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八十一章 積分榜第一!
  新晉異人評級考核,是為已經覺醒,并且達到進化層次,可以自主吐納的異人進行評級的考核!

  這些異人,充其量也就是丁級初等的水準!

  很多人甚至還達不到,所以會有50%的人被涮下!

  這是修煉路上的第一場考核,如果無法評級,就無法錄入極夜組織檔案,就不能稱之為一名真正的異人!當然也無法加入各種組織,勢力,獲取不了任何權益和資源!

  非評級異人,在外界是阻礙重重的!甚至于出入各類基地市都需要辦理手續,不能輕易進出!他們本質上還是歸類于普通人的!

  所以任何一個異人,在擁有足夠實力后,都會第一時間前來參加考核!獲取評級!

  所以歷年來,很少見到會有人達到丁級中等再前來進行第一次評級考核!郝孟這種已經屬于異類了!這就相當于一個中學生,闖進了小學生的運動會!

  丁級高等?

  想象一下,一個身強體壯的大學生,堂而皇之的去和一群還不到他腰的小學生進行運動比賽!

  黃江基地市的百年歷史上,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從另外一個角度考慮,有誰會一直埋頭苦修到丁級高等才參加第一次評級考核?

  但是現在還不止如此,更夸張了!

  丁級高等極限!

  戰爭樓的很多人都是專業的探子,從這秒殺的視頻畫面中,他們能很清晰的判斷出手者的實力,這不是普通的丁級高等能做到的!

  輕易的秒殺一只丁級中等的異獸!

  丁級高等異人是可以輕松擊殺低一等級的異獸的,但是很難做到秒殺!

  這也就是說,這個人的實力還要再上一個層次!

  丁級高等極限!

  這是什么概念?

  可以參加初等搜查官考核的門檻!

  這種實力的人,無論放在哪個組織和勢力都是精英力量!可此刻卻出現在了一場新晉異人的評級考核內!

  這就像是一個專業運動員,跑到小學生的運動會里參加比賽項目!

  匪夷所思!

  “這人是誰?趕緊去查!”

  “商九生?他的信息資料非常少!或者說根本沒有!但他也是下三區出來的!第一次參加評級考核!”

  “又是下三區?又是第一次參加評級考核?我的乖乖,下三區是怎么回事?”

  “列入二等合同培養名單!立馬派人去接觸!”

  戰爭樓內人潮攢動。

  和這些新晉異人不同,這是一個現成的精英!可以直接招攬!什么天賦,什么潛力,都是扯淡,實力能達到這個層次,本身就已經是一位異人強者了!

  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會拒絕一位強者!

  參賽的這六千人,恐怕窮極一生,能達到丁級高等極限的也不過寥寥幾百人!

  而現在,直接就有一個!

  這省去了一大筆培養資源!而接下來,如果他還能更進一步,成為丙級強者,那就更賺了!

  丙級強者是組織的骨干!這種級別的強者,走到哪都會被奉為座上賓!

  一群有可能成為強者的苗子,和一個已經成為準強者的,根本沒有可比性!

  外界陷入動蕩,參賽區域同樣不安穩,臨近考核結束,距離通過線還差一些的異人們都變得無比瘋狂,拼盡全力想要超越,那些堪堪只超過水準線的,也不得不被逼著穩固自己排名,以防被擠下。

  整個怪獸小城到處都在爆發戰斗。

  “還有一個半時辰。”郝孟在街道里騰轉閃躲,通過掃描儀,精準避過一只只怪獸,“青鱗蟒的積分被商七圖收了,我現在再去獵殺丁級初等怪獸,風險太大,若是無法及時殺死三只以上,考核必被淘汰!”

  丁級初等的怪獸,一只的積分是100!

  但是從商七圖剛才的獵殺可以看到,一只丁級中等的怪獸,直接是1000的積分!

  商七圖一舉沖到了前10!

  當然,別說前10,就算是第一到第十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青鱗蟒已死,剩下的兩只丁級中等怪獸,一只是玄武鱷龜,一只是雙頭獅,按情報來看,玄武鱷龜的實力弱很多,但它的防御力極其強悍,打敗它不難,可要殺死它,難度堪比對付丁級高等異獸!”

  “所以即使一開始我就知道玄武鱷龜的實力是三只異獸中最低的,我也沒有最先選擇它。”

  “雙頭獅的實力是最強的,比青鱗蟒要高上三分,力量方面尤其霸道,和它對戰,危險性極大!”

  “選哪只?”

  青年快速接近兩只異獸的地盤,目前的道路已經到了岔路口。

  略作猶豫。

  郝孟選擇往左邊走去。

  雙頭獅!

  與其和雙頭獅血搏一場,也比對著一只打不爛的烏龜殼好!

  一旦選擇雙頭獅,這將會是一場真正的生死搏斗!

  截至到之前的青鱗蟒,郝孟都有一定把握,給自己留足了退路,即使打不過,逃遁也毫無問題,但面對這只異獸中最為強悍的雙頭獅,郝孟就沒有把握了!

  識海之中,莊的掃描儀圖中,顯示了密密麻麻的異獸。

  “這么多?!”郝孟腳步猛地一頓,被嚇到了,“這只雙頭獅的領地范圍內居然有如此數量的異獸?”

  領地越大,低等級異獸越多,說明這個領主實力越強大!

  掃描圖中間,一個拇指大小的紅色光點正在閃爍,大小比旁邊的幾乎相差一倍!

  “青鱗蟒和它一比,簡直就像小兒科!”郝孟再次猶豫了!

  這只雙頭獅的實力,顯然遠遠超出情報!

  “我只是為了通過考核,沒必要把命賭在這里!磨練實力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七天時間就完成從高階水準到丁級中等水準線的躍遷,足夠了!”

  “接下來就找丁級初等,若能獵殺三只是最好,若實在過不了考核也無所謂,大不了再等兩三個月,反正我也是還要回下三區一趟的。”

  “對,如果在這里把命搭上,不值當!”

  年輕人急流勇退,返身往回走。

  才離開沒幾百米,郝孟卻再次停步。

  年輕人面色晦暗,緊緊咬唇。

  “啪!”

  他突然給了自己一巴掌。

  “郝孟!”青年咬牙切齒,“你在搞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負著什么?這么多謎團,這么多危險,不時時刻刻想著提升自己實力來面對以后不可預料的變數,居然在害怕?”

  “對,現在退去是能安然無恙,也有了足夠的收獲,但是這就夠了嗎?”

  “這又不是能夠一巴掌拍死自己,毫無反抗力的強大對手!雖然希望渺茫,但好歹還有一戰之力!憑什么不敢去?”

  “不游走在生死界限上,如何提升自己?”

  “這次收獲是很大!但是明明能更大的!”

  “這里是評級考核的場地,我有可以求救的手環!我還擁有莊!擁有對練室!擁有精神異力!”

  “我有這么多底牌和保障!我居然都不敢去直面一只雙頭獅!”

  “對,沒錯!救援的人有可能無法及時到達,但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不用冒一點風險就能賺的盆滿鍋盈?”

  郝孟深吸一口氣,轉身沖向前方!

  兩公里外的綠都小區,寬敞的中央花壇里,一只體形龐大,渾身通紅,毛發如須的雙頭獅正悠閑的漫步,突然,它猛地抬起頭,看著不遠處圍欄上站著的人類,發出憤怒咆哮!

  郝孟看了一眼腕表。

  “周邊的丁級初等異獸趕過來,預計需要五分鐘左右,其余異獸只是炮灰,不用在意。”

  “五分鐘之內,無論勝敗,我必須離開!”

  “那就戰!”

  青年主動迎向了雙頭獅!

  不成比例的一人一獸,重重撞在一起!

  “砰砰砰!”激烈戰斗瞬間爆發!

  赤手空拳的郝孟沒有趁手兵器,但是超人系異人的拳腳,本身就是有力的武器,郝孟的一拳一腳攜帶無與倫比的力量,瘋狂傾斜在雙頭獅的身上。

  “好硬!”

  “它的血肉,簡直就像鋼鐵一樣!”

  “如此龐大的身體,活動竟然這么靈敏!”

  “它的實力,比青鱗蟒高出一大截!”

  郝孟立馬判斷出雙頭獅的戰斗力,更重要的是,后者擁有兩個腦袋!每一個腦袋都可以攻擊,當它們一起行動時,光是躲避郝孟就已經險象環生,若是被那任何一張血盆大口咬中,即使是丁級中等異人的堅韌身軀,怕也會當場被撕碎!

  郝孟的全身細胞都開始顫栗!

  從未有過的刺激興奮,這是人類在遇到生死危機時,身體本能的反應!腎上腺素的瘋狂飆升!

  這種狀態下,人類往往能爆發出120%的力量!

  “啊啊啊!”

  郝孟側身閃避,雙手抓住一捆雙頭獅濃密的鬃毛,兩腿扎入泥土中足有半米,而后竭盡全力,將其掄過頭頂,怒砸在地上!

  極具視覺沖擊力!

  緊接著,郝孟一躍而起,雙拳如同機械打樁機,沖著雙頭獅其中一個頭顱面門瘋狂猛砸!

  眨眼便是幾十拳!

  鮮血迸灑!

  不僅僅雙頭獅的頭顱,郝孟的拳頭此刻也沾滿鮮血,皮開肉綻,骨骼錯位,力量的作用是相互的!尤其是打在雙頭獅頭上,它的骨架絲毫不比最堅硬的金屬差!

  “吼!”

  雙頭獅兩爪拍打著面門,用力甩頭,將身上的人類硬生生逼開,它的左邊腦袋已經鮮血直流,劇烈的疼痛使它同樣陷入了瘋狂狀態,異獸本就沒有多少智慧,純靠本能驅動,尤其是這種本性暴戾的異獸!

  震天徹底的怒吼咆哮響徹整個小城,所有城內異人面色變化,錯愕抬頭,一些弱小異獸更是被嚇得渾身顫抖。

  “這聲音是……雙頭獅?核心區域最強大的異獸!”

  “它為什么這么憤怒?難不成有人居然去挑戰它了?”

  “我的天哪,這考核都快結束了!究竟是誰?”

  小城內的參賽者沒有實時監控,根本不知發生了什么,有一些排名前列的優秀種子,此刻心頭各異,因為剛剛就在不久前,發生了讓他們意料不到的事情!

  一個默默無名的名字,突然沖到了前十!

  “是和那個商九生有關嗎?”

  “他是突然沖上前十的!說明他絕對是獵殺了一只非常強大的異獸!很有可能是丁級中等!否則積分的飆升不會這么離譜!”

  “能夠擊殺丁級中等異獸,即使在同階異人中都是十分優秀的存在!這種人怎么會來參加評級考核?現在和雙頭獅戰斗的,一定是他!”

  一處臨近核心區域的樓頂天臺。

  雙腿橫放長槍的青年緩緩站起身,瞇眼看向咆哮傳來的遠處,他和第二名拉開了一倍的積分,高達2450!當之無愧的第一名,可即便是他,也不敢進入核心區域!

  常前程非常明白自己的實力,他能夠輕松擊殺丁級初等異獸,但絕對不會是丁級中等異獸的對手!

  碰見這種層次的怪獸,他只能調頭就跑!

  但是現在,不僅有人能對抗,還能斬殺!

  此次積分榜排名第一的常前程,沒有猶豫,提槍就趕往聲音傳來的地方,他要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與此同時。

  戰爭樓內,主投影之上的各類畫面,又盡皆切換成了綠都小區。

  “怎么又是這個人!”

  “見鬼!下三區出來的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我還以為是商九生,這個叫郝孟的跑去找雙頭獅干什么?活膩歪了?”

  樓內的人對這青年還有印象,畢竟他是第一個闖入核心區域,并且上了主投影的人,但是他的實力平平,毫無可關注點。

  非常普通的一位丁級中等異人!

  若不是這是新晉異人考核,他甚至連外圍投影都上不去,泯然眾人。

  “等等!你們快看!他居然和雙頭獅在血戰!”

  “漂亮!好凌厲的攻勢!居然連雙頭獅都連連受挫!”

  “他的身法非常不錯!他剛才和青鱗蟒的戰斗在隱藏實力!這才是他的真正水準!”

  樓內眾人陸續聚到了主投影前,面露驚嘆。

  三樓的夕陽小隊此刻卻是噤如寒蟬,一個個都看著欄桿處原本滿心歡喜,但此刻沉默的令人不安的男人。

  大起大落啊。

  最后這一個時辰,唐文德差點就開香檳慶祝了,但是……

  還是出亂子了。

  魏萌戳了戳邊上的小丫頭,小聲說道:“青卷,你這朋友……太搞人心態了!”

  畢鵬深有此感,附和道:“就是,一波三折,大起大落,也難為隊長了,這要擱我身上,我心臟也受不了!”

  反轉,反轉,再反轉!

  郝孟給他們帶來的各種變化,就沒停過!

  邊上體形魁梧的邵高格輕聲說道:“可能我們一開始的心態就錯了,這種級別的人才不是我們能夠撿漏的。”

  魏萌瞪了一眼青卷,“都怪這丫頭,她要早點給我們說,也不至于弄成現在這樣!”

  青卷不樂意了,“嘛呢嘛呢!那是我們第九區最高戰略部的人!我幫著你們挖楊叔的人,楊叔不得把我腿打斷?我下三區還回不回去了?”

  魏萌一根手指抵著下巴,沉吟道:“好像是有那么一點道理。”

  前面的唐文德突然沉聲道:“通知場內安全員,即刻趕往核心區域,我也立馬過去,郝孟不是雙頭獅的對手!絕不能讓他在這里出意外!”

  男人身形剎那消失。

  畢鵬看了一眼激烈的戰斗畫面,砸了咂嘴,“看來隊長這次是勢在必得咯,有好戲看了。”

  邵高格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我們還是有先機的,你們看外面的人,他們還沒注意到真正的重點。”

  樓內的各方組織勢力探子確實都已經注意到了郝孟!但這其中又是有差距的!

  “這名丁級中等異人的天賦還可以,能和同階異獸扳手腕。”

  “能抗衡和能擊殺是兩個概念,這種水平放在同階異人里,屬于中等偏上吧,可以招攬。”

  “三等培養合同是板上釘釘的了,這雙頭獅戰力非常不俗,他若能再撐五分鐘,可以考慮給二等合同!”

  在座的人主要目的就是發掘二等培養合同的天才,至于一等,那全然是憑運氣!每一場考核能挖回二等培養合同天才就足夠交差了!

  他若是能斬殺同級異獸,就是鐵定的二等培養合同,能試著爭取一等合同!

  但即便是一等合同,如常前程這種遙遙領先的,在座的人也不會為了他而直接趕到場內,這是逾越規矩的,當然,若是換成執刀人潛力的就不一樣了,一幫人現在估計瘋了一樣會沖進去。

  所以知曉內幕的唐文德就殺進去了!

  他可不容許郝孟在這里出一丁點意外!

  實時監控畫面之中。

  綠都小區中間的空曠地帶已經一片狼藉,一人一獸此刻都喘著粗氣,分據兩旁,雙方的狀態都不太好,尤其是郝孟,渾身浴血,傷痕累累,雖然雙頭獅也模樣凄慘,但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雙方的傷勢相差不多,可異獸的體質是遠超異人的!

  即使是超人系的恢復力,也是遠遠比不上異獸的!

  “想要擊殺它太難了!”郝孟看了一眼腕表,“還有一分鐘,異獸群已經到附近了。”

  其實別說擊殺,打敗都懸!

  郝孟扯下袖子,用力綁在左手的傷口止血,連超人系的體質都無法結痂的傷口,可想而知這被雙頭獅咬到的左臂有多么嚴重,這還是郝孟及時掙脫,否則這條左臂就沒了!

  “我不甘心!我還有余力,我還能拼!但是再拖下去,就不是單打獨斗的戰斗了,我不可能再和異獸群戰斗!”

  郝孟知道自己有九成幾率是無法擊敗雙頭獅的,但他就是想拼這一成幾率,拼更加渺小的擊殺幾率!

  突然之間,郝孟注意到腕表上的異獸群停止了移動,遠處傳來一陣陣異獸嘶吼咆哮。

  “這……”

  郝孟似有所感,遙遙望去,遠處的一棟高樓之上,雙臂尤為細長,背負長棍,且換上了作戰服的男人正看著他,見他目光望來,微笑點頭。

  “是青卷小隊的隊長!”郝孟很是意外,但旋即反應過來。“異獸群停止前進了!它們被攔住了!”

  他知道唐文德已經注意到自己了!且態度很明確!向自己示好!

  郝孟髖骨硬起,“這個時候,管不了其他事了,既然異獸群不會再靠近,那就可以放手去拼了!”

  年輕人拿手背抹去嘴角血跡,再次沖向了雙頭獅!

  戰!

  死戰!

  激烈戰斗再次爆發!

  唐文德在樓頂邊緣坐下,周邊趕過來的異獸群已經被安全員擋在三公里之外的邊界,他此舉已是破壞規則了,但為了一個執刀人潛力的苗子,破壞規則的后果顯然無法與之相提并論。

  這位初等搜查官,丁級之中的尖端霸主,他瞥了一眼另外一棟樓,那里有個白膚男人朝他點頭,唐文德微笑回應。

  “這個人……商九生。”唐文德收回視線后,神色微凝,“他的氣息確實是丁級高等極限,但是……很奇怪!我從他身上嗅到了十分危險的氣味!”

  丁級高等極限也是有差距的!

  就像常前程和同階異人一樣!他遙遙領先拉開!

  而唐文德在丁級高等極限中的地位,就等同于常前程這一類型!

  但是這個商九生,卻讓唐文德都感受到了壓力!他們雖然沒有戰斗過,也僅僅只看到商九生隨意出手的一招,可異人感官是非常敏銳的!

  “今年的下三區,出來了兩個怪物!”唐文德心中感慨,不過他并沒有主動去向那白膚男人去交流,這個人是和他同水準的,唐文德是沒有資格去招攬對方的!

  商七圖此刻同樣也遙遙望著小區里的戰斗。

  在這考核即將結束的最后一個小時,無數雙視線都注意著這場最后的落幕之戰。

  “轟!”雙頭獅頂著前面的人影,一頭撞進小區樓內,架空層轟然倒塌一半,連帶著頭上的整棟高樓都開始搖搖欲墜,很快,渾身塵土和血痕的一人一獸再次沖到空地之上!

  “單純的異力對抗,我不是它的對手,短期也沒有提升空間了。”郝孟甩了甩拳頭,識海之內,莊手捧光團。開始散發耀眼光芒,“那就全力以赴!”

  “精神異力,開!”

  一瞬間,周遭景物仿佛停滯,速度極快的雙頭獅,在精神異力的加持下,落在郝孟眼中的動作也變慢了一拍!

  青年瞬間開始躲避,反擊!

  高樓上的唐文德眼中爆出一陣精光,“他又蛻變了?身法提升了一大截!”

  精神異人在沒有外放精神異力的時候,常人是感受不到的!

  遠處的商七圖倒是一臉平靜,他早就知道郝孟是一名精神異人了。

  與之相比,外界的震動就更大了!戰爭樓里的人們議論紛紛!

  “怎么會?他的身法速度又暴漲一大截!難道即使在剛才的兇險搏斗中,他仍舊還藏有余力?!”

  “這小子的心性未免太可怕了!剛才的好幾波攻擊,都是要命的!只差一線啊!”

  “不不不,任何一個異人,都不會拿命這么玩的,有沒有一種可能,他是在戰斗中臨時突破感悟的?”

  “那也沒這么夸張的進步啊!肯定是一直隱藏實力的!他是個純粹的戰斗瘋子!就是有這么一些人,喜歡追逐生死中的快感和潛力,這種人往往是戰斗力最強悍的!”

  許多人對郝孟的評級再度拔升了一個層次!

  “這身法弧線,真漂亮!”

  “雙頭獅已經奈何不了他了,這場戰斗有希望!”

  “戰斗持續這么長時間,這個異人的意志力和毅力不容小看,倘若他真能擊殺這只雙頭獅,這場評級考核內,除了常前程的天賦能穩勝他一籌之外,無人能和他相比!”

  常前程是能夠輕松擊殺同階異獸的!是絕對的一等合同!

  而郝孟如果能擊殺同階的雙頭獅,根據目前展露的情況來看,也可以試著爭取一等合同!各方勢力對人的評級不光是靠戰斗力的,心性、毅力等方面都是考量!

  顯然郝孟在這方面的評價非常優秀!

  小區之內,一人一獸血戰不停。

  “從未有過的感覺,太讓人沉醉了,游走死亡上的刺激感,真是讓人瘋狂。”

  郝孟和雙頭獅的戰斗已經進入白熱化。

  “整整七天的不眠不休,瘋狂磨練,我的精神已經緊繃到極限了。”

  “超越極限,超越自己!”

  “借助著精神異力,我的身法已經很強大了,我好像隱隱感覺到了什么……對,就是曾經和青卷對戰時候見到的那種技巧。”

  “六式之一的紙繪!”

  “憑借感受對方出招動作,移動時的氣流,然后控制自己身體如紙張一般輕盈,由肌肉記憶去自主躲避攻擊。”

  “這七天之內,無數場戰斗,我的身體已經適應了這種節奏。”

  “我觸摸到門檻了……"

  戰斗之中的年輕人,身形突兀的從飛速騰轉躲避,變化成了幅度輕微的左右晃動,每一次都離雙頭獅的尖銳利爪擦身而過。

  這一次兩次可能是湊巧,但接下來的整整一分鐘戰斗,全都如此!

  “那是……”眼里刁鉆毒辣的唐文德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商七圖默不作聲。

  另外一處街道,趕到此地許久,背負長槍的青年輕聲道:“世界果然遼闊無比,強者輩出,這個人和我一樣,已經觸碰到六式的門檻了,而且還是最難掌握的紙繪!”

  如果說剛才的戰爭樓是熱烈,那現在就是沸騰的油鍋!

  炸圈了!

  “紙繪!絕對是紙繪!”

  “臨場突破!”

  “一場新晉異人的評級考核,居然出現了兩個達到六式門檻的異人!這個郝孟,是和常前程一個級別的超級天才!”

  “一等合同!必須是一等合同!我們一定要把這個苗子抓到手!”

  ……

  三樓的夕陽小隊,除了青卷之外,其余三人此刻都已經呆滯了。

  對,沒錯,一個常前程級別的超級天才是非常驚艷,但在座的都是初等搜查官,他們當年也是這個層次的!

  可是他們和外面的人不一樣啊!

  他們是知道內幕的!

  這個人,這個從第九區第一次出來的異人,這個叫郝孟的家伙!

  他在考核開始的第一天,只有高階水準的戰斗力!

  高階水準!丁級初等平均水準!丁級初等優秀水準!丁級中等水準!丁級中等優秀水準!丁級中等常前程級別水準!

  提升了整整六個級別的水準!

  一個常前程級別的超級天才,就讓他們這么激動了,那若是知道郝孟這短短七天的進步程度……

  不敢想象!

  三個人腦子里現在都是一片空白!

  唐文德此刻也是如此!

  雙頭獅已經落于下風了!它現在只有挨打的份了!

  它的攻擊在紙繪面前,碰都碰不到郝孟的身體!郝孟卻能及時作出反應,并且反擊!

  戰局瞬間變化!

  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現在唐文德身側,他一襲墨綠色長袍,黑色長發披肩,中年模樣,令人側目的是,他只有一只右臂,左袖管處空空蕩蕩。

  “老大!”唐文德陡然回身,恭敬行禮。

  唐文德的直屬長官!第四區極夜分局,乙級強者!風刀秦考!

  丙級強者是各方組織的骨干,那么乙級強者就是當之無愧的高層!這種級別的人物,是整個人類的中流砥柱!他們肩負著挑起人類重擔的責任!

  秦考落地后,目光首先望了一眼遠處樓閣上的白膚男子,微微皺眉,隨后才看向小區地上的戰斗,微笑點評道:“不錯的小子,我來的路上就關注到了,比起實力和天賦,他的毅力和精神尤為可佳,只有敢直面生死,在界限尋找突破的異人才有成為強者的潛質!”

  “去爭取一下,條件是一等合同,除此之外,我另外做主,外加天驕訓練基地的名額一個”

  唐文德微微張嘴,“啊……”

  “啊什么啊?”秦考皺眉訓斥道:“這條件可以了!你難不成還想給到百強訓練基地的名額?我告訴你!現在上三區戰亂頻發,人類資源大多傾斜去那了,我能給出天驕訓練基地名額都不錯了!整個黃江市也沒幾人能有我這魄力!”

  唐文德急了,立馬想要解釋,“不是!老大!我我我……”

  秦考擺手道:“停!先別吵我!你說的那執刀人潛質的是那個家伙吧?他的狀態有點古怪,我得先查查他!”

  秦考的注意力已經全部放在了對面大樓上,肌膚雪白的男人身上。

  “不不不……”唐文德目瞪口呆,他還想說話,秦考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再給老子叨叨,老子一巴掌把你拍下面土里!有什么廢話等我查完再說!”

  唐文德:“……”

  秦考面前已經浮現虛擬投影,迅速調查。

  小區空地之上。

  伴隨著一聲已經弱了許多的嚎叫,龐然大物終于倒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沒了力氣,而在它對面,青年雙手抓著邊上的一根樹枝斷茬,勉強撐著才沒有滾倒。

  一人一獸都已經精疲力盡!

  郝孟細胞內的異力已經被榨的一干二凈,虛弱感如潮水般涌來,身體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這是他人生之中第一場生死戰斗!

  雙頭獅同樣沒有了力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各種各樣的傷口,尤其是內部,因為拳腳的關系,骨骼不知斷了多少,瀕臨死亡。

  郝孟搖搖晃晃,純靠意志力拖著身體往前走去,他翻手取出匕首,在這個時候,只有這種珞銀武器才能支撐他結束這只雙頭獅的性命。

  “他擊敗雙頭獅了!”

  “果然!使用紙繪后,勝利的天平就倒向他了!”

  “好,很好!非常好!”

  一雙雙熾熱視線望著實時監控投影里的青年,更多的人已經開始行動,這次的新晉異人考核,最耀眼的就是這兩人!

  常前程,郝孟!

  兩個能使用六式的超級天才!擊殺同階異獸的戰績!

  除此之外,還亂入了一個丁級高等極限的強者!

  這三人將會是各方勢力拉攏招攬的主要目標!

  秦考瞥了一眼下方戰斗,隨后望著手上投影的一片空白,“連我的權限也搜不到這個商九生的信息,但是他既然能擁有丁級高等極限,肯定會有相關記錄,這個人太奇怪了,先別急著打交道,先回去好好調查一下。”

  獨臂男人轉身就想離開,另外高樓上的商九生和地上的常前程也已經動身。

  終于等到機會的唐文德頗有些淚流滿面的感覺,他急忙想把所有情況一股腦的倒出來。

  “嗡……”

  一股奇異波動突然擴散而開。

  在場的所有人在此刻都是一愣,隨后面色全部劇變!

  小區地上,郝孟正舉著匕首,打算結果已經沒有氣力,垂垂等死的雙頭獅性命。

  雙頭獅猩紅雙眸仍舊涌動著暴戾和兇猛,它還在試圖著掙扎站起來,要把眼前的可憎人類撕碎。

  一剎那。

  生死之間,對異獸和人類都同樣的公平。

  雙頭獅的血紅色毛發,突然開始詭異的瘋狂生長!他的血肉骨骼猛地緊繃擴大,整個體形瞬間變大了三分之一!

  一股新生的力量注入雙頭獅體內,它瞬間翻身而起,厚重爪子將郝孟摁在了地上,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壓得后者動彈不得!

  氣息猛地拔升的雙頭獅,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了郝孟的腦袋!

  內外場地的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懵了!

  “進化!”

  “雙頭獅臨場進化了!它突破至丁級高等了!”

  “糟糕!出大事了!”

  異人會不斷進化突破,異獸也是同理!

  雙頭獅進化了!突破了!

  它本身的實力就是十分靠近丁級高等,經過這一場廝殺,終于使它成功突破!

  所有人心都漏跳了一拍!因為他們都能預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郝孟也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而在這短短幾秒時間內,安全員是來不及救援的!那也就是說,這個和常前程一樣水準級別的天才,即將隕落!

  這事情大發了!

  “郝孟!”

  唐文德面色劇變,但他們此刻相距太遠!而且雙頭獅的突破太突然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

  他們都以為塵埃落定,放松警惕了!

  “老大!”唐文德低吼!

  這個時候,即使是作為初等搜查官的唐文德都無能為力!

  但是他又無比慶幸!

  因為這里除了他,還有一位超級強者!

  風刀秦考目光一掃,身形陡然消失。

  下一瞬,秦考身子出現在離小區地面百米之外的空地,明明近在咫尺,他卻沒有再靠近,也沒有再出手,而是露出了驚疑之色。

  “老大?!”唐文德心狠狠一抖。

  秦考明明能救下郝孟的!他為什么不出手?!

  他為什么要坐看郝孟死在雙頭獅的手上?!

  雙頭獅的大嘴離郝孟的腦袋只有不到一米距離,它的鬃毛甚至已經蓋住了郝孟的全身。

  “不對……”唐文德畢竟是初等搜查官,立馬就判斷出局勢。

  “雙頭獅被什么東西壓制住了?它動彈不得了?”唐文德更懵了,“老大沒有出手啊!怎么回事!?”

  緊接著。

  雙頭獅的巨大身軀,居然開始緩緩離地而起,漂浮在空中!

  唐文德腦海里像是被有一道霹靂炸開,炸的他失去了反應能力!

  雙頭獅發出恐懼的哀嚎!

  一張張表情凝固的臉龐,通過實時監控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所有人的腦子都僵住了。

  然后,那個青年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身。

  識海之內。

  莊捧著一顆耀眼至極的光團。

  “原來這就是生死戰斗。”青年喃喃道:“原來人類在接近死亡的時候,會有這么大的潛力!”

  “進化突破不止是雙頭獅,還有我。”

  泥丸宮頭頂的混沌天空上,昭昭烈日垂下一條極細的光線,滴入光團之中。

  “我的精神異力,也終于達到丁級中等了!”

  青年吐出一口長氣,胸口的作戰服兜里,一排小巧飛刀飛出,懸浮在半空中,寒光閃爍。

  郝孟之所以一直沒有動用精神異力對敵,一是因為想要磨練自己,二是因為等級弱的用不上,而等級高的,像雙頭獅這種,只有丁級初等的精神異力的殺傷力有限,起不了太大作用。

  但是丁級中等的強度就不一樣了!

  同階之內,精神異人是堪稱無敵的霸主!

  這不僅是同階異人的概念,還算上異獸的!

  郝孟心念一動,一排飛刀整齊列開,然后下一剎那,這些飛刀就像是一顆顆最強大的狙擊彈,射入雙頭獅的全身!來回貫穿!

  雙頭獅的哀嚎戛然而止!

  鮮血噴灑爆裂,一具失去生機的破爛血肉從半空中掉落在地!

  丁級高等,雙頭獅,確認死亡!

  同一時間,郝孟的手環之上,屏幕上的積分由系統自動調整。

  積分:10160,排名:1/6875。

  積分榜上,五位數的積分刺眼無比,這使得戰爭樓內,一至四樓全部寂靜無聲。

  緊接著。

  人們都瘋了,爭先恐后的沖出大門,沖向考核地點!

  無比瘋狂!

  “精神異人!他居然還是一名丁級中等的精神異人!”

  “執刀人!執刀人!老板!我發現執刀人潛質的超級異人了!”

  “太恐怖了!光超人系上的修為就能肉搏擊殺同階異獸!還能使用六式之一的紙繪!這種情況下,他居然還是一名同階的精神異人!?”

  “上報組織!快!上報組織!立馬派人來!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