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六十九章 大苦無聲
  兩人遙遙對望。

  商七圖神色晦暗,深深的看了一眼樓上青年,指尖異力如火焰般跳動。

  難怪這女人瘋了一樣往這里逃。

  原來是這小子住在這里,真是一步好算計。

  他現在還不打算和這個青年起沖突,特別是在這下三區內,畢竟這家伙身后站著的,是這第九區里的一把手!

  商七圖手中異力散去,朝著青年詭異一笑,身形剎那遠遁。

  郝孟轉身回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給自己點上一根黑利群,臥室里的女孩穿著單薄睡袍走出,十分疑惑,不知發生了什么。

  郝孟搖了搖頭,剛想和她說回去休息,一個渾身濕透的女子出現在了門口。

  寧清愕然,心地善良的她剛想走過去幫忙便被郝孟拉住手臂,后者抖了抖煙灰,淡淡說道:“潭夫人,有何貴干?”

  渾身濕漉漉還淌著水的美婦人站在門口,她緊緊咬唇,目露凄涼。

  郝孟站起身,緩步走到門口,他微微低頭望著不復富態,狼狽難看的妖嬈美婦,緩緩道:“不好意思,潭夫人,我并不想插手你們之間的事,這次出手只是因為這里是我住的地方,我不太喜歡被人打擾,僅此而已。”???.

  潭汐微微側身,把散亂發絲略作收拾,抹去臉上的雨淚,盡量讓自己顯得端莊體面一點,然后才轉過身,沖著郝孟露出一個勉強笑容,“郝先生,不如我們再做次交易吧?”

  年輕人只是瞇眼看著她。

  才經歷一場生死逃亡的潭汐努力的裝出一副從容鎮定的模樣,她后撤一步,雙手交疊,“郝先生,我現在手上還有4億左右的現金,各處房產累計百余處,黃金珍寶,字畫古玩總價值約莫10億左右,這些都是不在商州集團名下的個人資產,我愿以這些所有作為報酬,只求郝先生出手一次。”

  屋里的女孩雙手捂唇,震驚的無以復加。

  這是何等的天價?

  郝孟無動于衷。

  對于他而言,下三區的錢財如今只是一個數字罷了。

  潭汐見狀,有些著急道:“郝先生!我不需要你扳倒商州集團!我只要你幫我除掉剛才的那人!僅此而已!”

  年輕人終于搖頭說道:“我做不到。”

  這并不是推托之詞,而是他確實做不到,剛才那人的異力氣息比自己還強!

  而自己可是一名丁級中等的超人系異人!

  這說明什么?

  那是個丁級高等的異人!

  潭汐凄慘一笑,她只認為是這些還打動不了他,這個以玉女出道,在娛樂圈當紅十余年,然后轉入商州集團當掌權夫人的女子頂流毫無征兆的跪倒在地,她一只手緊緊抓著胸前的衣衫,哀求道:“郝先生,我求求你,我這輩子愿意給你當牛做馬,我只有這一個愿望!讓商七圖死!”

  郝孟皺了皺眉頭。

  剛才那個人是商七圖?

  怎么可能,商七圖年過八十,病入膏肓,而那個白皮膚的男人頂多四十余歲,正值壯年。

  看來商州集團遠遠比表面上的要復雜啊。

  見到郝孟仍是不作聲,走投無路的潭汐淚流滿面,她現在已經不是單純為了想活下去,對商七圖的恨更是超越了一切,她指著屋里的少女,凄涼道:“郝孟,你能為了她和馬山叫板,不惜對抗八區的馬家,而你和她也僅僅只有一面之緣,比起商州集團,馬家有過之而無不及,比起她,我潭汐也自認不會差上半點,她能做的我都能做,而且還能做得更好,我求的不多,我愿意放棄一切,只換商七圖的這條命。”

  郝孟把手上燃燒殆盡的煙蒂丟到腳下擰滅,淡淡道:“潭汐,首先你不是她,其次,剛才那個男人的修為很強,不是我想殺就能殺的,你的請求我做不到,最后,看在往日情分上,我可以讓你留在這里安全生活,商州集團的人還沒膽子到我這里來公然殺人。”

  女人沉默不語。

  郝孟轉身往里走,女孩略有猶豫,小聲說道:“那我去收拾一下次臥。”

  “不用。”郝孟拉著她回了主臥,隨著房門關上,只剩下女人孤零零的一人在門口。

  半響后,女人抬手擦了擦臉,隨后走進屋內,反手關門。

  主臥里。

  青年站在陽臺上,抽著煙沉默不語,女孩聽到了客廳里的腳步聲,略作猶豫,還是小心翼翼的拿了套衣服拉開門走了出去,她沒有打擾次臥里的女人,把干凈的換洗衣服放在地上,返身回屋。

  過了一會,潭汐開門,見到地上的衣服一怔,隨后默不作聲,換下身上濕漉漉的衣衫,走向衛生間放熱水洗澡。

  當郝孟一支煙再抽完時,陽臺外的高空上,出現了個懸空而立的男人,雨水在落向他時詭異的拐彎,導致他站著的那一塊空間內干燥無物。

  郝孟微微點頭,抱拳道:“楊部長。”

  來者自然是楊鳴。

  楊鳴在郝孟身邊落下,他看了眼邊上次臥里亮著的光芒,隨后收回眼光,緩緩道:“你見過那個家伙了?”

  郝孟問道:“那是商七圖?”

  楊部長摸著下巴雜亂的胡茬,眉目憂愁,嘆氣道:“準確的說,是商七圖的靈魂,那具身體本來是白牛的。”

  男人背靠身后墻壁,雙手抱胸,幽幽道:“郝孟,我這次來主要是來提醒你,千萬不要和商七圖起沖突,這家伙還藏著很多秘密,我知道你現在很迷惑,我會把我所知道的盡可能告訴你的。”

  “你們都知道商七圖有八十高齡,權掌商州集團五十五年對吧,但我如果告訴你,他其實已經活了一百二十三年呢?你現在見到的,已經是他第二次的續命游戲了呢?”

  青年面露震動。

  一百二十三年?

  那豈不是說,商七圖是活著經歷過極夜那年的人?

  楊鳴緩緩說道:“這座第九區,就是以商州集團為主,商七圖牽頭,改造重建的,他曾和人類一位非常強大的存在有過一樁約定,在成功幫忙構建第九區后,替腦部患有不治之癥的他續命,那位強大存在答應了,第九區在極夜災變后的第二年便進入正軌,于是八十年前,四十三歲的商七圖終于支撐不住時,那位強大存在出手,替他完成第一次續命——換頭。”

  “將一顆正常頭顱換到他的身體上!”

  “手術成功了,為了不引人懷疑,他冷藏了自己二十五年,然后改名商七圖重新現身,一舉成為第九區的商界之王。”

  “他的目的遠遠不止于此,在極夜之后,他就渴望的更多,但是受限于體質,他無法成為異人,所以商七圖明白,凡人終有一死,為了避免這一點,他開始進行更瘋狂的試驗。”

  “他要不惜一切代價成為異人!”

  “這比換頭手術還要駭人聽聞!他很快找到了絕佳的替代者——白牛。”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現在的事實證明商七圖成功了,他和白牛的靈魂互換,年老體衰,瀕臨死亡的商七圖本尊里是白牛的靈魂,而白牛這具丁級高等異人的身體里,是商七圖在主宰!”

  身負最高戰略部部長之職的男人長長的嘆了口氣,“逆天改命,違背定數,這商七圖已然是這下三區最離譜的存在。”

  郝孟朝次臥努努嘴,問道:“那是怎么回事?”

  楊鳴攤手道:“白牛是她哥哥,潭汐能夠在第九區一路順風順水,就是因為背靠白牛,而作為從第九區出去的異人,白牛心有牽掛,所以在獲取了足夠的戰功后就回了第九區,在商七圖手下做事。”

  “商七圖為了續命成功,答應白牛,把世俗的這座龐然大物——商州集團贈予潭汐,所以白牛答應了換命計劃,潭汐便以商七圖夫人的身份進入商州,開始接管商州的產業。”

  郝孟終于明白所有事情。

  商七圖食言了。

  “靈魂互換……”郝孟喃喃道:“這種事情真的可能嗎?”

  楊鳴如實說道:“不知道。”

  頓了頓,楊鳴繼續道:“我只知道,上頭有很多人在關注商七圖,他的初步成功已經引起很大轟動,人類高層們現在在觀望,如果商七圖真的就此存活,且沒有太大的后遺癥,這恐怕又是一件能夠顛覆人類的驚世之事,所以我一收到消息就趕來了,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和商七圖起沖突,這家伙背負的不僅是自己的命,更是人類高層的諸多野心。”

  如果商七圖就此成功,且沒有可怕的后遺癥,那就代表人類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層次。

  永生!

  一旦永生之門打開,普通人馬上將會失去做人的資格,而各類富豪和人間頂流將會主宰一切。

  極夜已降百年,出現什么都不足為奇!

  郝孟平淡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聞言,楊鳴心底松了口氣,說道:“這你放心,商七圖絕不會主動來找你麻煩的。”

  與此同時,楊鳴瞥了一眼臥室里靜靜看著他們兩的女孩,手掌一翻,取出一紙協議,“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就給我打電話。”

  男人身形轉瞬消失。

  郝孟回到屋里,將保密協議遞給寧清,后者沒怎么細看便簽了。

  主臥的燈熄滅,兩人相擁睡去。

  隔壁次臥。

  洗完澡的女人穿著整齊,靜靜的坐在床上,面無表情。

  大苦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