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五十八章 行走陰陽
  郝孟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去的。

  等他再睜眼時,已經是第二天了。

  他只記得自己一直在回想曾經,后來就深陷記憶糾纏,再然后一睜眼,就是現在了。

  年輕人想要放下手上相冊,然而下一瞬,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的手從相冊上穿了過去。

  不,不止是這樣。

  有四只手!

  郝孟猛地起身。

  凳子上,自己還保持著先前姿勢,手里捧著相冊,神色恍惚。

  不。

  不是他睡著了。

  “這……”

  郝孟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顫栗。

  他見過這種情況!

  黃粱的那一夢!

  靈魂出竅!

  黃粱曾經也是這樣的!行走陰陽!

  再一剎那,天地瞬間扭曲。

  郝孟只覺得天旋地轉,等到他回神后,卻已經是站在一處漆黑之處,他環視四周,通體一震,駭然失色,這是一處無比巨大的深淵,他此刻正站在深淵中間,凌空而立!

  這座深不見底的巨坑深淵,大的令人發指,底下的黝黑是純粹無比的噩夢。

  這里是哪?

  突然之間,郝孟就像是被無邊壓力瞬間壓制,他艱難的低頭,無盡深淵之下,出現了一雙猩紅色眼眸,這雙眼睛太大了!

  它仿若包含著世間一切的負面情緒。

  恐懼、慌亂、倉惶、痛苦,噩夢……

  郝孟的腦海深處傳來一陣無法言說的可怕劇痛,整個人像是被罡風寸寸撕裂,血肉模糊。

  巨坑之內,響起劇烈的摩擦聲。

  猩紅雙眼迅速接近。

  下一瞬。

  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郝孟視線,那是一只恐怖無比的黑色巨蛇,身軀蒼勁有力,頭顱大若山岳,沿著巨坑邊緣蜿蜒而上,鱗甲摩過洞壁,重壓之下形成一圈又一圈的螺紋狀痕跡。

  巨蛇頭頂,生有兩角!

  不!這不是蛇啊!

  郝孟驚顫無比。

  頭有雙角的蛇?

  這是龍啊!

  蛟龍?!

  黑色巨蛇的頭顱停在郝孟不遠處,它光是一雙菱形豎瞳孔就有三四十米長,帶著無邊暴虐氣息,就像是撲面而來的尸山血海。

  再然后。

  一股從心底而生的油然恐懼,純粹的邪惡詭笑在郝孟心中炸響,他眼睜睜的看著另外一側,一個怪物在水波狀的扭曲空間中慢慢顯形。

  那是一張徹底歪斜、扭曲的粗麻布臉,嘴里吐著銹鐵的尖牙。在它后面……是某種龐然大物。瘦長的腿支撐著鋪開的身子,上百只活蹦亂跳的黑鳥在它手里一個舊籠子里撲騰。

  這個極致的邪惡,它化身成枯瘦簡陋的實體,揮舞著破舊的鐮刀,親自收割恐懼。

  郝孟又聽到了水滴落入大海的叮咚聲。

  他不受控制的轉過頭,看著身后,一大團陰影蠕動著。

  這次是老朋友了。

  他已經見過它兩次了。

  捉摸不定的外形,一團無面的黑影中睜著一雙冰冷的眼睛,身體兩側是一對形狀恐怖的刀刃,這只真實存在的幽魂,雙眼燃燒著冷光,已然成為了原始恐懼的兇惡倒影。

  緊接著。

  攝人心魄的魅笑突然響起,勾動著最原始的欲望,遠處的黑暗里,有什么東西爬出了陰影,黑暗縹緲的四肢逐漸化成溫暖的肉體,后背上惡魔般的鞭繩也消失了,顯露出女人的形態,玲瓏的曲線讓任何人都無法抗拒。

  她款款而來,身無寸縷,披著輕薄的黑霧。

  她是世間欲望的巔峰,她是這永世沉淪的主人。

  它們團團圍著中間的青年,肆無忌憚的打量著這個闖入這里的不速之客,這個弱小無比的生靈。

  妖異邪魔,精魅鬼怪。

  這座巨坑,棲息著這世界上最大的災難。

  郝孟甚至都無法動彈,只能看著它們越靠越近,身體的每一處都傳來刻骨冰寒,這種冰冷,甚至要將他的意識都凍住,失去最后一絲的反抗之力。

  它們要吞噬自己,抹殺自己!

  深淵之底,響起一道尖銳的破風聲,一條灰絨巨尾直沖而上,瞬間盤繞捆住了郝孟的身體,再然后,巨力迸發,郝孟整個人的身體爆炸而開,化作漫天光點,在最后的那一瞬間,他往下遙望,隱隱見到在黑暗的最深處,站著一道纖細背影。

  所有畫面截然而至。

  ……

  房間內。

  郝孟瞬間蘇醒,破碎靈魂歸身,嘴角溢出一絲血跡,身上衣衫已經被冷汗打濕,心中的躁狂和悸動逐漸平息,這仿若一場幻夢,卻又無比真實,令他不得不懷疑究竟是真的。

  那種瀕臨死亡的感覺,太過恐怖。

  不,那不是瀕臨死亡,那將是超越死亡的極致折磨!

  年輕人抹去嘴角血跡,搖搖晃晃站起身,一種從未有過的力竭感使他差點摔倒在地。

  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主人。”莊的聲音顯得有些疑惑,“你怎么了?我并未檢測到你身體有任何損傷,但你的……氣息變得很微弱。”

  “沒事。”郝孟沒有多說,選擇了坐在床上緩緩調息。

  半天后,痛感緩解許多的郝孟睜開眼,身體仍舊虛弱,可好歹能夠活動自如。

  郝孟收起心底所有的心緒,調整狀態,推門而出去往衛生間進行洗漱,沒過多久,只穿著一條短褲才睡醒的漢子走了進來,打著哈欠擱那撒尿,瞥了一眼鏡子里的青年,狐疑道:“臉色怎么差?”

  郝孟搖搖頭,含水咕咚,吐掉嘴里的牙膏唾沫。

  “過兩天我要出去一趟。”郝孟一邊擦臉一邊說道。

  “噢。”賈仁隨意應了一句,“我現在不是你的監視員了,你想去哪不用跟我匯報。”

  郝孟點點頭,問道:“什么時候走?”

  提起這個,賈仁就愁的很,“不想走啊,這下三區這么快樂,我好想多呆個一年半年的,可惜戰略部下通知了,這個月我就得撤了。”

  郝孟說道:“走之前打個招呼,請你好好喝一頓。”

  賈仁抓耳撓腮,眼睛閃著賊光,“不行,我得想想辦法留在下三區。”

  郝孟沒搭理他,剛想走回房間,門外響起了咣咣的砸門聲,還以為是外賣到的郝孟下一秒就聽到了熟悉的破銅鑼一樣的喊聲。

  “祖宗!祖宗!我的恩人啊!”

  郝孟打開門。

  胖子兩百斤的肉一下子就撲到郝孟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淚,“恩人!郝祖宗!你是我們振興翻譯社所有人的大恩人啊!”

  老孫和褚曉曉跟在后面。

  “好好說話,好好說話。”郝孟連忙掙脫。

  曲振興趕忙進了屋,一五一十,添油加醋,把昨日本就恢弘離譜的場面吹噓的愈發夸張,好在在場的人都早已習慣,唾沫飛濺的曲振興說完后朝褚曉曉使了個眼色,后者當即上前說道:“郝孟,你那筆譯稿的所有款項都已到賬,總計432W,已經打到你的卡里了。”

  郝孟微微皺眉,“按說好的五五開分賬就行。”

  曲振興立馬扯著嗓子道:“啥?郝爺!你為什么要這么看不起我們?這稿子全是你譯的,我們能有這么大臉還去五五分?就靠你這一波,我們翻譯社名氣暴漲,單子多的嚇人!哪里還愁沒錢賺!”

  胖子緊接著就謅媚道:“郝爺郝爺!以前還請你多照顧,那些疑難雜稿,還是得仰仗您老啊。”

  郝孟不再客氣,只是說道:“還是老樣子,你們接稿我來翻譯。”

  胖子以拳擊掌,嘴角咧到了脖子根,“好!沒問題!有郝爺的鼎力支持,我這小翻譯社絕對能翻身成為行業巨鱷!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的夢想指日可待!”

  褚曉曉已經對這老板徹底失望,什么都懶得說了,老孫則是又和賈仁縮到了房間一角,細細碎碎不知道在密謀什么。

  美女總編略有猶豫,低聲道:“郝孟,這次真的謝謝你了。”

  年輕人擺擺手,“真要算起來,翻譯社的變故和我也脫不了干系,沒有我的話,你們也不會被業內排擠。”

  翻譯社的三人都很識趣的沒有問起郝孟是如何解決這些譯稿的,他們沒呆多久就匆匆離去,翻譯社內現在忙的一塌糊涂,即使拼命招人以及喚回老員工都無濟于事,無法應付暴漲的業務量。

  郝孟看了眼手機,今日是周五了,他暫時放下手頭事前往A市大學。

  當停在校門口時,郝孟默默注視著陸續走出,青春活力的年輕男女,他不禁陷入了恍惚,就在一年前,他也會這樣每周五來到這里等待。

  不知過了多久,一張清麗絕美的俏臉出現,拉開副駕車門。

  郝孟驚醒后望著那張容顏,“喬殷……”

  清純女孩的烏黑眼眸微微一黯,郝孟嘆了口氣,伸手揉了揉自己眉心,她們真的太像了,容貌也許有三分差距,可無論是氣質、打扮,都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否則郝孟也不至于在初見那一天就失魂落魄。

  郝孟取出一張卡遞了過去,“這是我的副卡,每個月有五萬的額度,平常有什么大的開銷需求隨時找我。”

  寧清靜靜接過收入兜里。

  凱迪拉克緩緩起步,朝著前方而去。

  在遠處的轉角口,一輛奧迪a6停在毫不起眼的車流中,駕車的男子默默注視著離去的凱迪拉克,片刻后他掏出手機,“出發,所有人在市委家屬小區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