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四十三章 掙脫束縛
  馬山微微一笑,他拿起手邊的資料,緩緩讀道:“郝孟,24,A市廬城人,父母為大風電力廠工人,住址水樣小區6棟402,五年前來到A市,就職于宏興有限公司業務部銷售,半年前辭職,突然開始以翻譯為生,并精通各種語言,后被商州集團的潭汐邀請前往現場翻譯,在商州集團和商令爆發沖突,被捕進入治安局。”

  郝孟露出譏諷笑容,“一整天就找到了這些信息?N市馬家也不過如此啊。”

  常年專注養氣的馬山善于控制情緒,仍是微笑道:“你的資料前半段輕而易舉,后半段卻花了我大量精力和錢財,不過想想也對,畢竟是能請出李昊的人。”

  馬山說道:“心平氣和聊一聊吧,我向來喜歡交朋友不喜歡結仇,我馬山愛女人不假,但為了一個女人付出太大的代價我也承受不了。”

  坐在主駕的郝孟這才側頭看著后座的男人。

  馬山繼續道:“郝孟,我馬家與商州集團是世仇,所以對我而言,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之間存在點誤會,今天我想來把誤會講清,寧清從此我不再過問,趙科我也會替你解決的,你看可以嗎??”

  青年沉默,半響后問道:“你想要什么。”

  馬山豎起一根手指,真摯道:“要一份小小的,淺薄的友情,問題不大吧?”

  郝孟嗤笑一聲,“我的車還在江里躺著呢。”

  男人攤手聳肩,看向邊上的高瘦漢子,“一周內送輛奔馳E300來,我們欠新朋友一個誠懇的致歉。”

  高瘦漢子面無表情的答道:“是的,老板。”

  馬山笑道:“郝孟,我們現在算朋友了嗎?那看在這份淺薄的友情份上,要不你替我向潭夫人引薦一下?現在這局勢很不好,我覺得她會很需要我這種盟友的幫助,你覺得呢?”

  “我不覺得。”郝孟淡淡道:“以馬老板的通天手段,想要聯系潭夫人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何需在下引薦。”

  馬山只是笑了笑。

  “告辭,后會有期。”

  男人開門下車,武尤迅速跟上,兩人走向路對面的奧迪A6,郝孟目視著他們坐入其中。

  年輕人神色瞬間晦暗。

  “莊。”郝孟沉聲道:“對馬山使用讀心術!”

  手上腕表微微一亮,莊的聲音冰冷機械,“主人,能源不足,此次使用之后將再次陷入沉睡,確認是否使用?”

  郝孟毫不猶豫,“確認!”

  “滴……”

  三秒后,與郝孟心神相連的泥丸宮內,清晰浮現了車內的畫面,與此同時還有馬山的心聲。

  他坐在后座,雙手交叉,閉眼沉思,心中念頭急轉。

  “郝孟此人太過神秘,從半年前就像換了一個人般,即使他和李昊有交情,這半年內的活動信息也不應該這么難查,仿佛就像……就像有更高層次的力量抹去了痕跡。”

  “商州集團在這盤踞百年,商令更是一等一的梟雄,連他都奈何不了這小子?”

  “潭汐的失敗已成定局,曾經幫過潭汐的他竟然能獨善其身,只靠李昊嗎?不,不,李昊雖然是一市之長,但是顯然還沒能讓商令忌憚到這種地步。”

  “有一股力量讓商令都不得不妥協,很顯然不是李昊,那么還有可能是什么樣的力量能讓商令退步?”???.

  “他從半年前突然異狀頻頻。”

  “水落石出了,除了組織,我想不出來還有什么力量能做到這一點,隨便來A市想擄個娘們回去,結果就碰上了一個異人。”

  “潭汐既然有異人相助,不應該會潰敗的如此迅速吧?這就說明郝孟被摘出來了,是他自己退出的還是有人擇的?商令背后肯定站著洞悉全局的人,是誰?白牛?商七圖?還是曾經留下的暗手?”

  “走,得找到潭汐摸摸情況,她現在走投無路,我若橫插一手,不僅能打斷商令收網的速度,還能逼迫斗爭更激烈,那就能借此了解到商州集團更多的底蘊。”

  “時候差不多的時候我就順便出賣潭汐,驅狼吞虎,商令解決內亂后,簽完協議,屆時掌握地下資源的他,會放過和自己有仇的郝孟嗎?以他的脾氣,不會的。”

  “那就得看組織里保著郝孟的那一位有多重了,如果可以掰掰手腕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再拱拱火,如果郝孟身后真的站著一尊大佛,那我真的得收手了。”

  “郝孟啊郝孟,你最好祈禱你的靠山不夠硬的話,否則的話就不能怪我了。”

  “早知道應該帶個公司的異人來的。”

  “那小娘皮真是可惜了,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能扒掉她衣服了。”

  ……

  千百念頭交纏,心聲四起。

  奧迪A6啟動緩緩前行,和停在路邊的凱迪拉克擦身而過,后座的男人還搖下車窗,微笑點頭。

  車內的郝孟面色冷漠。

  下一瞬。

  男人身子陡然一僵,行進中的車輛車門不知何時打開又關上,卷起一陣勁風,更讓他全身一顫的是,他身邊詭異的坐著了一個人。

  “郝……郝孟。”馬山心頭劇震,但表面還是擠出一絲難看笑容,“有事嗎?”

  正在駕車的高瘦漢子面色劇變,下意識的去掏車頂藏著的手槍,然后下一瞬他的手臂就像被無形的繩索層層束縛,整個人慘叫著后砸在靠背上,竟然是無法動彈絲毫,失去控制的奧迪A6在此刻卻猛然給油,往前猛沖而去,無比的精準在車流中左右四竄。

  郝孟手指上的戒指發出刺眼紅光,滴滴滴的警報聲響起。

  年輕人用力一咬牙,磅礴念力直接崩裂了異力壓制扳指,毫無束縛的念力洶涌流淌。

  馬山眼中終于出現一絲驚恐。

  他要干什么?

  年輕人突然的暴起讓他毫無防備,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A6沖進了一處荒蕪的空地,停在土堆后面。

  年輕人手指一勾,原本在車頂的手槍落在他手中,他對著前面的高瘦漢子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彭!”

  鮮血混合著腦漿炸裂,擋風玻璃上滿是猩紅。

  緊接著,年輕人就將手槍轉向了神色大變的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