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六十三章 梅開
  兩個小時后。

  一大一小兩人走出便利店,兩兩相望,隨后上了路邊一輛毫不起眼的沃爾沃,在深夜燈光離去。

  “李哥。”坐在副駕的小丫頭皺著兩條眉毛,疑惑道:“羅嫣姐特地找我們問郝孟的事干什么啊?”

  李昊瞥了她一眼,警告道:“忘了我之前和你說的話了么?今天的事,別說別問別管,明白了嗎?”

  小丫頭噢了一聲,心不在焉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過了一會,她突然一拍手掌,似有所悟,“李哥!我明白了!羅嫣姐是不是想要收郝孟做手下?培養他?可這不就是和楊叔搶人了么?這不太好吧?”

  李昊嘆了口氣,為了斷絕她的胡思亂想,李昊只能說道:“這次就是楊部長讓我們來的,他吩咐過了,把所有和郝孟有關的信息提供給羅小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青卷睜著烏黑大眼睛,十分茫然。

  李昊放棄了,一邊駕駛一邊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

  他從睡夢中驚醒,接到了楊鳴電話,然后找到青卷與她一起來到便利店,他先是把準備好的有關郝孟的各種電子、紙質材料和卷宗、紀錄等全部交給了羅嫣,后者花了半個小時細細看完,然后開始對他們進行詢問。

  事無巨細!

  從最開始的郝孟覺醒,然后隨潭汐去翻譯,和商令在大樓頂端起沖突,與賈仁碰頭,出入各種足浴K歌娛樂會所,參加公司團建。

  前往Z市,下礦遇妖,高速入口和商令再起沖突,回A市后碰見寧清的求救,對峙馬山,解決翻譯社的資源問題,出手殺人,三區會審。

  天賦驚人,橫掃阻礙。

  一樁樁,一件件。

  詳細到甚至幾點幾分,在何時見了哪些人,做了什么事。

  戴著異力壓制扳指的郝孟,無死角的暴露在嚴密監控中,就差喪心病狂的裝個實時監控攝像頭了。

  了解完所有信息的羅嫣便送客了。

  青卷心有疑惑,但并未把這事放在心上,李昊就不一樣了,他嗅到了很濃的危險氣息。

  不死人羅嫣,為何要郝孟的資料信息?還是如此詳細,甚至于要驚動楊部長將他們兩人借來詢問?

  且不提她和青卷本就有交情,只要她開口,一句話的事情,自己和青卷不就得乖乖過來嗎?

  她并沒有這么做,而是通過了楊鳴。

  那就說明,她以自己的身份來詢問和了解有關郝孟的信息這件事,是組織或者某些人眼里的逾越之舉!

  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李昊雙手不自覺的捏緊方向盤,越來越麻煩,越來越混亂了,自從接觸了郝孟之后,所有的一切就像一團大迷霧,把更多的人和事牽扯進來。

  再厚重的迷霧,也會有被陽光驅散的一天。

  當迷霧徹底散去后,里面會是什么光景?

  李昊想都不敢想。

  車子飛馳而去。

  在其身后遙遠的盡頭,便利店內,不再手捧書本的年輕女子雙手互握,閉眼假寐,思慮萬千。

  她嘴唇微動,不停的重復著兩個字。

  郝孟。

  ……

  主臥浴室里,渾身濕漉漉的女孩緩步走出,她披著一件白色浴巾,曲線曼妙,沒捋干的發絲不時往下滴水,清純中透著足以讓任何男人神魂顛倒的別樣妖嬈。

  寧清在床邊坐下,靜靜望向那仍舊在沉思的青年。

  過了一會后,青年終于抬起頭,望了一眼那滿眼都是自己的女孩,一剎那間,兩張相似臉龐似乎在這一刻重疊。

  寧清從他眼中,看到了從未見過的溫柔。

  即使明知道他看的不是自己,可寧清覺得這也夠了。

  一股熾熱氣息迎面而來,她的后背砸在柔軟床榻上,青年的大手是那么骨節分明,粗糙有力,她本就是兩手捏著的浴巾失去束縛后便平攤而開,雪白肌膚暴露在空氣中,迅速染上一層鮮艷緋紅。

  郝孟并不是圣人,他也不想當圣人,隨著女孩一聲飽含痛楚的悶哼后,主臥內便春意盎然。

  半個時辰后。

  郝孟憐惜初經人事的女孩,渾身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美人兒無力的把頭枕在郝孟胸膛,滿頭凌亂青絲四散而開。

  過了一會,眼角還有一絲晶瑩的女孩仰起頭,她的模樣天真無邪,泛紅臉頰卻滿是激情歡愉后的殘余,郝孟低頭與她對視一眼,微微皺眉,伸手抓住了她那不安分往被里鉆的小手。

  女孩咬唇,楚楚可憐。

  郝孟的聲音略帶沙啞,“寧清,你沒必要處處刻意的討好我。”

  寧清一笑,“既然被包養了,那當然得有覺悟啊。”

  年輕人伸手輕揉她的秀發,輕聲道:“我說過了,我會給你幸福。”

  女孩用力的環緊青年滾燙而健壯的身軀,喃喃道:“我已經收到了,謝謝你。”

  郝孟當然知道她是因為馬山這一系列的事情想要將恩情償還給自己,只是將寧清當作她的替代品時,郝孟總會情不自禁的代入一絲不屬于給寧清的感情,這就注定寧清不僅僅會是眼前這點關系。

  她會變得越來越重要,直到有一天,郝孟自己都會猛然驚醒,原來已經有個人在心底留下這么深刻的痕跡。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郝孟從床頭柜上拿起一包黑利群,一邊點上一邊說道:“你下樓去過門口的便利店?”

  提起這個,女孩捋開額前發絲,點頭道:“是的,那……”

  她不知道怎么開口,也不知道該什么說,一時間停頓下來。

  郝孟接著說道:“發生了什么,說給我聽聽。”

  寧清的秋水眸子望著郝孟,略作猶豫,還是將內心的想法盡皆吐露而出,“我碰上了一個很奇怪的店員,結賬的時候她一直在看我,我催了兩次她也沒反應,然后……然后我好像突然眼睛一花,看到了……”

  郝孟眼神深處逐漸有極其閃亮的光芒開始凝聚。

  “我看到了一張很好看,很好看的臉,真的很美很美,甚至都不像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從遙遠過去穿越而來的,但是我再一眨眼,就又沒有了,這可能是我的幻覺吧。”

  郝孟替心有余惑的女孩釋疑,“應該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寧清變得心安,柔順點頭。

  郝孟表面神色無恙,心中卻有了大概的判斷猜測,他開始習慣性的拆分所有事情,復盤過往,將和寧清以及羅嫣之間可能的一點一滴的脈絡全部拆解而出。

  事出必有因。

  寧清看到的那張臉,不會是幻覺,那很有可能就是羅嫣的真面目!

  但問題就來了,寧清為什么能看到?羅嫣主動給她看的?不應該吧,為什么?

  如果不是羅嫣主動的,那寧清為什么能看到郝孟都發現不了的東西?她的特殊之處在哪里?

  亦或者。

  還有什么沒有被忽略的細節?

  正當郝孟把所有念頭逐步拆解時,他只感覺一股不可言說的激靈感從尾椎骨直沖天靈蓋,他愕然低頭,卻見到原本應該在胸膛的俏臉不知何時下移到了薄被下方,妖冶而魅惑,如跌落凡塵的墮落仙女,不顧一切。

  郝孟心驚女孩的大膽,又心疼她時刻的卑微和小心翼翼,可既然連她一個小女孩都主動了,那自己若是次次推脫,還是在這種事上算什么樣子?

  要不這時候就把雜念暫先拋一邊?回頭再理?

  郝孟作出了決定。

  于是很快,梅開第二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