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九十八章 捅破天了!
  A市人民醫院。

  手術室亮著紅燈,走廊里抽泣不停,醫生護士不停進出,各階領導來來往往,市局直屬的治安局局長站在后面角落,大氣都不敢喘,特別是見到窗戶邊站著的男人陰沉臉色,更是滿嘴發苦。

  褚曉曉和曲振興收到消息就從N市趕到這里,前者一直安慰開導著悲痛欲絕的方霜霜,后者則是一反常態,安靜的站在走廊角落的防火門后抽著煙。

  市長李昊雙手用力抓著窗框,盯著樓下院子。

  終于,一輛奔馳E300駛進醫院,副駕的俏麗女孩急匆匆的趕向這里,主駕的青年下車點上一根煙,背靠車身。

  李昊趕到一樓,迎向青年,快速道:“郝孟!這事情是件意外!并不是商州集團的事先謀劃!”

  青年淡淡嗯了一聲,“我知道,我已經看過全程的監控錄像了。”

  李昊緊接著道:“郝孟,你放心,我已經讓市里最好的外科醫生主刀,不惜一切代價把人救回來!”

  年輕人遙遙望了一眼二樓的手術室的方向。

  無形的精神異力早就籠罩了此地,在念力的掃描圖中,每一個人都猶如黑夜中的一盞燈火,氣血生機越旺盛的則越亮,而生機消退,垂垂老矣的瀕死者則是燈火萎靡,搖曳飄動,至于死者,便是漆黑中的一團灰燼。

  二樓手術室里的,已經是一團灰燼了。

  只不過靠著強力起搏器和昂貴的手術醫療機器,一次次的嘗試著撥動余燼中的火星,微弱火光一閃又一滅。

  郝孟平靜問道:“兇手呢?”

  李昊心頭一緊,急忙說道:“此案共有嫌疑人六人,有四人已經逮捕歸案,老貓李三和西山虎畏罪潛逃,正在批捕,你放心!市局一定會將他們抓捕歸案的!”

  年輕人看了他一眼,“李昊,我要聽真話。”

  男人面色變得有些難看,猶豫了一會,低聲道:“郝孟,你也知道,西山虎是商令的得力打手,他們現在推了四個替罪羊出來,剩下兩個都躲在商州集團里,但是只要我們這邊持續給壓力,商州集團肯定會交出李三的!我向你保證!”

  年輕人似乎是笑了笑,“西山虎呢?殺人的可是他啊。”

  李昊頓時沒了聲音。

  這是他最怕的一點!

  商令是不可能交出西山虎的!一個老貓對他而言并無作用,只要市局這邊壓力給的夠大,他就會毫無猶豫的放棄李三,可西山虎不一樣啊,那是他的心腹!

  像西山虎這種人,多年的雇傭兵生涯,手里沾滿的鮮血不知幾許,殺了一個區區普通人而已!

  郝孟沒有再追問,擰滅煙蒂朝二樓走去。

  走廊兩側,褚曉曉、方霜霜、曲振興、寧清都抬頭望來。

  郝孟目不斜視,走到手術室前,推門而進。

  “誰?你是誰!?”正在手術的一眾醫生和護士當即大怒,“手術室重地!無關人員嚴禁入內!”

  青年目光一掃,一眾人只感覺靈魂都為之一顫,再不敢言語。

  “行了,都出去吧。”郝孟輕聲道:“讓他安心走吧。”

  一眾人面面相覷。

  確實!

  這個傷者送到這里的時候就沒有生命體征了!他們經過系統搶救后仍舊無效,按理說早在半小時前就該下達死亡通知書了!只不過礙于外面的壓力和上頭命令,他們不得不再一次次作無用努力。

  一眾人收拾東西,默默的走出房間。

  房門外的人們頓時圍上來。

  “對不起,我們盡力了。請節哀。”為首的執刀醫生說道。

  方霜霜凄厲哀嚎,“大剩!大剩!”

  褚曉曉和寧清眼眶通紅,強忍淚水,用力的拉住要往手術室里闖的方霜霜,曲振興背靠墻壁,身子無力的滑落,跌落在地上,雙目無神。

  他和褚曉曉、老孫,從小一起長大,創業初期,也是兩人不離不棄幫襯著他,雖說平日里總對他又打又罵,但這并不妨礙兩人的交情。

  “老孫……老孫……”曲振興呢喃著,逐漸淚流滿面。

  手術室內。

  青年默默望著蓋上白布的床上之人。

  在這一刻,所有的負面情緒如海嘯般撲來,他甚至都感覺身體產生了不可控制的異感,門外的悲痛哭喊變得越來越遠,最后弱不可聞,周遭一切都十分寂靜。

  似乎過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

  郝孟低頭一望。

  虛幻重疊的雙手。

  又是一次無意識的靈魂出竅。

  郝孟的虛幻靈魂脫離本體,他站起身,在這個狀態下,他偏頭一望,只見到同樣身體虛幻的老孫正站在旁邊,微笑看著他。

  “老孫……”郝孟喉嚨里像是卡了塊東西。

  孫勝看了看躺在床上蓋著白布的自己,再望了望門外的悲痛人們,隨后將目光轉回郝孟,喃喃道:“原來你真的不是凡人。”

  郝孟嘴唇顫抖,“對不起……”

  老孫笑了笑,“郝副總編,一直都是我承蒙你照顧,怎么會需要你向我說對不起呢?”

  年輕人喃喃道:“如果不是我,西山虎不會對你動手的,如果不是我,老貓他們也不會時刻監視著你,如果不是我,翻譯社和商州集團,會是兩條永不交集的平行線。”

  老孫用力的拍了拍郝孟的肩膀,“郝副總編,認識你,我很高興,認識賈老哥,我也很高興。”

  男人的虛幻身體逐漸變得透明。

  “郝副總編,這次是真的再見了。”老孫目光望向門外,回想自己這一生,索然無趣,只有被生活不斷壓彎的脊梁。

  老孫輕聲說道:“人間無趣,再也不來了。”

  年輕人怔怔的看著老孫逐漸消失的身子。

  最后的最后,他卻張著嘴巴留著眼淚說不出話。

  在這一剎那,郝孟仿佛見到了其身后出現的模糊畫面,似有一個孩童,身穿紅披風,驕傲的站在青石之上,如那不可一世的孫大圣,桀驁不馴,發誓要將這世界打的滿地找牙。

  黃昏重鑄英雄夢,又見少年拉滿弓。

  畫面陡然破碎。

  靈魂歸身。

  寂靜的手術室里,只有青年呆呆的坐著,冰冷死寂。

  過來一會,青年緩緩站起身,推門而出。

  東方已有魚肚白初升。

  一輛奔馳E300緩緩的駛離醫院。

  李昊站在樓下大廳,皺眉望著離去的車子,然后撥通了電話,“楊部長,郝孟離開醫院了。”

  “去哪了?”

  “他沒說,不過看情緒還算穩定,并沒有預料中的憤怒和失控。”

  “那當然,這家伙的定力和忍耐力已經到了一個很夸張的地步,商州集團的那些蠢貨,自以為手段高超,卻只有不斷的激怒郝孟,逼迫他不停的,飛速的成長,終有一天,當壓抑的怒火爆發時,會是他們所有人的災難。”

  “楊部長,我主要怕他會不會現在就……”

  “放心吧,他連賈仁的死都能忍下來,更何況現在,另外郝孟的事就不用你關注了,把此事件的相關人員全部逮捕歸案!那個叫西山虎的,實在不行就找人做掉他!也算給郝孟一個交代!”

  “是!遵命!”

  極夜俱樂部,三樓。

  楊鳴掛掉電話,深吸一口氣。

  只要郝孟保持理智,不被怒火沖昏頭腦,在下三區內使用異力去復仇,那么商九生他們就毫無可趁之機!

  以郝孟的天賦,假以時日,就是一位恐怖強者!

  屆時,所有人都將為之顫栗,和他作對的任何敵人,都將嘗到噩夢!

  郝孟自己同樣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絕不會為一時之快而葬送一切!

  ————

  商州集團,頂樓。

  商令正坐在巨大的實木紅桌后,低頭翻閱文件,挨個審核簽字,一旁的是西山虎和有些坐立不安的老貓。

  終于,商令處理完眼前的所有文件,身子后仰。

  他看向面色淡漠的西山虎,淡淡道:“殺就殺了吧,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而已,不過為了防止李昊他們伺機報復,你收拾一下,這段時間去八區躲躲,待風頭過了再回來。”

  西山虎沉聲道:“是的,老板。”

  老貓面露焦急,卻又不敢說話,好在商令瞥了他一眼,隨意道:“跟他一起去吧。”

  老貓如蒙大赦,激動無比,“多謝商總!多謝商總!小的無以為報!日后定當當牛做馬。”

  商令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老貓立馬住嘴,和西山虎退居一側。

  在這商州集團里,就算李昊親自帶人前來,也抓不走他們兩人!這里已是第九區最大的無法地帶!

  商令本想繼續手頭工作,不過轉念一想,還是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爸,有個事情得和你說一下,我手下的人和一個叫孫勝的起了沖突,動手殺了他,這是郝孟一個曾經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公司里的員工,你看?”

  商九生淡淡道:“難怪今天沒有收到郝孟回黃江基地市的消息,我還以為他們已經偷偷把郝孟安全轉移了,原來是還沒出下三區呢。”

  商九生隨后囑咐道:“好好工作,別為其他無聊的事情分心。”

  “我知道了,爸,那我先忙了。”

  商令掛斷電話。

  誰都沒有在意。

  死了一個普通人而已。

  他們連賈仁都宰了,可還是沒能激怒郝孟掉進圈套里,這一招已經失效了,現在的事純粹是個意外,誰都沒有放在心上。

  無論是商州集團這邊也好,還是極夜俱樂部那邊,都沒有動靜。

  五公里外的街道上。

  奔馳E300正在朝著這里緩緩駛來。

  青年緊緊抓著方向盤。

  “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的。”青年喃喃自語。

  縱使是見到賈仁首級的那一刻,也遠不及此時情緒的十分之一。

  “賈仁因我而死,因為我讓他接觸到了不該接觸的東西,因為他是在下三區外死的,因為他是一名異人,他即使死,也是以異人的身份戰死的。”

  “可老孫不該死的。”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啊,一個普通人!他的死和我沒有直接關系,但卻和我有關,更重要的是,他一直恪守著所謂的規矩、規則,可到了最后,這破規則卻無法帶給他一絲一毫的庇護。”

  “他披滿了枷鎖鐵鏈,可這些東西并沒有能保護他,反而成了壓垮他的重負。”

  “殺人者逍遙法外,毫無所懼,他們以權財、勢力,凌駕于所謂的規則之上,在這下三區里,難道就只能任由他們宰割?”

  “不,不是這樣的。”

  “一年半前,在第一次前往商州集團的時候,在天橋底下的車禍的時候,我就很清楚的明白這一點了。”

  “善就是善,惡就是惡,不會因為在哪里,不會因為雙方是誰而發生改變。”

  “賈仁的死,是異人的個人仇怨,所以我得忍,必須得忍,只能韜光養晦等著復仇的日子到來。”

  “可老孫這筆債,要讓我怎么熬啊?”

  “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

  “這該死的,無趣的,爛透了的腐敗樂園!”

  “總有些東西,會超越理智,勝過生命。”

  商州集團的大廈出現在視線內,清晨的街上已經有不少行人車流。

  突兀的。

  油門轟鳴聲猛地響起,爆炸般的聲浪吸引了所有人驚詫視線。

  緊接著。

  一輛黑色車子,像是瘋了一般提速到一百多碼,狠狠撞在商州集團大門的玻璃上,框架歪斜,響聲震天,車子更是直接沖入大廈內部的大堂,讓無數人目瞪口呆。

  側翻的黑車車門,突然猛地拋飛而起,砸入上方的水泥墻里。

  再緊接著,他們就看到了一個人從車里跳了出來,被動靜吸引來的一個個路人、商州集團的公司員工,皆是呆滯的看著那個人一躍十幾米,沖到了外面的外墻處。

  “我的天哪……我剛才看到了什么?”

  “那那那……那是個什么鬼東西?!”

  “快快快!趕緊拍視頻!”

  再然后。

  不光是這周圍,附近幾條街和大樓的人們,都注意到了!

  有一個黑影,居然在三百多米高的商州集團的玻璃外墻上,飛馳!

  對!

  沒錯!

  飛馳!

  他在筆直的奔跑!

  以一種違背物理學的姿態,在90度的大樓外墻上奔跑!

  每一步都踩的巨大玻璃爆裂!

  他就像是個怪物!出現在所有人視線里!

  驚世駭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