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五章 第九區最高戰略部
  艾木森又派人送來了一輛車,并且為了以防萬一,特地派人一路護送,終于在日落時分將一行人送到了A市。

  郝孟兩人回了小區。

  許規將車停在小區入口,目送著兩人上樓,隨后望向潭汐。

  美婦人默不作聲。

  車輛就在這小區門口停了整整兩個時辰,潭汐最終還是閉眼輕聲道:“走。”

  許規心頭嘆了口氣,駕車離去。

  房間內。

  漢子洗了個澡后便躺在客廳沙發上,抱著手機跟幾天沒見的的姐姐妹妹們噓寒問暖,天南海北的胡侃,不時打個視頻,在一聲聲親熱的geigei中迷失了自我。

  郝孟就服這種人,上一秒的時候跟還別人女孩子聊叔本華,聊弗洛伊德,聊莊子妻死,聊虛無主義,聊他童年的悲慘遭遇。

  下一秒就要看別人的涼快照片。

  郝孟不管他,徑直進了自己房間,坐在書桌前,慢慢解下手上腕表。

  他緩緩閉目,心神寂靜。

  不知過了多久。

  一縷念頭降臨泥丸宮,空曠大殿內,光影手捧白色念球盤腿而坐,聲音機械冰冷,“主人。”

  郝孟在它身旁盤腿坐下,頭頂即是那一輪耀耀大日。

  而兩人面前的半空中,則是有一個巨大圓球,圓球之內是一只誰都想不到會出現在這里的妖異。

  石姬。

  它似乎陷入了沉睡,安靜不動,生機淺薄。

  郝孟看了一眼莊,莊心領神會,手掌一招,當日的一幕幕迅速回放。

  通道內,石姬打暈了郝孟和賈仁,隨后飛進了通道深處,約莫過了半個時辰才去而復返,它盯著人形光影,沉聲問道:“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如實回答。”

  莊冰冷道:“我只是一具人工智能,不存在謊話,除非數據和記憶錯誤。”

  石姬陰沉道:“黃粱是什么時候死的?在哪死的?”

  “我不知道,記憶庫里沒有相關信息,但我是六十年前被創造出來的。”

  石姬的面龐似乎緩緩凝聚成類人形,它沉默了一會,繼續問道:“你對六十年前的記憶有多少?”

  “沒有,查詢不到任何相關信息。”

  “你真記不得我了?”

  “我不認識你。”

  “你為何會選擇這個小子為主人?”

  “創造者定下設定,第一個撿到我的即是我的主人。”

  “陰陽匕首在哪?”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東西。”

  石姬虛無的水波狀身體微微蕩漾,“為何這小子身上有黃粱的氣息?”

  莊答道:“創造者留下了大量的念力源泉,我遵從設定,將其贈與了首任主人。”

  石姬眼中的碧綠光芒大放。

  妖異猶豫不定,過了片刻它似乎終于做出決定,直接沖進了地上的青年額頭,迅速融入其中,白光人影瞬間潰散,同樣融入其內。

  畫面到此結束。

  泥丸宮內,莊指著半空中的石姬,“它來到這里后就直奔大日,沖入其中,等到再出來的時候就主動進入了這幅假死狀態。”

  郝孟抬頭望著那輪大日,眼眸深沉。

  片刻后,他向莊問道:“那這石姬何時會醒來?”

  莊說道:“這由她決定。”

  郝孟心神退出識海的泥丸宮,他在房間內睜眼醒轉,長嘆一氣。

  這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瘋狂離譜了。

  一只實力恐怖的大妖居然呆在他的泥丸宮內沉睡,這何止是埋了個炸彈,這簡直就是一顆核彈啊。

  還是大伊萬那種級別的,它要是突然蘇醒,大開殺戒,那豈不是一場浩劫?

  年輕人重新戴上腕表。

  從撿到腕表的那一天起,他的人生軌跡就已經發生了驚天變化,他從那時開始就在有意無意的調整自己的心態,若是沒有能力去改變,那就只有等候來臨。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下一秒賈仁就推門而進,郝孟見怪不怪,他能先敲個門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漢子擠眉弄眼,嬉笑道:“出門嗨?”

  郝孟搖了搖頭,“這兩天事情太多了,我想緩緩。”

  賈仁興沖沖的拿出手機,給他翻了幾張圖,都是腿長膚白的小妹妹穿著吊帶小皮褲,黑絲抹胸的。

  郝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淡然道:“這樣的注射一次DNA多少錢?”

  漢子分別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

  郝孟轉身從衣柜里拿出錢包丟給了漢子,“讓我歇歇,你自己去吧。”

  “別嘛,一起去!”賈仁連拖帶拽。

  郝孟拒絕了他,現在的他快樂早已和賈仁不同。

  就像以前,他曾一連按了三次摩,每次都找同一個女的,不是因為她有多漂亮,而是因為她每次都不記得自己,每次郝孟就像查戶口一樣跟她聊天,她每次都能整出不一樣的家庭背景,郝孟就特喜歡和她聊天,聽她吹牛皮。

  在平庸中找到不尋常的快樂,這才是真正的快樂。

  眼見拖不動郝孟,賈仁只能含淚收下錢包,順走奔馳車鑰匙奪門而出,眨眼就消失。

  郝孟坐著想了想,拎上一套運動服便下了樓,打車前往極夜俱樂部,深處的巨館依舊空無一人,賈仁曾和他說過,此地極少有人會來,下三區的異人們只有在大規模的召集時才會聚集,平日里都散落在各處,樂得清閑,而那些習武上癮的武瘋子根本不會回來下三區,成日在外搏殺,所以這處專門給異人活動建造的訓練館就常年空曠。

  但是并未因為人少而偷工減料,設備齊全,設施完善。

  郝孟拿出一塊月石,啟動仿真機器人。

  “砰砰砰!”

  館內不斷響起碰撞聲。

  兩個時辰后。

  精疲力盡的郝孟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在腦海里復盤先前的戰斗。

  年輕人突然睜開眼,面前不知何時站了兩條白嫩細腿,他往上望去,身著勁裝的少女正斜眼看著他,眼神鄙夷,“這么大個男人,打個機器人就累成這幅模樣?”

  郝孟略有意外,但轉念一想,這里是異人的公共場所,青卷會來也是正常,他可沒有興趣和一個小丫頭片子斗嘴,即使這丫頭片子是和賈仁同一水準的初等搜查官。

  青卷穿著緊身的格斗服,年紀雖小,卻已經擁有規模不俗的本錢,若是拋去那毫不掩飾的驕傲,應該會是同齡人中極為吸引異性的嬌花,她滿臉不屑,朝郝孟勾了勾手指,“來打一架?我可以不用異力,還能讓你一只手。”

  郝孟淡淡道:“沒興趣,我不和小孩打架。”

  少女當即氣的七竅冒煙,惡狠狠的瞪著他,可覺察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烏黑眼睛一轉,譏笑道:“你怕了?”

  這種拙劣的激將法對郝孟毫無作用,他直接道:“是的,怕一個堂堂的初等搜查官不是很正常的么?”

  青卷快氣死了,咬牙切齒,“你真不是個男人!”

  郝孟懶洋洋道:“是不是男人,你個小丫頭知道個屁。”

  “啊啊啊!”青卷的水靈眸子仿若要噴火。

  郝孟不再逗弄這丫頭,隨意道:“誰讓你來的?李昊?”

  在這里偶遇可能會是巧合,但青卷這般前來挑釁就不正常了,以郝孟對她僅有的了解,她頂多會在看見自己時把腦袋仰到天上去,然后趾高氣揚的從邊上走過。

  所以可以由此判斷,她是沖著自己來的。

  那意欲何為呢?

  除了李昊,郝孟想不出其他答案了,至于什么事,就只有聊了才知道了。

  少女明顯一愣,以她的小腦袋瓜是怎么也想不到郝孟是怎么看出來的,這也讓郝孟對賈仁曾說過的言語有了揣測,他似乎對這丫頭能成為和他同階的初等搜查官不屑一顧。

  賈仁是表面玩世不恭,實際心機深沉,這一點在月石礦內郝孟就有所體會了,而這丫頭。

  純屬是太過稚嫩,沒心沒肺。

  這樣的水平能當上初等搜查官實在讓人有些置喙。

  一道人影詭異出現在了郝孟身側,隨著他出聲郝孟才后知后覺,髖骨硬起,側頭望去。

  一個約莫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出現,他身材魁梧,皮膚黝黑,不茍言笑,透著一股軍人特有的悍氣,“郝孟,是我讓她來的。”

  男子自我介紹道:“我叫楊鳴,下三區第九區的最高戰略部部長。”

  郝孟肅容,真正的大boss來了,他不止一次的聽賈仁說起過。

  李昊的頂頭上司。

  第九區的一把手。

  用賈仁的話來說,就是這一位出手,只要你不是把第九區頭頂那塊防護罩搭起來的天穹給捅破了,其他事都能擺平。

  就是這么牛。

  郝孟心頭思緒急轉,這么一位大人物,為什么要突然找上自己?

  “月石礦!賽格!”

  郝孟頓時明白。

  楊鳴露出一絲笑意,“不愧是腦域闊度達到20%的精神異人,腦子比正常人就是轉得快,不過你猜錯了,我并不是為了這而來,月石礦已經由戰爭區的最高戰略部接手了,我來此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招攬你。”

  “招攬我?”郝孟一呆。

  楊鳴點點頭,說道:“你天賦絕佳,我想邀請你加入我們第九區戰略部,你不用急著回復我,可以好好考慮,”

  郝孟慎重答道:“好的,楊部長,我會認真考慮的。”

  男人笑著點頭,說道:“你現在才加入極夜,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本來按規矩,你現在應該被送往中三區進行統一集訓,待踏入評級層次才會有自主選擇的權力。”

  “異人會被組織吸納,少數杰出優秀的,會加入一至九區戰略部,當然,異人們也可自主選擇所屬勢力,周夏范圍內有很多個人勢力和組織,他們同樣擁有許多資源,但總的來說,最大的還是九大區戰略部和極夜組織。”

  楊鳴不厭其煩,和善解釋道:“異人的修行需要大量資源,單憑個人努力,修行是很緩慢的,與此同時,這世界上的權力財富都把握在最頂尖的那一批中,就像這下三區,無數異人想要回歸,但都需要用戰功來兌換,可若是加入下三區的戰略部,便可隨時往返,不受限制。”???.

  郝孟眼神微動。

  原來如此。

  這是在提醒他么,現在他之所以還能留在下三區,正是因為他們網開一面。

  楊鳴微笑道:“這世界早已以往不同,如今的天下,除了權財之外,人們更崇尚實力,下三區畢竟是彈丸之地,真正的廣闊天地是橫行的邪魔妖異,怪獸異物,只有拳頭夠硬,才能在這亂世活的更舒服,更自由。”

  “我非常看好你,所以決定讓青卷來給你當陪練,助你早日提升,成功進化,達到評級層次。”

  “同時我也了解到你目前的處境,你放心,往后商州集團那邊不會再來招惹你了,你大可安心生活,好好修煉。”

  年輕人直視著男人,陷入沉默。男人則是微笑不語。

  話到說到這份上了。

  郝孟終歸沒有做那不識抬舉的事,拱了拱手,沉聲說道:“多謝楊部長抬愛,不用考慮了,我加入第九區戰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