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四十四章 真正的自由
  馬山這時候被滿腔恐懼吞噬,他怎么也沒想到,郝孟居然真的敢在下三區對他動手。

  下三區內嚴禁使用異力!

  他馬山雖然是簽過保密協議的人,但體內沒有異力,只是外圍成員!這類的界限是很模糊的!他可以被歸為普通人,也可被視為組織的人,也就是說,郝孟如果只是在他面前使用異力,到時候還能這般辯解:你看,他也簽過協議,大家都知根知底,展露異力又怎樣了?

  可是這和直接使用異力殺人是兩個概念!

  組織的規矩是嚴禁使用異力!這條規矩本就是定死了!若是嚴格執行,下三區內是不得出現一點一滴使用異力的情況的!

  更別提直接殺人!

  這是都沒辦法和稀泥的!嚴重違反規矩!

  離這一公里外的馬路之上,有一道黑影快若閃電,很多人甚至只是覺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東西竄了過去,但根本看不清,只當是個錯覺。

  可在郝孟的念力感知中,漢子神色驚怒,竭力朝這里趕來,夾雜著聲音的異力更快的傳遞到這里,“郝孟!住手!”

  在異力壓制扳指崩碎的一剎那,呼呼大睡的漢子就立馬睜眼,瘋一般的趕了過來。

  郝孟微微偏頭。

  短短三個呼吸,漢子就出現在肉眼能看見的遠處盡頭。

  “郝孟!”

  賈仁驚怒咆哮。

  郝孟卻是無動于衷,手指一勾。

  “彭!”

  一顆子彈飛速射出,硝煙呈爆炸型擴開,馬山收縮至針尖大小的瞳孔里映出那一顆瞄準自己眉心的奪命子彈,他居然真的開槍了!

  他真的瘋了!

  無窮恐懼剎那如巨浪席卷。

  “彭!”

  一抹血花乍起,玻璃碎片四濺。

  馬山發出刺耳慘叫,左邊腦袋血流如注,仔細一看,竟然是整只左耳都被打掉。

  那枚掉落在車外的染血子彈,側身凹陷。

  郝孟望向趕到車外的漢子,先前和他聲音一起來的那縷細小異力,竟然撞在了射出的子彈上,強行使其偏離了彈道,這才沒有從馬山的頭蓋骨中間穿過。

  當時的賈仁還在一公里外!

  這是多么可怕的操控力!

  賈仁的實力,遠遠超出郝孟的想象!

  郝孟開門下車,漢子沉著臉喘著粗氣,煩躁的撓著頭發,壓抑著怒火質問道:“你瘋了?”

  當場殺人!

  還想殺兩個!

  其中一個還是第八區組織的外圍成員!

  這事情搞大發了!

  車上的男人手掌捂著一邊耳朵,下車后就踉踉蹌蹌的驚惶逃跑,兩人都沒有管他,郝孟對著漢子露出一絲微笑,說道:“賈仁,我很高興你沒有一見面就捅我一刀。”

  賈仁恨得咬牙切齒,指著郝孟的手都在發抖,“你個狗東西,老子現在是在拿命忍著!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在下三區內觸碰紅線!你非要一根筋!非要說了不聽!你闖大禍了!”

  “你連商令的殺身之仇都忍下了!為什么一個馬山不肯忍?他甚至都沒對你出手!”

  郝孟只是靜靜的看著暴跳如雷的漢子。

  “賈仁。”郝孟輕輕喊了一聲,“失去束縛的力量才會讓人恐懼,而從今日起,我以我自己為束縛。”

  漢子一呆,“瘋了,瘋了!真是瘋了!”

  郝孟拍了拍他肩膀,緩步往外走去。

  漢子神色變幻不定,看了看奧迪A6破碎的車窗,再看看主駕位置當場死亡的高瘦漢子,半響后他長長嘆了口氣。

  賈仁一屁股坐在邊上石頭上,從兜里掏出煙。

  一支煙還沒抽完,區號9999的號碼便來電,賈仁看了一眼,把手機扔到車里,不管不顧。

  又是半個時辰后。

  一群人鬼魅般出現,他們身著黑衣,胸口繡著漆黑如墨的金絲鑲邊火焰,一行人迅速包圍了a6,檢查復勘,其中一個領頭人緩步上前,沉聲道:“賈搜查官,能請你解釋一下這里發生的事情嗎?”

  賈仁撇嘴道:“不知道。”

  領頭人聲音淡漠:“賈搜查官,你是91號目標的監視員,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你難辭其咎,我希望你能全力配合,告知我等來龍去脈,并立馬動身與我們擒拿91號,否則我將稟報組織。”

  賈仁拍拍屁股站起身,置若罔聞。

  領頭人身后的一人面露慍怒,厲喝道:“賈仁!你擅離職守!瀆職懈怠!現在還敢這么狂妄!”

  漢子微微偏頭,瞇起眼睛,“你們這些只敢呆在下三區里的家伙,為什么敢和我一個初等搜查官大呼小叫,究竟是誰狂妄?嗯?!”

  隨著最后一聲落下,漢子周身仿若有無形氣流如龍卷,所有人皆是衣衫獵獵,腳步不穩,竭力抵抗那股強大氣勢。

  尤其是出聲那人,更是如山岳壓身,面色漲的通紅,整個人發出嘎吱聲音,不堪重負的緩緩俯下身子。

  領頭人怒喝道:“賈搜查官!你別太過分了!”

  漢子冷哼一聲,撤去威壓,他掃了一眼面前這些人,冷笑道:“你們在下三區對其他人怎么作威作福我不管,但是在我這,不好使。”

  賈仁指著西邊,“等你們什么時候有膽子跨過中三區的邊境,踏進上三區,我賈仁,為我今天的所作所為向你們道歉!否則,滾遠點!”

  所有人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無人阻攔離去的漢子。

  領頭人面色鐵青,“干活!”

  其余人這才散開,各司其職。

  這只執法隊的領頭人也是一名丁級高等極限的強者,和賈仁處在同一水平線上,可是論起實力。

  十個他也不是賈仁的一招之敵!

  極夜的搜查官,是同階中的佼佼者!

  這個佼佼者的概念,是非常離譜的!萬里挑一其實都不足以形容,這批人無一不是踩著尸山血海,從血與火中闖出來的。

  就像賈仁說的。

  他們不敢去上三區!

  為什么?

  怕死!

  因為在中三區,見過太多的恐怖,見過太多的災難,所以放棄了榮耀和前進的機會,退守下三區享受寧靜生活。

  得到了一些,總歸要失去一些。

  他們就失去了其他異人的尊重。

  ……

  極夜俱樂部,地下訓練館。

  郝孟徑直走入館內,楊鳴正坐在臺階上抽煙,見到人走過來,他抬起頭指著場地臺子上的東西說道:“銀色那本是地球上唯一的一本吐納術,邊上的畫卷是一本觀想之法,花了我不少力氣搞來的,那個針管一樣的機器是血液采集器,用以輔證你進化的。”

  男人笑了笑,“本來等你結束第一次吐納,我就給你錄檔案,帶你去一趟中三區進行評級考核,等你通過考核,等待你的就是一片大好光明。”

  楊鳴丟掉煙蒂拿腳擰滅,搖了搖頭,神色說不出的失望,“去吧,把流程走完,也算你成為過一名異人了,在你結束第一次吐納之前,我不會讓執法隊進來的。”

  楊鳴轉身就走。

  郝孟突然高聲喊道:“楊部長!敢問此次,我究竟對還是錯?”

  男人側頭,看了年輕人一眼。

  對錯?

  有什么用?

  郝孟從他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微笑轉身,走向場地臺子。

  他這一次,要追尋一次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