,不是你我能承擔的!”

  楊鳴笑了笑,卻是轉頭望向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剛才我其實在想,究竟是什么即使讓你放棄了生命也要踏出這一步,現在我終于明白了,與你相比,我等皆是弱者。”

  “我楊鳴從不懼生死,可我卻身陷囹圄,不得自拔,受限于各種條條框框,世俗想法,權力階層。”

  “我二十六年前來到這座腐敗樂園,立誓要改變這里,卻至今碌碌無為。”

  “我受夠了。”

  “身處亂世,沒有對錯,本心所向,即是自由!”

  “你曾與我說過,我不敢說的事情,你來說,我沒有做到的事情,你來做!

  “我也好,你也把,這條沒走完的路,終會有人接替我們前行,也一定會有走到頭的一天。”

  “極夜再長,也會天明。”

  “光明也許會遲到,會遲到很久,但它一定會來的。”

  “如果我們不能成為抵達者,那就做先驅者,曾經在這條路上行走的先驅者。”

  楊鳴仰頭,長吐一口濁氣,將這二十六年的郁氣一并吐出。

  “郝孟,今天,這條路,我們一起走!”

  遠處的廢墟之中,漢子吐掉嘴里鮮血,身形一閃,出現在兩人身側。

  楊鳴單手負后,輕聲說道:“賈仁,夠膽嗎?”

  漢子手背抹嘴,哈哈大笑,“楊部長,你說呢?我可是比你還早站出來啊!”

  楊鳴微微一笑,隨后望向面色越來越難看的馮寇兩人,緩緩說道:“我來誅馮寇,你殺商九生!”

  “這一次,就打他個天翻地覆!”

  賈仁用力抱拳,沉聲道。

  “是!遵命!”

  這一場下三區內的曠世大戰,正式拉開帷幕!

  徹底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