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四十六章 戚望
  馮寇望向那道背影,沉聲道:“洪局,下三區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異人犯禁的事了,尤其是這種與普通人爭強斗狠,性質太過惡劣。”

  綠寡婦笑呵呵道:“洪局,與其說異人犯禁,不如說很久沒有出現過覺醒后的異人還滯留在下三區的事了,能夠回到下三區的,都是戰功在身的異人,他們無一不是在外廝殺,立過汗馬功勞,心性素質都得到鍛煉升華,而不是這種……小孩。”

  拄杖老人接話道:“沒錯,洪局,下三區沒有時間和條件讓他們成長的,像這樣的人,當初將他留在下三區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的事!”

  “下三區從災變第二年建立起,至今已經九十九年,異人犯禁的事件寥寥無幾,尤其是近三十年,更是一起都沒有,這源于戰略部對規則的嚴格把控,這里是人類最后的正常社會,不容有失,我們最高戰略部要對整整3億普通人負責!”

  綠寡婦說道:“我其實不太明白,為何要將一名天賦上等的覺醒者留在下三區,這不是阻斷了他的前途嗎?嗯?楊部長?難道有什么隱情嗎?”

  馮寇道:“以我對楊部長的了解,他執掌九區部長二十六年,從來鐵面無私,為何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詰問發難。

  楊鳴十指交錯,置若罔聞。

  兩人齊齊望向背影。

  極夜組織和最高戰略部是兩個勢力。

  前者是以高階異人為主的人類頂尖強者構建的,他們超然在外,聽調不聽宣,不醉心于權力財富,是人類對抗外界最大的底牌,地位崇高。

  而后者則是統領全人類,以戰略為目的,管控九區,整合資源,維護周夏境內穩定而存在。

  一者是對外利刃。

  一者是內部大腦。

  下三區原本是不設立組織的,但是經過八十年前那一次血禍后,下三區設立了分局,該分局局長位置每五年調動一次,基本不管事,走個形式,唯有特殊情況才會插手下三區業務。

  此分局的局長位置,最低要求都是執刀人。

  而今年這位在任的,更是自八十年前那一次之后,有史以來最強的分局局長。

  一年前他出現在這里的時候,把馮寇三人嚇了一大跳,待獲知他是來就任空缺的分局局長時,更是瞠目結舌,以這一位的身份地位,別說在下三區,即使在戰爭區,任何一位戰略部部長都得對他低頭!

  無論身份地位還是實力,眼前人都是站在人類最巔峰的!

  外面的人們管這一批人,叫人類柱石。

  柱石級強者!

  氣氛變得安靜,過了整整五分鐘后,那個背影才微微直起腰,透過3D立體技術的還原能夠看到他原來一直在擦拭著手中的一把長劍,看不清外觀。

  這個男人頭一次開口,“楊鳴,說說吧。”

  對另外兩人不假辭色甚至都不帶多搭理的楊鳴立馬站起身,標準的俯身行禮,沉聲道:“洪局,人是我留下的,對這次事我愿意負全部責任。”

  綠寡婦和馮寇對視一眼,兩人剛想開口,男人微微側頭,光是一個3D還原的視線便讓兩人的本體都悚然一驚,立馬閉嘴,微微低頭再不敢言語。

  洪局的語調依舊平穩,不起波瀾,“自古以來,以武亂禁之事層出不窮,歷朝歷代都有,但終歸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直到了百年前,我們迎來進化,真正意義上出現了能夠毀天滅地的個體。”

  “這些個體,本質上依舊是人,當能夠束縛他們的越來越少,威脅他們的近乎于無,能夠影響他們的只有本心,這本心容不得有一絲差錯。”

  “八十年前的血禍,已經將其演繹的淋漓盡致。”

  “當他們把自己當成無所不能的神靈,漠視一切規則時,便是一場人類浩劫。”

  “楊鳴,你曾是我麾下軍團成員之一,我經常說的一句話你應該還沒忘記吧?”

  這個權傾第九區的一把手面容苦澀,回答道“普通人一旦擁有強大力量,不加束縛,便會由其心性發展成兩個極端,要么成為超人,要么成為祖國人。”

  洪局說道:“很好,那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組織一下語言重新和我稟告這件事。”

  馮寇和綠寡婦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還是頭一次知道,原來楊鳴曾經還是這位大人的手下!

  楊鳴沉默了一分鐘,心頭長嘆,然后筆直而立,行了個標準的軍禮,“稟告長官!不死人羅嫣以其戰功換取91號目標留在下三區,屬下同意了她的逾越之舉,并為91號目標申請了監視員,至今196天。”

  洪局淡淡恩了一聲,楊鳴默默坐下。

  三人都望著背影。

  洪局從手邊抽出一紙通告,緩緩道:“91號事件處理結果如下,第九區最高戰略部部長楊鳴知法犯法,免去部長之職,不死人羅嫣僭越規矩,疑有擾亂下三區秩序,圖謀動.亂之嫌,即刻逐出周夏,91號目標違法亂紀,立馬扭送極夜審判所,完畢。”

  綠寡婦和馮寇心頭狠狠一震。

  擾亂下三區秩序?圖謀動.亂?這帽子扣的……

  只是一件異人亂禁,可大可小的事情,但再怎么大,好像都不能大到這個地步吧?

  而且這處理力度。

  太嚇人了!

  尤其是免除楊鳴的位置和將不死人羅嫣逐出周夏!

  前者關乎第九區的戰略部高層動蕩,后者更是要命,那一位的身份地位太特殊了!

  那一紙通告顯然不是剛剛才下的,是早就有的!

  也就是說,上頭在接到消息時候就有了決策,甚至于……

  甚至于在今天這事沒有發生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張通告!他們就是在等,等今天這個機會!

  洪局淡淡問道:“誰有異議,現在提出,若無異議,即刻執行。”

  綠寡婦和馮寇頓時答道:“沒有異議!”

  楊鳴看向左手邊訓練館樓下方向,半響后輕聲道:“沒有異議。”

  “好!”

  洪局站起身。

  下一瞬,一道人影鬼魅般出現在他身邊,一把搶過了他手里的通告。

  3D的虛擬還原技術本應清晰而真實,可在這兩人身上毫無作用,只有一個輪廓影子,尤其是后來那人,更是圖像模糊波動。

  洪局的聲音中有了一絲震驚,“你……你怎么會在這?”

  那個后來出現的人影五指收攏,將通告捏成一團,聲音沙啞,“91號事件交由下三區戰略部重新商議決定。”

  3D影像戛然而止。

  三人都懵了。

  后面出現的那人是誰?

  離譜!

  居然能從洪局手上搶東西,一言之下就更改通告!

  這顯然是更高層次的博弈!

  ……

  一處暗室,屋內的電子儀器和屏幕的微光是唯一光源。

  一人將手中揉成團成為廢紙的通告丟到邊上垃圾桶里,他走到桌前坐下,兩腳交叉疊起架在桌上,從兜里掏出一盒沂蒙山給自己點上。

  洪局在他邊上的桌上坐下,手肘搭著膝蓋,手背交叉頂著下巴,“什么時候來的?”

  男人吐出一口煙霧,“半年前吧。”

  洪局疑惑道:“城頭不管了?”

  男人撇嘴道:“你都不管了,我還管什么?反正天塌了還有其他七個頂著,老子也累了,老子也要歇歇。”

  洪局無奈一嘆,“你這不是亂來嗎,你又不是不知道邪魔這兩年有大謀劃,城頭一旦淪陷,我們就只有背水一戰了。”

  男人反問道:“所以在你們眼中,一個羅嫣,比外面的邪魔還要恐怖?值得你們這么興師動眾的針對?”

  洪局面色嚴肅,“只要她還在周夏一天,我就一天不得安寧,她必須離開周夏!這是為了全人類!”

  男人同樣嘆了口氣,“都過了八十年了,你們還是放不下。”

  洪局同樣反問道:“你放下了?你要放下了,還會來這里?”

  男人沒有爭論的興趣,他叼著煙站起身,隨意道:“在我走之前,羅嫣我會看著的,讓那些人都安分點吧,一群只記仇不記恩的白眼狼,99年的時候要是沒有羅嫣提供斬妖師和除魔者的手段,人類早就覆滅了。”

  洪局跳下桌子,目送著男人往門口走去。

  “走了。”

  男人頭也不回的招招手。

  “戚望!”洪局突然喊了一聲,門口將欲離去的男人腳步一頓。

  這位人類柱石之一的超級強者輕聲說道:“人類需要你,我們需要你,該釋懷了。”

  男人抽完最后一口煙,搖頭道:“洪壽,你錯了,人類需要的不是我戚望,他們需要的是期望。”

  “真正的期望,對未來的期望。”

  “極晝再長終會黑,極夜再久,也會迎來曙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