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六章 楊鳴
  “好!好!非常好!”

  男人頓時大笑,用力拍了拍郝孟肩膀,“我這里非常歡迎你這種人才!”

  郝孟一個小縣城走出來的泥腿子,在A市這座摸爬滾打,年紀輕輕就闖出小康.生活,他的社會經歷和閱歷遠超同齡人,深知一個強力靠山是非常重要的。

  借勢。

  站在第九區戰略部這顆大樹下乘涼。

  楊鳴笑道:“郝孟,你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進化,早日達到評級層次,屆時便能錄入極夜檔案,享受相應的資源和好處。”

  男子指了指青卷,“在這期間,你隨時可以來找青卷,她會助你進化。”

  郝孟瞥了一眼少女,她抱胸而立,驕傲仰著頭。

  但很快楊鳴便一巴掌拍在她后腦勺上,瞪眼道:“脖子仰的那么高要上天?”

  少女委屈的低下頭,兩顆小虎牙輕輕摩擦。

  楊鳴對著郝孟說道:“這丫頭從小被慣壞了,不過你別看年紀小,實力還是可以的,雖說能當上初等搜查官有運氣成分,但是幫你磨練至高等身體素質極限還是沒問題的。”

  郝孟已經了解過進化這一方面的信息。

  異人覺醒之后,逐步磨練,經過一次次苦修,最后到達高等極限身體素質,也就是一拳1000KG,30米/秒的狀態,一般這時候異人的身體就會自主進化,形成可以修煉的異軀。

  楊鳴笑道:“好好努力,早日進化,有什么問題可以讓青卷聯系我。”

  郝孟點點頭。

  楊鳴略作沉吟,想了想,還是說道:“郝孟,你因為沒有離開過下三區,所以還有些事我得和你說清楚,在目前這個世界,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并不是一句空話,你也知道,外面的世界狼煙四起,烽火遍地,我其實一直都不喜歡下三區,這個被創造的太平縮影,在我看來其實更像是一個囚籠,生活在里面的人們茫然不知,毫無緊迫。”

  “人類和異獸異物的戰爭已經越來越殘酷,若是沒有源源不斷的異人挺身而出,有朝一日,人類真的潰敗,當那些恐怖之物打進下三區的時候會是什么樣的局面?”

  “你的親人,你的朋友,那些不知道真相的普通人,在接觸到這突如其來的災難性消息時,會變得怎樣?”

  “下三區會再經歷一次百年前極夜初臨的狀況,人類喪失秩序,暴.亂四起,恐慌蔓延,當然,等到了那一步的時候,也已經是人類窮途末路的時候了。”

  “居安思危。”

  男人拍了拍郝孟肩膀,嚴肅道:“你是一名異人,一名天賦優秀的異人,他人無法強求你必須做出什么,但我相信你只要有一天親眼見過那些死亡、鮮血、火焰的畫面,就會明白自己身上的擔子有多重。”

  男人最后朝著郝孟點了點頭,身形緩緩變得模糊,詭異消失不見。

  年輕人站在原地默默不語。

  人活這一輩子,終歸是要有點什么追求的。

  碌碌眾生多半求的是財,有了錢就可以讓自己過得很舒服,就可以讓朋友親人過上好日子,可以娶上一個甚至好幾個漂亮姑娘,可以享受別人的艷羨恭維。

  因為想要這些,就想努力掙錢,努力再努力。

  可現在。

  求活。

  為了能夠活下去,為了能夠讓他人活下去。

  楊鳴之所以說這些,是想要郝孟知道,他之所以能在下三區安居樂業,吃喝玩樂,不受戰火的侵襲,是因為在外面有許許多多這樣的異人在為之拋頭顱灑熱血。

  而現在的郝孟,也擁有了這一份能力,那未來的有一天,他是不是也該站到上三區那堵城墻上,直面無數恐怖?

  如果他不去,如果像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人類終于有一天守不住防線的時候。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這不是要求,請求。

  這是每一個異人,每一個擁有能力的人類都必須做的事情。

  人類歷史上,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已經上演無數次,那已然是殘酷可怕,將人類的劣根性展露無疑,可當有一天,比這程度還要強烈的種族之戰來臨,又會是怎樣?

  百年前的人類,已經經歷過了這人間地獄。

  出生在百年里平靜歲月的郝孟無法想象,也想象不了,他唯一知道的是,他現在要讓自己變強。

  他有太多要去尋找,去面對的了。

  年輕人收拾心頭情緒,轉而望向少女,“打一架?”

  青卷覺得他的眼神好像突然之間就變得不太一樣了,可是青卷沒有在意,反而冷笑著把頭發扎成馬尾,勾了勾手指,“來!”

  郝孟深吸一口氣,猛地竄出!

  重重揮拳!

  毫不留力!

  他并沒有因為對手是個小丫頭就放松,這是個能夠一拳打死他的小丫頭!

  青卷確實沒用異力,只是平淡伸出手掌就抓住了郝孟的拳頭,隨后將之往自己懷里用力一扯,這當然不是什么好意,那右腳緊接著重重踹出。

  “彭!”

  郝孟身子倒飛出去,齜牙咧嘴著趕忙爬起,還不待站穩,青卷已經欺身而上,拳腳如疾風暴雨,攻勢兇猛,郝孟倉惶之下接招,竟是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她確實沒用異力!”

  “青卷也是一名超人系異人!異力內斂體內每一處,她只要不激活異力增幅,那此刻的身體素質就是進化的臨界點,我和她有差距,但是不大!”

  異人為何強大?因為擁有異力!

  可如果不激活異力,那身體素質無非是高等極限,進化的臨界點!

  可一旦激活異力,那就成倍暴漲!

  青卷目前的拳力和速度,約莫就是1000kg和30米/秒。

  郝孟在被動挨打整整五秒鐘后作出反應,他故意露出破綻,被青卷一記鞭腿正中胸膛,可他卻是不顧疼痛,只管死死抓住青卷白嫩小腿,雙腳一沉,一聲低吼就將其掄起,甩過頭頂砸向地面。

  青卷略有慌亂,但立馬就擰轉腰身,以雙手撐地,卸去力量,并一腳踹開郝孟,筋斗起身。

  得以喘息的郝孟立馬擺出防御姿勢,全神戒備。

  青卷滿臉不屑,嘲笑道:“就這?就這?”

  郝孟沒有在意小丫頭的言語攻擊,他有自知之明,即使這小丫頭和自己同階他也不是其對手,自己從未有過系統的格斗訓練,頂多賈仁教了他幾手要素。

  而青卷年紀雖小,卻是在外面闖蕩過的,戰斗經驗豐富。

  小丫頭揉了揉手腕,冷笑道:“早就看你不爽了!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異人手段!”

  郝孟眼前一花,青卷已經來到了身前,朝著他面門一拳轟出!

  青年咬牙,還以一拳。

  青卷無意硬抗選擇收拳,微微側頭,險之又險的避過攻擊,抓住機會的郝孟當即瘋狂動手!

  “這……”

  “打不到!”

  “她的閃躲為什么這么快……不對,不是快!是精準!”

  郝孟傾盡全力攻擊,但眼前的纖細少女步伐弧度極小,卻能精準避開他所有攻擊,后者碰都碰不到她!

  郝孟腦袋里立馬浮現兩個字。

  身法!

  就像拳擊比賽上,那些頂尖拳手左右晃動,能夠精準避過對手攻擊,伺機尋找攻擊的機會!

  青卷這毫無疑問也是身法!

  且還是非常強大的身法!

  被玩弄在鼓掌的郝孟分外憋屈卻毫無辦法,當他所有攻擊都被避過后,迎接他的就是被蹂躪。

  “砰砰砰!”

  訓練場里的青年被一頓暴打。

  “不行!不能再藏著摟著了!”郝孟咬咬牙,念力瞬間擴開。

  青卷的攻擊落在郝孟眼中終于是慢了一拍,他驚險避過攻擊,而后重重轟出一拳。

  青卷漂亮明眸中掠過詫異,即使收回手臂交叉格擋在身前,被一拳打的倒退三步,她嘴角微翹,“終于舍得動用精神異力了么?我等好久了!”

  在精神異力加持下的郝孟,無論是速度還是反應都上了一個大臺階。

  少女伸了個懶腰,曼妙嬌軀弧線飽滿,“這才有點意思,不然跟打沙包一樣多無趣。”

  青卷再度沖上前來!

  郝孟這次已經動用了精神異力,無處不在的異力形成的攻擊使得青卷都必須小心留意,身法快速躲避,但卻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閑庭信步,不能再肆意攻擊郝孟,只能伺機而動,即便如此,她仍就處于上風。

  郝孟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和她的差距。

  青卷自始至終都沒動用異力,只是以高等極限的身體素質在和自己對戰,而反觀自己,連評級層次水準的精神異力都使用了,居然還無法扳回優勢!

  這是遠比仿真機器人要激烈的戰斗,后者只是一堆程序操控,出招固定死板,只有能源供應力量和速度,久而久之,對于郝孟的提升已經小了許多。

  但和青卷這一戰。

  郝孟深刻覺察到了自己的弱勢,他在戰斗中飛快的補正,吃一塹長一智,那結結實實打在身上的痛感,令他對弱點更有記憶力。

  戰斗,果然是提升實力最快的方式!

  楊鳴就是抱著這個目的才讓青卷來給他當陪練的!

  “這一拳出早了!我可以往左一點!避過她那一掌絕對能還擊!”

  “我的念力有優勢!能提前洞察她動向!”

  “見鬼!這小丫頭是真下死手啊!還專打臉!小王八蛋!”

  ……

  半個時辰后。

  精疲力盡的青年倒在地上,鼻青臉腫,強大的身體素質飛速的恢復著淤青紅腫,另一邊,少女額頭略有汗水,小臉蛋紅撲撲的卻顯得分外興奮。

  “菜鳥!小垃圾!”青卷毫不留情的譏笑。

  郝孟沒理他,在腦海里總結和復盤剛才的戰斗,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把這小丫頭按地上,狠狠揍她屁股。

  青卷走過來踢了踢郝孟,道:“起來!戰斗剛結束不能這么躺著的!”

  郝孟沒好氣的道:“沒力氣了!”

  少女磨著兩顆小虎牙,瞪眼道:“身體力竭后才是最好的鍛煉機會!只有一次次突破極限才能逼迫身體進化!”

  郝孟滿臉狐疑,但瞧見小丫頭不像是開玩笑,說的也挺有道理,他便強撐疲倦身體站起來。

  “去去去!”青卷指揮道:“館里周長是五公里一圈,先跑二十圈,然后俯臥撐2000個。”

  年輕人滿臉呆滯。

  現在讓他跑一百公里?

  還2000個俯臥撐?

  他就算沒打之前都夠嗆啊!

  青卷瞪著烏黑大眼睛,“我以前就是這么練的!你個小垃圾!做不到就拉倒!”

  郝孟咬咬牙,沿著訓練館開始奔跑。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小丫頭在一旁大叫,“跑快點!你是烏龜爬么?要全力跑!要突破極限!郝孟你個小垃圾!大菜鳥!快跑!”

  被言語和肉體雙重攻擊的郝孟發出悲憤大吼,“啊啊啊!”

  ……

  天亮時分,郝孟才離開訓練館,他打車回到小區,在一眾晨起的人們異樣眼神中,走一步雙腿就抖三抖,扶著墻和欄桿艱難走向電梯。

  當他打開門自家房門的時候,歡愉一夜的賈仁才洗完澡走到客廳,兩人面面相覷。

  賈仁目瞪口呆的看著郝孟這幅慘狀,“兄弟,你這……夜御百女去了?”

  苦撐一路的郝孟終于是忍不住了,兩眼一黑,直接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賈仁被嚇的大叫,趕忙沖過來。

  “不得了了啊!來人啊!救命啊!這不會真的精盡人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