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六十一章 十萬八千念
  李昊多看了一眼郝孟,顯然也沒料到后者居然這么快確認了他說的人的身份。

  羅嫣!

  不死人,羅嫣!

  郝孟的異人生活,以她為起點展開,至今已經大半年了,在這期間,除了第一次見面后,郝孟再沒見過她,但是從青卷和李昊等人的只言片語里他可以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和她息息相關。

  尤其是在這下三區內!

  郝孟為什么之前需要得過的這么……小心翼翼?

  因為不死人羅嫣,本身就是下三區內的一顆潛伏大雷,極夜組織和戰略部內有很大一批人對她抱有敵意,但苦于抓不住她的把柄,無法針對!

  而這個時候,郝孟出現了!

  羅嫣讓李昊和青卷將郝孟留在了下三區,這雖不符規矩,但終歸只是件無傷大雅的小事,只需要楊鳴點點頭,根本無人會關注此事。

  一個覺醒異人罷了,精神異人又如何?作為第九區的最高戰略部部長,楊鳴就是絕對的話語人。

  如果當初是楊鳴提出要把郝孟留在下三區的,那郝孟現在做的任何事,都無人過問!也不會有人在意!

  甚至于那天直接殺了馬山都無所謂!

  楊鳴是有那個能量可以壓下此事的!

  但這個要求是羅嫣提的那就不一樣了!

  針對!

  瘋狂針對!

  那一批人就在時時刻刻等著羅嫣犯錯,所以即使是這么小一件不符規矩的事情,都被他們大做文章,郝孟由此得過的無比謹慎。

  青卷,李昊他們一次次的出面,盛齡接二連三的警告,組織甚至于特地抽調了一名戰爭區的初等搜查官賈仁前來監視。

  等一個機會!

  終于!

  他們等到了!

  在郝孟觸碰下三區的紅線時,這些人就像聞到了鮮血的鯊魚,蜂擁而至,從洪壽那一紙早就寫好的通告就可見一斑!

  追根溯源!

  下三區確實很久沒出現過異人犯禁的事情了,但這種并未造成大規模群眾影響和傷害的,處罰本人還不夠?還要連坐?

  免除楊鳴部長之位!

  驅逐羅嫣!

  這種懲罰力度何其離譜!

  郝孟好不容易憑借自己掙脫了這份束縛,沒有人能再把他當作對付羅嫣的突破口,所以郝孟是很不想和那個女人打交道的,和她扯上關系就等于自己主動往火坑里跳。

  年輕人擰滅手上煙頭,突然問道:“李市長,我一直有個疑問,下三區有一個巨大的防護罩,形成了天圓地方的規模,在這圈內,動植物發生異變的概率比之外面會少很多,那么人類是不是也是一樣的?”

  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使得李昊一愣,他變得異常警惕,“你想說什么?”

  郝孟微笑道:“沒什么,隨口一問。”

  李昊緊緊盯著他。

  他是真怕了這家伙了,這個人腦子里那些離經叛道和想法隨便拿出一個都是這個世界最忌諱的話題。

  這個不顧后果的瘋子,說的偏偏是對的,防護罩不僅壓制了動植物的變異,人類當然也處其中,只有離開過下三區的人才會發現其中的差距。

  如果把天地間游離的異力比作氧氣,下三區就像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地區,空氣稀薄,而外面的世界則是平原,充斥著大量氧氣。

  離開下三區的防護罩后,任何生物在高濃度的,無所不在的異力浸染下,超過半數以上都會發生變異!

  李昊已經猜到了郝孟想說的。

  大逆不道!

  這是從根本顛覆下三區的念頭,李昊甚至都不敢在腦海里將這個念頭多停留一秒,與3億人口息息相關的生存大事,豈是他們這種人可以猜測揣摩的。

  “如果后續調查有消息我會立馬稟告的。”李昊頗有些落荒而逃的樣子,他實在是不敢再和這人多呆了。

  坐在馬路牙上的郝孟望著李昊上車迅速離去。

  年輕人仰頭看著天空,久不退散的陰霾是這下三區不變的常調,破開那層保護罩和偽裝后,外面更是永恒的黑暗,悠久極夜,人類已經有百年時間未曾見過真正的陽光了。

  恍恍惚惚,難以自拔。

  剎那間。

  突如其來的輕靈感。

  郝孟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四只手臂,一者虛幻,一者真實,又是一次不知怎么觸發的靈魂出竅。

  郝孟的念力在這一刻,像是無限延伸一般,目之所不能及的遠方,盡收心內。

  一剎那。

  郝孟“看到”振興翻譯社里的人滿為患,曲振興不停簽下各種合同,會見把門口擠得滿滿當當的來訪者,老孫充當跑腿,忙碌不歇,美女主編有條不紊的處理著各類事務,安排工作。

  高聳的商州大廈里,巨大的會議室內,商州握拳砸著墻壁上的投影,沖著下方噤若寒蟬的眾人咆哮斥罵,站在門口的西山虎背靠厚重木門,把玩著手上的小巧蝴蝶.刀,守衛此地。

  偏僻的路邊小樓,老舊房間里,披頭散發的美婦人大口的灌著罐裝啤酒,妝容不復精致,但姣好面容和妖嬈的身材底子依舊使她和這里格格不入。

  城際馬路上,一輛奧迪A6飛馳而去,親自駕車的馬山如有猛獸追尾,竭力想要逃離這座城市,手腳被綁的趙科蜷縮在后座,恐懼而驚慌。

  重兵把守的礦山旁的空地,一頭金發的男人滿臉愁容,遙遙望著這座屬于自己的巨大寶藏卻毫無歸屬感。

  訓練館里,少女揮汗如雨,招式凌厲,和威能全開的戰斗機器人竭力廝殺。

  毫無規律轉換的視線,在這一刻猛地抬高拉升,包囊了整個下三區。

  路上的車輛不息,人們來去匆匆,忙忙碌碌為了碎銀幾兩,有人浪跡江湖,有人寒窗苦讀,有人阿諛奉承,有人早已麻木。

  有人嫌貧愛富,有人唯利是圖,有人精打細算,有人滿不在乎。

  有人家財萬貫卻還失聲痛哭,有人身無分文也活的舒服,有人入不敷出半杯酒便再無貪圖,有人換了張臉企圖脫穎而出。

  有人躲躲藏藏不想引人注目,有人猙獰面目卻還裝的衣冠楚楚,有人愛的盲目,有人有眼無珠,有人付之全部,有人一文不出,有人強求幸福,有人慶幸孤獨,有人撞破頭顱,有人原地踟躕。

  有人爬上高樓大廈一躍而死,只為讓虧欠他的人吃場人命官司,落下時才看到樓里多少難以啟齒。

  有人白天笑臉迎人附炎趨勢,只為半夜酒后含淚說的雄心壯志,醒來時再繼續對著生活咬牙切齒,日復一日,卻不自知。

  有人悔不當初,有人難得糊涂。

  有人感慨萬千,說你我不過一把土。

  眾生百態。

  靈魂瞬間歸身。

  郝孟站起身拍拍屁股,雙眼清明深邃。

  如果仔細一看。

  郝孟的左眼之內,大袖飄搖的妖異石姬張牙舞爪,右眼之中,雙瞳輪轉,隱有一道負手而立的中山裝男人背影。

  年輕人的泥丸宮內。

  光人和青年相對而坐。

  郝孟仰頭望著那輪昭昭大日。

  碌碌世人追求錢財權力,這也曾經是他想要的。

  可現在,擁有異常力量的他,想要的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平凡。

  直到現在,在這短短時間,親眼目睹無數人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千姿百態后,郝孟卻在想,如果有朝一日,這不知是為何意義而存在的下三區,幻夢破滅后,會發生什么?

  年輕人心臟陡然狠狠一縮,像是被一只無形大手猛地攥緊一樣。

  他突兀的出現了一種驚惶感,這種感覺直擊靈魂。

  因為他腦海里再次閃過了一個念頭。

  僅僅是現在的自己,一個丁級層次的異人,在初掌力量后,便有如此紛雜的念頭,那么那些強者,那些至高者,考慮的,想的,會是什么?

  八十年前,那個站在全人類,全世界頂點的男人。

  他看遍這世間的萬物生靈后,又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態?

  一瞬十萬八千念,糾纏不休,身陷囹圄,難以自拔。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

  那心不馭力呢?

  馬路邊的年輕人喃喃道:“這么快就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