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五十五章 遵命
  郝孟回到房間,漢子正坐在客廳沙發上,雙目無神的看著電視里播放著早間新聞,郝孟在他身邊坐下,把手里的早餐遞過去。

  賈仁接過早餐放在桌上,幽幽長嘆。

  “嘛呢?”郝孟把兜里的凱迪拉克的車鑰匙丟過去,“寶馬5系怎么了?下回開這車去!雖然價格貴不了多少,但是牌面夠夠的!”

  凱迪拉克向來是足浴會所的頭牌車。

  每一位尊貴的凱迪拉克車主,都是當之無愧的浴皇大帝。

  賈仁斜眼看著郝孟,在確定他不是來陰陽怪氣后,憂郁道:“兄弟啊,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我一直以善意回報這世界,相信她們說的每一句話,但是她們居然這么傷我的心。”

  漢子越想越氣,“兄弟!你知道么!我這段時間來每天都點她!她上鐘的時候我都沒喊其他技師,光等著!就是想多幫助她,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郝孟撓撓頭。

  在別人上鐘時,賈仁居然能干等著,這確實足以證明他的情意深重了。

  賈仁咬牙切齒,恨恨道:“她那輛寶馬,至少有兩只輪胎是我貢獻的!”

  郝孟拍了拍漢子肩膀,按他那種加時加鐘,這么長時間下來,別說兩只輪胎,估計車子一半都是他貢獻的,當然,這種話不能說出來,往兄弟傷口上撒鹽的事太缺德了。

  于是年輕人一本正經的說道:“我過兩天就準備發財大計了,到時候你努努力,可以讓她的寶馬換成保時捷。”

  賈仁微微側頭,無悲無喜,“你看我像是那種大怨種嗎?”

  郝孟搖搖頭,“不像。”

  郝孟旋即補充道:“你就是。”

  賈仁顯得十分疲憊,他揮了揮手“行了,兄弟,以后咱們都別拉呱了,沒意思了。”

  郝孟給自己開了瓶水,咕咚咕咚半罐,朝后者示意,后者無動于衷,他索性從冰箱里再拿出一瓶丟了過去,然后一屁股在他身側坐下,認真道:“賈仁,聊點正兒八經的,你說過月石是外面的貨幣,那大概的數量是什么樣的比例?比如普通異人的身家,高等異人的身家?”

  提起這個,賈仁提起了一丁點精氣神,但還是顯得有氣無力,“問這個干嘛?”

  郝孟說道:“我已經選擇加入第九區最高戰略部,楊部長說會給我提供相應的資源供應,但我現在還不想離開下三區去評級考核,所以提前打聽一下有關內容。”

  賈仁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也是,你不去參加評級考核,那就無法走流程,所有東西還是空頭支票,對了,楊鳴給你的合同是什么層次的?一等?還是執刀人?”

  郝孟搖了搖頭,“這個楊部長倒是沒提起過。”

  “應該是執刀人級別的培養合同。”

  賈仁說道:“否則你這次也沒辦法安穩走出俱樂部,你此次展露的資質非常驚人,所以即使在執刀人培養人才合同里都是中上的。”

  “具體資源的話,大致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就是最常見也是最有用的——月石!錢!據我所知,最高戰略部給底下人的培養合同,第三等是每月1w月石,第二等是每月2w月石,第一等是每月5w月石,執刀人級別的合同會根據潛力大小來調整,一般是從10w到30w不等。”

  “第二種是秘籍、裝備、教學的額度分配,這些資源非常珍貴,所以價格也無比高昂,強者們的錢財主要就是花在這上面。天才們加入各方勢力后,會有一筆啟動資金的額度,這筆額度無法提現,只能在組織內部使用。三等合同是50w的配額,二等配額是100w,一等的配額是200w,執刀人的話,打底300w,我甚至見過那種超級天才,啟動資金的配額就高達1000w。”

  郝孟眨巴眨巴眼,“那不堪比月石礦了?”

  1000w月石?·

  按照賈仁上次所說,像艾木森他們那條月石礦,也就千萬左右的價值,那豈不是說,一筆啟動資金就比得上那一整條月石礦?

  賈仁不屑嗤笑,“我的大兄弟哎,你知道能拿到1000w配額的超級天才是什么概念嗎?那條月石礦算什么啊,那只是賽格留下的財產中毫不起眼的零星一點,可這種天才,從潛力方面是要比乙級巔峰的黑妖賽格還強的!”

  “執刀人的概念是甲級!”

  “有望成為執刀人,成為甲級強者的天才苗子,在初期得到1000w配額有何不可?”

  郝孟這下只剩下摸頭了。

  1000w。

  還是月石!

  這是多大一筆財富啊,他現在連俗世的金錢都沒敢往這個數字想!

  賈仁洞穿了他的想法,嘲笑道:“真別以為這筆錢很多,一些高等秘籍動輒就是幾十上百萬,而能和異獸搏殺的武器裝備更是昂貴,尤其是針對妖異和邪魔的特殊武備,千萬月石只是門檻!”

  “說起身家,像你這種能被提前吸納的天才畢竟是少數,正常的丁級初等、中等,身家能有幾萬月石算是不錯的了,丁級高等的話會富裕一些,往10w月石走,其中的一些佼佼者,常年和異獸搏殺,掙取材料,能有個幾十萬的身家,當然,這是包括裝備、秘籍等在內的價值。”

  郝孟好奇問道:“那像你這樣的初等搜查官呢?”

  極夜組織的初等搜查官,是位列丁級極限的!

  賈仁突然變得警惕,眼神懷疑,“干嘛?你想打我的主意,我可告訴你,我兜里干干凈凈,啥也沒有!我的錢都去買秘籍和裝備了,秘籍教不了你,組織是有規定不能私下外傳的,裝備也帶不進下三區的!”

  郝孟滿臉嫌棄,“瞧你這出息,我能惦記你那三瓜兩棗?”

  賈仁哼哼唧唧,不以為然,給出了一個比喻,“每一個初等搜查官,都是丁級里的異類,他們的實力無限接近甚至媲美丙級,所以身家方面是能和丙級相提并論的,就像青卷那小丫頭,就她那點水準,兜里也至少有百萬左右的身家,能拿出來的可流動月石資產,不會少于二三十萬。”

  郝孟差不多有了概念。

  青卷都能有百萬月石身家,那賈仁這種老油條不得翻個三五倍?

  他娘的,那上次兜里揣了幾十顆月石,整的就像割肉剮血一樣,這狗賊!

  瞅見郝孟那異樣視線,賈仁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趕緊叫冤道:“大哥!這里是下三區,我哪里能帶多少月石進來?而且再說了,這是身家!不是活資產!我們這些人,但凡兜里有點錢就趕緊想方設法的轉化為實力,哪能剩下幾個子?”

  郝孟呵呵一笑。

  賈仁有些心虛,胡謅兩句后就借口困了跑回房間,郝孟暫時放過了他,一邊享用早餐一邊思慮,既然現在沒辦法搞到月石和資源,那就只有暫時擱淺修煉了。

  他還不想,也不能這么早離開下三區。

  至少,得先查清楚最重要的一件事。

  無故消失的喬殷之謎。

  這件事不查到點蛛絲馬跡,郝孟這輩子都無法釋懷,無論去哪都如鯁在喉,舉步維艱。

  “是時候該開始了。”

  郝孟清空了桌上食物,把垃圾都裝進袋里,一邊朝樓下走去一邊撥通了電話。

  “李市長,你好,我是郝孟,我想請你幫個忙,重新調查取證有關我那位女朋友喬殷的事。”

  電話那端。

  那日在郝孟覺醒之日時,斬釘截鐵言斷此事只是一場幻夢的李昊,這次略微沉默后便輕聲答了兩個字。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