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九十四章 方霜霜
  上陽小區,保安室。

  賈仁翹著二郎腿,身穿黑色保安制服,曬著暖洋洋的太陽,不時跟進出的老頭老太打個招呼,輕松自在,偶爾有沒登記的車輛,他心情好時就抬個桿,心情一般就招招手讓他們過來登記,心情不好就當沒看見。

  “0076!抬下杠!”

  一輛君威停在門口,車主是個光頭漢子,扯著嗓子大喊道。

  賈仁掏了掏耳朵,置若罔聞。

  光頭漢子撓撓頭,下車跑過來,拿著一盒紅塔山,塞到保安服的上衣口袋里,“拿著抽,拿著抽,”

  賈仁低頭一看,擺手道:“哎,大哥這可不中吧。”

  話雖說著,他已經手拇指一動,欄桿應聲開起。

  “回見回見!”光頭大漢小跑回車上,毫不拖泥帶水,一腳油門入內。

  賈仁背著手,走回崗亭,還有個同樣制服的男人正蹲在地上抽煙,翻看著手機短信唉聲嘆氣。

  寥寥無幾的銀行卡余額是壓垮這個年紀的男人的最后稻草。

  賈仁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兄弟,開心一點,活好當下,沒錢就去賺,不死總會翻身的。”

  老孫狠狠吸了一口,幽幽嘆道:“賈老哥,我已經提交辭職申請了,下個月中旬就走,回n市給老板和總編幫忙,你以后什么打算?”

  曲振興已經回去了,提前開始安排操作,褚曉曉也在收拾行李,這兩天就出發了,老孫則是要等辭職流程,拿到工資后再走。

  不過也剛好,等老孫下個月到的時候,曲振興那邊差不多可以啟動。

  “我啊?”賈仁一屁股坐在椅上,懶洋洋道:“我一個人呆著也沒意思,月底我也走,回老家那邊去干個幾票大的,掙夠錢再回來,到時候我來n市找你,咱哥倆繼續馬沙雞。”

  老孫露出由衷笑容,“沒問題!”

  賈仁擺出ok的姿勢,他翻著手機,百無聊賴,但很快就找到了樂子,把手機屏幕伸到老孫面前,“兄弟!兄弟!快看!有新茶上市了,咋樣?這條桿,得勁吧?”

  老孫喉嚨上下滾動,有些意動,但一看到四位數的價格就望而卻步。

  賈仁樂呵呵的點開聯系方式,發送消息,“申請注射dna一次,補貼900,可?”

  過了一會。

  “可。”

  “兩人,可?”

  “得+錢。”

  “+多少?”

  “600。”

  賈仁手肘一頂,興奮的把聊天記錄給老孫看,眨眼道:“我請你,下班后走!”

  老孫戀戀不舍的把視線從屏幕上移開,隨后堅定拒絕道:“賈老哥,今晚我要早點回家,下次吧。”

  “嘁,喊你十次才來一次,你這小子越來越沒勁了,還有個王八蛋,天天抱著新找的妞擱家滾床單,也不怕被榨干。”賈仁酸意滿滿,唉聲嘆氣,“算了算了,看來只有我一個人才能享受這種快樂了。”

  錢能買到快樂嗎?

  沒錯,它的快樂難以想象……

  同樣,錢也能買到愛情,雖然那愛情最多就是從包廂內到樓梯,再多一點就是到大堂門口。

  臨近下班,賈仁提前溜了,老孫則是老老實實待到六點換班打卡,然后去菜場買了肉魚雞蛋,蔬菜瓜果,騎著共享單車回了住處,爬了四層水泥樓梯,然后再走過長長的廊道,停在一間古舊房門面前。

  “嘎吱。”

  老孫擰動鑰匙,推門而進。

  房間不大,三四十個平方,分上下兩層,有個五六歲左右的小女孩正坐在書桌前寫字,聽到動靜連忙起身,高興的撲了過來,“爸爸!”

  “嗯,小樂今天真聽話!”老孫開懷笑著,然后提了提手上東西,“爸先去做飯,你繼續寫作業。”

  “好!”小女孩脆生生的應道。

  老孫拉上玻璃移門,在小小的廚房開始忙碌,約莫過了半個時辰,他聽到小女孩歡快的笑聲,“媽!”

  方霜霜從懷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寵溺的摸了摸小女孩腦袋,隨后把手上拎的東西逐一放進冰箱,她脫下身上的酒店員工制服,隨后拉開玻璃門,走進廚房里。

  “回來了?”老孫笑呵呵的道:“你看,今天這草魚很新鮮,肉也很好,我特地讓賣肉的大娘給我留的,我……”

  模樣可以算得中上之姿的方霜霜背靠玻璃門,滿臉疲憊,她看了看穿著圍裙,滿頭大汗的老孫,扯出一個勉強笑容,然后把燒好的菜捧到外面,準備碗筷。

  站在玻璃門外的方霜霜看了一眼老孫。

  女人神色很復雜。

  她沒有找自己愛的人,而是找了個愛自己的人。

  如果沒有她姐姐留下的這個遺腹子,方霜霜會過的很好,她也許會和那白手起家,一年幾十萬的前男友過著吃喝不愁的生活,也許會和相親時碰見的公司高管結婚,也許會和親戚介紹的個體經營戶在一起,開家小店從商。

  反正絕不會像現在這樣住著出租房,每月精打細算,丈夫當著保安,自己做著酒店服務員。新筆趣閣

  有些人并沒有那么好,只是出現的恰到好處。

  在方霜霜最無助的時候,一直默默跟在后面的老孫出現了,他并不在意方霜霜的一切,所以順理成章的在一起。

  方霜霜曾經想的很天真,只要他對自己好就行了,生活的話,兩個人可以一起努力嘛,日子總會好的,可現實總是那么無情,自己在職場屢屢碰壁,用年紀交著學費,一次次的跌跌撞撞。

  老孫原本還有一份收入能勉強支撐一口之家,可突然就斷了,本就拮據的生活更是壓力倍增。

  柴米油鹽,人間煙火,這些繁瑣細碎,才是生活最大的難題。

  方霜霜不努力嗎?她每天加班到八九點,回來后還要照顧孩子,生火做飯,可工作并沒有步步高升,一帆風順。

  老孫不努力嗎?他每天鍛煉著笨拙的嘴,一次次的拜訪客戶,五十一雙的運動鞋,一個月就能把鞋板磨平,從意氣風發的少年郎,變得唯唯諾諾,怯懦不言,生活抹去了他所有棱角。

  天底下的事,不是努力了就有好的回報,好的結果的。

  人是會累的,會疲倦的。

  方霜霜很疲倦了,老孫也一樣,喪失了昂揚斗志。

  兩人都被生活打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