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七十一章 這里有電源嗎?
  再一次面對這問題,年輕人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我是郝孟。”

  青年的回答顯然并不能讓對方滿意。

  兩人一時間都沉默了。

  “這樣吧,我們來點情報交換吧。”羅嫣終于再次開口,說道:“我想知道些我需要的,同樣的,我覺得我這里也會有一些你感興趣的信息,找個地方坐坐,聊一會?”

  郝孟是打心底抗拒,不愿意和這不死人扯上關系,可現在的局面顯然由不得他決定,于是兩個人朝外走去,進入了不遠處的一間咖啡店,羅嫣點了杯藍山,郝孟要了拿鐵,屋里沒有多少人,清凈空曠,兩人對坐。

  很快,店員捧上兩杯咖啡。

  羅嫣兩只手捧著杯子,目光看著窗外的行走人群,過了一會后收回目光,平靜道:“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可以先說些你感興趣的,比如你身邊的那個小姑娘,是個隱性半覺醒者,與你一樣是精神異人方面的,只不過她的潛力比不了你,覺醒強度應該在中等左右,而且在真正覺醒之前,她都無法自我覺察。”

  郝孟一怔。

  寧清居然是一名半覺醒者,還是精神異力?

  這就說得通了,為什么羅嫣會關注她,而她也能看到羅嫣的真容。

  羅嫣說道:“你好像覺得很奇怪?這是理所當然的,與你這等異人朝夕相處,不經意間接觸到了更多的異力,覺醒的幾率自然比旁人高。”

  “在外界,平均五人當中就有一個異人,人類浸染的異力程度越重,發生變異,繼而覺醒的可能就越大。”

  郝孟突然反應過來。

  楊鳴那天給了保密協議,他還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所以他才會給寧清的,可現在看來,好像并不是這么一回事,羅嫣能夠看出,楊鳴說不定也覺察到了。

  羅嫣低頭抿了一口咖啡,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已經去過J市的第七人民醫院了,你很想知道有關黑色狐貍的事情吧?”

  不死人開始拋出自己的誘餌,這無疑是個重磅炸彈,“我能看到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而恰好因為你,所以我開始注意這一塊,那只黑色狐貍,絕對不是下三區的本地物種,而我還發現,J市的那個名叫胡九薇的小姑娘,很有可能被占據了靈魂。”

  年輕人的瞳孔猛地收縮至針尖大小。

  見到他這反應,羅嫣知道自己說對了。

  不死人微笑道:“既然發現了胡九薇的問題,我就明白你一直在尋找的那個女朋友不是你的幻想,她的突然消失,恐怕和這些脫不了干系。”

  郝孟終于忍不住了,急忙問道:“被占據靈魂是不是就是附身的概念?還是另有說法?”

  羅嫣波瀾不驚,平淡說道:“郝孟,你別忘了,我們現在是在談交易,而交易是要有籌碼的,我現在已經給出了我的誠意。”

  青年不再猶豫,一把解開左手的腕表,擱在桌上,“你猜的沒錯,我能翻譯你們的九蠻語,正是因為有一項趁手的工具。”

  女子緊緊盯著桌上的腕表,她拿起后左右翻看,可眉目緊縮,什么都沒有發現。

  “果然是它。”羅嫣沒有收獲,將腕表放在了桌上。

  “果然?”郝孟有些懷疑。

  羅嫣緩緩道,“我早就將你所有的情況和信息都檢閱數遍,自然也知道你在覺醒初期和青卷、李昊他們的對話,你那時候一見面就把手表丟出來,告訴他們手表的問題,很可惜李昊和青卷都沒當回事,將它當成你的臆想,看完那段視頻后我就留了個念頭。”

  年輕人不自覺泛起一陣寒氣。

  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這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這個女人真的是把和他有關的一點一滴的信息都仔細刨出來了!

  羅嫣開門見山的問道:“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郝孟把腕表重新帶回手上,“羅女士,你才說過,籌碼是相互的。”

  不死人嘴角一扯,隨后說道:“郝孟,那只黑色狐貍是潛入第九區的一只異物,我之前一直想不通它是如何進入人類的核心之地的,直到月石礦的大妖出現,所以我猜測它有沒有可能也是類似的情況,至于你女朋友的話,我的猜測是,它為了隱匿蹤跡,所以附身于喬殷體內,為了不暴露蹤跡,一直沒有占據她的靈魂,這就解釋的通為何喬殷這些年都沒有異狀,和正常人無二。”

  “而至于喬殷為什么會突然消失,第一種解釋是,長期的兩種靈魂共存情況下,宿主的身體產生排斥,所以異物不得不開始掃尾,還有一種,她是在你異力覺醒后消失的,那這就有可能是她害怕被成為異人的你發現端倪,果斷掃尾,清掃所有痕跡。”

  “我覺得第二種情況更貼合實際,隨后她就找上了胡九薇,假借那只黑貓異獸制造胡九薇被嚇瘋的假象,實際上直接占據了她的身體,這一招瞞天過海確實很厲害,到目前為止除了我無人發現端倪。”

  青年手掌微微顫抖。

  “你的意思是,和我朝夕相處的,一直都是喬殷?”年輕人聲音微微發顫。

  羅嫣淡淡道:“這是一定的,那只異物即使俯身了喬殷,也出于某種原因沒有占據她的靈魂,否則宿主身體是不可能不出現異狀的,更別談正常生活十幾年。”

  頓了頓,羅嫣嚴肅道:“郝孟,喬殷一定已經死了!她確實真實存在過,但她現在一定已經死了!”

  年輕人看了她一眼,語氣平淡如水,“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一切只是你的猜測,你從發現胡九薇被占據靈魂后的一系列猜測,并沒有證據。”

  不死人不再多言,她沒辦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郝孟繼續說道:“腕表是我撿的,我只要戴上它,眼前的所有語言和文字都會自動轉化成中文,同時我說出口的也會被轉化成當前對話人的語言。”

  不死人只是看著他。

  羅嫣喝完杯中最后的咖啡,起身說道:“很好,這是一筆非常完美的交易,我希望下次我們還能有更好的合作。”

  她戴上鴨舌帽,毫不拖泥帶水的離去。

  雙方都心知肚明,并沒有把所有信息公開,但這也足夠了。

  羅嫣說了猜測,郝孟給了事實。

  這就是這場聊天的目的。

  郝孟低頭喝著沒有加糖的拿鐵,達到20%腦域闊度的大腦飛速旋轉,復盤思考剛才羅嫣的每一句話。

  現在的關鍵點就在那只黑色狐貍上。

  只要找到它,真相就能大白!

  郝孟那天通過胡九薇見到的,絕對就是那只黑色狐貍!

  “喬悲……喬悲……”郝孟想要從那只已經死亡的黑貓異獸上找些蛛絲馬跡。

  突然,窗外響起了一陣砰砰聲,被打斷的郝孟望去,兩個男人正趴在玻璃上瞪眼看著他。

  再然后,兩人就一溜煙從大門口跑了進來。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賈仁說道:“一個人偷偷摸摸跑到這里喝咖啡!行為極其過分哈!我也要喝!”

  老孫每次下班都路過這里,但是這家就開在自己公司樓下的咖啡店他是一次都沒進來過。

  “點點點,我買單。”郝孟嘆了口氣,這兩祖宗來了。

  兩人在隔壁桌點了吃喝的,老孫還是愁眉不展,一直在想翻譯社的事情,賈仁就不一樣了,從剛開始就一直偷偷打量著漂亮店員和顧客美眉,在賈仁的傳染下,老孫也稍微放開心態,兩人又開始評頭論足。

  “諾,那小娘們帶勁啊,吊帶小皮褲。”

  “咳咳,這種目測出廠25年左右,大架子整過型,大燈有可能非原裝,油箱口有點大,可能是經常加不進去油拿棍子撬的,看樣子內飾也不咋樣,新手不建議開。”

  “老哥專業啊。騷話界不能沒有你,就像西方不能沒有耶路撒冷,抖Y不能沒有芒果君啊。”

  “快快快,你看你看!那小妹妹是真好看啊,我打賭,邊上那個老頭肯定不是她爹!”

  “那種已經名花有主了,不適合我們,換個換個。”

  “怕什么!我告訴你,妹妹看需求,姐姐看頻率!咱什么時候輸過?”

  “……”

  郝孟揉著太陽穴,有氣無力的看著外面,這兩家伙,遲早會被人套麻袋敲悶棍的。

  賈仁瞄了一眼手機已經變紅的電源指示,起身走向柜臺,柜臺后的店員小美眉看到他走來,對這一進店就眼睛亂飄的邋遢大叔實在沒好感,但還是擠出職業性的微笑,“你好,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

  賈仁露出燦爛笑容,“你好,這里有電源嗎?”

  小美眉一愣,“我就是店員啊。”

  漢子也是一愣,說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有沒有能插的電源?”

  小美眉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冷冷道:“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是咖啡店,你再這樣我就要喊人了。”

  賈仁:“……”

  郝孟:“……”

  老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