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五十六章 瘋了!
  郝孟掛掉電話。

  身份高如一市之長的李昊,如今面對郝孟也只能仰望,在郝孟結束第一次吐納修煉的時候,雙方的身份地位就已經截然不同了。

  饒是以培養執刀人的級別來看,李昊也遠遠無法企及,更別說更高一層的柱石級培養苗子。

  這是能讓第九區的最高戰略部的部長楊鳴都只能抬頭的顯赫。

  郝孟自己同樣明白這一點。

  在和莊對話之后,他的心態發生了巨大變化,這才是他義無反顧的對馬山兩人出手,同時竭力在俱樂部內沖刺的原因,他必須要展現出更高的潛力,更夸張的天賦,才能和這些高高在上的掌權者平等對話,甚至于讓他們不得不擰轉自己的想法或決定。

  事實證明,他成功了。

  八千異力光點,第一次吐納覺醒即丁級中等,雙心眼,以及更高層次的重瞳。

  現在的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再無之前的重重拘束!

  他犯禁了嗎?

  是的,他在下三區內使用異力擅殺了一人,還欲殺害馬山未遂,這無論是放在世俗律法還是異人規則里都是無法逃脫的重罪。

  但是他受到處罰了嗎?

  沒有。

  什么都沒有,一絲絲的后果責任都沒有。

  就像馬山、商令這些人憑著錢財、權力,漠視了世俗規則一樣,郝孟以自身的超絕潛力和天賦,影響了上頭那些人的想法、判斷,同樣漠視了異人規則。

  抉擇,孰輕孰重。

  在錢財權力的滔天富貴和重壓下,無人能夠問責犯下累累暴行的馬山、商令,因為他們手握更重的東西,比起那些,規則就輕了許多。???.

  而現在,在郝孟耀眼的光環加身下,他犯禁之事也顯得微不足道,沒有人能夠為了這點小事去處罰一個人類天才。

  就像曾經的黃粱,他擁有著無限的榮耀和功績,所以在一開始,那些片面的痕跡都被很快抹去,甚至于一點波瀾不掀。

  這就牽扯到了一個容忍度。

  人們的容忍度,公眾的容忍度,規則律法的容忍度。

  商令和商令能夠行駛各種權力,制造車禍、意外現場,甚至于親自動手殺人,然后擺平這些事,但是他們敢當街做這些事嗎?他們敢在媒體、直播前動手嗎?

  那就是各方勢力和人們容忍度!

  同樣的,郝孟能在怒極時瞬殺馬山的保鏢,對馬山動手,可是他能沖到八區,沖到商州集團,當著所有人的面殺了商令和馬山嗎?

  不能!

  這會觸及一些人最低的容忍度。

  因為比起榮耀、功績、權財、潛力,他們這么做引起的后果,會更嚴重!

  行事與后果的輕重之分,決定著處理結果。

  萬事有度,如何把握這個度,是行走在界限上人們最要注意的。

  郝孟目前所需的,就是一步步提升自己的身份地位,展露更大的潛力,這才能擁有更多的重視,才能為自己發聲,為自己博取一席之地。

  錯的就是錯的,不會因為其他外在因素而改變。

  那么當郝孟想要扭轉甚至抹除這個錯誤而觸及規則時,就能不再被層層束縛了。

  強大自身,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就像周夏這極夜降臨后百年的歷史發展,逐漸在國際話語權的發展歷程。

  1999: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商量。

  2020:你沒資格批判我。

  2040:難辦?那就別辦了!(掀桌)

  2060:我的提議說完了,誰贊成誰同意。

  2080:就踏馬的你叫夏洛啊?

  到了如今2099,周夏在境內的各國政權面前的模樣,“把耳朵撿起來!把耳朵撿起來!”

  ……

  現在的郝孟,也逐漸行走在這個過程上。

  初覺醒時:郝孟,你的女朋友只是你的幻夢。

  突破異力限制扳指時:郝孟,是你自己同意潭汐的請求前往會議當翻譯的,你不能假設沒有發生的事情,這是狡辯。

  和馬山在大橋上的沖突后:你這只是片面的認知。

  俱樂部覺醒后:遵命!

  年輕人頭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這種特殊感覺,在經過無能為力后突然擁有了改變的力量,這感覺將會驅使他不停的追逐這份力量,以達所求。

  郝孟扔完垃圾,繼續回到了樓上,賈仁已經呼呼大睡,他則是坐在客廳里,緩緩閉眼進入了冥想狀態。

  泥丸宮內。

  郝孟背著手,抬頭仰望眼前的畫面。

  九顆輪轉的星辰,呈現一種奇妙的分布,隱隱像是組成了什么圖案,讓郝孟有些意外的是,這幅圖的背景,不是在地球上,因為那是一處不知在哪的大陸,畫面的視角不停地轉換著,得以窺見一角。

  浩瀚無垠,遍地荒蕪,萬里了無生機。

  地球上絕對沒有這種地方。

  《九墟混沌》

  莊提供的半截殘篇觀想圖。

  郝孟目前修行的星辰觀想圖,效果并不差,也恰好在郝孟的接受范圍內,可這幅九墟混沌就不一樣了,郝孟甚至于才初一嘗試在腦海里臨摹勾勒,一股劇烈的刺痛感就襲來,硬生生逼得他不得不停止。

  這幅觀想圖,顯然品秩高的無法想象!

  “觀想觀想,從最細微處入手,慢慢的一點一滴臨摹。”郝孟轉換心態,既然不能直接開始臨摹大的星辰、大陸,那就從畫面里的石頭、溝壑開始總行了吧?

  不出意料,刺痛感果然減少許多,郝孟打起精神,逐步臨摹,與此同時,體內的異力也在他的授意下被莊抽取,用以精神異力的修煉。

  貪多不如專精。

  先把精神異力提高,作為自身的最后底牌,一記殺手锏。

  就這樣,郝孟體內的異力消耗光之后,就冥想打坐,待恢復后便繼續參悟《九墟混沌》,周而復始,全身心的浸入這枯燥修煉中,轉眼便是兩天。

  第三天,振興翻譯社。

  老孫頂著兩個黑眼圈,才走進公司便發現這個點本該到的人又少了許多,原本人聲鼎沸的翻譯社,如今只有零星幾個工位還坐著人。

  正中間的任務欄墻板上,他接回來的那些各種偏僻、復雜語言翻譯任務,一個不少的掛著,仿佛在諷刺剩下的不自量力的人們。

  孫大剩往總編辦公室看了眼,褚曉曉坐在桌后焦頭爛額,滿面愁容,總經理那邊都不用去看,他剛才在門口就聽到曲振興破銅鑼一樣的大嗓子,擱那罵街,好像是昨天說好的一個客戶反悔了,煮熟的鴨子又跑了,本就不富裕的翻譯社變得雪上加霜。

  老孫在自己工位坐下,揉了揉臉。

  最近老是跟著好大哥吃喝玩樂,還不用掏錢,著實有些虧空身體了,賈老哥真是個好人,可惜啊,自己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報答了。

  現在看看手頭這點微薄的薪水,家里那個都不知道該怎么養了。

  還記得大學剛畢業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曾許下凌云志,當為世間第一流,可現在呢,又懦弱,又膽怯,所以自己永遠無法站在第一排,大丈夫生于天地間,卻總是郁郁久居人下。

  身上的擔子和責任是驅使他的最后壓力,迫使他不得不進行最后的掙扎。

  生活早已壓垮了他的心想,活著就已經艱苦淋漓。

  總編辦公室的女人走到外面接水,掃了一眼空蕩蕩的外面,輕嘆一口氣,目光頓在神色恍惚的瘦弱男人身上,再望了望屋里還朝著電話咆哮的胖子。

  翻譯社已經深陷水火,岌岌可危。

  三人從小相識,曲振興從來是大咧咧暴脾氣的孩子王性格,褚曉曉也是個人來瘋,像個假小子,那時候的老孫還沒現在的唯唯諾諾,沉默寡言,本名孫勝的他最喜歡那只猴子,自己號稱孫大圣,但被自己這些同齡人戲稱為孫大剩。

  老孫從小就說想當個蓋世英雄,逢人就說長大后大鬧天宮,可長大后卻發現自己是那么平庸,曾經做的那個征服世界的夢,現在像個玩笑深藏在記憶之中。

  生活檢驗著他究竟是龍是蟲。

  曲振興看似風光無限,開著這么一個翻譯社,但人前光鮮,人后酸苦自知,至少褚曉曉就知道他每個月都在為房租、工資操心頭疼,翻譯社掙得不少,但同樣開銷也大,向來講義氣的曲振興也從來是個不會吝嗇的家伙,否則也干不出一言之下就將同學的寧秀萍安頓到a市來的事。

  至于她自己。

  三十歲的年紀,外表凌厲的都市女強人,至今沒有一段正常感情,這些年小有存款,但在這寸土寸金的a市,想要買套房子作為立身之地都遙不可及。

  兒時的三人組,如今皆被生活抹去了棱角。

  褚曉曉略作猶豫,走到老孫身后問道:“你這兩天……有沒有見過郝孟?”

  老孫被突然而來的聲音一驚,隨后小聲道:“沒怎么見,聽賈老哥說,他這幾天都呆在家里,神神道道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褚曉曉眼神黯淡,都沒有再問心中的問題。

  她和曲振興這兩天其實都給郝孟打過不少電話,后者都沒接,本來也想著去住所看下,可是經過馬山一事后,他們已經驚醒,郝孟已然和他們不在同一個層次,不敢前去貿然打擾。

  他們現在唯一寄托的就是郝孟三天前說的話。

  那番天方夜譚。

  任務欄上密密麻麻的燙手山芋是那么刺眼。

  褚曉曉其實已經把希望降得很低了,不需要多,只要五分之一,不,十分之一!任務欄上接回來的任務,只要郝孟能給他們帶回十分之一的譯稿,他們就有信心把名氣再打出去,到時候就算是面對商州集團的隱性打壓,翻譯社也能想辦法熬過。

  見到褚曉曉黯淡神色,老孫也嘆了口氣,辦公室里的咆哮停止,滿臉疲憊的胖子走出,看到工位上的兩人,褚曉曉覺察他視線,朝他搖了搖頭。

  曲振興十分失望,他環顧空蕩蕩的四周,擠出一個勉強笑容,“沒事,回頭我們換個平房,大不了咱三重新開始,我就不信了,商州集團還真能一手遮天不成?”

  曲振興開始給兩人打氣,“再說了,就算真斗不過商州集團,我們回老家辦也一樣可以啊!我們在這里有很成熟的經驗和脈絡,把這一套搬過去,也就是重新尋找客戶的事情,要不了多久的,我們肯定會恢復規模的。”

  褚曉曉苦笑一聲,哪有這么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孫大剩,他還有精力和心氣再陪著一起東山再起嗎?

  曲振興沉默,片刻后他咬咬牙,“我去找一趟郝孟!”

  褚曉曉一把扯住了他手臂,苦澀道:“算了吧……今日不同往日了,郝孟愿意出手幫我們是情分,不愿意的話,我們還有什么能打動他的嗎?錢?我們有錢嗎?再說了,他會在乎這點錢嗎?”

  曲振興瞪眼道:“他那天自己說的!我相信他不是會出爾反爾的人!”

  美女總編反問道:“你相信?那你之前會相信他是個藏的那么深的人嗎?”

  胖子突然就啞然無聲。

  是啊,一個能和馬山扳手腕還勝出的人。

  他們根本不知道郝孟原來藏的這么深。

  退一萬步說,就算郝孟真的愿意幫他們,可他那天說的話,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全接!

  行業里的所有偏僻語言、難纏翻譯,一個個別人避之不及的燙手山芋,他說要全部搞定。

  這可能嗎?

  如果他真的能做到,那豈不是說,他郝孟以個人之力,凌駕于整個行業之上?

  這不是匪夷所思,而是駭人聽聞了!

  “罷了罷了。”曲振興意興闌珊,擺了擺手,“我最近要回趟老家,找找有沒有其他路子,社里就交給你們了。”

  胖子朝門外走去。

  褚曉曉幽幽一嘆。

  叮咚。

  美女總編隨意瞥了一眼手里的手機,下一瞬,她的嬌軀猛地僵硬。

  亮起的鎖屏界面上,顯示是郝孟發來的信息!

  褚曉曉立馬點開。

  果然!

  是一份文檔!

  褚曉曉的纖細手指都在發抖,顫巍巍的點上文檔。

  加載中……

  加載中……

  加載中……

  褚曉曉的呼吸變得異常粗重,這說明什么?

  這份文檔的字數非常多!所以才加載的這么慢!

  終于,界面打開。

  當褚曉曉看清文檔顯示的97w字數時,整個人都懵了。

  老孫看著褚曉曉呆在原地,手機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時,他也懵了,發生了什么?

  一分鐘后。

  當瘋了一般的瘦弱男人從樓梯狂奔而下,氣喘吁吁的攔住即將走出大廈的胖子時,胖子也懵了。

  半個時辰后。

  當三個像是陷入癲狂狀態的家伙把這一份文檔整理出來發送到各自對應的客戶手里時,整個翻譯行業都懵了。

  再過了一會,消息颶風般席卷傳開。

  然后。

  干翻譯這一行的,全都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