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九十二章 一億
  郝孟脫下上衣,只穿著一條運動短褲,肌肉鼓脹,棱角分明,完美的身材比例甚至能讓很多專業健美的人望而生畏,這改變源自于身體的進化,尤其是超人系

  進化是生命層次的躍遷!

  降維打擊!

  郝孟活動筋骨,熱身完畢后,雙手握著桌上刀柄,用力舉起。

  沉重無比!

  異力被壓制的情況下,這把珞銀刀太重了!???.

  郝孟咬緊牙關才將它提到頭頂。

  “嗯……不對,這和昨天有一些差距!”郝孟立馬覺察出了問題所在。

  比昨天要輕松一些!

  “一天時間,我的力氣不可能增長的這么快,那就是……”郝孟眼睛一亮,“我明白了,為什么楊部長一直強調,十二小時就結束訓練,并且不允許我再碰刀,原來如此!”

  “如果我還是像評級考核當中,那么拼命,時刻不停的修煉,也許在前幾天會有點進步,但越到后期就疲累!因為我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

  “在評級考核中,我是遠遠沒有發揮自己身體極限,所以不停努力,不停提升,幅度非常大,但那只是一直在挖掘自己的力量,充分使用它們!”

  “而在練刀中,我一開始就是達到極限了!所以再想要大的進步太難了!就像昨天,我整整十五個小時都進步緩慢!越練越累!”

  “但是休息一晚上之后,我再來提刀,我就能很明顯的感覺和昨天的不同!”

  “其實我是有進步的!這一天時間,我從握刀的方式、角度等方面的調整,給我帶來了很好的幫助,但只是因為昨天一直訓練,肌肉疲憊,精神疲軟,沒有覺察而已!”

  “一天進步一點點,時間長了,自然就是大進步了!”

  “是啊,修煉豈是一朝一夕的。”

  郝孟頓時想通了,精氣神一旦改變,對于修煉則愈發有益。

  “繼續!”

  “劈金屬柴離我太遠了!等我先能靈活掌握這把珞銀刀再說!”

  “開始!”

  郝孟心態放平,不急不躁,腳踏實地,穩穩前行。

  他的修為是可稱作一步登天的!覺醒便是準進化層次的超人系,莊更是送了他一份評級層次的精神異力!

  進步太過神速也不是好事,很多風景只有放慢腳步才能看到,才有不一樣的體會。

  一連七天,郝孟都在舉刀,劈落,重復不斷。

  白天在俱樂部修煉,晚上則是和寧清出門玩樂,后者畢竟只是個雙十年華的小女孩,正處熱戀期當中,吃飯看電影游樂園等平常生活卻讓她分外開心,聰慧的她時刻都擺正著自己的地位,從不撒嬌鬧騰,乖巧聽話。

  寧清的世界很小很小,在遇見郝孟之前,她一直在苦難中掙扎,擔驚受怕,為了改變這種噩夢生活而全身心的努力,她時時刻刻都在讀書學習,這是寒門子弟逆襲的唯一希望。

  當然,像寧清這樣的絕色,還有一條隱藏捷徑,委身于有權有勢的男人。

  事實證明,她若是沒有遇見郝孟,就只能敗給這無趣且爛透了的生活,成為八區馬山的玩物,掛著馬家的名頭,或許能有一時的顯赫,但更多的是會重蹈很多像她一樣的女人覆轍,被掌握權勢的男人吃干抹凈,或是一腳踹走或是冷落一旁。

  世界就是這么殘酷和無情。

  十年寒窗苦讀,無數拼搏,無數付出。

  但是憑什么人家的三代從商從政,就因為是后來坐享其成者,就比不過,就非得輸給這十年寒窗?

  能改變,能解決,能救贖自己的,終歸是茫茫大眾的一小撮中的一小撮人。

  相對于馬家,對于這些年明里暗里向她丟出橄欖枝的權貴富豪,政界大佬,寧清在那一天晚上選擇了眼前人。

  那時候的寧清知道郝孟不是普通人,但也從未想過,他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當時的她其實想的很簡單。

  在遇見過的人中,只有這個人眼神和別人不一樣。

  古往今來,當人能夠站在世俗的頂點,俯視規則和秩序,肆意操控時,就很容易不把女人當人,不把生命把一回事。

  所以即使她感覺到這個男人是想要用她來代替某一個人時,她仍舊選擇了他。

  也就是從那一天起,往后的一輩子,寧清就告訴自己,她只活兩個字。

  郝孟。

  ————

  又是一天。

  滿身大汗的郝孟把手上的珞銀刀扔到一旁桌上,兩只手臂紫紅腫大,他摘掉護腕和腳套,用異力迅速恢復,坐在一旁的寧清遞上礦泉水和毛巾,她簽過保密協議,自然也可以自由出入俱樂部。

  郝孟洗了個澡,換了一套休閑服,然后前往市委家屬小區,寧清已經和寧秀萍他們說過要跟著郝孟離開去很遠的城市,兩人都同意了,郝孟便決定抽個時間去一趟,畢竟要把人家女兒拐走,總的露面打個招呼,兩人一商量定在了今晚。

  當兩人到的時候,寧秀萍和老教師都還在忙碌,準備了滿滿一桌子菜,很是豐盛。

  “伯父,伯母。”郝孟打了個招呼。

  寧秀萍和老教師都是全程經歷馬山一事的人,他們眼中強大無比,狠辣無情的馬山,卻在青年身前跪地求饒,卑躬屈膝,這極致的落差越發使他們明白眼前青年的可怕,雖然知道這青年是他們的救命恩人,也表現的十分平易近人,可兩位老人還是相當拘謹,局促不安。

  “好好好……”老教師趕忙拉出凳子,“那個……郝先生,您請坐,飯菜馬上就好!”

  寧秀萍也一手抓著鏟子,一手無意識的搓涅圍裙,附和道:“是的,是的!稍等啊,馬上就好!”

  郝孟早有預料,他并未推辭,坐下后說道:“我叫郝孟,伯父伯母喊我名字就行了,菜已經夠多了,不用再燒了,坐下一起吃吧。”

  剛準備燒菜的寧秀萍有些猶豫,一方面覺得自己應該像平常一樣推脫,繼續動手,又一方面害怕這青年喜怒無常,是不是該照他說的做,站在一旁的寧清終于忍不住了,上前說道:“媽,沒事的,你燒完鍋里的過來吃飯就行了,其他沒燒的就放冰箱里吧。”

  既然女兒都這么說了,寧秀萍如釋重負,連忙點頭:“好,媽馬上就來。”

  老教師不敢怠慢,轉身到柜里拿出今天剛買的茅臺和黃金葉,他也不懂真假,反正在知道郝孟今晚要來的消息后,就慌不迭的找到煙酒批發店,花了2999買了這瓶茅臺,又花了960買了這條黃金葉,這幾乎是他一個月的工資了。

  老教師從不抽煙,很少喝酒,略顯笨拙的拆著黃金葉的塑料薄膜包裝,他其實一開始是想買軟包的三字頭的,在他有限的圈子里,看見抽這種煙就很好了,但是他試過拆軟包拿煙,尤其是第一根,看別人都是底下往手背敲一敲就能抽出來,他費盡氣力用手指去摳才能拿出第一根。

  所以一來二去,就拿了更貴的天枼。

  郝孟接過老教師遞來的煙,后者還想拿起打火機,郝孟拍了拍他手掌,拿過火機自己點上,笑道:“伯父,喝點?”

  老教師不敢推辭,連忙開酒,郝孟至始至終都由他一個人動手,斟滿酒杯。

  郝孟不敢客氣,他怕自己的客氣只會加重兩人的不安和局促,他和老教師隨意聊著天,喝著小酒,后者一開始的拘謹逐漸消失,再加上酒精入肚,總算不再戰戰兢兢,多了一份尋常模樣,有說有笑。

  寧秀萍和寧清坐在對面,前者一直小心注意著郝孟,生怕有哪里得罪或者讓他不滿意了,可看的久了,她心里的大石總算落下一些,至少從目前來看,眼前青年還是很平易近人,禮貌溫良的。

  酒喝到后半場,老教師已經放開了很多,和郝孟笑呵呵的天南地北的海侃,寧秀萍也終于放心,拉著女兒的手,看著郝孟的臉色中也有了一絲丈母娘看滿意女婿的模樣。

  她們怕啊,因為見過很多有錢有勢的大人們,也知道覬覦寧清的都是如馬山一類的人,特別是見到眼前青年的通天手段,能讓張揚跋扈的馬山都退避三舍,先入為主的觀念根深蒂固了。

  今天是他們第一次正常的打交道,結局都挺好。

  酒足飯飽后,郝孟看了眼時間,笑道:“伯父伯母,時間不早了,我們打算回去了,下回再來。”

  寧秀萍連忙起身開門。

  臉龐喝的通紅的老教師大笑道:“郝孟!下回多來玩!”

  郝孟笑笑著點頭,“沒問題,一定常來。”

  青年朝邊上女孩望了望,后者走到門口,把帶來的盒子交給了郝孟,后者打開,里面是兩盒茶葉,“伯父,聽說你喜歡喝茶,這是我朋友送我的,味道還行,你嘗嘗。”

  老教師驚喜萬分,沒想到這種對他們而言站在云端的大人物竟然也會給他送禮,一個勁的道謝。

  青年隨機取出一個紅色本子和銀行卡,按在桌上推向了寧秀萍,笑道:“伯母,第一次拜訪,沒什么好孝敬的,這是你們現在住的這間屋子的房產證,以后你們就可以常住這里了,這卡里有五百萬,如果屋里有什么不滿意的,盡管添置,若是外面有什么樓盤看上眼的,盡管和小清說就行。”

  寧秀萍一呆,隨后立馬反應過來,手忙腳亂,“不不不……這個禮物太貴重了,我們不能要。”

  老教師也是嚇了一跳,立馬去拿桌上的物品想要還給兩人,兩盒茶葉他還能接受,這又是房子又是五百萬的,樸素老實一輩子的兩人哪里見過這種禮。

  郝孟擺了擺手,隨后握住寧清的柔軟小手,微笑道:“你們已經把比這些東西更貴重的東西給我了。

  兩個老人面面相覷。

  “伯父,伯母,回見!”郝孟招手,往門口走去。

  “媽!魏叔,我們先走了!”寧清跟著離去。

  兩人一直迎到樓下,待奔馳E300駛出轉角后他們才回了樓上,隨后看著桌上的東西發呆。

  看著看著,寧秀萍拿手背擦了擦眼睛,小聲道:“清兒終于找到好人家了,我覺得郝孟和其他人都不一樣,我相信他說的!他一定能讓清兒過上好日子的!”

  老教師欣慰一笑,“會的,一定會的。”

  ————

  郝孟駕車并未回家,而是去了褚曉曉的公寓,當他敲開后者房門時,還穿著卡通睡衣的褚曉曉見到來者明顯十分意外,不過待見到郝孟身邊還跟著寧清后才放松,側開身想要讓兩人入內。

  “我們就不進去了。”郝孟笑著拿出一張卡遞了過去,“這卡里有五千萬,你拿著,別讓曲振興和老孫知道,這筆錢給他們兩我不放心,交給你最合適了,以后你們三個人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問題,可以隨意支配這筆錢。”

  寧清柔聲說道:“曉曉姐,我和郝孟月底就要離開,去一個很遠的城市生活了。”

  褚曉曉并不矯情,把卡塞到衣兜里,隨后摸了摸寧清的腦袋,溫聲道:“以后記得好好照顧自己,回來了就發個消息,我來找你玩。”

  褚曉曉隨后轉向郝孟,沉聲道:“郝孟,謝謝你。”

  青年擺擺手,笑道:“我在A市的朋友不多,我還是那句話,有解決不了的麻煩就來A市找李昊,我會和他打招呼的。”

  褚曉曉點點頭。

  “走了。”

  郝孟轉身離開,寧清告別后也跟上挽著郝孟手臂。

  褚曉曉關上門,坐在飄窗陽臺上,望著樓底下走出的年輕男女,手指來回翻轉著銀行卡。

  其實從馬山的事情后,曲振興也好,老孫也好,再不敢和郝孟言行無忌,內心深處總有一點顧忌和隔閡,畢竟后者展露的實力太可怕了,連馬山都輕易揉捏,這種大人物,又豈是他們這些小市民能夠高攀的。

  別看他們在一起依舊嘻嘻哈哈,喝酒打鬧,但是從那一天后,哪一個電話和信息是由曲振興和老孫打過去的?

  全是通過賈仁!

  賈仁每次和胖子、老孫玩樂的時候,都會習慣性的喊郝孟一嗓子,換成曲振興和老孫,他們哪敢啊!

  身份地位已經截然不同!

  而現在,五千萬!

  翻譯社開一輩子,曲振興能掙到的利潤可能還沒有這些!

  郝孟隨手一丟,就是這個數字!

  褚曉曉回想這一年多來的經歷,真是恍若夢一場,如今聽到郝孟要離去,她反倒有些如釋重負,并不是覺得郝孟不好,而是他太深不可測了,讓人如臨深淵,產生一種由心底滋生的距離感,恐懼感。

  即使郝孟是他們的朋友!

  胖子下周就回去搞小公司了,她收拾收拾也要跟過去了,老孫已經和物業打過招呼,辭職要提前一個月,他已經申請了,在下個月的今天能走,到時候三人回老家,重新把這小公司撐起來,過和之前一樣的平靜生活,忙忙碌碌,卻也平平淡淡。

  褚曉曉望著馬路上離去的奔馳,喃喃道:“再見。”

  ————

  郝孟最后一站是自家小區,他把車停在地下室后走到了小區門口,對面就是24H便利店,夜班的年輕女子戴著鴨舌帽,站在收銀臺后結賬。

  李昊早就等候多時了,門口就有間燒烤攤,兩人坐在店門口,吃著燒烤喝著啤酒。

  這一次給出的所有款項,都是郝孟拿月石和李昊換的!

  極夜組織和最高戰略部在下三區是有嚴格規定的,禁止異人展露異力,禁止有關極夜的信息流通,禁止有關異力的物品出現!

  郝孟雖然兜里有月石,但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拿出來。

  月石在下三區的貨幣中是無效的!

  但是郝孟也打聽到,很多異人回歸這里后,都會在地下黑市拿月石換這里的錢,比例的話各種皆有,全看個人資源和身份,正常而言是1:5000——1:8000左右的比例。

  一塊月石,換5000到8000。

  郝孟直接找上了楊鳴,后者貴為最高戰略部部長,當然不會出面弄這些違反規定的事情,所以丟給了李昊,李昊通過關系,給郝孟搞到了一億。

  代價是1張月石符。

  也就是1:10000。

  當然,月石符的制作也是挺花錢的,所以郝孟這一單并沒有賺到哪里去,再說了,對要離開的異人來說,下三區里的貨幣簡直就是比廢紙還不如!

  郝孟請李昊吃完這頓飯,隨后不由分說從兜里再拿出一張月石符塞到他兜里。

  “你這……”李昊哭笑不得,“我執政二十一年,一直兩袖清風啊。”

  郝孟起身說道:“留著吧,你要是一直在下三區,這就是一張廢紙,但你若是選擇有朝一日離開,那這月石符還是用得上的。”

  青年頓了頓,微笑道:“李市長,我期待和你在外見面那天,屆時若有所需,郝孟定當全力相助。”

  李昊苦笑,略一猶豫,把月石符放入包里,“你父母那邊我會派專人24小時站崗保護的,你的幾個朋友我也會抽人照顧,下三區里有任何情況,我都會第一時間通知你,放心去闖吧。”

  郝孟鄭重抱拳。

  李昊還以一禮。

  男人直起身,嚴肅道:“郝孟,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為了自由,為了人類!”

  青年點頭重復道:“為了自由,為了人類。”

  極夜百年歲月,前人們身披風雨而來,他們腳踏泥濘而來,身后之人不知其去向,他們所行之路,星夜燦爛。

  所有一切。

  為了自由,為了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