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六十六章 非人類語言
  J市地處八百里外,那里已經是第八區的地盤了,若是開車前去,光是來回就一天了,郝孟當然不想浪費這個時間,厚著臉皮找上李昊,只用了區區一個半小時便抵達了J市。

  能有這速度的交通工具,自然便是戰斗機了。

  又半個時辰后,郝孟在中午12點抵達了J市第七人民醫院,即使是大晴天,可這所地處偏僻郊區的醫院仍舊透著絲絲涼氣,不僅是因為它令人聞之色變的名頭,更多的是它確實有些不可描述的東西。

  在郝孟這等異人的眼中,整個醫院都縈繞著一絲一縷灰色氣息,這種氣息對異人來說分外熟悉。

  異力!

  醫院的地下,埋藏著異力陣法。

  普通的精神病院當然不會有這東西,不過能關押和異獸接觸過的人的地方,又豈會是普通之地?

  看守門口的是兩個軍裝列兵,郝孟出示了李昊給他的身份證明,隨后在一人的帶領下進入醫院,里面曲折環繞,有很多小房間,里面有半數空著,余下的里面關著各色人群,手舞足蹈、沉默寡言,瘋瘋癲癲,怪異神道,兩人走過一扇扇鐵門,一直經過四扇后來到了最深處。

  一股陰涼寒氣撲面而來。

  郝孟環視四周,這里的房間大了許多,只有四間,兩間空著,還有兩間寫著名字。

  胡九薇。

  雨人。

  郝孟看了一眼那名為雨人的,那人縮在床上,蓋著被子,連男女也分不清,更別提相貌了,他便走到了胡九薇的牌子前面,透過門上的玻璃望向里面。

  少女正坐在窗前提筆書寫,沉默不言。

  隨行的列兵喊了兩聲胡九薇的名字,后者紋絲不動,郝孟問道:“我能進去看看嗎?”

  列兵略作思考,想起此人攜帶的高等身份證明,隨后便點頭打開了厚重房門,郝孟走入屋里,房間內干凈整潔沒有異味,擺設簡單,女孩對于闖入者無動于衷,仍舊是在紙上一筆一劃的緩慢書寫。

  郝孟在她旁邊的凳上坐下,喊道:“胡九薇?你還認識我嗎?我是郝孟,喬殷的男朋友,你姐夫。”

  面容姣好的少女雙目卻無神,只是拿筆在紙上涂鴉,這時候郝孟才發現她的握筆姿勢極其奇怪,根本不是正常的人類握姿,而是五指捏拳抓著筆,像是懵懂小孩在亂畫,而紙上內容也紛雜不堪。

  胡九薇對身旁人視若無物。

  郝孟費盡口舌,說了半天也沒有作用,他只能轉而望向列兵,詢問道:“她一直都這樣嗎?”

  列兵點點頭,如實答道:“在這一年多內,她除了睡覺就是在紙上涂鴉,偶爾會嘰里呱啦說一些誰都聽不懂的胡喊叫聲。”

  郝孟眉頭一皺,“那些胡喊叫聲有視頻錄下嗎?還有,我需要她所有的涂鴉本。”

  列兵轉身去辦,約莫一刻鐘后,他捧著一個紙箱去而復返,最上面是一卷錄音帶,下方則是密密麻麻幾十本涂鴉本。

  郝孟走到邊上的房間播放錄音帶,里面是長達十二分鐘的剪輯畫面,每一段從十幾秒到一兩分鐘不等,共有八次,視頻中靜靜坐著的女孩突然想抽了瘋一樣猛地站起,狂拍桌子墻壁,面色猙獰,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喊叫,與其說胡喊叫聲,更不如說就是純粹的發泄。

  青年看完視頻,毫無頭緒,繼而翻開面前的涂鴉本,上面是鬼畫符一般毫無規律和形狀的涂鴉,有些干脆就是一橫一豎,有些則是一團圓圈亂麻,就如稚童無意識的亂畫。

  郝孟耐心翻完所有畫本,愈發束手無策,這個癲瘋狀態的女孩完全無法交流,他不死心又嘗試和胡九薇溝通了數十分鐘,終于頹廢起身,在這里毫無所獲。

  “既然這里不行,那就去一趟她之前出事的公寓。”郝孟作出打算,就算那棟公寓已經被大火燒毀,但作為一名丁級的精神異人,郝孟認為自己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當然,這也僅僅是他不死心下的唯一嘗試。

  “莊。”郝孟在心頭說道:“記錄一下這視頻和涂鴉本。”

  青年手上的腕表亮起一絲微光,肉眼不可見的光芒投射在錄像帶和畫本之上,其上內容迅速復刻,短短三秒后,莊便完成了記錄。

  郝孟當即準備起身離去。

  就在這時,莊的冰冷聲音響起,“主人,需要翻譯嗎?”

  一只腳才走出厚重鐵門的年輕人身子猛地僵住,呆若木雞。

  列兵滿臉疑惑的看著年輕人,只見這青年像是見到或聽見了什么恐怖一樣,滿臉駭然。

  “你能翻譯?”郝孟難以置信,“這是一種語言和文字?!”

  這種毫無規律的涂鴉,竟然是文字?

  胡九薇發泄般的大吼大叫,居然是語言?

  只是人工智能的莊沒有絲毫人類情緒,冰冷機械的答道:“是的,主人,我的數據庫里有此類語言,可以翻譯。”

  郝孟急忙追問道:“這是什么語言?”

  光人罕見的沉默了,過了幾秒后才答復道:“主人,我也不知道,數據庫里并沒有這種語言的稱呼,我唯一知道的是,它不是人類所使用的文字和語言。”

  一股涼氣瞬間爬滿郝孟全身。

  不是人類使用的?

  那是什么東西使用的?

  年輕人咬牙切齒,“翻!翻譯!”

  郝孟的識海里,所有圖畫本在空中一字排開,最上方是播放的視頻,不同于剛才,這一次其上的文字和語言被自動轉化成了人類語言。

  涂鴉本上的各種圖案和筆畫,有半數都顯示問號,而剩下的一些都是毫無順序邏輯的單個文字,就像一篇被打散重組的文章,但其中有一些串聯在一起的單詞讓郝孟瞳孔狠狠一縮。

  這上面翻譯后的內容,出現了一些他看得懂,且刻骨銘心的名字!

  郝孟!喬殷!胡九薇!

  果然!

  喬殷的莫名消失和這里有關!

  與此同時,視頻里的女孩的大吼大叫也被譯出,她在咆哮,在狂吼。

  喬悲!胡九薇!

  黑狐貍!黑貓!

  兩個人名,兩種動物,因為她的癲狂嘶吼,語調變形,所以即使是郝孟都沒有發現,原來她一直重復喊得是一樣的名詞!

  胡九薇他知道,但是喬悲是誰?

  和喬殷是一個姓氏,可郝孟根本沒聽過這個名字,喬殷的關系網里也沒這個人!

  列兵上前一步,謹慎詢問:“長官?你沒事吧?”

  郝孟意識從泥丸宮里退出,他看了一眼列兵,搖頭說道:“沒事。”

  下一瞬,一股精神念力閃電般擴開,周圍所有的監控和電子設備盡皆失靈,列兵同樣眼神一呆,整個人失去了意識昏倒在地。

  郝孟返身走回屋里,他沉默一會,隨后緩緩吐出了胡九薇三字。

  腕表微微一閃。

  郝孟的聲音自動變成了艱澀難懂的低沉語言。

  坐在椅上滿臉癡傻的少女手中筆猛地一頓。

  胡九薇的無神雙眸中,逐漸有一點清明浮現,越來越凝聚,越來越銳利,半響后,她轉過身,背靠椅背,雙手環胸,整個人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同一張臉龐,同一具身體,卻像是喚醒了另外一個人格,隱藏在深處的惡魔被釋放。

  少女如君臨天下的女王,明明是坐著,卻用一種俯視的高傲神色注視著郝孟。

  胡九薇的嘴唇并沒有動,但房間內卻是清晰響起了一道直擊心靈的聲音,“來者何人?”

  青年面無表情。

  片刻后,在那道愈發凌厲和銳利的視線注視下,他以純正的古老語言,抱拳俯首,緩緩說道。

  “喬悲,見過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