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四章 眼中有妖異
  幽幽黑暗,永恒沉淪。

  不知過了多久,混沌天地中,似有一點亮光若隱若現。

  “郝孟?”

  “郝孟!”

  寂靜世界響起了若有若無的呼喊。

  隨著亮光的越來越大,那呼喊也越來越真切。

  “有人在喊我?”

  “這里是哪里?”

  “我在,我在這里。”

  郝孟的心神竭力的往亮光追逐。

  亮光瞬間擴大,充斥了整個黑暗世界。

  “轟!”

  郝孟的視線里映出天花板,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撲鼻而來,他微微偏頭,映出一張普通方正的漢子臉龐,后者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整個人像是軟了一般,后怕不已:“祖宗,你可算是醒了。”

  記憶迅速回涌。

  郝孟震驚道:“我們沒死?我們出來了?”

  這里顯然是醫院,不是地底,他和賈仁也沒死!

  郝孟查看身體,并沒有受傷的痕跡,他立馬坐起身,整個屋內只有他們兩人,他向賈仁投去詢問目光,后者軟綿綿的縮著,“是的,那只石妖沒有殺我們,它應該是怕殺了我們,很快就會引起組織注意,到時它就沒時間逃遁了。”

  賈仁有氣無力的闡述著:“我是第三天的時候才醒來,石妖一走,洞穴內的陣法失去操控,我把你帶出了地底,并把事情報告給了組織,現在此事已經有專人接手了。”

  郝孟拿起床邊的手機看了一眼。

  他比賈仁蘇醒的還要遲兩天,距離下洞之日已經過去了五天!

  “那只石妖呢?抓到了嗎?”郝孟心頭一緊,連忙問道。

  漢子搖搖頭,“三天時間,足夠它逃出下三區隱匿了,現在根據組織的猜測,上三區強者眾多,她無法瞞天過海離開周夏,極有可能正躲在中三區里伺機而動。”

  郝孟追問道:“能抓得到嗎?”

  賈仁只當他是害怕那只石妖,當即安慰道:“你放心,下三區出去容易進來難,她絕不會再自投羅網,至于抓她……說實話太困難了,中三區魚龍混雜,脈絡錯綜,想要找到一只隱匿的石妖難如登天,但只要她敢有所異動,露出破賬,定是死路一條!”

  郝孟默默不語。

  他怕的不是石妖本身,而是這只石妖知道黃粱的事情,而且看起來好像還認識莊!

  “嘎吱。”

  房門打開,三人走了進來,正是潭汐、艾木森和許規。

  艾木森愁眉不展,沖著兩人攤手道:“組織已經下通令了,我的這處月石礦被暫時征用接管,時間未定,不過好在會有補償,按以前正常期的每日開采數量兌付我們。”

  賈仁隨意道:“這不是挺好么,又不用干活又不用管事,你們坐著就有錢拿。”

  艾木森苦笑道:“說起來是這樣,但到底不是這么個事啊,組織……組織該不會一直征用我這月石礦了吧?你們在下面到底發現了什么?現在石礦周圍都已經被軍隊把控了,這真是破天荒頭一遭。”

  漢子淡淡道:“我敢說,你們敢聽嗎?”

  已經簽過協議的三人面色微變,艾木森擺了擺手,自嘲道:“罷了罷了,你還是別說了吧,我真怕過就被逮進組織里喝茶。”

  知道的越多,反倒不是好事,三人此刻已經深切明白這世界隱藏著諸多他們不能觸碰的秘密。

  艾木森轉向潭汐,嘆氣道:“潭夫人,你也看到了,石礦現在這個樣子,雖然組織承諾兌付我們正常量的開采數量,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我們的合作可能要暫停一段時間了,不過你放心,在此期間,該交付你們商州集團的,我一分也不會少的。”

  潭汐輕咬紅唇,她要的可不是這種小支小流的吊著,而是得借著地域合同,徹底開發月石礦,陸續接過商州集團的產業,可艾木森說的也沒錯,組織既然插手,他們還能怎么辦?

  “那也只能如此了。”潭汐輕輕點頭,小支小流也總比什么都沒有好。

  潭汐轉而望向郝孟,眼神復雜,“我們準備回A市了,那你們是?”

  郝孟看了她一眼,平靜道:“回。”

  潭汐默默點頭,率先離開了病房,許規緊跟著而上,艾木森朝兩人拱了拱手,“多謝兩位此次出手之恩,日后若有需要的地方,艾木森絕不推辭。”

  三人盡皆離去。

  病房內又只剩下郝孟和賈仁兩人。

  郝孟走到窗前,拉開簾子,從這里能夠看到遠處的礦山,即使相隔甚遠,可郝孟依舊見到了山路上來回疾馳的軍用車輛和迷彩人員,甚至還有坦克和機動隊,整個月石礦已經被封鎖的水泄不通。

  年輕人輕輕念著四字,“黑妖,賽格。”

  座位上的漢子幽幽嘆道:“真是個讓人一聽到就渾身發抖的名字啊。”

  郝孟回頭道:“能聊聊么?”

  賈仁誠實說道:“聊不了,等你實力到達一定層次自然會知道。”

  郝孟不再多問,默默的注視遠方。

  ……

  月石礦,地下通道。

  每隔十米就是一名荷槍實彈的士兵站崗守衛,高瓦數的探照燈將洞穴照徹的亮如白晝。

  兩道人影從高空飄然而落,所有士兵雙腳猛地合攏,大喝道:“長官好!”

  一襲黑袍,胸間佩戴著一枚黑色火焰徽章的男子微微抬頭,赫然便是盛齡,而站在他身側的高挑身影,自然便是羅嫣了。

  兩人一路走進光滑通道內,閃爍著微光的各類陣法在他們面前毫無作用,只見羅嫣手掌輕揮間,所有陣法盡皆失效,這一手奇異神通看的盛齡都眼神微瞇。

  深不見底的通道剎那便抵達了盡頭。

  兩人站在突出的巖架上,俯視著下方滾燙的巖漿,這個巨大的洞穴內毫無生機,什么都沒有。

  “那只大妖把所有痕跡都抹除了。”盛齡環顧了一圈。

  羅嫣盯著下方的翻涌的巖漿,突然玉手一探,五指收攏然后凌空一扯,下方的巖漿陡然暴動,一圈無形符箓眨眼間擴滿整個洞穴,密密麻麻,玄奧莫測,充斥著無比神異之感。

  盛齡分外震驚,“賽格何時能布下如此強大的符箓陣法了?這別說乙級,即使是甲級當中也少有人能布置啊。”

  羅嫣負手而立,盯著看了一會,緩緩道:“這是聚靈陣法,那只大妖在借此凝形。”

  男人瞳孔猛地收縮至針尖大小。

  “聚靈陣法?是他?!”

  普天之下,百年以來能布置聚靈陣法的寥寥無幾,而在下三區內神不知鬼不覺做到這一點的,盛齡除了那一位外想不到其他人。

  羅嫣淡淡道:“賽格修煉初始曾得過他指點,一直將其奉為吾師,但他一直沒當回事,所以這層關系極少有人知道。”

  盛齡壓下心頭震動,看了一眼羅嫣,“我還在奇怪你為何一聽到賽格的名字就立馬跑來此地,原來你早就猜到這里有他的蹤跡。”

  羅嫣朝外走去,并未接這一茬,“這里是怎么被發現的?”

  盛齡沉默。

  本欲離去的羅嫣停下腳步,微微側頭,平淡無奇的側顏毫無波動。

  盛齡終于輕聲答道:“是你關注的那小子,他和一名初等搜查官進入此地搜尋礦鬼,繼而發現了這一切。”

  羅嫣也沉默了。

  半響后她才繼續往外走去,站在巖架上的盛齡注視著四周若隱若現的玄奧符文,掏出了手機,“我,盛齡,大妖石姬凝形在即,立即通知中三區最高戰略部,抽調人手進行地毯式搜索,務必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捕獲,否則必將惹來大禍。”

  “是。”

  話筒處傳來低沉聲音,隨后掛斷。

  男人緩緩在巖架上坐下,右腳凌空,手肘搭在踩著地面的左膝蓋上,神色莫名。

  “遲生二十年,不能得見他真容,遲生百年,不能與其一戰,真乃此生最大遺憾。”

  ……

  下午時分,一輛寶馬760L離開了Z市,

  轉過彎道就是高速路口了。

  許規突然踩下剎車,搖下車窗,凝目注視著不遠處道路旁停著的林肯。

  潭汐也見到了車旁站著的兩個男人。

  商令帶著西山虎走到寶馬旁,手搭車頂,直視著潭汐微笑道:“看來潭董事此行不是很順利啊,我聽說艾木森的產業都被軍隊接管了,天哪,怎么還能有這種事情呢,你們總不能是在干什么違法亂紀的事情吧?”

  潭汐不為所動。

  商令咧嘴道:“忘了告訴你,白牛剛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這份地域所有權合同作廢,我們兩個現在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

  商令繼而望向駕車的老者,言辭誠懇,“許老,你曾是我父親麾下大將,如今局勢分明,我十分希望你能棄暗投明,我這里有大好的前程,榮華富貴,錢財美人,你想要什么我就給你什么,你知道的,我做得到。”

  許規平淡道:“二公子,多謝抬愛,老頭子這把年紀了,所求已不多。”

  美婦人端放在腿上的白嫩五指緩緩用力,男人則是狂笑著倒退離去。

  他至始至終都沒看后座的兩人,或許對他來說,那兩人的存在微不足道,

  青年閉目養神,對一切漠不關心,漢子則是呼呼大睡,根本沒當回事。

  許規繼續掛擋前行。

  還沒等開出彎道,青年和漢子同時霍然睜眼,速度更快的漢子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竄起,一把抓住了許規的方向盤。

  狠狠一扯!

  車輛瞬間擺尾。

  與此同時,一聲巨響在車尾響起,整輛車被巨力掀翻在地,爆炸使得鐵片四濺,右側后輪胎處已經被打出了一個大洞。

  林肯從側翻的寶馬旁飛馳而過,魁梧漢子架著一柄巴雷特趴在天窗上,開車的商令油門踩的轟隆作響,絕塵而去。

  車內的四人陸續爬出。

  許規面色極其難看,剛才若不是賈仁及時出手扯動方向盤,那顆狙擊彈會打在車身正中央,到時候死的是誰就全憑天意了。

  身形狼狽,貴態不復的美婦人出奇的沒有什么表情,她只是望著猖狂離去的林肯,眼神死寂。

  漢子背靠在傾翻的車身上,用力的揉了揉臉龐,嘟囔道:“真是些煩人的蒼蠅啊。”

  賈仁手肘頂了頂旁邊的青年,小聲道:“要不我們兩偷偷弄死他算了啊,真的看了就頭脹。”

  郝孟只是蹲下身,看了看被打爛的輪胎和車身,喃喃道:“得換輛車才能回家了。”

  賈仁唉聲嘆氣。

  即使是他都未曾發現,在俯身的郝孟左眼中,隱隱約約有一只大袖飄搖,形體虛無的碧眼妖異,聲勢囂張,惡念滔天。