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四十一章 往后歲月
  進化!

  當覺醒后的異人身體素質達到1000kg一拳,30米/秒,即是到達臨界點,但這標準并不一定,可能有些人進化的早些,也有些人甚至要力量超過1200,1300,速度達到35米/秒才能進化。

  因人而異。

  所以即使郝孟在這三月苦修中進步極大,早已到達水準線,可進化一事仍舊沒有頭緒,只能聽天由命。

  現在。

  契機出現,水到渠成。

  全身心的放松,從根本的如釋重負,找到了前進的方向,所以也導致臨界點的身體更進一步。

  郝孟能夠明顯覺察身體變化,從血液、骨骼盡皆發生著蛻變,如蠶化蝶,體內的異力四處流淌,細胞傳來一陣陣饑餓感,瓜分吞噬著僅有的異力。

  異人進化之后,實力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這源自身體對異力的容納,未進化的異人身體只能被動的容納異力,且無法儲存增長,可一旦進化之后,就像被擴張的池塘,異力多多益善。

  異力越多,異人的實力自然越強。

  所以在組織的資料中,進化后的身體又被稱作異軀,吐納異力,吸收使用這股力量,將它轉化為己身最強大的武器。到了這個階段,才算真正的異人。

  郝孟拿起手機給青卷發了一條短信,告知他已經進化的事情,后者只回了一個句號,片刻后,一個陌生號碼發來信息。

  “郝孟,恭喜你成功進化,明天下午兩點,我在俱樂部的訓練館等你——楊鳴。”

  郝孟放下手機。

  莊已經和他詳細講過評級的事。

  進化之后,異人首先得學習異力吐納,然后進行觀想,這一步可以讓異人感應到天地間流離的無主異力,然后通過吐納將它們納入體內轉化成自己的。

  地球上的吐納術只有一種,這是異人的基礎之重,也只有極夜組織才有,但是觀想之法就多了,各種各樣,優劣不同,好的觀想之法可以使修煉速度事半功倍,當然,越好的觀想之法也越珍貴。

  異人進行第一次吐納和觀想,補足體內所需異力,這個過程同樣因人而異,所需的量越多,說明天賦越強,達到的層次越高。

  首次修煉結束后,增加500kg,5米/秒以下的為下等天賦。

  增加1000kg,10米/秒內的為中等天賦。

  增加2000kg,20米/秒內的為上等天賦。

  實力增幅越大,說明細胞可容納量越大,日后的修煉提升越快。

  再然后,就是評級考核了。

  組織會設置一系列考核任務,通過考核的便能獲得評級稱號,以一名丁級異人的身份行走極夜之下。

  正在郝孟思索間,房門打開,守在樓下見到李昊離去后女孩才上來,把手上的煙輕輕放在桌上。

  “你先去休息吧,我還在再想點事。”郝孟拆開煙盒,頭也不抬的隨口說了一句。

  女孩默默點頭,走進主臥,她在屋里略作猶豫,然后從郝孟的衣架上取下睡袍,走進內屋的洗浴室,沒多久就響起嘩嘩水聲,郝孟看了一眼并未合攏的主臥房門,收回視線。

  年輕人心神浸入泥丸宮內,復盤著莊給他提供的所有記憶畫面,從撿到腕表起后的所有記憶。

  半個時辰后。

  郝孟覺察異樣,馬尾辮已經披散,有些濕漉漉的女孩穿著他的寬大睡袍在她身側坐下。

  郝孟偏頭注視著那張清麗絕艷的俏臉。

  寧清和他長久對視。

  女孩咬了咬唇,終于說道:“你能告訴我她是誰嗎?”

  郝孟略有意外。

  寧清輕聲道:“從見面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看的從來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人的影子,你這次愿意幫我,也是因為這一點吧。”

  青年沉默不語。

  女孩擠出一個勉強笑容,“N市的馬家很厲害,馬山更是心狠手辣,我們老家的人都知道,寧惹閻王不惹馬山,惹上閻王他頂多讓你三更死,但惹上馬山卻是生不如死。”

  寧清眼眶泛紅,“郝孟,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不會再退縮,我只想求你能庇護我媽和魏叔,讓他們能平安活下去,這樣我就心甘情愿了。”

  青年伸手輕攬女孩的肩膀,女孩把臉埋在他胸口,從一開始的抽泣,哭聲慢慢變大,最后嚎啕大哭,似乎要將這整整十九年來的所有苦難全部傾瀉。

  “我真的好怕好怕,我小時候每次都不敢回家,我怕見到那個男人,他喝多了就打我媽,有時候連我也不放過,從衣架、棍子,到煙灰缸,玻璃瓶,越來越變本加厲,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媽為了保護我遍體鱗傷,每一天都是煎熬。”

  “后來好不容易上了初中,住校后我才得以逃脫這種噩夢,所以我拼了命的讀書,發誓以后一定要帶我媽走遠離這種生活,室友們十點就熄燈睡覺了,我就躲在被窩里用照明燈繼續苦讀,早自習六點才開始,我四點半就起床等在教室門口,我每一次熬不過去的時候我就告訴我自己,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拼命,因為我再也不想去過以前的噩夢生活了。”

  “我沒有花樣青春,我根本不敢問媽拿錢,一件體恤,一條牛仔褲,洗了又洗直到褪色,穿上三年都不舍得丟,同學們的吃飯聚餐課外活動一次也不敢去參加,每天靠著微博的助學金和貧困生營養餐維持,學校男生們層出不窮的追求,男老師們隱晦的目光,那些見過的男人們一個個異樣的表情,這些讓我知道自己有天生的優勢。”

  “所以從那時起我就拒絕了所有人,我要把這一份優勢保留下來,你看,我是個很有心機的女孩,我從那時候就把這當做最后的底牌,當真的無路可走后,我就會拿它去找那些有權有勢的男人們,乞求換取最后的辦法。”

  “我沒資格去奢求愛情,我的世界不允許有那么美好的東西。”

  女孩抬起頭,抹去淚水,她緩緩站起身,寬大的睡袍在她身上卻依舊透著玲瓏凹凸之感。

  這個清純如白蓮的女孩皺著小臉,然后用力一扯腰上的衣結。

  睡袍掉落在地。

  象白色的嬌軀一絲不掛,比例完美,是造物主雕刻而成最完美的杰作。

  郝孟微微側頭,眼神沒有情欲卻異常復雜。

  女孩閉上眼睛,從脖頸處的白皙肌膚染上一層紅霞,嬌艷欲滴。

  一雙大手輕觸她的肌膚,少女的嬌嫩身子本能的一抖,但立馬就止住反應,可是讓她沒有想到是,柔軟觸感重新回歸身體,她睜開眼,愕然望著青年替他重新披上了睡袍,輕輕在她纖細腰間重新打了個衣結。

  女孩無來由泛起驚惶,紅唇顫抖,可很快,青年伸手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眼神中出現了她從未見過的溫柔,這使得她安靜下來,被他牽著在沙發上坐下。

  青年攬著女孩的芊腰,女孩柔順的把腦袋靠在他肩上。

  郝孟目視前方,柔聲道:“她叫喬殷,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

  寧清靜靜的聽著他的回憶,在說起那些點點滴滴的小事時,眼神無比溫柔,女孩沉醉在他的醇厚嗓音和故事中。

  不知過了多久。

  青年結束了闡述,眉眼哀傷,“可是我找不到她了,她不見了,一聲招呼沒有,一個信息不見,毫無蹤跡,就像是人間蒸發,他們都告訴我這只是一場好夢,可是我不信,我也不想信。”

  郝孟這才偏頭望著那早已是淚眼婆娑的女孩,“這個時候,你出現了。”

  寧清終于知道他在自己身上看的是誰了。

  世間唯有癡情不容取笑,也最動人心。

  郝孟輕撫著女孩嬌嫩臉龐,喃喃道:“你說的沒錯,我看的是她的影子,這對你來說很不公平,委屈嗎?”

  女孩下意識的想要搖頭,但是她不知從哪兒來的情緒翻涌,卻逼迫著她咬唇沒有答話。

  郝孟沒有在意,輕聲道:“從此以后,只做我一人的金絲雀,不吃醋不爭風不傷心不搗亂不撒嬌不后悔。”

  這一次,她乖巧溫婉嗯了一聲。

  郝孟加重攬著她身子的手臂力道,“很好,你是我的了。”

  那股大力使得女孩甚至有些窒息和疼痛,可她整整十九年卻從未像現在一樣放松,與往日的人間苦難相比,此刻的痛楚卻只是更讓她知道了自己是被擁有了的人。

  從今以后,她再也不用孤身一人去面對人世的狂風暴雨。

  也是從這時候起,往后歲月,任何對她心懷不軌者,在臨身時,都會在某個驚恐剎那,見到她身后驀然出現,頂天立地的身影。

  并不偉岸。

  卻力壓萬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