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六十二章 再會
  年輕人在路邊抽完了一盒煙,本想開著那部嶄新的奔馳E300離開,黑裙女孩從樓上走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郝孟略有猶豫,朝上面努努嘴,說道:“他們還好嗎?需要我上去一趟嗎?”

  寧清搖搖頭,小聲道:“等過段時間吧,他們現在已經好多了。”

  郝孟坐進車里,他倒是不介意上去跟兩老再打個照面,只不過兩人畢竟是小老百姓,從趙科到來的那一天,再到現在的神仙打架,一系列的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緩過來的。

  奔馳車緩緩開出小區,并未向著曲振興給他們租住的高檔小區,而是一路回到了郝孟之前的住所,那間和喬殷在A市生活了五年的屋子。

  既然已經不需要監視員,自然不用再和賈仁呆在一起。

  房里的擺設一如既往,地上有了些許灰塵,郝孟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

  寧清從小是苦出身,習慣了粗雜活,熟練的開始打掃衛生,郝孟則是回到了主臥,目光一掃,往昔一幕幕盡皆浮現,女孩的音容笑貌在眼前揮之不去。

  青年坐在書桌前,默默望著面前的合照。

  這間兩室一廳的屋子不小,但好在除了灰塵之外并沒有什么不干凈的地方,寧清上上下下清掃一遍,最后領著兩袋垃圾下樓,她看了看附近,朝著最近的便利店走去,買了一些日常用品。

  “你好,結賬。”

  寧清望向柜臺后正在看書的鴨舌帽店員,此刻已是半夜,店里并沒有顧客。

  店員微微抬起頭。

  一張.平平無奇的普通臉龐,屬于那種擦肩而過都不會注意的,但寧清卻是有些不自在,因為她發現這個鴨舌帽店員正擰眉看著自己。

  “姑娘,結賬?”

  寧清將手上的東西放在臺子上。

  一瞬間。

  寧清似乎覺得眼前一花,眼前女子的平常容顏剎那變幻,一張五官精致的傾城臉龐顯現,在寧清見過的人里面,能夠與之勉強相比的,可能就只有那天驚鴻一面的商州集團潭夫人,但不同于后者的妖嬈熟美,眼前容貌的美,是刻在骨子里,映在靈魂深處,只是一眼望去就讓人心頭產生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女子。

  這種感覺……

  氣質。

  對,就是一種難以言說的氣質,是歲月的沉淀,是時間的內斂,淡然沉靜,沉厚悠然,美的驚心動魄。

  寧清心頭一驚,可等她下意識的眨了眨眼,一切都消失于無,一切正常。

  年輕女子瞇眼看著她。

  “你……”寧清只當是自己出了幻覺,“姑娘你沒事吧?麻煩結下賬?”

  年輕女子伸手輕捻自己的左邊臉角,眉頭皺的愈發深了,“你看到了?”

  面對這無頭之言的問題,寧清卻是眼睛緩緩睜大。

  什么意思?

  看到什么?

  等等?

  她難道剛才見到的不是幻覺?

  寧清心頭泛起一絲驚動,她下意識的倒退兩步,還沒等她說什么,那年輕女子卻是低下頭,開始掃描商品,很快就完成說道:“總共189塊。”

  寧清強忍不適,趕緊付錢走人,待走遠后她忍不住回頭一看,店里的年輕女子仍舊在柜臺后看書,毫無異常。

  “是我今天太累了嗎?”寧清疑惑喃喃,不再多想,快步回去。

  須臾后。

  寧清推門而入,將買的東西逐個放好,隨后看了一眼臥室里仍舊呆呆坐著的青年。

  突然。

  青年猛地轉頭。

  寧清錯愕與其對視,但是她卻并未從青年的瞳孔中看見絲毫情緒,不,不是,他看到的不是自己?

  女孩悚然一驚,有些慌亂。

  好在下一秒青年便眨了眨眼睛,又恢復了往常的清波如水,他向著女孩招了招手,柔聲道:“辛苦了,累了休息吧。”

  寧清柔順點頭,沒有猶豫,走向主臥里面的浴室開始放水。

  郝孟坐在椅上,緩緩閉上眼睛。

  沒錯,他剛才看的確實不是寧清,因為他覺察到有一道視線,一直跟在寧清回到了這里。

  在寧清看向他的時候,那道視線也同時看到了他。

  郝孟的精神異力在那同一瞬間,也反饋了視線的來源地。

  便利店里,一臉淡漠的年輕女子一手捧書,遙遙相望,在兩道視線交錯的時候,雙方都主動切斷了關注。

  郝孟左手手肘頂著椅子扶手,拿拳撐臉,眼里跳動著危險光芒。

  又是她。

  她還沒有離去,一直在那便利店,但是她為什么會關注寧清?

  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嗎?

  但這說不通啊,何必呢?

  青年不由望向不遠處浴室里的嘩嘩水聲,布滿水霧的衛浴門后,是一具模糊的凹凸有致的誘人嬌軀。

  與此同時,便利店的里的年輕女子也是拿出手機,其上詳細顯現了寧清的信息和資料,事無巨細,她輕聲說道:“又是他……為什么會這么巧?”

  羅嫣就此沉默,半響后,她撥通了一個9999開頭的號碼,“在哪?”

  男人的渾厚聲音傳來,“無法地帶。”

  羅嫣意外道:“怎么突然就回上三區了?你不是在追查礦鬼大妖的下落嗎?”

  對方正是盛齡,后者緩緩答道:“已經耗費大量人力和財力了,還是找不到蹤跡,希望渺茫,組織里也下通知了,現在沒時間管這個了,前線縷縷告急,邪魔頻繁來襲,城頭岌岌可危,我必須得回了。”

  年輕女子露出不加掩飾的嗤笑,“能有多危?連洪壽都不著急,你何必這么上心。”

  盛齡嘆了口氣,無奈道:“羅嫣,那位大人畢竟是人類柱石,慎言啊。”

  羅嫣再次呵呵一笑,沒有再說什么,直接掛斷了電話,她想了想,再次撥通了一個號碼。

  “楊部長。”羅嫣開門見山,“問你借兩個人。”

  正在自家靜室盤坐的楊鳴疑惑問道:“羅小姐,哪兩個?有什么事嗎?”

  羅嫣說道:“青卷,李昊,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他們,不知方便讓他們來一趟嗎?或者我可以去找他們。”

  楊鳴沉默了。

  羅嫣毫不在意,就這么拿著電話等著。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時間滴答滴答,過去了五分鐘。

  終于,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有著一些疲憊,“羅小姐,我一直敬仰你曾經對人類作出的巨大貢獻,但這是我最后一次幫你了,從此以后,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再無相關。”

  羅嫣沉聲道:“多謝楊部長。”

  楊鳴說道:“我現在就讓他們兩個過來。”

  電話掛斷。

  年輕女子放下手機,摘下鴨舌帽,將滿頭青絲拿皮筋簡單束起,那張.平淡無奇的臉龐上,一雙清澈眸子此刻無比凌厲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