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零一章 靈魂歸身
  頻繁的全力攻擊之下,商九生體內的異力也在迅速消耗,他心頭越來越震驚,郝孟身上這件護身寶物,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么多次攻擊,居然還沒崩潰!

  “這是一件品階極高的護身寶物!”

  “哼!烏龜殼再硬,也有打爛的時候!”

  商九生與其說戰斗經驗豐富,不如說他的眼界豐富,畢竟是經歷極夜降臨,并活了一百多年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和物品沒見過?

  正因為越知道,所以他的殺心就越重!

  這種寶貝不是輕易就能獲取的!郝孟的受重視程度越高,他今天想要殺死他的心就越重!

  他并沒有收力!

  保持著狂攻,毫不顧忌異力和體力的消耗!

  所以僅僅四十秒左右,郝孟體內的月石符就消耗的差不多了,一直閃爍的黃色光罩在這一刻消失了。

  商九生眼內厲芒一閃。

  結束了!

  商九生繼而猛撲而上,手上的火焰長棍迎頭砸下!

  突兀的。

  商九生感覺到了一股異常氣息猛地拔升!

  一把珞銀刀和他砸下的火焰長棍硬憾在一起!

  商九生第一次面色劇變!

  “怎么可能!?”商九生難以置信,“他居然還留有后手?!”

  商九生身子蹬蹬倒退兩步,愣愣的看著面前青年。

  郝孟的身體在此刻擴大了三分,沒錯,就是擴大!就像是被打了氣的氣球一樣!原本看起來瘦削的身體,現在卻是一片鼓脹,肌肉呈現不正常的充血狀態,從脖頸往上,明顯的血脈紋路和青筋使他像是一只怪獸。

  一只肌肉怪獸!

  更重要的,商九生在他體內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澎湃的力量!一股讓他都心驚肉跳的力量!

  “他體內怎么會有這么強大的力量!?”商九生瞬間作出判斷,“不對!這不是他的力量!他這種樣子,就像是吞服了什么濃厚靈力的寶物!”

  商九生打死也想不到,郝孟體內此刻有整整百萬級別的月石化作的異力在奔涌!

  “原來如此!”商九生恍然大悟,“他在用防護罩誘使我消耗力量,然后想要借由這一股爆發力量來反轉局面?”

  “癡人做夢!”

  “一個丁級中等的異人,還能翻天了不成?!”

  縱使他為了打爛這只烏龜殼耗費了大量體力和異力,但他畢竟是一位丁級高等極限的強者!老虎有可能會能被獵豹,被狼殺死,難道還能被豬,被狗咬死嗎?

  商九生露出獰笑。

  兩道人影迅速交錯,瘋狂交戰,招招硬憾!

  “來啊!”

  “死戰!”

  郝孟的血肉和骨骼在顫抖,在哀鳴,每一次碰撞,他那不堪重負的身體都傳來令人牙酸的嘎吱聲,這是遠遠超出負荷的力量!

  “砰砰砰!”

  兩人從商州集團的大堂一路打到門口,然后在三百米高的商州集團大樓上橫沖直撞,打碎了無數玻璃、墻體,幾乎每一層樓都留下了戰斗痕跡,在四周的圍觀群眾眼中,兩人就像兩道拖拽著光尾的光球,不停碰撞,到處肆虐。

  整棟大樓里的人在剛才就已經全部逃光,只剩下空蕩蕩的樓體。

  郝孟雙手舉刀,重重劈落!攜帶著萬鈞之勢!

  他憑借著短期增幅,力量已經突破至丁級高等!再配以精神異力,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只脫籠猛獸,拋棄了所有理智想法,純粹靠瘋狂在戰斗!

  不懼傷,不懼疼,不懼死!

  整棟大樓在此刻火光四起,廢墟累累。

  商九生渾身縈繞著洶涌火焰,手上火焰長棍或擋或掄,招招精準,力量澎湃,絲毫沒有落于下風的模樣,他一次次的抓住機會反攻,滾燙的鮮血一次次的到處潑灑。

  “就這?”

  “你就這點能耐嗎?”

  “郝孟!想要求死,我成全你!”

  商九生的恐怖實力在這一刻展露無遺!

  郝孟手段齊出,計謀用盡,使出一切方式,甚至都使用了副作用極大的短期增幅,把這條命都賭上了,卻仍舊只是和商九生堪堪交戰,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一旦短期增幅或者能量耗盡,郝孟便只能當場飲恨!

  差距太大了!

  丁級中等和丁級高等極限,期間差了多少啊?

  如果按小分層來算,起碼四個分層!

  丁級高等,丁級高等極限,初等搜查官,初等搜查官極限!

  商九生就是初等搜查官極限的水準!

  這一個個森嚴的等級差,是不可逾越的天塹!

  隨著熾熱火浪的翻涌,火棍橫掃千軍,勢不可擋,被迎面擊中的青年就像布袋一樣被掄在水泥墻上,整堵承重墻在此刻都全部龜裂,一個個物體憑空自燃,到處都是溫度極高的烈焰。

  “噗哧!”

  青年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傷痕累累。

  郝孟抹去嘴角血跡,雙手抓刀穩住身形。。

  他已經盡力了,他已經全力以赴了。

  他至始至終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會是商七圖的對手,自己也殺不了他,可這一戰還是要打。

  打不得打的過是一回事。

  打不打是一回事。

  商九生倒提火焰長棍負于身后,緩步走來,他冷漠無情,像是一尊從地獄里歸來的殺神,“郝孟!該結束了!”

  “如果當初你愿意聽從我的建議,歸于我麾下,就沒有這么多事情了!”

  “現在,你就下去替我兒陪葬吧!”

  郝孟雙手撐刀,搖搖晃晃的站起身。

  他站在窗邊,后面是遼闊的下三區,目之所極,沒有盡頭,堵塞的大街小巷是攢動人潮,一輛輛武裝直升飛機早已守候在周圍,更多的防暴警察正在陸續趕來。

  這一場盛戰,向下三區的人們昭告了極夜的存在。

  讓生活在這籠中井底的假人們,知道了真正的世界。

  無論時候下三區的戰略部和人類高層再怎么掩飾,再怎么編造借口,都無法抹除假人們心中的這一份事實。

  短期增幅以生命力為代價,替郝孟爭取到了能和商九生正面交手的力量,可這并不足以讓他扭轉局勢,現在他這殘破的軀體里傳來一陣陣虛弱感,龐大的異力在溢散,在消失,他這力量快到盡頭了。

  他馬上就要死了。

  青年無來由的笑了笑。

  “人生一世短短百年,蟲鳴一生不過一秋。”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

  郝孟單手持刀,右手在明顯的痙攣,強大的副作用此刻洶涌撲來,他甚至差點都捂不住刀了,可最后的最后,他還是保持著刀尖朝敵的姿勢,喃喃道:“死戰!不退!”

  在這高樓上的一幕,清晰的落在無數人眼中。

  一輛凱迪拉克停在擁擠道路的最后面,眼見開不過去了,他們只能下車跑步,擠開前方的人流。

  附近的露天屏幕、電視之上,全部都在播放著最新的電視臺轉播畫面。

  “郝孟!”寧清霍然停步,用力咬唇,淚流滿面。

  曲振興和褚曉曉也都失神的望著十字街口的屏幕畫面。

  那個像是天神,又像是惡魔的白膚男人,手上的火焰長棍朝著青年迎頭砸下!

  青年這一次,再無反抗之力,只是閉上眼睛,靜靜的站著。

  一切都結束了。

  楊鳴、李昊、潭汐、艾木森、一個個認識的,以及的更多的不認識的,藏在幕后的人類大佬、高層,站在周圍的高階、強大異人、還有哪些無數的普通人。

  在此刻皆是默默的注視著畫面。

  這一場鬧劇,在此刻終結。

  泥丸宮內。

  郝孟面朝光人,后者手上的精神異力光團已經縮小了九成,周圍還剩下兩張月石符緩緩飄著,莊的凝實光人身體此刻也變得分外黯淡,腕表顯然也有極限。

  “主人,結束了。”莊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機械冰冷。

  郝孟輕聲道:“是啊。”

  他不由得抬頭望去。

  半空中,耀耀大日高掛天際,遙不可及,就是因為它,郝孟才開啟了這凡人永遠接觸不到的玄幻生活。

  剎那之間。

  有一道極其冰冷,帶著無比邪惡的氣息像是浩瀚海洋,整個泥丸宮世界在此刻都陷入昏暗之中,就連頭頂的大日都受到影響,像是被蓋上了薄薄灰布。

  郝孟霍然望去。

  另外一處天空上。

  一只大袖飄搖,形體虛無的碧眼妖異,聲勢囂張,惡念滔天。

  它睜開了眼睛。

  與此同時。

  郝孟只感覺周身不受控制,異常的輕靈之感,分外熟悉。

  天地旋轉,場面回歸,瞳孔深處映造出那迎頭而來的火焰長棍。

  時空在這一刻仿佛都停滯了。

  郝孟側頭望去。

  大妖石姬的虛幻身體出現在左側,而他前方,是自己那站立不動的身體。

  再然后,是自己這同樣虛幻的身體。

  他和石姬,此刻皆是以特殊的靈魂狀態,像是身處另外一個維度,而本體和外面的商九生,則是在現實之中。

  從出現起就一直沉睡的大妖石姬,碧綠眼眸充斥著難言的邪異,它望向郝孟,古老而艱澀的語言,被自動翻譯成了郝孟能聽懂的中文,“可悲的人類弱者啊,被神眷顧的幸運子,空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卻毫不自知。”

  “郝孟!人類郝孟!”

  “你是黃粱在這世上最后的痕跡!你若不替他去看一看這陰陽混沌的亂世,那這天下,又該托付于何人之手?”

  “天賦神通,靈魂歸身,雙重增幅,無可匹敵!”

  “去!”

  “向這個世界,向所有人類,向所有邪異妖魔,去宣布!去昭告!”

  “告訴他們!”

  “新生的至強者,復活的救世主!萬千生靈的永恒至尊!”

  “歸來了!”

  所有一切,瞬間消失。

  郝孟周遭世界,突然回到現實,他低頭一望,除了自己的真實身體,還有一層虛幻身體,雙重疊加,但卻同樣的如臂指揮!

  這是從來未曾出現過的情況!

  每一次靈魂出竅,他都無法控制本體!

  而這一次,靈魂和本體,皆是同控!

  這短短一瞬。

  沖來的商九生身體深處,本能的傳來劇烈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使得他全身汗毛直立,血脈噴張,就像是面對上一只來自洪荒的猛獸,就像是面對不可戰勝的王者。

  然后他就見到對面的青年,霍然舉刀!

  雙手持刀。

  這一次的珞銀刀,甚至都沒有異力灌注入內,刀身扁平,刀刃足有一指厚。

  很簡單,很平凡的動作,郝孟苦練了一個月的姿勢。

  但就這么一個簡單的姿勢,卻讓商九生硬生生的止住攻勢,即使他知道自己的火焰長棍只需要一拳距離就能打碎這顆頭顱,他仍舊毫不猶豫的后撤暴退。

  到了他這個層次,這種生死之間的直覺比什么都管用!

  不管是什么東西,但是商九生知道,只要自己不回招,不逃跑,那么自己就會死!

  然后。

  青年的刀劈下了。

  刀身之上,亮起一道銳利白芒,美麗燦爛,像是白月光,驚心動魄。

  商九生霍然停步,身前的火焰異力眨眼之間升起十堵屏障!

  輕飄飄的刀芒一斬再斬。

  這些無比堅實,沉穩厚重的異力屏障,在之前能輕易抵擋住郝孟攻擊,但此刻卻是脆弱如紙張。

  一瞬十層。

  商九生橫棍在身前。

  刀芒和火焰長棍交錯。

  兩者爆發了刺眼火星。

  再然后,隨著商九生劇變的神色,火焰長棍被斬開了,出現了一道極其微小,甚至連肉眼都看不見的縫隙,可作為釋放者的商九生卻能清楚感受到,兩端的異力不受控制了!

  被斬開了!

  商九生在生命的最后關頭,竭盡全力挪動身子,往著旁邊偏移。

  再然后,就是噴灑的鮮血。

  一條右手臂拋飛而起。

  無數人目瞪口呆,很多屏幕前的異人們此刻都懵了。

  “那是……”

  “不,不可能!”

  “他一個丁級,而且還是丁級中等的異人,怎么可能做到發力增幅?”

  “六式之一的指槍的進化版,發力增幅!這是丙級才能開始修煉的招式啊!”

  ……

  郝孟雙手顫抖,珞銀刀掉落在地。

  這一刀若是斬中了,就算是商九生,也得當場身死!很可惜,他是第一次施展這一招,精準不夠,所以只是砍斷了商九生的一條右臂。???.

  這一刀。

  是可以徒手劈開金屬柴的一刀!

  是楊鳴在丁級高等極限時,用時八個月才劈開的第一根金屬柴的這一刀!

  郝孟明白,他并沒有習得所謂的發力增幅。

  單純只是剛才這一刀,他本體和靈魂,以一模一樣的頻率,姿勢、力量,揮出來了!

  這本該是一擊必殺的。

  可是沒有成功。

  斷掉一只右臂的商九生面色出奇的平靜,他剩下的左手縈繞著火焰,在傷口處一抹,熾熱的溫度將血肉烤焦,止住流血,再然后,他什么話都沒說,身子就這樣詭異一抖,出現在了郝孟面前。

  只有一截的火焰長棍,狠狠掄下!

  退無可退的郝孟,這次卻是偏頭一望,露出發自肺腑的笑容,縱然滿臉污血,仍舊笑的開懷。

  郝孟身側,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他伸手右手,輕易地徒手抓住了商九生掄來的火焰長棍,五指用力,整根火焰長棍居然生生崩碎!

  黑衣人摘下帽子。

  運籌帷幄百余年的商九生,在親眼目睹那張臉龐時大驚失色,驚駭道:“你!?你居然還活著?!”

  漢子咧嘴一笑。

  “死而復生這種事情,又不是只有你商九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