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七十四章 黃江基地市
  時間是世上最好的良藥,可以撫平一切傷痛。

  一個人孤零零坐在沙發上的潭汐從天明再度日落,終于恢復了些生氣,郝孟期間出去了一趟,帶著賈仁去隔壁棟租的房子安頓,隨后再回來時,女子的氣色已經好了一些,兩人只是對望一言,誰也沒說什么。

  客廳桌上,紋路精致,印著極夜商會四個字的黑色磁卡靜靜躺著,郝孟沒有納入囊中的念頭,潭汐也沒有去動它,

  隨后日子,郝孟白天常會去俱樂部訓練活動,晚上則是冥想補充消耗的異力,偶爾被賈仁拖著和老孫、曲振興組個酒局,幾個大男人喝完酒,海吹胡咧后的最終歸宿無非就是金巴特,伊薇拉這幾個溫柔鄉。

  胖子已經看開了很多,不再執著開業,以他這些年積攢的身家,不說多,至少在普通人的層次還是能吃喝不愁好幾年的,老孫則是和賈仁一起應聘了保安,日子得過且過,褚曉曉最近一直呆在家里,暫時沒有找工作的想法。

  郝孟在周五照例去A市大學接寧清,他找了個時機和寧清說了要離開一段時間的事,向來聰慧的女孩從不撒嬌鬧騰,乖巧應下。

  時間飛速,眨眼就到了出發的日子。

  郝孟如約來到了俱樂部,訓練館一如既往的空空蕩蕩。

  “嗯?就我們兩個嗎?”郝孟看見了站在二樓的小丫頭。

  青卷翻了個白眼,說道:“廢話,像你這樣覺醒后還能呆在下三區的是特例,我要不是為了帶你,昨天就得出發前往黃江基地市的集合點了。”

  郝孟這才了然。

  的確,在這下三區內異人只要覺醒就會被強制帶走,送往中三區的組織訓練,而能夠回到下三區的異人,都是戰功在身,身經百戰的,像郝孟這種丁級中等卻還沒有評級,一次沒有出去過的的確是異類。

  青卷和郝孟駕車前往城外的軍事管控區,很快便有一架戰斗機起飛。

  兩個時辰后。

  戰斗機在一處山谷落下,郝孟兩人走下飛機,青年瞳孔微微收縮,看著眼前這從未見過的震撼一幕。

  “這里就是下三區的邊界了嗎?”郝孟望著那仿佛通徹天地的巨大半透明防護罩,它拔地而起,一直往上,延伸而開不知幾何,周圍的廣闊空地上停滿了各種客機、戰斗機和奇形怪狀的車輛。

  “這些都是異人嗎?”郝孟看了一眼進出繁雜的車流和行人,他們大多數都穿著看上去就材質特殊的勁裝,背負槍械彈藥,也有一些是古武兵器,個個氣息悠長,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眼神。

  和郝孟平日里見到的人群截然不同!

  冰冷,堅毅,透著鋼鐵般的意志。

  在兩人落下時,三三兩兩聚集在這里的許多人們也投來漫不經心的目光,但很快就變得肅然,尤其是見到一身黑衣的少女,微隆胸口上掛著的黑色火焰標志。

  “那小丫頭居然是初等搜查官?”

  “這么年輕的丁級極限!我想起了,是第九區的青卷!”

  “何等恐怖的天賦啊,再給她十幾二十年,怕又是一位乙級的超級存在!”

  周圍響起竊竊私語,他們并未掩飾,所以以郝孟的精神念力輕松就收入耳中,他不免驚奇看了一眼身邊的青卷。

  青卷早已習慣這些目光和談論,毫不在意,帶著郝孟大大咧咧的走向前方,走的近了,郝孟才發現原來那人流的出入口是一扇凝實的光門,足有八車道寬,全副武裝的軍隊列兵嚴格審查每一個進出往返的人。

  青卷帶著郝孟直接走向邊上人數最少的通道,與之相比,另外六條進出口就顯得分外擁擠,車輛排隊足有百米。

  臉龐黝黑的列兵漢子筆直而立,標準敬禮,“搜查官大人,請核驗身份,出示出入憑證!”

  青卷五指按在閘機的臺子上,很快,其上屏幕亮起,清脆的電子播報聲響起,“尊敬的青卷搜查官,歡迎回歸荒野,您本次在第九區滯留326天,已扣除32600戰功點,祝您一路順風。”

  播報聲不是很響,但在此地的都是異人,自然聽的清清楚楚,一時間皆是目露震動,艷羨驚奇。

  “三萬多戰功點啊!不愧是初等搜查官,太財大氣粗了。”

  “嘖嘖,居然回下三區待了快一年,這也太奢侈了吧。”

  “丁級極限的身家的確恐怖,隨便揮霍的戰功點就抵得上我三年所賺。”

  ……

  郝孟有了些許了解,看來回下三區每呆一天需要的戰功點是100。

  青卷讓開位置,示意郝孟上前,當郝孟手掌落在臺子上時,他只感覺一股冰冷觸感轉瞬即逝,旋即便是電子播報聲,“郝孟,身份確認,通過。”

  “走吧。”青卷帶著郝孟往前走,兩人離開了光門,身后是如倒扣巨碗光罩被覆蓋的遼闊土地,身前是漫天黃沙,人跡罕至的無邊荒野。

  年輕人抬起頭。

  天空漆黑如墨。

  郝孟往前望去,身后的光罩散發著天地間唯一的亮光,照亮著附近三五里地,更遠處就是光芒不及的黑暗,好在以郝孟的身體素質,即使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也能有一定可見度。

  離開了下三區,郝孟才真切體會到極夜的概念。

  黑暗無處不在!

  “這種感覺……”郝孟捏了捏拳頭,全身細胞血肉都在顫栗,空氣中充斥著無比濃郁的異力,和下三區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沒過多久,一輛福特猛禽停在了兩人面前,列兵下車,行禮之后交還了鑰匙。

  “你的車?”郝孟很是意外,這輛猛獸般的肌肉機器和少女顯得極為不搭。

  青卷滿不在乎的點頭,發動車輛,直到此刻郝孟才發現這車子的中控臺有一個凹槽,里面放著一個他十分熟悉的東西。

  “月石?”

  郝孟愈發疑惑。

  青卷調整座椅,咧嘴笑道:“對,月石在外面的應用極其廣泛,主要作用是通用貨幣,除此之外便是作為修煉和能源使用,沒見過用月石能源驅使的珞銀車吧?坐好咯!”

  郝孟心覺不妙,陡然抓住了一旁的扶手。

  “轟!”

  伴隨著青卷的一腳地板油,車子像是離弦之箭猛沖而出,郝孟的后背重重砸在椅上,目露驚憾。

  太快了!

  這全然已經違背了認知!

  “百公里兩秒不到?”郝孟愣愣望著屏幕上飛快飆升的數字,眨眼就來到了260邁,至于安全問題郝孟倒是不擔心,任何一個進化異人,五感和反應速度都遠超正常人,這種速度對他們來說,和尋常人開八九十邁差不多。

  青卷并不開燈,漆黑中以近300邁的速度在路況不明的荒野疾馳,她一手握著方向盤,還有閑心在中控臺上選歌。

  郝孟摸著車身,這輛車不僅性能爆表,材質也十分特殊,通體金屬透著一股異常氣息,他嘗試用手一按,沒有任何反應,堅硬的匪夷所思,見到他動作的青卷哈哈大笑,“我不是和你說了,這是珞銀車,通體由70%含量的珞銀制造而成,這種金屬的強度極高,像我這種含量度的,就算是正面碰上丁級高等的異獸都無礙。”

  青卷捏拳,彭的一聲砸在邊上車框上,這蘊含著異力的一拳讓丁級中等的郝孟都心驚肉跳,可落拳處毫無損傷,嶄新如舊。

  郝孟咽了口唾沫,“這么一輛車得多少錢啊?”

  青卷隨意道:“六十來萬吧。”

  郝孟不說話了,他當然知道青卷說的是月石!

  六十萬月石!

  以賈仁說的為例,正常的丁級初等、中等異人,身家能有幾萬月石就算不錯了,丁級高等中富裕一點的能有個十幾二十萬的身家。

  青卷這一輛車,抵得上同級的丁級高等一輩子奮斗。

  初等搜查官的實力真的有這么離譜嗎?

  賈仁曾說青卷應該有百萬身家,現在看來遠遠不止啊,一輛車就六十萬了,秘籍、裝備等更昂貴的還不知幾許呢!

  青卷伸手在中控臺上一劃,郝孟面前也升起了塊光幕,其上記載了詳細信息,“我們現在去四百里外的黃江基地市,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你剛好趁這段時間了解一下外面的情況和即將開始的考核。”

  青年快速瀏覽著光幕上的信息。

  半個時辰后,郝孟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仿佛要將心中的震驚一并吐出。

  原來如此!

  他之前只知道外面是中三區和上三區,但卻不知道詳細情況,而現在看完內容后有了大致了解。

  除去下三區外,中三區和上三區并非是鐵板一塊,在版圖之內,人類的活動范圍依舊受限,大批量的人類生存在基地市內,中三區有36個基地市,上三區12,共計四十八個基地市,組成了人類最后的生存之地!

  簡單來說,看似龐大的周夏版圖,其實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人類居住的!余下盡皆被異獸占據!

  “異獸的數量太多了!”郝孟已然明白,“即使是周夏境內,人類都無暇顧及這些數量龐大,到處遍布的異獸,所以只能收攏實力,建造基地市生存,而上三區的城墻防線主要就是為了防范邪魔妖異!”

  “異獸雖然數量龐大,但即使是實力再強的乙級甚至甲級異獸,對人類都沒有戰略意義上的威脅,它們只需要一塊生存之地便不會到處肆虐,但是邪魔妖異就不一樣了!”

  “它們是智慧種族!是侵略者!如果不建造大范圍的防線抵抗它們,人類的基地市會在頃刻間毀于一旦!”

  郝孟深刻的感受到了事態嚴峻。

  他本以為周夏版圖內是人類的最后活動之地,可現在看來他錯的非常離譜!人類只能蜷縮在基地市內生存!

  與之相比,下三區全然是一片世外桃源,人間天堂!

  “天地是牢籠,你我皆困鳥。”青年望向窗外飛速倒退的景物。

  他終于明白楊鳴說的八個字的意思了。

  為了人類!

  為了自由!

  無論是下三區,還是外面,眾生皆不得自由!

  正在郝孟思緒萬千時,青卷的一聲厲喝陡然炸響,“郝孟!系好安全帶!坐好!”

  年輕人瞬間回神。

  “滴滴滴!”

  車子的中控屏幕瞬間變得通紅,不停閃爍,急促警報聲回蕩。

  郝孟瞳孔瞬間收縮,漆黑夜幕下,前方的道路上突然出現了一雙雙碧綠色的眼睛,數量眾多,如鬼火閃爍。

  “那是……”郝孟目瞪口呆:“狼?”

  道路的前方有狼群!

  但是……

  這狼也太大了吧!

  那一只只皮毛厚實,獠牙森森的黑狼,每一只都比這輛福特猛禽還要龐大!

  體形堪比大象的野狼?!

  “嗷嗚!”

  密密麻麻的野狼群發出劃破夜空的長嘯,殘忍無比。

  郝孟呆呆望著邊上的少女,她不僅沒有調頭或者避讓,而且還踩足了油門,小臉上滿是興奮和刺激,雙手緊握方向盤。

  “轟!”

  肌肉猛獸以350邁的恐怖速度,沖進了野狼群里!

  血肉爆裂,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擋風玻璃已經被染得通紅,穩定性離譜的車子甚至都沒有側翻,郝孟只感覺它不停的撞上什么,隨后便是狼群的哀嚎和長嘯,車身四周響起各種碰撞和令人牙酸的摩擦聲,不停有東西撲上來然后被強勁馬力甩開。

  一分鐘后,前面霍然失去了阻礙,隨著清水噴灑,擋風玻璃上逐漸露出前方平坦路程。

  “闖過來了?”

  郝孟難以置信,后視鏡里,后面是鋪天蓋地追逐咆哮的狼群,更遠處是一地橫七豎八的狼尸。

  “不好!它們追上來了!快走!”郝孟頭皮發麻。

  再然后,青卷突然一把拉起手剎,油門和剎車一起踩到底,猛打方向盤,輪胎發出尖嘯,車子瞬間完成擺尾,車頭正對沖來的狼群。

  郝孟懵了,滿臉呆滯的看著青卷。

  她為什么不跑啊?

  小丫頭從后座拔出一根黝黑鐵棍,然后一腳踹開車門。

  “郝孟!快來!”青卷無比興奮,手上鐵棍用力一甩便延伸三倍,形成一根比她人還高的長棍。

  年輕人眼睛瞪得滾圓,看著那嬌小少女倒提長棍,一往無前,沖向了那體形龐大,恐怖猙獰的兇惡狼群。

  少女高高躍起。

  一棍橫掃!

  最先撲上來的的巨狼像是被一柄巨錘打中,在空中倒飛而出,撞倒了身后好幾只跟上來的同類,然后滾落在地,四肢抽搐,滿嘴鮮血。

  少女落在地上,眨眼就被數十只巨狼團團圍住。

  郝孟從未見過這么……野性瘋狂的青卷!

  年輕人看著那沐浴在鮮血中的少女,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破碎了,骨子里藏著的本能開始奔涌,他的身子開始顫栗。

  久于安逸。

  今日方知我是我。

  “彭!”

  一只巨狼被從上而下一拳打倒在地,青卷眼角余光一掃,只見青年勢不可擋的闖入了野狼群中,當即咧嘴一笑。

  “來!”

  “殺!”

  郝孟體內的異力瘋狂爆涌,血脈噴發,腎上腺素飛快飆升。

  拳拳到肉!

  瘋狂廝殺!

  這是郝孟整整二十四年未曾有過的自由感覺,在戰斗中,他有極致的自由!

  無需留手,不用壓抑,竭然釋放!

  郝孟揪住一只沖過來的野狼,兩者的體形完全不成比例,可渺小如螻蟻的郝孟卻像是一只人形暴龍,一把抓住了野狼的前爪,將其狠狠掄過頭頂猛砸在地上。

  “彭!”

  一只野狼如推土機,重重撞在郝孟身上,后者失去穩定性飛了出去,在地上滾落兩圈后還來不及起身,一張腥臭血口便落下。

  緊急時刻,郝孟只能雙手抓住兩只獠牙。

  另外的野狼緊接著兇猛撲上。

  險象環生!

  “對!就是這種感覺!”

  “行走在生死界限!”

  “搏殺!死斗!和訓練館里的枯燥練習截然不同!”

  “我的身體在顫栗,在激動,它渴望這種戰斗!渴望這種令人迷醉的感覺!”

  年輕人的雙眸在此刻染上一層銀白之色。

  所有撲過來的野狼,剎那之間被無形之力轟然炸開,堅硬似鋼鐵的皮毛上浮現一道道血痕,哀嚎遍地。

  精神異力!

  年輕人一拳打爆面前的野狼腦袋,血漿四濺,他環顧周圍這些被鮮血刺激的愈發暴戾的兇獸。

  不遠處的青卷解決最后一只野狼,甩了甩棍上鮮血,周圍橫七豎八倒著二三十具野狼尸體,她望向郝孟的戰場,有些吃驚,“這就是他的精神異力嗎?”

  余下的十幾只野狼盡皆不受控制的懸浮而起,然后像是被一只無形大手憑空拎著,一頓狂猛亂砸,短短一會就沒了聲息,這波聲勢浩大的野狼群全軍覆沒!

  尸首中間的青年身子微微一晃,跌倒在地,大口喘著粗氣。

  這是他第一次毫無保留的釋放精神異力,效果強大的匪夷所思!但同樣消耗極大,郝孟此刻的腦海里傳來陣陣劇痛,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快走吧。”青卷并不逗留,朝前走去,“這里的血腥味很快就會吸引來更多的異獸。”

  郝孟拖著疲憊身軀跟著青卷上車,猛禽瞬間竄出,在黑夜中消失不見。

  半個時辰后,坐在副駕調息的郝孟睜開眼,前方出現了永恒黑夜中不該出現的亮光。

  “到了。”

  一座巨大城市出現在兩人眼前。

  黃江基地市!

  對于這輛浸滿鮮血,像是從地獄歸來的車輛,城內的人們并沒有懼怕和慌張,反而是無比的艷羨與崇拜,郝孟望著車窗外的人群,再看了看密集度堪稱離譜的住宅和建筑。

  每個基地市的人口與對應面積嚴重不對等!

  資源貧瘠!

  這就相當于極夜前,把三四個市的人全部塞到一個市里面,這種人口密度,再加上資源的匱乏,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普通人和弱者過著拮據生活,強者們拿命拼搏,換取對應的地位。

  過了一會,前方道路霍然開朗,映入眼簾的是一棟棟高樓和寬敞建筑,道路兩旁的人衣著楚楚,和先前那片區域的混亂貧窮形成鮮明對比。

  青卷在一處巨大廣場前停下,巨大石碑上刻著蒼勁有力的五個字。

  “極夜俱樂部!”

  青卷往前開,前面是一個巨館,她把車停在一旁,很快就有人上前接過鑰匙,把車開走處理,青卷則是帶著郝孟往館內走。

  還沒進館,郝孟就聽到了各色聲音,當徹底看清全貌時,年輕人便一呆。

  館內的遼闊場地被劃分成了幾十個區域,每一個區域基本都有人,互相激烈對戰的、和仿真機器人訓練的、使用器具練習的,各種各樣,無一不是氣息悠長,那一拳一腳的威力,看的郝孟眼皮直跳。

  這才是真正的異人俱樂部!

  “哦?青卷回來了?”

  “哈哈哈,小丫頭!好久不見!”

  “怎的,回了趟下三區還帶回個小相公嘛?”

  很快就有幾人走了過來,這些人視線停在郝孟身上,后者只感覺全身一僵。

  這些都是真正的強者!

  從未感受過的壓迫力!

  僅僅是眼神便讓郝孟肌肉緊縮!這純粹是身體的本能反應!碰見更高層次的壓制的條件反射!

  “這些人……”

  郝孟抬起頭,心頭狠狠一震,他們都穿著青卷同樣的黑衣,胸口也有著燃燒的黑色火焰標志!???.

  這些人,全是初等搜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