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九十六章 權衡
  昏暗路燈下,白膚男子緩步前行。

  一輛邁巴赫s600快速駛到路邊,商州集團的土皇帝商令充當司機的角色。

  白膚男子坐進后排。

  另外一邊是馮寇,他拐杖放在一側,把玩著手上的一顆漆黑色珠子,說道:“我低估他了,我還以為他會在房間里暴怒出手,沒想到他竟然至始至終都忍下來了。”

  “一個只有二十出頭年紀的小子,有這種定力和忍耐力,有點可怕啊。”

  商九生大拇指頂著下巴,思慮不語。

  中等搜查官的馮寇一直在小區門口守著!

  只要房間里傳來一絲異力波動,他就能以異人犯禁的名義瞬殺郝孟,解決一切后患!

  至于之后會惹出什么風波,那都是小事。

  人死一切成空!

  就算看好郝孟的那位背后大能追責,身負中等搜查官之職的馮寇以及同為柱石級培養合同的商九生,在占理的一方時,全然不懼!

  商九生微微抬頭,望向前方的后視鏡里的臉龐,平靜道:“令兒,按現在的局勢,你會怎么辦?”

  正在駕車的商令一愣,他皺緊眉頭,并沒有立馬回答,過了一會后方才說道,“爸,要想再殺郝孟很難了。”

  商九生雙手枕在腦后,身子后仰,淡淡道:“說來聽聽。”

  邊上的馮寇緩緩閉目養神,商九生挑的這兒子勉強夠看,不像第八區馬家的那個蠢東西,看著心機深沉,實際上早就思想固化,因為久站在權財巔峰,心態變化,目空一切,骨子里都浸染了足以致命的自傲。

  不僅是他,在下三區這座小小井里呆久了,很多人都變成了這幅模樣。

  商令滿臉陰冷,緩緩分析道:“爸,賈仁是郝孟接觸時間最長的朋友,除了郝孟現在的父母和女人外,他和郝孟的關系最密切了,我們這次抓到機會,在下三區外殺了賈仁,連這都無法激怒郝孟出手,那除非繼續對他的父母和女人出手,但這顯然是做不到的。”

  “這三人都在下三區,且身邊早就有第九區戰略部安排的點子保護,我們派出普通人是無法有收獲的,但若是派遣異人,且不說能否成功,即使成功了,那后期追責也定然于我們不利,這就屬于我們率先破壞下三區的規矩了,規矩這東西,只有在雙方差距大的時候才不奏效,但郝孟是柱石級培養合同,足以借此威脅到我們了。”

  “而郝孟身邊關系遠的其他人,殺了也無濟于事,他連賈仁的死都能忍下,何況他人。”

  “在下三區無法殺他,出了下三區就更難了,楊鳴知道我們要針對郝孟,就不會再放他公開露面,到時很有可能就直接送往培訓基地,以郝孟的天賦,今天我們沒有能成功,就注定他會是我們的日后大敵。”

  商九生微微一笑,“很好,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栽培,保持這份小心謹慎,遇事多想,獅子搏兔,亦盡全力,無論何時,驕傲都會使人敗北,看不起對手的人,終將會倒在對手的劍下。”

  商令恭敬道:“是。”

  商九生吩咐道:“從明天開始,把集團的業務全力擴張,我給了你一年時間,但這是最低的底限,你越早當上第九區戰略部部長,對你自己越好。”

  男人雙手抓緊方向盤,眼中跳動著不可抑止的興奮。

  ……

  楊鳴和秦考把木盒帶走安葬了,兩位乙級的超級強者即刻開始安排各種之后的事。

  青年坐在沙發上抽著煙,一言不發,邊上的寧清用了好久才緩過來,她盡力的提起精氣神,想要說些什么安慰他,但話在喉嚨里卻怎么也吐不出。

  “你先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坐會。”郝孟平靜說道。

  聞言,寧清只能起身走進臥室,心有擔憂。

  郝孟一支又一支,半盒煙很快就空了,他站起身,走到樓下的便利店,想了想,買了一包紅塔山,他坐在馬路邊,拿出兩根一起點燃,另外一根放在身邊臺階上,喃喃道:“抽吧,這是你最喜歡的煙,讓你買點貴的還不愿意,這下好了吧,好煙都沒抽幾根,命就沒了。”

  “突然想起來,你還欠我一大筆錢呢,你這王八蛋,天天在金巴特伊薇拉記賬,一天加七八個鐘,老子這一年往卡里充了多少錢了,全被你霍霍逛了都。”

  “說實話,你是不是故意的?怕我到時候在外面碰見你,讓你還錢,讓你請客吃飯,干脆就用這種方法逃單?我覺得沒錯,這是你能干出來的事情!否則堂堂一個極夜組織的初等搜查官,能死的這么簡單?”

  年輕人自言自語,全然不顧路人異樣眼光。

  “賈仁,你不會怪我吧,我是不是太冷漠無情了,還是說,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其實也沒那么重,如果死的是寧清,恐怕我根本就無法穩住理智。”

  “我知道他們設局在等我,我忍下來了,可我覺得很丟臉,給你丟臉了,兄弟,不,我不配當你的兄弟,你會死,全然是因為我。”

  “我不該拖著你陪我去J市的。”

  “哎,不過也好,回頭我去給你定制一批胸大屁股翹的紙人小妹妹,全給你燒下來,到時候你就下面敞開了玩,錢不夠就給我托夢,我一卡車一卡車的給你燒。”

  不知不覺。

  剛買的一盒紅塔山又空了。

  地上七零八落的全是煙蒂。

  郝孟拍拍身上的煙灰,站起身,突然笑道:“賈仁,下輩子別再碰見我郝孟了。”

  ————

  三天后。

  中午時分,俱樂部出來的郝孟開車回家,寧清已經把東西都收拾好了。

  經過此事,楊鳴和秦考一商量,決定暫時不讓郝孟跟著夕陽小隊歷練,而是直接申請了百強訓練基地的名額,雖說在丙級之前,他都無法開展課程和訓練,但是在那里,就算是天王老子都無法對他下手。

  郝孟沒有拒絕。

  現在的他,沒有和商九生叫板的資格,唯有韜光養晦。

  奔馳e300往邊界駛去。

  夜色漸深,道路上的車輛越來越稀少,周邊的景物也從各類建筑物變成村莊,再變成青山綠水,人煙罕至。

  “叮叮叮……”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副駕的寧清從兜里掏出手機,“嗯?是曉曉姐。”

  寧清接起電話。

  “小清!小清!”褚曉曉的聲音顯得很是慌亂,“你在哪里?你還在A市嗎?”

  寧清剛想回答,褚曉曉就緊接著說道:“大剩出事了!他快不行了!”

  “嗤……”

  高速行駛的e300在馬路上摩擦出一道長長的輪胎痕跡,被慣力帶出去的寧清被安全帶拽住,緊緊抓著手機才沒有讓它飛出去。

  一腳剎車踩死的年輕人髖骨發硬。

  寧清瞪大的眼睛滿是緊張恐慌,她六神無主,只能望向邊上的郝孟,年輕人從她手里拿過手機,語氣異常平靜,“我知道了。”

  郝孟隨機掛斷電話。

  女孩下意識的雙手抓住邊上車門頭頂的扶手。

  高速路上。

  一輛奔馳E300,原地調轉車頭,在反方向的車道上,油門到底,以280碼的極限速度飛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